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籠裡籠外
2008/12/25 01:00
瀏覽3,859
迴響4
推薦66
引用1

家裡最近多了兩隻老鼠。

一隻是為了Elaine的學校報告,花錢請回來奉養的布丁鼠。淡棕毛色,圓滾身材,怎麼看都可愛。為了這隻貴客,添購兩層樓房一幢,全日供應飲食,外帶SPA健身器材以維護嘉賓身體健康。除了不能離開這間五星級套房之外,鼠輩所能夢想的待遇,大約是應有盡有啦。

另一隻呢,實際上直到牠走入生命終點那一刻,我們也才打過兩次照面。頭一回因為突然開燈,彼此都愣了一下。深灰毛色瘦長身材,眼珠子烏溜溜地打轉,令人殺機陡起,順手拎鞋就拍過去。我一動,彼亦動,三兩步竄進廚櫃底下,飛鞋登時便落了空。見這一面讓多日來心中懷疑得到證實,家裡果然來了不速之客。

養一隻囓齒動物,已經是Elaine娘所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不請自來的傢伙,當然不可以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於是佈置捕鼠器若干,無奈鼠輩精乖,數日來一無所獲。

小時候住平房,夜裡不時可以聽見天花板上開運動會。現在沒有天花板,籠外那隻的動靜比較難以察覺,只偶而聽見廚房有東西翻倒的聲音;倒是籠裡那隻,每逢深夜就開始操作健身器材,跑步機咕嘰咕嘰作響,吵得步入中年的老爺太太輾轉難眠。

這一夜也不知睡著了沒,嘎吱嘎吱的聲響突然停止,朦朧間好像聽到一段對話。

「喂!」

跑得正高興的布丁鼠,被突如其來的喚聲嚇了一跳,立刻跳下跑步機竄進紅頂洋房。仔細一瞧,籠外有一隻黑不溜秋的同類,咧嘴笑著。

「我說你呀!這麼拼命在跑個啥勁兒?」

「嗄!」布丁鼠看清是個精瘦的土漢子,把球一樣的身軀挪出房門,瞪眼道:「我在減肥。」

「減肥?」黑鼠咀嚼著這兩個字的意思:「你知道你都在同一個地方跑嗎?」

「沒法子,不然要是過重,容易有高血壓心血管疾病。」

「是嗎?我只有讓貓追的時候才跑成那樣。」

「這你就不懂了。其實運動是一種生活樂趣。」

「我還真不懂。讓貓追可要命了,樂趣個屁!」

「所以我住洋房,你住──咦,府上是──」

「腐什麼?腐爛的東西我可不吃。說起來,你那裡頭都吃些啥?」

「健康食品囉。粗製的五穀雜糧,對身體好。」

「哦,那包我上禮拜吃過,還可以。不過昨晚的蘋果新鮮,味道更好。廚房裡好東西不少,你都吃過?」

「沒有。我只吃五穀雜糧,吃別的會拉稀。」

「怪了。住這麼漂亮的房子,也捨不得吃好些。」

「不成啊,我得保持毛色光鮮,好讓粉絲拍照。」

「粉絲?那不是拿來吃的嗎?」

「唉,看來你真是不懂。」布丁鼠懶洋洋地擺了個pose:「咱們這種老鼠,成天最大的生活負擔,就是得讓一些無聊人士拍照。真心喜歡你的,就叫粉絲;只想靠你賺錢的,叫做狗仔。」

「奇怪的事。我最大的生活負擔,就是跑給貓追。不過你這屋子看起來挺牢靠,貓進不來吧?」

「貓是什麼?」

「嗄?」黑鼠瞪大眼睛:「這附近少說也有十隻。你沒見過?」

布丁鼠顯得有點困惑,不過牠故示矜持沒答腔。

「算了。反正那種災殃,別遇上才好。行啦,得去找東西吃。你那五穀雜糧,今天找不到了,不知有沒有什麼別的。」說罷轉身要走。

「等等!」布丁鼠忽然上前。

「啊?」

「你──」布丁鼠咬著牙,囁嚅著擠出幾個字:「還會再來嗎?」

「再來?」黑鼠愣了一下,繼而大笑:「有東西吃當然再來。何況,」牠四下察看:「你這兒似乎沒有貓。」

「那就──再見啦。」

「再見!」黑鼠很快隱身暗處。

布丁鼠沉思了一會兒,繼續做牠的運動。

第二夜黑鼠沒來,牠失約了。布丁鼠更賣力地做運動,直到累得再也跑不了半步。

天亮前廚房裡一陣騷動,布丁鼠彷彿聽見黑鼠的叫喊,十分淒厲,是牠從來沒聽過的。牠想去看看發生什麼事,但牠知道出不了這個牢籠。牠只能瑟縮到自己堆起來的木屑窩裡,摀住耳朵別去聽。

灰黑色的髒老鼠牢牢地釘在黏鼠板上,不速之客終於落網啦。照老一輩的傳統做法,不是浸死就是用開水淋,不過那比較適合老鼠籠。黏鼠板該怎麼處理呢?老鼠活生生黏著,看起來有點不忍心。做爹的說就給牠當頭一棍,早死早超生;做娘的又覺得骯髒噁心。最後決定包進垃圾袋丟掉,眼不見為淨。收進袋裡之前,籠裡的布丁鼠忽然跳出來上下亂竄,似乎非常激動。物傷其類罷。做爹的看牠一眼:你若不是養在籠裡,只怕也是這個下場。

那一晚挺安靜。廚房裡少了翻箱倒篋的聲響,布丁鼠也沒做運動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冏老鼠
下一則: 誌芳哥與忍者龜
迴響(4) :
4樓. 黃彥琳~~越洋訂餐盡孝心
2009/01/16 12:09
奇特

小黑鼠被抓時,

布丁鼠的激動反應好奇特呀!

莫非牠和小黑鼠真的結為「金蘭」?


我家Ealine看完,指著爸爸的鼻子說:騙子!一定不是真的!

做爹的一臉無辜:那兒假得了,我昨晚明明夢到......

我發夢難道會比第三任總統荒唐?

Jeff & Jill2009/01/16 23:30回覆
3樓. 北橋客
2009/01/16 06:52
稀有動物
寫得有趣呀!讓我想起捕鼠籠和熱水...
都市野鼠,也算稀有動物了吧?

北橋客
那兒的話。老社區裡溝鼠大如貓,家鼠體型雖小,卻很能爬高。平日在巷弄間橫行,視時令,里長伯會發些藥餌減輕鼠患。只怪自己門戶不嚴,竟放進來做了窩才發現。 Jeff & Jill2009/01/16 23:41回覆
2樓. 克里斯。李
2008/12/29 22:11
這樣對待rat
真的有點像滿清十大酷刑

的確。半身沾滿黏液的老鼠,掙扎到虛脫的時候,還會嘔血。看起來蠻慘的。

Jeff & Jill2008/12/29 22:57回覆
1樓. niki在斯里蘭卡
2008/12/25 17:25
以前小時後
看老爸把抓到得老鼠連籠子一起浸到溪流邊,有時老鼠還會詐死, 老爸都要等到老鼠沒有呼吸5分鐘後,才放水流
老人家說老鼠很精,關過老鼠的籠子,牠們就不會再進去。全新的籠子,也要好幾天,看習慣了才肯進去。難搞得很Jeff & Jill2008/12/26 23:0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