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機 構 55
2024/06/12 10:18
瀏覽266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機構 55


24

一道長蛇般的火車在黑夜的大地裡一路搖晃呼嘯劃過沉睡著的江南水鄉澤國,暗夜四圍綿延的田壠只望得見遠方點點燈火熒熒如豆。久久的顛簸搖晃下,困坐在硬臥上,不睏的張立平漸也神智糢糊,恍惚中列車似又復進入一道隧道,轟轟隆隆,列車車頂照明更形昏暗,待轟隆聲消倪,出了隧道,車廂內氣壓不再迫人,張立平覺著他身邊的人似乎都改變了,原來的婦孺老幼都不見了,一會兒都換成個個一臉風霜面無表情的污黑大漢,而且人人衣著破爛,似乎全都是盲流或露宿街頭民工,他不由多打量兩眼,他不是在西行的火車車廂內嘛?怎會一下下一車廂裡儘都是盲流,那些盲流似無票偷乘上車的,個個警覺地瞻前顧後的打量,似在躲查票員,而且不似先前的乘客,沒人還在打盹睏倒。原先張立平只覺一車廂最多僅有三兩個這樣的盲流客,倏忽間愈聚愈多,看著三三兩兩加進來,然後五六個,七八個人都聚集進來,像似街傍或屋頂上的野貓來群聚,圍集一隅,一進來都不走了,這麼多盲流聚在一起張立平頓覺形成一種威脅。

那些人甚麼都沒有,個個兩手一肩,但張立平卻帶了甚多所有物上車,他不覺著他們貧窮可憫,卻讓他感到威脅,他們看著他,眼露兇光,他們是作奸犯科的惡人嗎?他想這些人會上來搶他的物件嗎?他身帶著兩大包背囊的所有物,衣物、書藉,所有剩下要帶走的家當都帶上車來了,身上更藏著他所有的財物,都是現金,對這些人言,他是隻肥羊。

他盤算著,是否要離開這節車廂,到後面一節車廂去,或者上餐車去;不知夜裡餐車開不開放,夜間都不營業,也許不讓乘客進去逗留。而且他也不好挪著這許多行李離開。

他感受到威脅,但也不覺嚴重,只想著要是白天就好了,一切都攤在陽光下,應沒這麼些憂怯。不過即使此刻也都沒事,一切如常,他是杞人憂天,是自己的膽怯誇大了恐慌底效果。

行進中的火車慢下來,最後停下來了,怎麼?發生什麼事?進站了嗎?張立平睡眼惺忪地醒過來,車廂裡週圍的情景並沒變,依然是原來的人馬,盲流人群並不在此節車廂內。原來他恍惚在夢中,他是害怕的,怕什麼呢?一個人遠離固有的棲止地,摒棄不能應付現實,已經破斧沈舟,還有什麼更可怕的事体哩?他不能再在乎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舊文新刊
上一則: 機 構 56
下一則: 機 構 54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