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村長新冠腎功能下降中醫治療 田尾新冠後遺症性功能退化中醫治療 彰化新冠肺炎後遺症呼吸易喘中醫治療
2022/06/28 09:29
瀏覽1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彰化達仁堂中醫診所(新冠後遺癥)特別門診

臨床上我們發覺愈來愈多確診者染疫康復後(快篩陰性),但其實有一些後遺癥正影響病患的生活品質

而這些後遺癥應該要被追蹤治療;中醫講究固本培元,身體在經歷與病毒的一場大戰後,雖然敵軍已然撤退但家園殘破

如果您有以下出現的1種後遺癥,並且持續數週之久,就要注意治療。

Q&A:

一、Q1:為什麼會有新冠後遺癥?
A: 大量冠狀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各種組織如腸 道、肝臟或大腦中,並繼續造成傷害。
感染新冠病毒後所引發的廣泛免疫反應,觸發了針對人體組織 的抗體和其他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併發癥。

二、 Q2:新冠後遺癥有哪些?
A: 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最新研究顯示,約有7至8成染 疫者康復後至少會出現1個長新冠癥狀,其中最常見的癥狀為

生理上:
●全身倦怠
●呼吸易喘(肺部功能受損)
●肌肉容易痠痛
●胸悶、胸痛(肺部功能受損)
●13%的人出現腎功能下降的現象(性功能退化)
● 腦霧(記憶力、專注力變差)尤其是老人及小孩為高危險群

心理上:
●睡眠障礙(失眠)
●焦慮和沮喪
●憂鬱

65歲以上長者在痊癒後出現神經系統疾病的風險增加,不只如此,還可能出現情緒障礙、藥物濫用等情形。

三、Q3:有新冠癥狀後遺癥該看哪科?癥狀會消退嗎?

A: 彰化達仁堂如何治療長新冠?
以下舉例,我們如何治療對治的方法:

生理上:肺部主要的後遺癥為肺纖維化,即肺部受到病毒侵擾,組織修復後出現較厚、較硬的疤痕,中醫以潤肺化瘀為治療原則

如:何首烏、當歸、菟絲子等;氣虛下陷酌加補陽之藥物,如:黃耆、人參、柴胡等,需要時可再加麻黃、杏仁等,如此可逐漸改善乾咳、呼吸淺快、血氧飽和度不穩定、倦怠等現象。

嗅覺或味覺障礙方面,可能是因嗅覺或味覺相關細胞受到感染導致發炎和損傷所產生的,可在中醫四診辨證後

透過辛涼、辛溫、益氣、滋陰或補陽的中藥,協助逐漸恢復原有的嗅覺或味覺功能。

注意力和記憶力減退問題,可能與病毒直接或間接造成腦神經、腦微血管損傷有關,可運用如活血化瘀、補氣、補血或補陽藥物

幫助腦神經、腦微血管修復,或用化痰飲藥物幫助代謝廢物排出,亦可酌加麻黃、細辛、辛夷等醒腦藥物,依病人病狀選擇上述適合藥物,協助恢復原有認知功能。

心理上:

新冠肺炎在心理上所產生的睡眠障礙(失眠)、焦慮和沮喪憂鬱。

這類的病人原本或多或少就有自律神經系統失調的問題,只是肺炎疫情促使其病情誘發或加重

彰化達仁堂對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就有開設專門的門診,所以對於這部份心理疾病的治療已有不少的治療經驗

會運用加味逍遙散、六味地黃丸來調治自律神經失調,視個案情況輔 以針灸「內關」「神門」「三陰交」…來達到藥砭同治之效。

彰化達仁堂中醫診所運用傳統中藥來調理過度緊繃、亢奮的情緒,依據中醫藥的學理來調理體質;多管其下,改變您的體質,調理平衡

不是單純以藥物來壓制癥狀;經過一系列的療程,很讓您擺脫長清冠後遺癥,讓身體原恢復平衡統合狀態

透過我們診治改善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都可以漸漸找回正常的生活品質,使用正確的方式將幫助您擺脫失眠的痛苦!

