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芬園新冠肺炎後遺症專注力變差中醫治療 彰化長清冠自律神經失調治療
2022/06/12 03:08
瀏覽4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新冠後遺癥)特別門診

臨床上我們發覺愈來愈多確診者染疫康復後(快篩陰性),但其實有一些後遺癥正影響病患的生活品質

而這些後遺癥應該要被追蹤治療;中醫講究固本培元,身體在經歷與病毒的一場大戰後,雖然敵軍已然撤退但家園殘破

如果您有以下出現的1種後遺癥,並且持續數週之久,就要注意治療。

Q&A:

一、Q1:為什麼會有新冠後遺癥?
A: 大量冠狀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各種組織如腸 道、肝臟或大腦中,並繼續造成傷害。
感染新冠病毒後所引發的廣泛免疫反應,觸發了針對人體組織 的抗體和其他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併發癥。

二、 Q2:新冠後遺癥有哪些?
A: 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最新研究顯示,約有7至8成染 疫者康復後至少會出現1個長新冠癥狀,其中最常見的癥狀為

生理上:
●全身倦怠
●呼吸易喘(肺部功能受損)
●肌肉容易痠痛
●胸悶、胸痛(肺部功能受損)
●13%的人出現腎功能下降的現象(性功能退化)
● 腦霧(記憶力、專注力變差)尤其是老人及小孩為高危險群

心理上:
●睡眠障礙(失眠)
●焦慮和沮喪
●憂鬱

65歲以上長者在痊癒後出現神經系統疾病的風險增加,不只如此,還可能出現情緒障礙、藥物濫用等情形。

三、Q3:有新冠癥狀後遺癥該看哪科?癥狀會消退嗎?

A: 彰化達仁堂如何治療長新冠?
以下舉例,我們如何治療對治的方法:

生理上:肺部主要的後遺癥為肺纖維化,即肺部受到病毒侵擾,組織修復後出現較厚、較硬的疤痕,中醫以潤肺化瘀為治療原則

如:何首烏、當歸、菟絲子等;氣虛下陷酌加補陽之藥物,如:黃耆、人參、柴胡等,需要時可再加麻黃、杏仁等,如此可逐漸改善乾咳、呼吸淺快、血氧飽和度不穩定、倦怠等現象。

嗅覺或味覺障礙方面,可能是因嗅覺或味覺相關細胞受到感染導致發炎和損傷所產生的,可在中醫四診辨證後

透過辛涼、辛溫、益氣、滋陰或補陽的中藥,協助逐漸恢復原有的嗅覺或味覺功能。

注意力和記憶力減退問題,可能與病毒直接或間接造成腦神經、腦微血管損傷有關,可運用如活血化瘀、補氣、補血或補陽藥物

幫助腦神經、腦微血管修復,或用化痰飲藥物幫助代謝廢物排出,亦可酌加麻黃、細辛、辛夷等醒腦藥物,依病人病狀選擇上述適合藥物,協助恢復原有認知功能。

心理上:

新冠肺炎在心理上所產生的睡眠障礙(失眠)、焦慮和沮喪憂鬱。

這類的病人原本或多或少就有自律神經系統失調的問題,只是肺炎疫情促使其病情誘發或加重

彰化達仁堂對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就有開設專門的門診,所以對於這部份心理疾病的治療已有不少的治療經驗

會運用加味逍遙散、六味地黃丸來調治自律神經失調,視個案情況輔 以針灸「內關」「神門」「三陰交」…來達到藥砭同治之效。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運用傳統中藥來調理過度緊繃、亢奮的情緒,依據中醫藥的學理來調理體質;多管其下,改變您的體質,調理平衡

不是單純以藥物來壓制癥狀;經過一系列的療程,很讓您擺脫長清冠後遺癥,讓身體原恢復平衡統合狀態

透過我們診治改善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都可以漸漸找回正常的生活品質,使用正確的方式將幫助您擺脫失眠的痛苦!

