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失聰。
2021/03/03 13:18
瀏覽1,226
迴響5
推薦82
引用0
開完刀後醫生告訴她瘤是良性的,可唯一的後遺症就是聽覺會漸漸的喪失:『至少命是留住了,別太難過。』

這算是安慰嗎?
聽醫生的言意應該就算是了。

留住這條命,對她而言簡直是種折磨。
節奏,是舞者的命根。以後若真的什麼都聽不見了,我還能做什麼?堅強不起來的她哭了,抓住醫生的手使力的搖晃著;『可以救救我嗎?我不能聽不見呀!』

『小姐,妳不要這樣。醫生他已經很盡力了。』陪診的護理人員委婉的語氣也無法緩解此刻從她心中油然升起的恐懼:『妳是我嗎?妳知道我的職業是什麼嗎?什麼叫做醫生已經很盡力了?』她近似歇斯底里的哭喊著。

整日在醫院裡,諸如此類的情形看多了,多難堪的話早就內化成感同身受的醫生用眼神體諒著護理人員,一點也不發火轉頭對病患說話的語氣如同空氣般,淡淡的柔柔的飄入了她的雙眼:『是漸漸的不是立即。而妳也不一定真的會聽不見,答應我按時服藥好嗎?』

陪同的先生,在回家的路上安慰著她:『妳還有我怕什麼?聽不見就聽不見也不是什麼大事。教不了芭蕾我養妳就是了。』

多年過後她的聽力總在時好時壞之間徘徊,但也不至於什麼都聽不見。後來的日子,完全憑藉著從小習舞的專業和腳底感受那音樂在地板上的節奏來支撐她之於教學的熱誠,心想若不是有這樣的意志力,我肯定是無法活到現在了。因聽力的削減,她的話是越來越精簡。最後甚至只用拍手勢、面部表情、點頭搖頭傳達學生她的意思,再不懂的就將舞步細節全寫在舞蹈室裡的黑板上。這樣反而讓她的學生越來越多,慕名來的總是佩服多過好奇。

經常與她靜默相處的先生,久了耐性也磨沒了。
『妳是真聽不見還是假裝的呀?』
『蛤?』
『算了,妳這聾子。』

她搖頭了。
她不是聽不見,只是時好時壞。
當對方音調提高她是可以聽到的,但很微弱。
先生聾子這兩個字提高了音調,她卻是聽見了。
她並不想對他解釋什麼,家裡有個病人本來就難為。更何況還願意陪在她身邊這麼多年,心想這豈止只是幸運而已。

而我現在就是近乎耳聾…說我是聾子,也很剛好。
先生怒火離開之後,她默默的流下了眼淚。沒有音樂的陪襯下,她在工作室那一整片牆面的鏡子前,立起腳尖舞著初識先生時被其驚豔的舞曲。旋轉了一圈又一圈……。雙眼都哭酸了視覺,還不肯停下來;多希望這樣能將以前的愛旋轉回來,但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了。

還是按時服藥沒停過,醫生稱讚她是他最配合的病患了。
她也不再詢問醫生聽力會恢復到什麼樣的程度,只希望自己的聽力不會惡化到完全喪失。但令她感到驚奇的是,近日的狀況好像緩解了許多,聽覺已不如之前那樣的吃力了。
醫生對她溫柔的笑著:『剛好有研發新的進口藥讓妳試試看,而妳真是我難得和難見的好病患,選擇相信我。』

多難得的禮物。
多令人振奮的消息,我必須與我最愛的人分享。
先生知道了一定會為我感到開心。

回家時她看見了先生在客廳的長沙發上斜躺著講電話。
像往常一樣她總是先向他打聲招呼,再逕自走到離先生不遠處的另一端坐了下來。心想早說晚說都是好消息,不急一時。


她回來了。
沒關係就繼續聊吧,反正她也聽不見我在說什麼。
對呀,她每天就像個活死人一樣,就算養隻狗也會向主人吠一聲吧!
沒關係啦〜繼續說,我音量降低就好。
總有一天我會和她離婚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哈哈哈,妳這麼急幹什麼?沒人要還有我呀怕啥咧?

她靜靜的走向廚房倒了一杯水,服下今天的第二包藥,再走回離先生不遠處的另一端坐了下來。嘆了一口很長的氣,先生揚起頭看了她,她笑著對先生搖了搖手示意沒事。

她吃那個藥很多年了,健保沒給付超貴的,好笑的是好像也沒啥療效。
對呀〜她好像真的聽不見我在說什麼,我們繼續聊沒關係。
明天喔…可以呀,她明天的課還蠻多的,妳不來上課呀...我跟她說就好了。
哈哈哈,明天我們再來大戰它個幾百回〜戰翻一整個汽車賓館。
好了不跟妳聊了,明天有的是時間,到時我會讓妳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原來先生外遇的對象是我的學生嗎?
有很久了嗎?我真是後知後覺。但這已經不是重點了。
我居然能聽得這麼清楚,這到底是要我開心還是要我傷心?

