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繁簡的省思 - 復我漢字之尊,復我漢字之美
2010/05/06 16:40
瀏覽2,224
迴響8
推薦32
引用0

這是一篇轉貼的文章,原文所在皆已註明在相關位置。

岐客網友介紹了一位大陸同胞忘言齋主所寫的系列研究漢字簡化的文章,我看了之後,如獲至寶,特稍作整理後,轉貼於此,大家暫時丟棄政治,站在學術與文化傳承的立場來好好作一番省思吧。

所謂「稍作整理」是因為原文作者終究是生活在以新中國簡化字為主的環境裡,一些較為常用的字沒有很嚴謹地恢復以繁體來寫出,我作了訂正。

訂正字:并(並)、于(於)、么(麼)、愿(願)、听(聽)、儿(兒)、干(幹乾)、后(後)、托(託)、萝卜(蘿蔔)


復我漢字之尊
2009-04-25 23:38:44 閱讀18 評論0

前些日子看電視,有個系列片叫《漢字五千年》,從源頭講起,“類文字”的符號、原始匋文、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簡帛書、小篆、隸書等等,後來還提到了漢字遠播日、韓、越南並深深扎根於其傳統文化之中。有一個鏡頭讓我特別感動——一個金髮碧眼,“非我族類”的西洋女子,在西安碑林中一塊碩大的石碑前,一臉虔誠(那神情像極了《泰坦尼克號》中杰克給露絲畫像時的樣子),一筆一筆地臨寫碑文。看著看著我不由大發感慨——這麼美、這麼尊貴的漢字現在已然面目全非了!就像縮微景觀,模樣還在,但精華全無。就拿“漢”來說,簡化的“汉”簡直就不是個字,看著這個“汉”字,啼笑皆非,一點民族自豪感也提不起來。

作為一個書法和文字學的愛好者,我對傳統漢字(英文爲 classical Chinese characters)有著極深的感情。我自認為自己是一個“文字原教旨主義者”(留待以後有機會再說明何謂“文字原教旨主義者”)。從感情上講,我願意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廢簡復繁”,“文字復古運動”,“古典漢字中興”之類的事情發生。但是,如果搞個民意調查,估計社會上90%(保守地說)的人都會支持簡化字的,提倡繁體字的人只是一個小圈子。為什麽?簡單啊,好寫啊。拿我自己為例,雖然感情上排斥簡化字,但平時做個筆記什麽的也是用簡化字。就好像明知甜食吃多了對健康不利可也還是忍不住要吃一樣。人嘛,都喜歡省事。老百姓們(我也是老百姓)更關心“衣食住行”,不大會考慮文化傳承、文化保護的問題,這也不是他們應該考慮的。

但是,做爲一個有著五千年燦爛文化的國家——華夏,她的政府必須要認真審視這個問題。想象一下這個即將發生或正在發生的場景——中國的年輕人看著古老石碑上的文字懵懵懂懂,艱難地“猜”讀,而來自日韓的客人卻通讀無礙。又聯想到韓劇中經常出現引用《論語》、《中庸》、《詩經》等中華經典中名句的情景,這時候人家再提東亞文明起源的中心,甚至“孔子是韓國人”(真是韓國人說的嗎?謠傳吧?)這樣的問題,我們還有何話講?說句題外話,事實上我看韓劇的時候就常常感覺到其中的“中華味”(注意,不是“中國味”)要遠遠濃於我們的影視作品。

如何對待“簡化版”漢字?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了。對於漢字的繁簡之爭有各種呼聲。老百姓們自然希望保留簡化字;一些文字學家和傳統文化倡導者提倡恢復繁體字,廢除簡化字;也有人主張繁簡竝行,比如說馬英九,提出繁體字應正名爲正體字,正式場合包括出版物都應使用正體字。到底應該怎樣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涉及文化傳承的大事。如果真像某些人說的那樣,文字只是記錄語言的符號,越簡單越好,那豈不都改成拼音文字最好,像越南一樣?所以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應該好好討論的大事。

2009-05-02 12:35:29 閱讀14 評論1

既然簡化字已深入人心,貿然廢除搞不好會出社會動亂,影響安定團結的和諧局面,那麼有二者併存,兩全其美的方法嗎?