醫療團隊:

門診時間:

TT4818RTG18RG

長新冠意指確診康復3個月後,癥狀仍持續2個月以上,8大後遺癥不能輕忽,包含胸悶、咳嗽、咽乾、焦慮、失眠、全身痠痛、記憶力衰退、活動力降低等癥狀。

在治療方面,秀水長清冠後遺癥-疲勞中醫治療可以透過服用中藥及針灸的方式來調理,在長新冠的處理上,中醫佔有明顯優勢,患者染疫過程所傷及的五臟六腑,皆可藉由社頭長清冠胸悶中醫治療來獲得明顯的改善,無論是治療新冠肺炎或是解決後遺癥都很有幫助。

為什麼會有「長新冠」?
至於長新冠又為何會發生,各方科學家們紛紛猜測,如《Nature》雜誌認為可能是因為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器官,繼續造成傷害,也有可能是感染病毒後引起人體廣泛的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病發癥;又如美國醫學協會也提出想法,認為病毒可能造成細胞損傷田尾長清冠後遺癥自律神經失調治療。

大村長清冠後遺癥-胸悶中醫治療發生「長新冠」的比例?
根據國外研究,發現確診後康復的成人裡,有20%的人可能會有長新冠,若是65歲以上的長者,機率將提高到25%。

1.腦部發炎就可能會造成腦霧。

2.心臟發炎則造成心肌炎、心血管疾病等。

3.呼吸道發炎,則會出現容易有痰、慢性咳嗽的癥狀。

4.常見肌肉酸痛、腹瀉以及關節痛。

芬園新冠後遺癥嗅味覺失靈長新冠的發生與染疫後癥狀嚴重程度 呈現正相關

四十年前的1978年,中國的上空春雷滾滾,令久久冬眠的人們感知到了春天的呼喚。那年,有兩件大事轟動全國。一是中斷了十年的高考制度得以恢復,570萬考生走進了曾被關閉了十余年的高考考場,由此重新迎來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春天。二是安徽鳳陽小崗村的18位農民,冒著風險,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按下了紅手印,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序幕。 那年,在戲劇界也同樣發生了一件大事,由上海市工人文化宮業余話劇隊演出的四幕話劇《于無聲處》,如同一聲驚雷在干涸的大地上炸響,迅速傳遍全國。據統計,全國先后有2700多個劇團演出了這部戲。經上級主管部門批準,我所在的銅陵市話劇團,決定用20天時間,趕排出話劇《于無聲處》。十分慶幸,進團剛剛兩年的我,擔任劇中的一號人物歐陽平。 《于無聲處》講述的是1976年發生的“天安門事件”的故事,全劇只有六個人物,四幕,而且都在同一個場景里。故事講述了梅林和兒子歐陽平途經上海,來到老戰友何是非家中。梅林曾是何是非的救命恩人。而何是非過去曾誣陷梅林為“叛徒”,這次又得知歐陽平因收集“天安門詩抄”而被追捕時,即向“四人幫”分子告密;歐陽平遭逮捕后,何是非的妻子、女兒,堅決與何決裂。全劇始終扣人心弦,觸及到人們的感情深處。 宣布后的第二天,我們劇組一行5人乘火車趕往上海。一下火車,我們擠上公共汽車,直奔上海市工人文化宮。趕到文化宮后,才感到事情并非我們所想象的那樣簡單。文化宮大門前人頭攢動,售票窗口關著,上面一方小黑板寫著“今起10日內票已售完。”我們一下傻了眼,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時,還是導演反應快,讓我們馬上分頭去堵退票的,說哪怕弄一張也是好的。于是,我們立刻分開,瞪大眼睛尋找目標。萬幸的是,在開演已經四五分鐘后,我們終于等到兩張退票。導演拉上我就直奔劇場,并大聲交待另三位,趕快乘車到上海戲劇學院招待所住下。 我們的導演姓朱,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學院找他的老師搞票,我們則在招待所看劇本,對臺詞。謝天謝地,經過一天的奔波,導演總算弄到了兩個晚上的戲票,但兩天只各有3張。按導演的安排,導演、我和另外一位演員先看,第二天導演和我以及負責舞美的同志再看。 回到團里,為了加深對劇本的理解,團里又組織我們學習了相關材料,并按照導演的要求,寫出自己擔任角色的人物自傳。由于準備充分,排練的速度大大加快。 在排練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小插曲。記得在排練到最后一場,歐陽平與自己的女朋友何蕓即將分手那場戲時,我就沒少挨導演的罵。劇中要求何蕓在《紅梅贊》的鋼琴聲中,情不自禁地撲向歐陽平,歐陽平也緊緊擁抱何蕓,淚水盈眶。我那時已經22歲,按說也不小了,然而,由于從未有過這種經歷,所以每排到這里我就找不到一點感覺,手都不知往哪放。導演罵我沒有進入角色,站在那像根木頭。扮演何蕓的女演員也埋怨我“心不在焉”,我自己也罵自己沒出息。就這樣又反復了幾次,還是不行,我怯怯地向導演說,能不能先跳過去往下排。導演是又氣又笑,為了趕時間,也只能如此了。 經過20天的緊張排練,戲終于公演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首場演出謝幕時的情景。當燈光完全隱去,在場內一片抽泣聲中,我們走上舞臺向觀眾謝幕時,觀眾全都站起來了,用長時間的掌聲向我們致意,久久不肯退場。現在回想起來,觀眾的掌聲除了是對演員表演的肯定,更重要的是表達了他們在經歷浩劫之后,渴望百廢待興的中國由此走向新的生活。 四十多年過去了,我非常懷念話劇,懷念那展示人物喜怒哀樂的舞臺,懷念一生中那短暫的六年話劇演員的演藝生涯。 >>>更多美文:心情日志