醫療團隊:

門診時間:

TT4818RTG18RG

長新冠意指確診康復3個月後,癥狀仍持續2個月以上,8大後遺癥不能輕忽,包含胸悶、咳嗽、咽乾、焦慮、失眠、全身痠痛、記憶力衰退、活動力降低等癥狀。

在治療方面,和美長清冠後遺癥-嗅味覺失靈可以透過服用中藥及針灸的方式來調理,在長新冠的處理上,中醫佔有明顯優勢,花壇新冠肺炎後遺癥腎功能下降中醫治療患者染疫過程所傷及的五臟六腑,皆可藉由中醫來獲得明顯的改善,無論是治療新冠肺炎或是解決後遺癥都很有幫助。

為什麼會有「長新冠」?
至於長新冠又為何會發生,各方科學家們紛紛猜測,如《Nature》雜誌認為可能是因為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器官,花壇新冠後遺癥中醫門診繼續造成傷害,也有可能是感染病毒後引起人體廣泛的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病發癥;又如美國醫學協會也提出想法,認為病毒可能造成細胞損傷。

溪州新冠後遺癥腦霧中醫治療發生「長新冠」的比例?
根據國外研究,發現確診後康復的成人裡,有20%的人可能會有長新冠,若是65歲以上的長者,機率將提高到25%。

1.腦部發炎就可能會造成腦霧。

2.心臟發炎則造成心肌炎、心血管疾病等。

3.呼吸道發炎,則會出現容易有痰、慢性咳嗽的癥狀。

4.常見肌肉酸痛、腹瀉以及關節痛。

秀水新冠後遺癥胸悶中醫治療長新冠的發生與染疫後癥狀嚴重程度 呈現正相關

山如浮云飄逸 云似滄浪縱橫 時輪旋轉 明天與誰笑談 青梅煮酒的時光 如流螢飛走 不知返還 幾曾對酒當歌 春風拂塵過 秋雨潺潺 悄然寒冬又至 冰花雪月天涯 望南飛雁 匆匆云端回 送我一根綠芽 >>>更多美文:自創現代詩

