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閩南語有語無文?低級?
2009/03/31 08:45
瀏覽9,544
迴響59
推薦31
引用2

閩南語有語無文?低級?

3月23日,做為范蘭欽事件的餘波之一,聯網出現了一篇奇特的博文,裡面提到了「

  • 語言是衡量人民是否高級非常重要的標準。
  • 福佬人不能改變閩南語是一種低級語言。
  • 閩南語有語無文,如何高級得起來?
  • 沒有文字的語言一定是粗鄙的,閩南語不可能例外。
  • 台語本身也就這個水平了,雖然粗俗,不過還蠻傳神的。」

在下不是研究語言的“學者”,對以上的批評,只能從生活經驗及蒐集網路資料來加以反駁。如果有同樣不以為然的台灣本地人具有語言研究背景的先進、達人,歡迎提供補充資料。

家父小時雖然台灣已被割給日本,可他受的卻是我國傳統的私塾教育,他不懂日文,讀我國古書,如三字經、論語等等,都是以台語的音來讀。他寫的信可算是文言文,寫完後必定以台語從頭到尾念一遍,順口了才算完成。我讀初、高中時,問過幾位其父跟家父同年代的同學,他們說的情形都與我一樣。

wikipedia 關於“台灣話”的解說:「

台灣自明末即以鶴佬人(河洛人)佔多數,使得鶴佬話在台灣曾長期成為共用語,並逐漸演化出別於原鄉的特色而得台灣話之名。雖於台灣日治時期及中華民國接收後,日語與現代標準漢語(國語)先後取代其公用語地位,但閩南語迄今仍為台灣使用量第二的語言。

日治末期皇民化運動推行「國語家庭」,造成臺灣都市一片日語聲。直到 1945 年日本戰敗才又復興。但臺灣話已受到嚴重傷害,最明顯的是文讀系統衰落,退居成為純粹的生活語言。此後,一般人已難以臺灣話讀出詩詞或古文。

國民黨政府戰敗時,帶著大批軍隊與難民撤退臺灣,使得臺灣人口由 600 萬劇增至 800 萬,為臺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移民活動。日後嚴厲推行國語(普通話),臺灣話等方言在公共場合禁止使用等政策,使得臺灣話開始走下坡,但也有不少詞彙流入臺灣話中,甚至彼此影響而形成臺灣國語。直至近十年本土意識抬頭,才有比較多學者投入研究。

臺灣話繼承閩南語文(文讀)、白(白話)異讀的音韻體系,亦即同一漢字常有文白發音不同的情形。白話音是日常生活語言的發音;文讀音則是閱讀漢語古文經典時的讀音。目前在生活詞彙使用上,文白交疊的情形所在多有,但不致造成溝通的困難。

對我國北方人而言,閩南語系的音韻與北方話相距極大,基礎對話更是全然無法理解,在清代時期常需以筆談方得以溝通。」

白話

wikipedia: 「白話,即淺白、通俗的語言,是一個模糊、不規範的名稱,經常作為某種漢語方言的口語的別稱,相對於文言文或書面語。」

根據以上對閩南語的描述,閩南語是漢語的一支,漢語各方言組合成漢語族。重文字分析的語言學家以各方言書同文為由傾向於認為,漢語語族只有漢語一種語言,再分成各種方言;重語音分析的語言學家認爲,漢語語族包含閩語、粵語、客語、吳語、贛語、官話、湘語、晉語等八種語言。其中的北方官話經歷民國初年的白話文運動後,成為現代標準漢語。

再談到文字,還是先看看維基如何說:「

書面語是人們在書寫和閱讀文章時所使用的語言。它是在口語的基礎上發展來的,是在文字產生之後才出現的。並不是所有的民族都有書面語,因此也只有識字的人才認識書面語。

由於書面語是人們在文本上交流所使用的語言,相對於口語,有其內在的穩定性。這體現在空間與時間兩個跨度上:

在空間跨度上,儘管各地方言迥異,口語大不相同,甚至可能使用不同的語言,但卻可以使用相同的書面語言。(例如古代我國文言在南方、北方的使用及對日、韓等東亞國家的影響)

在時間跨度上,儘管口語會以數十或上百年為週期做大的演變,但書面語言在此期間卻只有很小的變化。

書面語不僅可以記錄歷史上語言的變化,而且隨著文字的傳播,會將一種語言向其他語言地區擴散,使其他語言範圍內受教育的人被另一種書面語影響,而將這種書面語的成分帶入口語,影響當地口語的變化,使各種不同語言加快互相融合的速度和範圍。

