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田尾長清冠後遺症-肌肉痠痛中醫治療 員林新冠肺炎後遺症全身倦怠中醫治療
2022/06/13 09:20
瀏覽1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新冠後遺癥)特別門診

臨床上我們發覺愈來愈多確診者染疫康復後(快篩陰性),但其實有一些後遺癥正影響病患的生活品質

而這些後遺癥應該要被追蹤治療;中醫講究固本培元,身體在經歷與病毒的一場大戰後,雖然敵軍已然撤退但家園殘破

如果您有以下出現的1種後遺癥,並且持續數週之久,就要注意治療。

Q&A:

一、Q1:為什麼會有新冠後遺癥?
A: 大量冠狀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各種組織如腸 道、肝臟或大腦中,並繼續造成傷害。
感染新冠病毒後所引發的廣泛免疫反應,觸發了針對人體組織 的抗體和其他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併發癥。

二、 Q2:新冠後遺癥有哪些?
A: 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最新研究顯示,約有7至8成染 疫者康復後至少會出現1個長新冠癥狀,其中最常見的癥狀為

生理上:
●全身倦怠
●呼吸易喘(肺部功能受損)
●肌肉容易痠痛
●胸悶、胸痛(肺部功能受損)
●13%的人出現腎功能下降的現象(性功能退化)
● 腦霧(記憶力、專注力變差)尤其是老人及小孩為高危險群

心理上:
●睡眠障礙(失眠)
●焦慮和沮喪
●憂鬱

65歲以上長者在痊癒後出現神經系統疾病的風險增加,不只如此,還可能出現情緒障礙、藥物濫用等情形。

三、Q3:有新冠癥狀後遺癥該看哪科?癥狀會消退嗎?

A: 彰化達仁堂如何治療長新冠?
以下舉例,我們如何治療對治的方法:

生理上:肺部主要的後遺癥為肺纖維化,即肺部受到病毒侵擾,組織修復後出現較厚、較硬的疤痕,中醫以潤肺化瘀為治療原則

如:何首烏、當歸、菟絲子等;氣虛下陷酌加補陽之藥物,如:黃耆、人參、柴胡等,需要時可再加麻黃、杏仁等,如此可逐漸改善乾咳、呼吸淺快、血氧飽和度不穩定、倦怠等現象。

嗅覺或味覺障礙方面,可能是因嗅覺或味覺相關細胞受到感染導致發炎和損傷所產生的,可在中醫四診辨證後

透過辛涼、辛溫、益氣、滋陰或補陽的中藥,協助逐漸恢復原有的嗅覺或味覺功能。

注意力和記憶力減退問題,可能與病毒直接或間接造成腦神經、腦微血管損傷有關,可運用如活血化瘀、補氣、補血或補陽藥物

幫助腦神經、腦微血管修復,或用化痰飲藥物幫助代謝廢物排出,亦可酌加麻黃、細辛、辛夷等醒腦藥物,依病人病狀選擇上述適合藥物,協助恢復原有認知功能。

心理上:

新冠肺炎在心理上所產生的睡眠障礙(失眠)、焦慮和沮喪憂鬱。

這類的病人原本或多或少就有自律神經系統失調的問題,只是肺炎疫情促使其病情誘發或加重

彰化達仁堂對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就有開設專門的門診,所以對於這部份心理疾病的治療已有不少的治療經驗

會運用加味逍遙散、六味地黃丸來調治自律神經失調,視個案情況輔 以針灸「內關」「神門」「三陰交」…來達到藥砭同治之效。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運用傳統中藥來調理過度緊繃、亢奮的情緒,依據中醫藥的學理來調理體質;多管其下,改變您的體質,調理平衡

不是單純以藥物來壓制癥狀;經過一系列的療程,很讓您擺脫長清冠後遺癥,讓身體原恢復平衡統合狀態

透過我們診治改善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都可以漸漸找回正常的生活品質,使用正確的方式將幫助您擺脫失眠的痛苦!