老漢我求神問卜,想破肚皮終於有了個解決的辦法。

首先爲繁體字正名。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結果招來“黑旋風”子路(姓仲名由)的一頓奚落,惹得老人家大罵:“野哉由也!”。老漢我不想讓人奚落,先把小馬哥的提議亮出來,要拍板磚儘管上。馬(英九)哥云:“繁體字”應正名爲“正體字”。老漢我云:先別管誰正誰邪,就叫“傳統漢字”罷了,都沒意見吧?

我建議,平時可通用簡化字,但應在中小學教授傳統漢字,而且古文書籍必須用傳統漢字印刷。除科技書和八卦書之外其它門類的書籍都應按比例出版簡繁兩種版本。學生不一定要求具有用傳統漢字寫作的能力,但至少應達到通曉字義,順暢閱讀的能力。還應讓學生們了解簡化字都是怎麼來的,為什麽那樣簡化,原型是怎樣的,這涉及到很嚴肅的文化傳承的問題

該辦法基於老漢我自己悟出的理論——五十年的實踐證明,簡化字可以適用於日常用語和白話文(現代漢語),但不適用於古文。不適用於古文主要是因為簡化字的常用字比傳統漢字要少很多。

減少字的數量主要是通過兩種途徑實現的。

一曰簡併,老漢管它叫“一家留一個”。用於若干個同音字,比如說“竝”、“倂”、“幷”→“并”,“范”、“笵”、“範”→“ 范”,“郁”、“欎”、“鬰”→“ 郁”,“復”、“複”、“ 复”→“复”,“面”、“麺”→“面”等等。也就是說管他家裡哥幾個,老大、老二、老三,太多了,太麻煩了,只留下最聽話(省事兒)的,其餘的統統趕走。

二曰“單向移魂大法”。實在抱歉,俺不曉得專業的名詞,只好自己取了這個名字。因為這種方法說起來有點像“移魂大法”,不過是“單向的”:就好像有兩個人,這兩個人或者長得像,或者名字像,或者天曉得哪裡像,但總歸是兩個 individual——甲和乙,甲胖乙瘦。我念動咒語,大喝一聲“單向移魂大法!”,“瘦子乙”靈魂出竅,“胖子甲”的魂魄移到“瘦子乙”身上,乙的瘦猴尊榮沒變,但成了甲,甲只剩下了胖子的軀殼,與“瘦子乙”的魂魄一起被趕出眼下的花花世界,發配到“故紙國”去了。而留下的被“移魂”的乙既不是原來的“瘦子乙”,也不是原來的“胖子甲”,原來的甲乙二人都從花花世界蒸發了。胡扯了一番,舉個例吧,如“壞(huài 胖子甲)”和“坏(pī 瘦子乙)”,這完完全全是兩個毫無關係的字,現在乙被“移魂”,面似乙而魂是甲,原先的甲乙都去了“故紙國”。同樣的還有“聽(tīng)”和“听(yí)”,“蟲(chóng)”和“虫(huǐ)”,“隸(lì)”和“隶(dài)”等等。

這樣一來,用“一家留一個”和“單向移魂大法”的方法,大批字被發配去了“故紙國”,剩下留在花花世界的用來應付白話文還沒有多大問題,表達古文時就麻煩多多。因為古文本來就言簡意賅,可供使用的字數減少許多後就沒法準確表達語義了。

說實在的,老漢我支持文字改革,支持爲龐大繁難的漢字體系“瘦身”。 在中華文字幾千年的發展史中,出現了很多“多餘的”字,翻一翻《漢語大字典》就知道這樣的字有多少。整理漢字,去蕪存菁,去偽存真,勘定一批在語言文字上真正有用途的字以作實際文字應用是必要的。但是我不認為在現代實用的漢語體系中應該廢除傳統漢字。