文學語言或稱作標準語指的是經過規範的共同語,是加工過的書面語。文學作品、電影、話劇、廣播、科學、教育、政府機關等所使用的語言都是文學語言。例如我國古代所使用的文言文就是一種文學語言

關於閩南語的書寫

根據張學謙的說法,三種不同的漢語書寫方式。

第一種是採用文言的漢詩、漢文當作主要工具的書寫方式,過去的閩南語中將這種方式稱之為「孔子字」。

第二種則是採用我國北京話的白話文書寫方式,被稱之為「唐人字」。

第三種則是閩南人日常使用的白話,因為這種書寫系統既不是高深的漢文,也不是非母語的官話,而是描寫日常生活的口語語言,所以叫做「白話字」。

“白話字”是 19 世紀時由基督教長老教會在福建廈門所創造並推行的白話字,是一種以拉丁字母書寫的閩南語正字法。

屬於上列第二種的閩南語書寫,教育部曾做過努力,屬於閩南語的方言字:

臺灣閩南語漢字之選用原則
臺灣閩南語推薦用字(第1批)
臺灣閩南語推薦用字(第2批)
臺灣閩南語卡拉OK正字字表

認為“閩南語有語無文”,值得商榷。《白話字》全部使用拉丁字母,《方言字》使用生僻字或新創字,兩者在推廣及使用上存在難度,如依照維基的解釋「在空間跨度上,儘管各地方言迥異,口語大不相同,甚至可能使用不同的語言,但卻可以使用相同的書面語言。」講閩南語的人,在書寫時使用“孔子字”或“唐人字”寫成“現代標準漢語”,或因特定原因而寫成“文言文”,難謂有任何不妥當之處。

如果不這樣推論,那麼,客家話、寧波話、長沙話等等我國的各地方言,豈不都成為“有語無文”的語言?

至於說「外省人先天最大的優勢是說國語(大陸稱普通話)。優雅的談吐、高貴的舉止與發自內心的民族自信都是從自小學習的國語和中華文化的長期薰陶造成的。」在邏輯上是不通的,因為,

  • 國語裡罵人的話的骯髒度不在閩南語之下;
  • 個人的談吐優雅與否、舉止高貴與否,跟說國語或閩南語沒有直接關係。
  • 日人據台確實對中華文化在台的傳承有一定程度的傷害,這是台灣本地人的不幸與無奈,但請問:是誰造成台灣被割給日本的?
  • 日本人在台辦教育,也不致於要讓台灣本地人談吐不優雅、舉止不高貴。

在目前的台灣作出這樣的表達,正好與深綠各站一邊,足以共同把台灣拉垮。

* * * * *

在台灣本地人傷口上灑鹽的文章

人因無始無明,生死流轉輪迴六道,所有生在台灣的人,沒人能說清楚他為何生在台灣,為何生在那個被異族佔領的時光隧道裡,明明是來自中國的血緣,卻要受異國人的統治;明明生下來就是說著漢族語系的閩南語,卻被強制學習及使用日本語。更甚者,受教育機會的不平等,五十年內幾乎馴服了台灣人。

台灣光復了,國軍來了,外省精英也來了。結果,禁止說台語算是小事,政府的高層職位幾全是外省籍,他們說台灣人素質低,沒有人才。後來,台灣解嚴了,台灣本地人陸續進入政府高層,然而,台獨出現了。

問題是,遺傳著“高級”基因的台灣外地人,搞不清楚台獨發生的根本原因,卻利用自己犀利的文筆去扯“福佬人是低級的”,而低級的原因竟然跟說閩南話有關!

生在台灣的悲情、的無奈,不是台灣人自己的選擇。高級外省人如此心橫,讓人相信了 1927 到 1949 之間,中共對國民黨的指控。

國民黨是如何看待“群眾”的呢?少數的黨國權貴的心態還是停留在六十年前的嗎?


2009-03-31 am 入選聯網首頁 - 城邦論壇 -> 文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9) :
59樓. 筍子
2009/04/05 18:48
語言本身是中性的,它與高級低級無關
我想語言本身是中性的,它與高級低級無關。這個問題在歐、美、非、拉美等用拼音系統的國家就完完全全沒有這個問題,亦不容易發生歧視的問題。所以非洲人生的小孩可以做美國總統。中文字由於有許多一音多字且使用場合多,因此無法用拼音文字,而非得用象形文字不可。曾有一位中國的漢字拉丁化的專家多年後承認失敗,並說使用拉丁拼音越寫越快,可是事後卻越來越看不懂。試想通篇都是ㄅㄆㄇㄈ你看得懂嗎?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也就是單音節(一音多字)的字太多,所以無法以羅馬或拉丁化拼音來解決。所以「書同文」是必然的趨勢(只要國家統一就必然會如此),但歐美則不必然如此。總之,再說一遍,語言本身是中性的,它與高級低級無關。
58樓. Timothy
2009/04/02 13:11
回覆底下的linglee