醫療團隊:

門診時間:

TT4818RTG18RG

長新冠意指確診康復3個月後,癥狀仍持續2個月以上,8大後遺癥不能輕忽,包含胸悶、咳嗽、咽乾、焦慮、失眠、全身痠痛、記憶力衰退、活動力降低等癥狀。

在治療方面,彰化新冠後遺癥沮喪中醫治療可以透過服用中藥及針灸的方式來調理,在長新冠的處理上,中醫佔有明顯優勢,患者染疫過程所傷及的五臟六腑,皆可藉由和美長清冠焦慮中醫治療來獲得明顯的改善,無論是治療新冠肺炎或是解決後遺癥都很有幫助。

為什麼會有「長新冠」?
至於長新冠又為何會發生,各方科學家們紛紛猜測,如《Nature》雜誌認為可能是因為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器官,繼續造成傷害,也有可能是感染病毒後引起人體廣泛的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病發癥;又如美國醫學協會也提出想法,認為病毒可能造成細胞損傷花壇長清冠肌肉痠痛中醫治療。

秀水長清冠失眠中醫治療發生「長新冠」的比例?
根據國外研究,發現確診後康復的成人裡,有20%的人可能會有長新冠,若是65歲以上的長者,機率將提高到25%。

1.腦部發炎就可能會造成腦霧。

2.心臟發炎則造成心肌炎、心血管疾病等。

3.呼吸道發炎,則會出現容易有痰、慢性咳嗽的癥狀。

4.常見肌肉酸痛、腹瀉以及關節痛。

田尾長清冠後遺癥-呼吸易喘中醫治療長新冠的發生與染疫後癥狀嚴重程度 呈現正相關

母親生下我便沒有奶水。那年代奶粉啊雞蛋羹啊肯定是吃不起的。母親就用打下的新麥磨的頭遍面,加了水揉啊揉,最后再用水洗那個面團,等洗面團的水變得濃白,用碗盛了,擱籠上蒸。我就是吃這個慢慢長大的。 直到今日,我都深深喜歡著一些素食,心底抗拒肉類,這是否與我出生時的第一口食物有關呢? 我曾試圖改變,去嘗試吃些肉類、海鮮等食物,使自己的味蕾和舌尖更加豐富,但結果證明,非常徒勞。在一盤紅燒肉面前,我的胃由饑餓瞬間飽脹,無半點兒食欲。就連喝茶亦不喜濃茶,而是泡些來自家鄉的野生金銀花和采自河邊的薄荷草。 朋友圈有人曬大餐,有人秀私房菜,對我不曾有半點誘惑。我只靜悄悄慢吞吞地煮一鍋金黃的玉米糝粥,春放蒲公英葉,夏放山上的干菜,秋天就豐富多彩了,紅豆黑豆花生一股腦兒地放進去,好看好喝營養全。我尤喜歡把土豆切成塊兒,放入鍋里,煮到筷子一扎就爛時,粥也好了。粥里也可以放紅薯放胡蘿卜塊兒,一碗金黃嫣紅,一碗淡飯素味繚繞。 素味情結,使我永遠都吃不夠煮嫩玉米棒的清甜和煮剛剛從地里刨出來的濕花生。我喜歡吃的這些食物,材料還必來自家鄉。如果從菜市場和超市購買,我很難吃出家鄉的味道。玉米糝、高粱米、小米,干菜、豆類、胡蘿卜、土豆無一不是從幾百里之外,父母公婆帶了過來,有時讓鄰居捎,有時直接交給長途客車的司機,遞一盒好煙,人家就給捎到車站,你只管去取。 春季的新韭、野生的拳菜;夏季磨的新麥面,夏末的青皮核桃;秋天的板栗、柿子、嫩玉米;初冬水靈靈的大白菜和深冬時雪天里結的雪桃,這些被我稱之為素味的食物,一年四季都在我的舌尖翻動。 猶記在南方時,中秋節當天,收到母親從千里之外寄來的一個包裹,里面裝了核桃、銀杏、榛子、木耳、香菇還有自制的月餅等,我拿出這些食物和來自天南地北的工友們分享,望著月亮,大家突然之間就淚流滿面。 年歲漸長,越發對一些繁瑣復雜的東西生畏,更加喜歡素味,穿素衣,結交素心相待的朋友。人生苦短,素味平生。 >>>更多美文:散文隨筆