拋棄傳統漢字等於拋棄了我們五千年來用傳統漢字寫就的華夏文化,爲害極為深重:一、在心理上,讓人覺得現代中國社會是與古代華夏文明割裂開的。  二、在閱讀古文獻時,產生較大的障礙。如果用傳統漢字印刷,則無法通讀;如用簡化字,則影響對原文的理解,且無端增加許多本無必要的注釋條目,讓人讀起來吃力,實際上也阻礙了對傳統文化的接觸。  三、極其重要的一條,如果我們拋棄了傳統漢字,就等於丟棄了漢字之美。

+ + +

復我漢字之美
2009-05-02 12:57:47 閱讀7 評論0
 

爲什麽說拋棄了傳統漢字,就等於丟棄了漢字之美?不還是漢字嗎?讓書法家們好好研究研究簡化漢字的書寫藝術不就成了?有那麼危言聳聽嗎?

想一想,古人和我們一樣也是人,他們難道不想省事嗎?隸書、草書、楷書正是古人“想省事”的產物。要說漢字簡化,老祖宗精神可嘉。程邈先生蹲監獄時啃干糧發明了隸書,嬴老闆沒判他破壞文化遺產罪,反而大加稱贊。實際上考古發現戰國時期就有了早期的隸書雛形。很多字,包括許多偏旁在從篆到隸(文字學家稱為“隸變”)的過程中被簡化了,比如“攴”簡化成“攵”,比如“鳥”、“辶”、“氵”都從繁複的小篆寫法簡化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隸變”是一次翻天覆地的真正的漢字簡化運動,隸書從結構上簡化了漢字,而楷書又進一步從用筆上簡化了漢字。

“省事”的法,老祖宗們幹過。

但與我們的漢字簡化有所不同的是,老祖宗們不光重視“省事”,還重視“好看”。

所以才會有少數字“增繁”的情況出現。

比如說小篆的“气”,隸書增繁爲“氣”;早期金文的“从”,晚期金文增繁為“從”。這樣的例子還有不少,恕不一一列舉。

難道老祖宗們太清閑了,吃飽了撐的?

實際情況是——這種增繁幾乎純屬審美的需要,沒有多少文字學上的實際意義。可見我們的祖先,從最初就是一個極富有藝術審美意趣的民族,不像歐洲“理性至上”,藝術建立在完整嚴謹的科學理論體系之上。

雖經多次文字變革,漢字從甲骨文的質樸剛勁、金文的雍容凝重、小篆的富麗華美、隸書的渾穆飛逸、草書的飄灑流轉、楷書的平正規整、行書的灑脫流暢一路走來,繼續倂光大著自西周金文後所形成的獨特的美感。

這是一種與我們這個偉大民族相吻合的雍容、莊重、從容、和諧的美感,是鑄造於青銅彝器上、書寫於竹木簡牘上、揮灑於繭紙素帛上、銘刻於漢唐碑碣上的深沉凝練、博大尊貴的美感。華夏民族堅毅隱忍、寬和淡定、感性天然的氣質,歷劫不滅的五千年滄桑磨難,盡在這偉大的漢字之美中。

在中華文化中,漢字之美是超乎其它一切藝術形式之上的。

漢字之美是經歷了一代又一代書家窮畢生之力探索,從商周、秦漢的無名書家(只有李斯留下了名)至漢末的蔡邕、鍾繇、張芝···又直至王羲之、王獻之,方臻美的豐富極致。至“二王”時代,漢字的寫法、結字規律已基本定型,此後未再有大的改變。在“二王”後的一千五百年間,漢字的形體維持了長期的穩定,直至建國後的簡化字改革。

爲什麼古人在這一千五百年間沒再有“省事”的想法呢?當然,並非完全沒有,民間就有很多簡化的俗字流傳。有人還編過一本書收集這些字——《宋元以來俗字譜》,現今的簡化字好多都來自於這些民間流傳的俗字。