我舉例這個"偕"的時候就已經想到有人會提出馬偕的案例來舉證說"偕"的台語發音為"該",不是"尬",我人不在台灣沒辦法找出我曾經看過的書是哪幾本,但是"該"的發音是一種語言演化演進之後的結果,語言是活的,天天都在產生變化,許多變化在剛開始的時候會被認定是錯誤的,但是久而久之當社會都接受這種使用方式的時候,這種原本的錯誤就會被認定是正確的,"偕"字經過可信的考證確實就等同白話文裡面的"跟",發音的確也是"尬"

或許你可以把他視為一個"破音",在我們使用的國語裡面也有許多字有不同的發音方式

另外上次忘記提到我對版主轉載的那篇奇文的看法,使用什麼語言表達自己的感受跟高貴或者優雅無關,一個人的高貴優雅(或曰氣質)來自於許多要素,以我本人的感受來說,懂得體諒別人,替別人的立場著想,就是一種高貴優雅的表現,語言只是把自己的氣質做完整表現的工具,我們不會說自己因為使用某某工具證明我比別人高貴優雅,譬如有人說你都用一字螺絲起子而我都用十字的,這就是我比你高貴優雅的原因,這樣會不會很詭異

如果因為使用某種語言就很高貴,那我還會講英文是不是就應該說我比那些講國語的人來得高貴呢?

從“媽尬”演化為“媽該”是有可能的。(這只是借用北京話來此注音,字當然還是寫“馬偕”)

像日文的
名刺(mei-si) 到了台灣,變成 mei-ji;
伯父さん(o-ji-san) 到了台灣,變成 o-ri-san;
下敷き(sitajiki) 到了台灣,變成 jitaRiki。

英文的
percent 到了台灣,變成 person (雖非全部人這樣發音,可是確有立委、醫生這樣說);
cancel  到了台灣,變成 cancer。據說是國中老師就這樣教學生的。

田園火雞2009/04/02 13:41回覆
57樓. 時季常
2009/04/02 10:54
豈止部份閩南語有音無字而已

豈止部份閩南語有音無字而已,北京話是最多人使用的漢語,北京話有音無字的話語必定最多。

關於閩南語裡脖子是那二個字,我不知道,不妨問問台語漢學家看看。脖子不是新事物,人人都有,因此確定是有字。

像閩南語的肩膀,男女的外生殖器,精液等等,都是有字的。

幾個較通俗的,像隨便,閩南語是「請裁,」不知道是「莫知焉」

記得高中國文課本好像是漢文帝出蹕的一篇文章嗎「請裁,」?在那裡頭有走這個字,這個走是跑的意思,行才是今日走路的意,在閩南語裡完全保留著古意。

各種語言都有幾種不同的腔調,閩南語當然也有。像您舉例的“隨便”,我是說“沁菜”(國語的發音);而“不知道”是“game的尾音(閉唇) + 栽 + 呀(拉鼻音)”。

閩南語雖然目前不是官方語言,可是做為一種文化、一種藝術,有它獨特的地位。

田園火雞2009/04/02 13:17回覆
56樓. 蘇信
2009/04/02 09:40
閩南語是否有語無字有那麼重要?

閩南語是否有語無字有那麼重要?

方言為何稱之為方言,就是在某個地方流通的語言,

所以沒有文字相對應是正常的事,

連板主都講了,閩南語有分語音和讀音,

那為什麼要有讀音呢?

那就是中國從秦朝以來的"書同文"所造成的,

因為你總不能寫一封信讓一個遠方和你不同方言體系的人看不懂吧,

所以這些不管在閩南或台灣的文人寫的和講的不同是正常的,

連南管和北管裡的唱文都有很多和北方的官話類似,

在這裡不是鄙夷自已的閩南語或稱之為台灣話,

確實自古以來只要稱之為官話確實在一般人心裡就是有那麼一些"高級"的意味存在,

(日據時代的藝旦也不都以會唱南管為"高級藝旦"嗎?)

所以不必再為"高級"兩個字爭辯了!

55樓.
2009/04/02 07:26
怎麼寫A-Ma-Gun?
 

這個問題我問過了, 現在現在再來問樓下的時季常.

