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度」與「渡」之異同― 〈魯周公世家〉中的「度」與「渡」(⑿十二)
2024/02/26 15:39
瀏覽148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度」與「渡」之異同―

〈魯周公世家〉中的「度」與「渡」(十二)

 一、世家30卷―3〈魯周公世家〉

    本篇主要講述了周代重要的諸侯國之一―魯國的興衰史。國君為姬姓,侯爵。武王十二年(1044B.C.)伐紂,歧周代商,周武王封其弟周公旦於少昊之虛曲阜,是為魯公。魯公即魯侯。魯國先後傳二十五世,經三十六位國君,大約800年。國都曲阜,到魯頃公二十四年(256B.C.),終亡於楚。 

二、〈魯周公世家〉中的「度」與「渡」 

    為人父母,為業至長久,子孫驕奢忘之,以亡其家,為人子可不慎乎!故昔在殷王中宗,嚴恭敬畏天命,自度治民,震懼不敢荒寧,故中宗饗國七十五年。

    周公恐成王壯而淫佚,作《吐司》、《毋逸》,這是太史公略引《毋逸》之言語。「為業」是「創業」,「至長久」是「要很長久的時間」,「為人父母為業至長久」是「父母創業艱難要很長久的時間」,「驕奢」是「傲慢奢侈」,「忘之」是「忘了這些,之是代名詞,指父母創業之艱難」,「亡其家」是「失去家業,令家業敗亡」,「慎」是「畏懼,戒慎恐懼而重視之」,「殷王中宗」是「商代第七任賢君祖乙」,「嚴恭」是「嚴肅莊重」,「敬畏」是「恭敬又畏懼,書經作寅畏」,「自度」是「自我約束」,「治民」是「治理百姓」,「震懼」是「震驚恐懼」,「荒寧」是「荒廢懈怠,貪圖安逸」,「饗國」是「當政、在位,饗通享」。整段話的意思是:為人父母者,創業極其長久而艱難,子孫卻驕奢淫逸,忘了這些,以至於失去家業,為人子的,不可不謹慎啊!從前的殷王中宗祖乙,嚴謹恭敬地對待天命,自我約束並進心的治理百姓,心中總有畏懼之心,從來不敢荒廢國事,所以中宗能夠當政七十五年。「自度治民」的「度」字是引申作「約束、規範」,讀本音「徒故切」,今讀ㄉㄨˋdù。 

三、結論:

    魯周公世家〉只出現一次「自度治民」的「度」,「度」字是引申義「約束、規範」,讀本音「徒故切,今讀ㄉㄨˋdù。沒有「渡」字出現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