但知識分子階層卻一直沒有採納。

老漢認為,根本的原因並不是“精英們”鄙視勞動人民,而是:一來從語言文字學上講“俗字”的用法不準,是“錯別字”;二來,那些單字和字的組合不夠美。

如前面所講,至“二王”時,漢字的書寫達到了美的頂峰。在此之前,漢字簡過,也繁過。過繁的,簡化了;簡而不美的,增繁了。如此一來,有繁有簡,有疏有密,如天上的星漢,如疾徐有致的樂章,漢字的整體視覺效果才達到最佳。試想,如果抬頭看見的是“勻稱”分布的星空,耳中聽到的是像Enya一樣從頭到尾一個步調的音樂,那還是最美的嗎?

而且,據老漢研究發現,人的審美心理習慣,對於抽象的東西,往往以繁複爲美,而對具體的事物,卻不盡然。

比方說,一大張白紙,你可以畫上一株向日葵,也可畫很多株向日葵,沒關係,只要畫得像模像樣都好看。但抽象線條或圖案卻不然。看看世界各國的窗格圖案就知道了,中國的、日本的、泰國的、印度的、阿拉伯的,都是幾何線條組成,都是繁複的圖案。尤以阿拉伯式為甚,伊斯蘭教義不允許用動植物圖樣做裝飾,那窗戶上密密麻麻如蜂窩一般都是圓的或多邊的規整的幾何圖形,很美觀。試想把窗格換成田字格、米字格、大圓套小圓,還好看嗎?

漢字經“隸變”之後徹底成了表意符號,徹底脫離了圖畫性質,屬於抽象線條,所以不能太簡,太簡就成了窗戶上的田字格、米字格了,不美觀了。你看韓文,模樣挺像中國字,但有何美感?即便有也頂多和 Latin Letters 一個級別。爲什麼?一無上文所說的有疏有密的律動美,二就是太簡了。

老漢分析了半天,結論就是漢字的簡化有個限度,超過這個限度,就嚴重妨礙了漢字之美。老漢還想說,我們的老祖宗不是傻子,不是不注重效率,也不是不想掃盲,一千五百年了,他們沒再動簡化漢字的腦筋,那是有道理的。

世界上的事,破好破,“我費那事兒”,一榔頭敲下去,再立可就難了。

有人說,漢字之美值幾個錢一斤?我不懂美不美,就要省事。

我說,讓這樣的人去寫拼音就結了,有本事的寫英文、法文、韓文。既然不懂漢字之美,就乾脆別寫漢字了。

不過老漢畢竟是個厚道之人,早已不是“憤青”,老漢也知這“漢字之美”距離一般老百姓實在有點遠。故而收回以上苛薄之言,換個腔調:您還可以寫簡化字呀,沒說非得讓您寫傳統漢字呀。您就抽空學點傳統漢字行嗎?

有人又說,學繁體字,增加孩子們的負擔,其罪大焉。老漢說:俺是最反對增加孩子們的學習負擔的,要減負,就想個切實有效的法子別讓孩子們被逼無奈去學什麽勞什子奧數、作文班、物理班,放孩子們去運動場、大自然,那才是真正減輕孩子們的負擔。要說傳統漢字難,英語不難嗎?數學題、物理題不難嗎?俺也是理科班畢業的,當初學那些物理、數學題難得要死(比起現在還是小巫見大巫),學完以後是啥用沒有。有必要讓孩子們做那麼難的題嗎?

說著說著有點跑題了,這個話題留待以後再論。

老漢想說:學習傳統漢字,是和學習英語同等重要的,絕對比做哪些數理化難題重要得多。天天喊著素質教育,什麽是“素質”?有健康的體魄,廣泛的知識面,較高層次的精神境界,是個全面的“人”,不是只懂某方面專業知識(哪怕很精)的“墻上的一塊磚(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Pink Floyd)”。

又想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口號來。

怎麼才算是“偉大復興”?奧運、“神七”算嗎?航母算嗎?