英文的Neck,你的閩南文怎麼寫?

(:請注意,現代閩南人平常是不說[].他們說A-Ma-Gun);閩南文應該怎麼寫呢?)

54樓.
2009/04/02 07:13
部分閩南語確實有音無字
 

我已經說過了,要先講清楚你所謂閩南語是口語的(或白話的)閩南語,或是必較古典的閩南語.按照樓下時季常的論點,,所有的中國方言都是有音有字的.客家話,廣東話,四川話,上海話都是有音有字的.


請問時季常,你能不能把你的回覆文用閩南語寫來?如果你能說而寫不出來,那不是有音無字嗎?

你認為唐詩用閩南語唸很押韻.然而客家人,四川人也認為用他們的方言比較押韻.

53樓. 時季常
2009/04/02 04:48
暮鼔晨鐘-兼談國語有音無字的例子

版主的文章是暮鼔晨鐘。太多人自己缺乏語文常識,卻亂講話。

說閩南語有音無字,完全是胡說八道。那是因為太多人不知道那個字怎麼寫。至於有些新創的話,確實是有音無字,這個現象在任何漢語都是存在的,包括現在通用的國語也是一樣,那些話因為沒有創新字,往往以表音符號或近音字代替。

舉例而言,譬如說有人一直死撐著,現在有個新語叫做 ging(第一聲),這個字就是有音無字。周杰倫發明了一個新語,叫做瞎,到處都有人在說「很瞎」,這個也是新語,根本無字,因此以瞎字來代用。

文化最早發達的民族,都是先發展是象形文字。那些採用拼音文字的民族和國家,都是文化晚進的國家,也都是因為他們的語言有音無字,所以才會去發明拼音符號,直接表音。

據考證,閩南語是古代約秦漢時期(有人說是商周,也有人說是晋代至唐代)河南地區的語言,當時中國的文字已經非常發達了,因此說閩南語有音無字,這是非常無知的事情。

反倒是今日的北京話,因為中國北方不斷的非漢族入侵和入主,發音已經遠離中國古音了。

我常用的例子,如工,缸,江等三個字,在閩南語都是從工的音,即使以今日的閩語語來唸,三個字的音也是完全相同的。但是在北京話裡,三個字的音都已經不同了。

讀者的中學國文老師應該有些人會講到,中國古詩甚至是唐詩,如果以閩南語唸起來,會特別的有韻味,那是因為押韻的特別準確。這證實了閩南語是比北京話更為「正統和古典」的漢語。

歷史的演變,使得北京話取得了正統地位,那是政治力造成的。今天教育普及,知識大開,如果真的自以為是高級的中國人,以中國正統自居,卻還在講什麼閩南語有音無字,是低級語言,不僅是在自我貶值,徒然顯自己的無知而已。

大陸人也分得出好幾種,粗略劃分,可能至少有兩種。一種是“不是敵人,就是朋友。”第二種則是“不是朋友,就是敵人。”看起來,我們在台灣遇到了不少第二種的外省人。

區區一個語言因為歷史政治力量的干擾而發生使用範圍的變化,就一個演變而已,都可以扯到“語言是衡量人民是否高級非常重要的標準”。難道所有講閩南語的台灣本地人都不會說普通話/國語了?也都不會寫中文了?

我們瞭解作出這種主張的人不能代表全部的台灣外地人,可是我們若不出聲,縱容他,反而害了他。

田園火雞2009/04/02 12:59回覆
52樓.
2009/04/02 01:38
再續

(續)

客家人,廣東人,四川人,湖南人,等等,的曾祖父,都面臨過類似的情形.哪時候的人還沒有[白話文][我手寫我口]的觀念或習慣.因此,各地方言的口語,有很多都根本沒有相對的漢字.而且也不需要.

在哪種情況下,不管曾祖父講的是閩南話,客家話,廣東話,等等,他們一律都寫[母病速回].

51樓.
2009/04/02 01:36
再舉一例(續)

(續)

當然,他不會就那樣寫的.他的信很可能是如下寫的:

(母病速回)

曾祖父不會揣摩到底怎麼把他想說的口語閩南語一個字一個字寫下來.

50樓.
2009/04/02 01:31
再舉一例
 

對不起在此多言.不過讓我再舉一例來解釋,為什麼我認為有些閩南語本來就無字.

回想一下古老時候,假定某某閩南人曾祖父想寫信,要他在外地做事的兒子回來,因為曾祖母病了.你猜他會怎麼寫?

這位曾祖父的口語大概是:(俚阿姆破病了,請俚卡緊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