深秋時節的康定折東地區,氣候干燥。大地氣息微喘,跌宕起伏間,早已散發出成熟的訊息。棲息在大渡河兩岸的村落,深藏于高山峽谷的寂寥中,沿著山勢次第而上,每到進食時光,炊煙裊裊,給這一片靜默的土地,增添了無限的生機。這是區別于折西游牧生活的另一種生活狀態,人們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默默勞作,播種、耕耘,盡情享受著收獲的喜悅。 金湯鎮先鋒村,鄭崇玉一家迎來了忙碌的一天。農忙時節已過,閑置的男人們準備趁著這空閑的時光,打理一些粗重的家務。而女人們則和往常一樣,忙著照顧一家人的起居飲食。今天來幫忙做活路的人較多,鄭崇玉的二姐譚維紅、侄女韓友瓊,主動加入到了“煮婦”的隊伍。 這里的飲食,免去了一切的繁文縟節、精細瑣碎。它是大火熱鍋的煎炒煮,是大刀闊斧的利落切,是鍋碗瓢盆碰撞的擲地有聲,是因地制宜的創新,更為重要的是,它是烹飪者長年無聲的累積。新鮮地道的食材同樣也很重要,這些源自于大自然的味道,它能讓食客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主人最為真誠的、無言的謝意。 她們準備的只是日常的飲食,和平日里沒什么不一樣。黃豆是昨晚睡前倒入冷水泡上的,此時已吸足了水份,顆顆飽滿充盈,腫脹得像要破皮而出。這是用來制作農家傳統美食——豆花的。還有剛從地里采摘來的無莖豆、小南瓜、土豆,辣椒、蒜頭、薄荷等各類蔬菜、佐料,都早已洗凈待用。 相比而言,豆花的制作過程較為繁復。等鍋底刷上清油后,石磨也早已架在了灶上,磨豆人從容嫻熟,右手勻速轉動,左手從旁邊的盆里舀起相對比例的水和豆子,有節奏的往磨心里添加。一圈一圈,轉動在歲月的年輪里,細密勻稱的濃稠汩汩流出,慢慢包裹磨體,往下滑落,就這樣一層一層的,不斷疊加累積,直到瓷實的液體鋪滿大鍋。 四十分鐘后,爐火點起,火勢漸旺,大鍋慢熱,緩緩燉煮,隨著表面飄浮的泡沫漸漸消失,整鍋由豆子組成的液體,開始次第翻滾。趁著這呼啦啦的撲騰勁兒,兩人合作著開始過濾掉多余的豆渣。此時,鍋里只剩下清香撲鼻的豆漿。 接下來,是最為考驗鄭崇玉手藝的時刻——“點”石膏。石膏,被本地人稱為白泥巴,僅金湯鎮大火地村有產。“點”, 是混合適當比例的水和石膏,倒入豆漿的過程。石膏的用量極其講究,若“點”多了,苦味則會蓋住豆子自身的醇香;若“點”少了,則不能成形。當石膏水緩緩注入豆漿時,需要配合輕微的攪拌,使其充分與豆漿混合。在這一系列的動作之后,再蘸取適量的石膏水作為最后的補充,完美收關。從蓋上鍋蓋的那一刻開始,石膏充分發揮著凝固劑的作用,使蛋白分子連接成網狀結構,重新組合大豆蛋白質使其成為凝固的狀態。幾十分鐘后,豆花做好了。整鍋豆漿,連成一團,在筷子觸及之處,是牽動全身的柔嫩和顫動。 最后經過小火慢燒,沁出股股入心脾豆窯水的清香,瑩徹潔白的豆花便可上桌,若配上特制的薄荷蘸水,這才可謂是錦上添花。 如今,這美味營養的豆花,早已幾經輾轉,成為城里人的心頭好。 當高原型大陸性季風吹過,山間開闊的田野里,一片一片的苞谷正當季。這里的主要糧食作物是:玉米苞谷和豆類。這一季的嫩苞谷已經可以采掰了。