舌尖上的母愛 文/林文欽 有一種菜食叫家常菜,菜香散溢出一種親情叫母愛。 從兒時起,母親給予孩子的關愛似乎一直就是吃。說來也難怪:少年時代的窘困培育了母親強烈的溫飽欲求。在我的印象中,母親的活計似乎一直就與吃有關。她的身影,常年穿梭于家中的廚房和不遠處的菜店之間。 半把老黃豆加一瓢水擱灶里煨爛,再加上鹽和半塊豬肉干,就是母親將我們兄弟養大的一類家常菜。在幼時的腦海中,母親煮的菜食素樸清淡,卻那么有口感。 包菜,和我們家的生活是分不開的。小時候,包菜是當家菜,色彩單調的包菜,在母親手中,總能做出花樣來,芋皮包菜、豆腐包菜、包菜餃子、肉絲燉包菜……以至于我現在每當吃起包菜,總會想起母親來,對我來說,總覺得包菜就是母親菜。 還有另一道菜,也十分罕見,至今少見別人家做過,叫做酸菜土豆丸。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母親與在外工作的父親分居兩地,在偏遠的閩東山村任教,身邊帶著年幼的大哥和我。因那時物資極度匱乏,母親常向農家討一些形狀怪異的廢棄土豆來,將外皮削去后在石杵中碾成泥,而后拌上地瓜粉和酸菜末,搓成一粒粒丸子。然后往鍋里一倒,用菜子油一炒,一陣香氣就飄滿整個屋子。那酸酸的清甜味道把我們喂得飽飽的。那時,我和大哥都做過母親的幫手,但母親不許我們對外說——不是怕被別人學了去,而是怕被旁人瞧不起。不過,我在津津有味地享用美食時,就佩服起母親的聰慧來。無論是山上的,還是水中的,凡是能吃的,母親都想方設法地制作成“美味佳肴”。用現在的眼光來衡量,很多菜都應該以母親的名字來注冊商標的。 母親巧手制作的菜肴總會帶來十分的驚喜,每日的飯菜都吃得我滿面紅光。一日復一日,母親菜都讓我有花樣變換的食欲享受。 后來母親調回城里教書,我和大哥也相繼長大成人,家里的光景漸漸好轉起來。還是在十多年前,我剛參加工作不久的某一天,無意中撞吃到“西瓜絲”這道菜。父親告訴我說,單位的宿舍為保持環境整潔,不讓職工家屬養雞鴨,而母親看著西瓜皮丟掉了很心疼,就將表皮削去,用刨刀將它刨成絲,端到晾臺曬干用來做菜。母親在一旁高興地接過話頭:“平時里吃膩了嘴巴,就想換個新鮮的,比蘿卜絲還下飯!電視上不是經常講綠色食品嘛!” 看著母親期盼的眼神,我隨口高興地點頭說:是啊,是啊。 我本想勸母親現在生活寬裕了,用不著那么節儉,但母親先用話將我的嘴堵住了。母親滿嘴掛的雖是新奇和有趣的話語,其實我深知她實際在想著什么。 母親對父親說的話就證明了這點。那是一次我無意中偷聽到的:“孩子們慢慢都成大人了,正是用錢的時候,我們能節約一分是一分……”說這話時,母親正在刨西瓜皮。當時我抑制不住情感,淚珠子在眼里打轉。 我自知勸也無用,深深地懂得,母親心中那份對孩子們的愛,已化成樸實的持家良習,是這輩子也無法改變的! “還是以前的菜好呀,澆的都是自然的肥料。”每當我們兄弟倆回家享用餐食,母親的嘮叨就會響在耳邊:“胡蘿卜能明目,你們天天看電腦,得保護眼睛;青菜要多吃,不要老是便秘;你們要是怕胖就多吃菠菜,吃得再多也沒關系;還有香蔥拌豆腐……吃吧,吃完了再給你們做。”看那一桌子的菜,每一棵都洗得干干凈凈,菜葉鮮嫩飽滿。 而一顆心,忽然在母親的嘮叨聲中,變得酸軟了。是啊!總說單位事情多,嫌回家太麻煩,坐車加走路要耗費時間和精力。可母親買菜、洗菜、備料、下廚……她一天天地忙里忙外,卻沒有想過這些麻煩和距離。母親給予的大愛無言、溫情無聲,消卻了“麻煩”的字眼,消除了時空的距離。 “我就喜歡奶奶煮的菜了!”六歲的兒子一陣嚷嚷,將我從記憶長廊中喚回。 當注視著孫子狼吞虎咽著美食,母親總會哄著說:“小乖乖,吃得飽飽喲快快長大……”不經意間,我看到她滄桑的眼角淌露著一種無言的快意,一種艱辛釀造的甜蜜。 家常的菜養胃,母親的情養心。