一個國家的力量,分“硬實力”和“軟實力”。前蘇聯,硬實力指標樣樣具備,可“失道寡助”,最終國破。韓國(曾用名:高句麗、新羅、高麗、朝鮮),蕞爾小邦,河北省的一半大,從南到北騎自行車兩天就能遊個遍,發顆導彈就能滅了。可人家有 Sumsung、Hyundai 的工業,有強大深厚文化依託的韓產影視劇、有令國足望而生畏的“Red Devil” 足球隊,民風上長幼有序,尊師重教,家家祭祖,有中華大地早已消亡的“端午祭”、“雅樂”,比我們更像個“禮儀之邦”。老漢不怕有“憤青”說我是賣國賊,俺就是覺得棒子的軟實力遠在我“天朝大國”之上。

看看我們的奧運開幕式,有多少文化底蘊?不知誰給老謀子出的餿主意,弄了一堆“缶(ㄈㄡˇ)”,堂而皇之的來營造開場氣氛。那是缶嗎?《漢語大字典》:“缶,①盛酒漿的瓦器。大腹小口,有蓋。也有銅制的。②汲水的瓦器。③古代一種瓦質打擊樂器。···如足盆,古西戎之樂,秦俗應而用之。其形似覆盆,以四杖擊之。”我們都學過“澠池會”,秦王為趙王擊缶,擊的難道是那個四條腿支張片片的玩意?還拍賣,丟人丟到家了!難道不汗顏嗎?老漢我也甭多說了,心臟要緊,大家自己到字典、圖書館、網上查查去吧。真是替他們臊得慌。

一個國家的力量,看硬實力,也看軟實力,但歸根結柢還是看軟實力,有老毛子(俄國)的實例可證。美利堅,軟硬都玩得轉,胡蘿蔔加大棒,看你不服!一味發展硬實力,容易坐上火山口,最後落個項羽和前蘇聯的下場。但一個國家也不能沒有硬實力,怎么辦?先發展軟實力,要買人心,像漢劉邦一樣,再發展硬實力,就沒人好意思說你了。

怎麼發展軟實力?

欲服遠人,必修文治!

修文治,首先從光復傳統文化做起。

復興傳統文化,必復我傳統文字!

復興我偉大的中華民族,必復我漢字之尊,必復我漢字之美!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兩岸
自訂分類:浮世見聞
上一則: 細說簡化字的來歷
下一則: 不可思議的台語教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
2010/07/20 10:26
而你在电脑上打得繁体,又不及简体字的。

你是說用電腦打簡體字比打正體字好看?

不會吧?

記得網路剛興起時,我也曾嘗試瀏覽簡體字網頁,可是這十幾年來,除非正體網站沒有我要的資料,否則我盡可能不上簡體字網站。

因為簡體字怎麼看都殘缺不全,若以整個網頁排版來看,實在也很不美觀。


為了長照永續經營
請多多吸菸做公益
7樓. 战争年代
2010/07/19 13:52
1

所谓美丑相对而言,你用繁体字做毛笔书法,便较之简体为美。

而你在电脑上打得繁体,又不及简体字的。

想要汉字之美,以后就比用电脑了,也不要用钢笔、圆珠笔、铅笔了,改用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好了。


6樓.
2010/05/11 12:42
祝好!
田園兄弟也不必過于擔憂,上網的朋友一般看完以後就過去了,留言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啓蒙的路還是很漫長,急也急不來的。隨著兩岸開放,民衆自然會又比較。有些五毛是沒有人理睬的,不必把五毛的言論當作一囬事。
5樓.
2010/05/08 17:34
請君批評指教