新鮮下地的苞谷被剝好了,放在家什里,粒粒晶瑩亮澤。這是鄭崇玉從小到大都喜歡吃的水粑子饃饃的原材料。而前一季收獲的老玉米,早已被水磨磨成了細細的粉面,做成其余尋常的飲食。 山路崎嶇,由于交通不便。臘肉,成為了居住在高山地區人們主要的肉食。自家養的豬制成臘肉,最為合適不過。漫長的冬季,宰好年豬,選取肥瘦摻半的肉,抹上鹽、花椒等佐料,便被掛在了房梁上,架上柴火,放入核桃殼、花椒子兒,經過長達數月的熏制,肉身像被裹上了一層黑色的外衣。開春以后,家家戶戶不再燒火,在濕潤的空氣中,這層黑衣迅速布滿了濃密的綠色霉菌。但正是這兩層厚實的武裝,才保持了臘肉口味的歷久彌新。 當臘肉鉛華洗凈,放入鍋內蒸煮好以后,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盈潤、金黃,只要一出爐,誘人的氣息迅速彌漫,眾人嗅著氣味,身體齊刷刷地為之轉動。 它被廣泛運用于各類家常小菜中。 夜幕降臨,所有的工作已經完成。此時,沒有什么能比這可口的食物更能安慰人心了。勞動了一天的男人們、女人們,坐在飯桌上,端出了現熬的蜂蜜酒,心情放松。 日升月落,大渡河嘩然暢行。河西岸,距康定市28公里處,是一座有著“康巴江南”美譽的小鎮——姑咱。這里,一年四季都能感受到春天的氣息。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麥崩鄉,水泥路宛轉彎曲,將沿途各個堡子一一串起,石砌的建筑,矗立在充裕的陽光下,顯得古老而安靜。昌昌堡子,卻異常熱鬧。肖仲全、肖仲華兩兄弟為了迎接我們的到來,開始準備喜宴上必備的一道菜——“香碗”(音譯)。他們熱情地邀請到村里擔綱紅白喜事的兩位大師傅:楊永陸和金邵華兩位兄弟。在村里,辦筵席是大事,全村的人都要來幫忙,要為幾十號,甚至上百號人做飯,這是件體力活,所以大多數時候,都由男子掌勺。 “香碗”歷史悠久,大哥肖仲華雖然已過耳順之年,但記起兒時喜宴上的“香碗”和九道菜,仍舊津津樂道。隨著時間飛逝,物質條件的改善,當年的九道菜早已增加至十三道菜,乃至現在的二十多道菜。歲月匆匆,堡子上一批批孩子們長大,到城市里打工、求學,帶回來各式菜色,如過江之鯽,但“香碗”老而彌堅,卻無一能取而代之。做好的“香碗”,地位鞏固,直到現在仍要被放置在所有菜的最中間。 大火燒鍋,油煙四起,新鮮的蓮白、生姜、蒜片、豆瓣,一起下鍋,呲啦之聲,絲絲入耳,鍋鏟顛簸,香氣撲鼻,“香碗”這道重頭菜也接近尾聲,一切都在遠去,在村里年事已高的老人們的心里,唯一記得的是自己年輕時,那一抹吉祥的黃和喜慶的紅。 如同飲水思源,田野——則是生命的根源。人們自古以來就知道,順應大自然的生存之道。遠古走來的先民,跋山涉水,不論是高口峽谷,還是平地草原,對于這一方土地,總是懷著感恩與敬仰。 >>>更多美文:美文閱讀


田尾新冠後遺症胸悶中醫治療
彰化長清冠肌肉痠痛中醫治療 彰化新冠肺炎後遺症呼吸急促中醫治療社頭長清冠呼吸易喘中醫治療 員林長清冠沮喪中醫治療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