這舌尖上的母愛,是人間的大愛,這愛足以讓我咀嚼一生! 袖口下的母愛 文/段昌媛 陽光普照,正是曬衣服的好天氣,我和媽媽把衣櫥里的冬衣一件件拿出來晾曬。突然,一件小巧的紅色毛衣映入我的眼簾,我撫摩著這件精致的毛衣,觸摸到它溫暖的袖口,和袖口傳出的溫度。 思緒回到那年的冬天。 那是那年冬天的第一場雪。肆虐的風雪像猛獸般讓大地變得一片白茫茫。刺骨的寒風刮在臉上,如刀割一般。我被媽媽武裝得極其嚴實:厚厚的羽絨服,漂亮的帽子,還有精致的手套。 冒著大雪放學回到家,媽媽已準備好了熱騰騰的雞湯,屋內彌漫著飯菜的香味。吃過溫馨的晚飯后,我正準備寫作業,媽媽拿著一件毛衣向我走來:“來,試試這件毛衣。”我歡喜地穿上,整件衣服都非常合身,只是袖口有些肥大。我看著媽媽略顯失望的臉,忙安慰她說:“這樣挺好,免得穿時費事。”媽媽笑了笑后擔憂地說:“這可不行,還是改改吧,進風會著涼的。”我只好讓母親拿去改。這時,家里突然暗下來了——停電了。我的心里有點小竊喜,因為可以早點睡覺了。 可是,我趴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過了一會兒,我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跑到媽媽的房間一看,發現她已經出去了。這么晚,媽媽出去干什么呢?我跑到陽臺張望,一眼就看到了媽媽的身影:雪花依然在飄,寒冷的路邊,媽媽借著昏黃的燈光,拿著那件袖口有些肥大的毛衣,一針一線地為我改著。漫天如絮的雪花落在她的衣服上、頭發上……媽媽背對著我,弓著腰,那么安詳美好,我的眼淚不知不覺溢滿了眼眶。 第二天,我穿上毛衣,匆匆上學去了。寒風依然呼呼地刮著,但我的內心很溫暖。 “怎么了?趕緊把衣服拿出去曬啊。”媽媽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我趕忙掖了掖眼角,攤平那件毛衣。陽光映照下,那件毛衣特別亮麗! 母愛不會老 文/錢永廣 自我在城市上班后,特別是結婚生子有了家庭后,我回農村老家少多了。幾年前,我的父親去世后,為便于和鄉下七十歲的母親聯系,我下定決心,給母親裝了一部電話。自母親裝了電話后,每天早晨六點半,她總會給我打來電話,什么該起床了,快要上班了,可別忘了吃早飯之類,仿佛我還是一個離不開母親的孩子。 不自不覺間,母親給我打這樣的電話已有三年多了,雖然她的年紀漸長,可她關心我的話題一直未變,如果是夏天,她準會說今天氣溫太高了,小心別熱著;如果是冬天,她準會說今天很冷,多穿兩件衣服,別光顧著好看,小心別凍著;如果是雨天,她會說出門要帶傘,千萬不要淋雨感冒了;如果聽說我今天有應酬,她準會沒完沒了地叮囑我,記住一定別多喝酒,那樣可傷身體了。 母親在電話里對我的叮囑,幾乎成了母親每天提醒我的“注意事項”,而我也慢慢習慣了和母親的這種“婆婆媽媽”。 可有一段日子,母親一連好幾天沒有給我打電話,那些天,我感覺好像少了點什么,于是,我立即撥通了母親的電話,可一連撥了好幾遍,那邊居然沒有人接。 我感覺不對勁,越想心里越慌,母親去了哪里呢?想到此,我趕緊給老家的姐姐打電話,姐姐說:“媽媽住院了,她的頭暈病犯了,幸虧送到醫院搶救及時,不過現在已經轉危為安了。”未了,姐姐還說,媽媽不讓我告訴你,她說你回來很不方便,幾十里的路,坐車還要轉車,工作又忙,怕你為她分心。 聽說母親病了,我撂下電話,立即坐車向老家奔去,等我氣喘吁吁趕到老家醫院,發現母親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正在安靜地打著點滴。母親病得這么重,她還不肯告訴我,想到我失去父親的痛,我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這下母親急了,心疼地撫摸著我的頭說:“兒子,哭什么啊?