正體字的確美不勝收,簡體字承載的內容少了。小弟曾又拙作一篇,論述識正書簡,請君批評指教。謝謝

識正書簡推動兩岸文化融合  http://blog.udn.com/genkisama2008/3043008

阮兄的博文早即多所拜讀,但感嘆如阮兄之真知灼見者在當今來聯網建博者實為鳳毛麟角,更多的卻是如聚集於「天下縱橫談」及「中國論壇」之被貼標為「憤青」一族者,該兩城的文章雖然主張「復興中華」,可是所言所行,完全是與北京的政策背道而馳,完全是反效果,對「兩岸漸行漸遠」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眩耀大陸建國以來在軍事上及二十年來在經濟上的急速成就,諷刺台灣在民主化進程中必然會出現的磨合為「台式民主亂象」,兩者交加,將台灣人貶為一無是處,請問這兩個城的居民對中國的崛起,對兩岸的和平發展,能有何種「貢獻」?

關於繁簡,我在政治肥皂箱作了一則回覆可以參考:

所以,最好的解決方案是兩岸合作來新編一套大中華共用的新漢字,把繁體的太繁的字簡化,把現在簡體的如「干幹乾」都是「干」、「髮發」都是「发」、蘿蔔變「萝卜」(倉頡輸入法打「廿田中弓」同時出現「夢」及「萝」)、輓變成「挽」都改掉。

簡體不是一無是處。如「塵」簡化成「尘」、「薦」簡化成「荐」,而「龍」的簡化字不妨改成「竜」。

這套「大中華共用的新漢字」能起到呼應胡哥好的兩岸「和平發展政策」。

田園火雞2010/05/08 22:29回覆
4樓.
2010/05/07 00:39
问题

拋棄傳統漢字等於拋棄了我們五千年來用傳統漢字寫就的華夏文化,爲害極為深重

-------------------------------------------------

请问,谁抛弃了传统汉字??? 号称中华文化正统的中华民国,对于推行中华的软实力,到底做了哪些实际的工作??

問題(1):答案就在主文裡。

問題(2):與本欄無關,不須回覆。

田園火雞2010/05/07 10:05回覆
3樓. 卜算子
2010/05/06 22:34
一句話,推廣「寫簡識繁」

一句話,推廣「寫簡識繁」。

繁體字沒那麼難,看多了就會了。台灣小朋友都會,大陸小朋友當然也學得來。不過,為了多數人的心理因素,不必推廣寫繁體(那就留給書法學習者吧!),只要推廣「認繁體」就好。

希望先從部分地區先試行,然後再推至全國。

基本上,簡化字不美觀。希望以後的印刷品,全為繁體。

英文有印刷體,有手寫體;中文當然也可以。就讓「簡化字」成為「手寫體」吧!

文字整理是一定要做的,但因為中共建政以來,文字簡化經過三次,(先頒佈一批,後又頒佈一批,但簡得太離譜,很不通,又廢止。)折騰太多,所以痛定思痛,要先定下來,不要再變來變去。改革開放後,「穩定」壓倒一切,文字也不例外。不管好不好,先求穩定下來。

既如此,全面整理漢字,可在學術界慢慢醞釀,但現在還不是時機。

總之,我的意見,也是很多人的意見:趕快推廣「寫簡識繁」吧!

並不反對對漢字做簡化的工作,重要的是應該簡化得有理與維持漢字之美,大陸的簡化字是太超過,才受到人們的批評。

台灣雖是維持傳統漢字,但我們日常書寫也都能簡就簡,不過也沒簡到如同大陸的簡。

繼續呼籲!

田園火雞2010/05/07 10:04回覆
2樓.
2010/05/06 20:13
還是政治的
原教旨主義者,就是政治。
1樓. 金陵人
2010/05/06 19:55
小学就免了
初中的美术书法课程可以用繁体教学,高中的文科作为选修课程算学分,文言文设简繁对照版。大学的文科专业作为必修课程。这是我长期的观点。
本人即非左派也非右派 是骑墙中间派
慢慢來,大陸使用簡化字已經一甲子,就是說要回復,也不可能一蹴而成。這篇主文是轉載的,有大陸人這麼用心反思簡化字的好壞,不容易,也令人感動。 田園火雞2010/05/07 09: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