『嘿〜』
『幹嘛?』
不會吧。剛剛講電話時的語氣,與現在的落差真的很大。
『不用等了,我答應你。』
『答應我什麼?』
『離婚。』
他差一點沒從沙發椅掉下來的模樣,離婚的日後一想起就令她覺得可笑。
『別告訴我妳聽得見。真的聽得見了嗎?』
她點點了頭:『我除了恢復了一點聽力之外,記憶也很好,要我重複剛剛你們講電話的內容給你聽嗎?』
『不是…妳聽我說,剛剛只是…妳聽我說…。』
『無所謂。剛剛你不就已經向對方表達得很清楚了嗎,我知道你最後的決定就是要離婚的不是嗎。』
『不是…』
『我成全你的期待,條件是你要好好對待人家。』

她一點點傷心感都沒有。
心臟無狂跳雙眸沒湧進淚水。
幾年醫院看診的來回,對醫生的溫柔比照先生對自己的漠視,心中的戚戚焉若不是親身經歷的人根本無法理解。我們都是凡人,會因為時空背景的影響變調了原先的承諾。對錯的原罪不在愛的本身,是從來就不要太高估了自己在對方心裡的重量,否則期待越高會導致摔得更重。

被判可能一輩子都會聽不見是何等殘忍的事?
聽力是舞者的第二個生命,沒了聽力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剝奪了我存在於舞台上的能力。那我活著還有何意義?還好遇到了對的醫生。如果沒有他我的人生肯定很灰暗。

近日為了彩排明年公演的舞碼,很忙,她累昏在舞台上被學生送至醫院。
睜開雙眼,一個有點熟悉又有些模糊的白袍身影在她病床前走來晃去。是我耳鼻喉科的主治醫生嗎?他也可以看急診這一科嗎?

『終於醒了。妳真讓我著急…妳到底是有多不愛護自己的身體呀?枉費我的用心。好不容易治好了妳的耳朵,那現在昏倒被送來醫院又是怎麼了?』

她有點冏了。
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這麼著急是為了什麼。
『我明年要公演,可能排舞排得太累所以昏倒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吧?應該只是太累而已吧?』
『我真的很擔心妳。』
『喔。』看一個比自己年紀大不了多少的男人著急的樣子,好像我是他女朋友似的,她噗哧的笑了出來:『謝謝你這麼擔心我。摁〜明年我的公演票送你幾張吧,你可以攜家帶眷一起來看我表演喔,我很歡迎。』
『醫生還沒結婚啦〜他是我們醫院裡公認的暖男單身貴族喔。』旁邊的護理人員兩位笑著說。
『喔。』

她心虛的不再說話。
他心照不宣的臉紅。
醫護人員們識趣的撤出了病房。

『我知道跳舞是妳的命,但是妳必須對所有會、或是想要愛護妳的人負責,管理好妳的身體才對。』
『所以這是你對我的告白嗎?』
『可以嗎?』
『你說話可以不用這麼大聲了,因為你的細心,平常說話的頻率我可以接收得到的。』
他靦腆的笑著,急想得到一個被首肯的答案,再次的問她:『妳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不介意我結過一次婚?』

她搖頭。
將手放在他手上,笑裡帶著原來未來還會有愛的眼淚。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床邊故事。
上一則: 時間的尖上。
下一則: 妳走了,樓空。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simma
2021/03/25 11:08

結局雖然商業~但卻也是大眾喜歡的

Simma,妳好~

呵呵呵......
應該會有吧?不過,倒覺得這個女生
一定要有些顏質 不然不好吸引人吧?
-小青 段小青2021/03/26 10:42回覆
4樓. Flying Eagle
2021/03/09 19:10

贊同3樓!看得很開心!


妳好~

妳們都愛看結局好的
結局不好的故事超沒市場的耶:)
-小青 段小青2021/03/26 10:44回覆
3樓. 曳白
2021/03/07 20:35
哈哈!我喜歡醬的結局。
曳白,妳好~

呵呵呵...
我也知道妳愛這樣的結局:)
寫些較OK的結尾,心安些
-小青 段小青2021/03/26 10:45回覆
2樓. 紅袂
2021/03/04 09:37

多美好的因禍得福。

 

紅塵裡,至少,我找不到您文中那樣美好的結局,那樣美好的人性,但我相信,只是我沒有,而願意去相信他/她人能擁有。

 

愛,沒有訣竅,只是真心以待就令人容易感動。

紅祙,妳好~
幹嘛這樣悲觀呢?
只是妳還沒遇上 而不是沒有對吧?

事實上
愛情這東西 我是認為
來時請珍惜 去時請祝福
畢竟曾經一起過:)
-小青 段小青2021/03/26 10:47回覆
1樓. 段小青
2021/03/03 13:33
牽掛-張雲雷

笙歌未歇 夜色落魄
半岸螢火用無情帶過
老街新客 來返幾波
惹來淚水不停的降落

缘分成劫 割破承諾
一顆空心裝滿了寂寞
倦坐案桌 愁雲飄過

用情一生最後成過客
你用無情的寂寞軟禁了我
可悲可嘆 我又能如何

錯亂的年華 染滿了苦澀
情路太長 遍地是難過
你用無情的寂寞軟禁了我
可恨可泣 我又能如何

牽掛有太多 蹉跎了结果
想你時候 有淚水滂沱
缘分成劫 割破承诺 段小青2021/03/03 13:4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