媽不是好好的嗎?你看看,你跑這么遠的路,就為了看看我,還花了車費,一點也不知道省錢過日子,早知道讓你姐把手機給我,我給你打個電話就是了,省得你來回奔波,還多花錢!” 母親把“花錢”說得特別重,我才想起,每天早晨我和母親的通話,全是母親打給我的。現在為了看母親,我僅僅花了一點車費,母親就為我心疼了,可聽姐姐說,自從母親裝了電話后,她每個月的電話費就有幾十元。對母親來說,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啊!姐姐告訴我:“每個月,媽為了省你的電話費,總是她主動打給你,媽說你的負擔重,日子過得不容易!”姐姐還未說完,看著病床上的母親,我的眼淚又涌了上來。 是啊,母親雖然很平凡,又上了年紀,但她愛孩子的心,并未隨著歲月而老去,母親堅持在每天給我打來電話,讓我體會到了有一樣東西,亙古長青,那就是母愛。 歲月深處有母愛 文/董國賓 月亮來了,大地安靜下來,忐忑的童心卻不能平靜。多少個無人的夜晚,我常常咬碎月光,把一次次怨恨拋向母親。 額頭上的那塊疤,就是蹣跚學步時烙下的。大姐說,我摔倒在了門框上,流了好多血,多可怕啊!那抹揮之不去的傷痕,永遠是一個傷心的記號。我抱怨母親只顧在院子里忙活計,我可是母親的心頭肉呀,怎么就不好好照看我呢! 傷心的事永遠說不完。上學了,我多想打扮一下自己。穿一件新衣服,是我夢寐以求的事,可母親從不舍得給我買。哪怕一雙新手套,也會讓我高興得淚花盈盈,這只能在日思夜想的期待中化為泡影。我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姐姐,母親總把他們替換下來的舊衣服套在我身上。褲子長了,就卷兩折。鞋子大了,就塞團棉花團。肥大的衣褂,風一吹能鼓起一個大包來。音樂老師走進課堂,是我最高興的事,可上體育課卻一點也樂不起來。我不能跑,不能跳,只恨那身兒不合身的舊衣服。在幼小的印象中,母親是鐵了心不肯花一分錢于我。最讓我忘不掉的是,那次放學回家,我向母親要錢去理發,母親眼一瞪,嚇得我后退三步,接著裁衣的剪刀嫻熟地在我頭上“咔嚓咔嚓”響起來。我被母親用這種方式剪成了光頭,狗啃似的。同學們嘲笑我,連老師也“撲哧”笑出聲來,羞得我躲在舅舅家,一個星期沒去上學校。 對母親的抱怨由來已久,接連不斷的一些事,便滑向了怨恨的深潭。母親從不過問我的學習,相反對大哥和大姐、二姐卻關懷備至。從母親和鄰家大伯一次偶然的談話中,我終于窺到了母親隱藏的心跡。母親說,大哥和兩個姐姐聰明好學,想全力供他們上大學。我嘛,干脆留在家里種地算啦。我是在里屋聽到這番話的,尚小的我,固然不會感知未來是個什么樣,只覺得一股怨恨水漫上來。母親讓我拼命去干活,不管酷暑還是嚴冬,總是用同一種威嚴要求我。牧場、打谷場、田間地頭,總少不了我單薄的影子。這倒也罷,挺直腰桿做一個莊稼漢,也能撐起一片天,但總忘不了那次趕牛車險翻深壑、驚悚人心的那一刻。還有一次,我家的母豬下崽了,生怕母豬夜間壓死幼崽,母親在豬圈里睡了兩個通宵后有事去了舅舅家,就嚴厲地讓我去值班。那幾夜啊,驚恐和熏天的氣味聯袂向我襲來,豬崽安然無恙,我卻病倒了。那時我還是個孩子,難道在母親心里我還不如一個豬崽嗎?我對母親的看法,已不僅僅是反感和抱怨了。 大哥和兩個姐姐相繼考上了大學,全家人歡天喜地,唯獨我郁悶不快。母親讓我在家種地,我卻拉開了弓與她對峙。18歲那年我當兵去了邊疆,十幾年就只回了一次家,還是父親病重的時候。那些年,誰也不知我心有多狠,就是不想見母親。 轉業了,我在家鄉的一座城市安了家。那年中秋節,全家人難得團聚在了一起,母親自然老了很多,但照例擺出一副威嚴的面孔。