連茨仁達措也不知道,她生活了十幾年的這遍藍色湖畔究竟有多少頭白色的牦牛? 本來在藏地白牦牛就少,僅有的一些被人們當做神靈一樣地敬奉! 一頭、兩頭、三頭……小時候的達措根本就數不過來。以至于她的印象中牦牛本就該是白色的。當其它藏區的牧民來這里索要白牦牛時,達措感覺很好笑。 達措的阿尼(爺爺)是個漢人,這一點是藍湖人所共知的秘密。所以無論是阿尼還是達措,第一眼看上去總是還能見到漢族人的影子,特別是眼神。 藏地主食除了糌粑、酥油茶就是牦牛肉干巴了。說來奇怪,在草原牧場上長大的茨仁達措從小就沒嘗過自家的一塊牦牛肉。阿尼對待自家的三十多頭牦牛就像是親生的孩子,從不舍得打過或者用粗話罵過。 這些好像跟阿尼是個佛教徒沒有多大關系。 去年冬天,我一個人闖進藍湖阿尼的帳篷時,阿尼興奮地像個可愛的小藏獒。又是酥油茶又是青稞酒地陪我到天晚。 阿尼說他的祖輩是跟平叛的清兵一起過來的。 阿尼說他的祖輩在平叛過程中迷了路,被一頭白色的牦牛馱著來到了藍湖的牧場。甚至阿尼時常能見到云團一樣的白牦牛整齊地排成一隊在月夜深入藍湖深處。第二日,日出的時候再從湖底底徜徉回牧場。 那一個美麗如仙的叫措姆的姑娘就騎在清晨水波中的牦牛背上。手中擎著桿漢地的竹笛,悠揚而至。 阿尼是將措姆抱下牛背的。 這之后,阿尼生下阿爸,阿爸生下了茨仁達措。 現在的達措長成大姑娘了。她總是喜歡牽著我這個漢人的手在夕陽西下的時候往牦牛坪上面走。快要走到盡頭的時候,一尊被神圣余輝沐浴著的大佛微笑著站立在我們面前。 達措依舊咯咯地笑出聲來,只是我;無法用言語形容當時的表情。呆呆地束手而立,許久,許久…… 回首的瞬間,達措居然騎在領頭的白牦牛身上,向湖水的深處從容而去。 被折磨得快要瘋掉了的我,大聲笑將起來;那笑聲蒼茫而又凄迷,清靈而又明朗。 梭羅家的狗 印象中,居住在瓦爾登湖畔的梭羅沒養過狗。那么好極了了,長居在圣城的人,誰不認為自身就是梭羅那只未曾帶到湖邊的狗呢! 每日,我吞咽的米粒數量都很清楚;餐桌上哪一點油污,看似有藝術的結構,我將會保留它長些時間,在世上。 貓咪們躲到剛洗、曬干的床單下乘涼,就讓它們乘吧。這高原的陽光,一不留意就能將人的腦袋烤糊。 無約而至的寧靜!這說法好似就是個天然的錯誤。刻意去詮釋寧靜感悟的人,我想他并未徹底沉默。不是一竿子的思維作怪,誰讀不出對比瓦爾登湖,梭羅并不顯得寧靜。 我所期待的一只狗呢?該出場的一只狗被梭羅弄到哪兒去了?對比陶淵明的東籬,我能夠想象一只貓的存在。這樣就可以理解出:“悠然現南山”并非是陶老手動了菊秧。 前些日子,拉薩大街小巷又在談論狗患的話題。由于是圣城,再就是這里的人從不食貓狗肉及動物內臟等等,他們的食物相對簡單卻不失營養。有點歐洲的飲食習慣。這樣,城市就成了流浪狗的家園。內地頻頻有藏獒襲擊人類的新聞,在西藏生活久了,至今所獲的常識是:那動物跟狗是完全兩個概念,年前路過嘎瑪林卡的藏獒市場,那一只只比人小不了多少的物種,欠一個明確的定位。 最終,梭羅家的狗是存在的。 這些深緬瓦爾登湖的意境中,逃離內地的人,誰不想做那只狗呢?曬曬陽光、聽整宿的梵歌、坐在拉薩河谷彈斷續的琴聲、畫下夢中的場景或寫一首小詩。 “那狗只是不曾言語而已。” 有時,那份寧靜弄得你有自戕的沖動:嗯,就是劃開血管,傾聽并不濃稠的紅,在時光的表里,做死亡的演繹。