沒想到,這次母親卻把俊冷的目光拋向了大哥和兩個姐姐,聲音依舊響亮:“小賓轉業了,打算買套兩居室的住房,我看不行,要買就買大套的,還要裝飾得好一點。這過日子嘛,就得像模像樣,你們當哥哥和姐姐的就看著辦吧。” 我和老婆孩子住上了寬敞舒適的新房,凝視著雅致的天花板,對母親所有的怨恨頃刻間化解在了新房淡淡的清香里。回眸一抹抹人生旅痕,我在想,哪個母親不愛兒女,只是這種母愛隱藏在了歲月的深處! 母愛做的酸菜 文/馮碩 兒時對酸菜的回憶,是在北風凜冽的室外瘋玩了一天后,回到家里,廚房大鐵鍋里撲突撲突的響著,誘人的香味使人渾身暖洋洋,寒氣頓時消失。 那時冬天,新鮮蔬菜少,酸菜成了必不可少的家常菜。母親選白菜很拿手,每棵白菜都仔細端詳,她常說,白菜根不能太大,心兒要飽滿;葉子不能太多,多的要用刀削下去一些,根大不容易腌透,葉子多則腌出的酸菜色澤暗淡,而且不脆。選好白菜后母親用刀小心翼翼地剃去外層的老葉,用清水漂洗干凈,再放入沸騰的水中燙煮十余分鐘,撈出將水控凈。 母親在酸菜缸底撒一層鹽,把白菜根部朝外葉子朝里碼一圈,再撒一層鹽,碼一層白菜,直至碼滿,然后用一塊刷干凈的大青石壓在缸上,注入水,將酸菜缸用白菜葉子一層一層蓋好,最后鋪上一層塑料布,塑料布不能太嚴實,要有一定的透氣性。酸菜缸要放在不冷不熱的地方,熱的地方沒等腌成酸菜就會爛掉,冷的地方白菜很難腌好,這之后就是一個月漫長的等待。 酸菜腌好后,母親把酸菜切成細絲,輔以粉條和幾片肥豬肉,偶爾也會放一些豬血腸,蓋上嚴嚴的鍋蓋,等到鍋冒熱氣后,再用慢火燉。吃上一口,酸菜不酸,肥肉不膩,粉條潤滑,濃郁的香氣,口齒中最后微泛的一點點酸,總是點睛之筆,是東北人念念不舍的味道,是冬天里溫暖而酣暢淋漓的味道。家人們圍坐在炕前,吃著酸菜,嘮著家常,童年的日子就是在濃濃的酸菜香中度過。 畢業后,繁忙的工作使我飲食不規律,腸胃不太好,但每次吃母親郵寄的酸菜,胃口總是格外的好。前幾天,我接到小姑的電話,她告訴我:“你媽最近身體不太好,但還是一車車地往家里碼白菜,做成酸菜再一份份分好,然后再到郵局給你郵寄。我勸她別累著自己,她總是說這個活我都干幾十年了,從你小時候就喜歡我做的酸菜,我也跟兒子承諾過,除非我躺在床上動不了了,否則會一直給他做下去。” 聽著小姑的話,我突然淚眼婆娑。母愛如傘,天晴的時候我們經常忽視她,而一到雨天我們又會想起她,想起她為你遮風擋雨。可不管你是否記著她,母親的愛都那么真誠地陪伴并溫暖著我們。母親的酸菜,我永遠不會忘記。 母愛沒有距離 文/李學開 吃過晚飯后,妻子又準時坐到電視機前,收看中央電視臺的“天氣預報”。多年來,妻子已養成了這樣一個嗜好。 以往,妻子最關心的是武漢的天氣,因為武漢與我們居住的地方天氣接近。自從兒子去年到上海參加工作以后,妻子的注意力又轉移到了上海。“老李,上海明天的氣溫下降了兩度,快告訴兒子加衣服。”話剛說完,妻子就從沙發上站起來,跑到書房里撥通了兒子的電話,我在旁邊聽著。“兒子,剛才我收看了天氣預報,上海明天氣溫下降了兩度,你要注意添加衣服,小心感冒了。” 兒子漫不經心地說:“媽,您別擔心我,我又不是小孩,會照顧好自己的,您和我爸倒要注意身體。”妻子嘮叨個沒完,兒子有些不耐煩,索性掛斷了電話。 妻子有些掃興,嘟噥著回到客廳繼續看電視。“嘟,嘟,嘟……”突然一陣鈴聲急促響起,我急忙跑到書房里接電話。電話是母親從老家打過來的,她老人家對我說:“孩子,據天氣預報說,明天氣溫要下降,你出門要多穿點衣服,不要凍病了。”“母親,我知道,您要照顧好自己。”話剛說完,我就打了一個噴嚏。母親在電話那頭聽見了,著急地說:“這么大了,還不會照顧自己,趕快加衣服,別讓老娘為你擔心。”母親沒完沒了,我趕緊轉移話題,對母親說:“我要給您孫子打電話。”母親萬般無奈,只好擱下話筒。 接完母親的電話后,我淚流滿面,被濃濃的母愛感動著,感情的潮水在放縱奔流著。在這寒冬的夜晚,打電話的應該是我,我應該給風燭殘年的母親送去衷心的問候。而年過七旬的母親卻給我打電話,關照我這個已經做了父親的兒子,我的心里隱隱作痛,為自己的疏忽、麻木深深地自責!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兩位母親在天氣變化之前,各自給自己的兒子打電話,囑咐兒子加衣服。而兩個做兒子的,還不理解兩位母親的苦心,嫌母親嘮叨。圣潔無私的母愛,感天動地,撼人心魂。 母愛能穿越千山萬水,跨越時空。兒子在哪里,母愛的觸角就伸向哪里,母愛沒有距離。 母愛如花 文/谷莉莉 兒時的記憶里,生活貧困。母親忙完山里的農活,就夜以繼日繡花掙錢。每天天蒙蒙亮,母親就披衣起身,生火做飯,喂豬喂雞,然后把我們幾個孩子叫起來吃飯上學。母親自己忙得連吃飯時間都沒有,胡亂吃幾口,就匆匆趕往大娘嬸嬸家去繡花。母親心靈手巧、干活認真,母親繡的花總要比別人精致干凈,博得鎮上驗花員的夸贊。童年留在記憶深處的是睡意朦朧中的我睜開眼會看見昏暗的煤油燈下,母親深埋著頭,穿針引線,雙手翻飛,疲憊地忙碌著。如豆的燈光,火苗一跳一跳且冒著黑煙兒,母親身影被拉得長長投射在墻壁上。母親舍不得休息,因為家里有幾張嗷嗷待哺的小嘴等她喂養,簡陋的屋里需要添置東西,孩子上學的學費等她來交。那時母親總要忙碌到下半夜才肯歇息。貧寒的歲月里,母親就是這樣靠一針一線的穿引把我們幾個孩子供養大。 在物質匱乏的年代,母親總是想盡辦法解決孩子們的穿衣問題。一丁點兒針頭線腦、一小塊兒布頭余料都成了母親至愛的寶貝。母親“噔噔”地踩著縫紉機,為我們縫制小褂、小裙,把幾個女兒打扮得清清爽爽,花朵兒一般漂亮。隨著生活好轉,母親有更多空閑時間,她縫電視套,為枕套扎上美麗的花朵,學著裁剪,為我們縫制衣褲。母親用勤勞的雙手扮靚貧窮簡陋的家,讓美麗的花朵點亮我們清亮的雙眸,讓我們幼小的心靈生發出無限的溫暖與歡喜。 幾年前我曾向母親抱怨過小城的冬天太過寒冷。那時我每天乘坐公交車穿過整座小城去上班,簡陋的公交車加上一個小時車程把我的雙腳凍僵。一星期后,母親遞給我兩雙她親手做的鞋墊。一雙鞋墊上繡著一枝并蒂蓮花,兩只可愛的小鴛鴦恩愛地依偎著。另一雙鞋墊上繡著大朵綻放的牡丹花,有蝴蝶在飛舞。原來母親聽說我腳冷,跑到鄰居家要來鞋墊樣子,為我精心繡制。我喉頭哽咽,眼前浮現出母親勞作的形象:老花鏡架在鼻梁上,對著光,摸索著紉針穿線,踩著笨重的縫紉機把綿綿的母愛一點一點納進細密的針腳里。此后每年,母親都不忘給我做幾雙鞋墊。 年前,單位王姐為喬遷新居繡了一幅十字繡,美得讓我羨慕。我也買來針線想繡一幅掛在墻上,可這興沖沖的勁頭沒幾天就泄了氣。從小到大從沒做過女紅的我哪里看得懂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圖案?又如何能靜下心來一針一線地繡?還是母親,知道我喜歡,主動索來被我棄之一旁的十字繡幫我繡。我后來才知道年近七旬的母親何等辛苦:辨不出絲線顏色,她讓外甥女幫她找。數不清格數發現繡錯,又拆下來重做,如此反復。眼睛、頸椎舊疾發作,折騰母親睡不著覺。半年后,這幅“花開富貴”的十字繡終于掛在我家墻壁上。那大朵大朵怒放的牡丹花是母親對孩子美好生活的熱切期盼,更是怒放的濃濃母愛之花。 這就是我的母親!她憑借勤勞的雙手和聰慧的頭腦把母愛之花盛開在我生命的旅途,讓我帶上溫暖和愛一路勇敢前行! >>>更多美文:好文章


田尾長新冠後遺症-性功能障礙中醫治療
田尾長新冠自律神經失調治療 田尾長新冠後遺症-性功能退化中醫治療 彰化長新冠後遺症-嗅味覺失靈田尾長新冠後遺症-睡眠障礙中醫治療 大村新冠後遺症腦霧中醫治療 彰化長新冠嗜睡中醫治療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