就算你如何努力,都捕捉不到的軀干盡頭的故土! 回到城市的梭羅,沒過幾年就去世了。一只我想象的狗,還在八廓街隨同不息的人流轉經。但時間不是那段青銅的時間了,我們轉動,是無奈地告訴自己還活著,無奈地驗證,寧靜是創建出來的文明? 銀狐 一周前就跟三郎約好到羊達鄉他的農屋去見那只誘惑我也折磨很久的叫雪兒的銀狐。 仔細想想不是一周了,跟這銀狐的約會是一生的事情:鬼使神差,母親給我起的乳名叫銀狐,后來從事寫作,筆名也用了這個。許多的作品中也一次次出現它的名字和場景。生日時,朋友送給我的生日歌就是《白狐》。 心怡它喜歡它是因為那逃離的并不堅定的眼神! 夢擁它,是因為它的孤獨、膽小和游離的白色組成的曠世的蒼茫和寂寞! 每天都在演戲,每天都在惶遽,每天都在做著言不由衷的事情,每天都在欺騙自己也欺騙別人。冠冕堂皇地認為那些都是應該做的,與生俱來的。真的是與生俱來的嗎? 這樣的心態發起,就是毀滅:比如良知、比如環境、比如真愛和關懷。以至于我們路過殘疾人的身邊,望著他們伸出的臟兮兮的手,會奇怪地想他是否是在演戲;眼看車輪碾過老人和孩子的身軀,卻猶豫著救她了,會不會有隨后的糾纏?這個集體得癔癥的年代啊! 這一生活在蒼茫和逃離中的銀狐呢?這世界是它的卻不敢擁抱,這良知被踐踏了卻只有在惶遽中回望,這真愛即將消失了,卻躲藏著撿拾不多的碎片,溫暖流浪人;左眼滴著血,卻不敢擦拭。 這被三郎豢養的銀狐啊! 這沒有在荒原中游移的銀狐啊! 于是就坐在地上,透過石縫望她的飄逸和自我。 于是將手伸進了她的小嘴巴里,跟她游戲。她一點沒有要怕我的意思,簡直快要把我撲倒了,快要把我弄得快樂的瘋了。 伊豆的舞女 秋后,特別是秋后,像是歸巢般,游客開始稀少起來。馬路上無論是車子和行人都明顯少了許多。那么街邊的紅柳和胡楊,在蔚藍的空域映襯下,有三分之一泛黃! 云,寧靜的,像故生的伙伴。一茬茬的心事,居然約好了似得在我的周圍若即若離。貓咪打從我身邊躲去的過程,我滑下的手掌還是觸扶到了它柔順的尾尖。 繼續《伊豆的舞女》片段,陡然覺悟那是《卓瑪的婚禮》一同的寫作手法。但伊豆沉淀得更好!《卓瑪的婚禮》大部分場景我是在合肥到縣城的大巴中構思,然后在小旅館中揮汗造就的。因為有了想象的成分,所以我并未感覺到那作品比川端康成的差。 悠悠的,淡然的,似是永恒的。 院內的格桑花,看來是要謝了。近在腳邊的那枝,依然地面紅色秀。像伊豆里的小舞女、像沈從文的小翠。那么,我連伸手跟她告別的勇氣都沒有了。生命中,真實沉淀的,就是這些羞澀的又不留半分情誼的木草。那日跟JINA聊起這在東瀛那么慰心的植物,怎么到了中國就粗俗起來。比如我們的喇叭花那里叫朝顏、繡球花叫做紫陽。回想起來,我們上下五千年都不夠細致呢。沒有細致的心,怎么能敬畏貼近大自然,從而擁有真實愛呢? 再過幾日,哪怕是一院子的枯黃,也會有幾枝帶色的格桑,在我目光所及處閃幽。怎見悲傷呢?拉薩這一季的雨,滋養了許多漂泊的心旅。我是一直坐在那雨中的,所以,我以后的時日,并不見淚水。 >>>更多美文:人生隨筆


彰化新冠後遺症疲勞中醫治療
大村長清冠後遺症-腎功能下降中醫治療 彰化長清冠胸痛中醫治療鹿港長清冠後遺症-中醫門診 彰化新冠後遺症肌肉痠痛中醫治療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