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機 構 43
2024/05/23 19:36
瀏覽23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機構 43


18

這些天來,張立平的念頭更加始終盤桓在劉風身上,思緒離不了她,他是愛上她,陷在裡面,己是徹頭徹尾底愛著她;愛的感覺刺戮他,但他忍著沒跟她多說;她的態度,使他警惕,疑慮著,但他實願意為她做一切事情。她可能也愛他,他這樣想,但又無從確定;她是難以捉摸底,兩個人到了這地步,仍然不能摸清她究竟的意圖。他老在惦念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份量。眼前狀況讓他難受,無法不向她追究。她回說這樣不好嗎?

他說:「有什麼好?你打算如何?只求如此嘛,只準備如此來往下去?」

她反問他:

「你在追究甚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不是不清楚我的情況,要撫育孩子,這是我眼前第一項考量,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能往哪裡發展呢?」

她這樣攤開了說自然嚴重損傷了他,她所謂第一考量,他聽來像個托詞。一聽就明白主要問題應緣於他的不足,這才是發展下去的阻礙,她既然如此表白,他也不宜再追究。他考慮著她的考量,地位差異固是一重原因,更且在目前的情勢下,美色帶給她的自信心,也讓他們產生實際的差距,也壓制掉她因年齡與失婚而生的恐慌。他同樣推究,她之會看上他或者說喜歡上他,外貌也是最表面考量,其他條件只是後附帶的原委。

她的面貌算不得美,但配合著她的身材卻是動人的,她的身材令人著迷,極度性感,三圍凸凹有致,先前一度略發福,但此刻可是纖濃合度。她老是載健美胸罩,把乳房撐得鼓鼓挺挺的引男人目光。她面貌並不美,但裝扮性感,向來能惹人注目。

他不能想像一個女人何以能如此吸引他,念頭離不開,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她 ,即使跟她如此接近,睡都睡過了,她還是引動他,甚至更加吸引他,只因她是流動底,不屬於他底嗎?張立平如此自問。不是這麼回事,他很清楚,她的身材在他眼中呈完美,也許情人眼裡出西施,他就覺得她長得正;他已不能如以前般地客觀地看待她,再也看不到她的不足以及以前挑剔的缺憾。如若說她完美,還不如說是她已對他呈現極度的性吸引力,雖不高,但比例極佳,上身短,腿長,當然最吸引他的是她的乳房,三十幾歲的人,又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還老用束腹使乳房聳起,看來還似少女般地堅挺。夜間換裝出去活動,她經常都穿著開領甚低的套裝,刻意露出乳溝。在有肉体接觸之前,她那兒就是他注目焦點,只要接近,他就忍不住裝著不經意地窺伺,她應知道他的目光有事無事地設法瞟向她胸前。熟悉後,並不減少吸引力,更是明目張膽地瞟望著,當然脫了衣服這對生過孩子豐滿底乳房耷拉下垂,然美好潔淨的的象卻能更加吸引他,總是情不自禁地一再憐愛吸吮撫摸。

他有一度陪她去名店賣衣裳,挑選一堆之物,她遣走陪侍的女店員,卻大膽地拉張之平進試衣間裡頭去,試穿給他看,問他的意見,一每件都穿給他看,甚至褻衣亦然,四顧無人,他不理她的問,反而乘機撫弄她的乳房,她半推半就地說他急色兒,怎恁地大膽。他倒覺得她才大膽無倫,因她竟然就地掬出他那話兒把玩,兩人搞到上火,後來竟然在試間裡頭悶不吭聲地發生性行為。店員不可能感覺到,但這家高級的專店是她是經常照顧底大客人,店裡面人睜隻眼閉隻眼拿他們倆沒辦法。

戀火情熱,他們止不住相互吸引,做出大膽行徑,但他們是公務員,膽敢如許荒唐,彼此可都冒著極大的風險,若彈爆出去就是大風波,不要做人了,這種事可一,不可以再。張立平渴想的可不這類荒唐行徑,但劉風和他不同可敢作敢為,是大膽放蕩的。張立平已開始只想久遠,固定的合乎倫理的關係,寄托於一對男女建構起他們的兩人世界,生育後裔,以及全身投入哺育教養劉風的女兒們長大,他要自立,憑藉自己存錢配合著構置所需的一切,他不寄望於她的居所。但是避風雨的所在,總是對抗外在世界的堡壘,那樣的地方才會成全他眼前白日的夢與現實,他想著,覺著是多麼曼妙的事實。

但回頭一想,又覺得想偏了,似都是些不可能。他唯一可確切体會到的是劉風也有脆弱的一面,她不會比他強,他可能把她看得太過,事實上她光鮮的後面也像他一樣可憫及脆弱,至少也曾向他透露過。表面上的風光,無從遮掩她內心的空虛與無奈,好強她向他傾吐忙碌的工作與兩個女孩兒的背後她依舊排遣不盡寂寞與空虛。他覺得這方面她尤過於他,單獨面對自己,不尚交際的他只會無聊,絕無需向人傾吐這些苦水的必要。

他們相處雖有融洽地方,但他無法走近她,隔閡愈來愈明顯,他一直不讓自己正視。但態勢如此明朗 他無法繼續矇住自己眼睛,視而不見。他想著她以及前景,裂隙是那麼深鉅,愈往前行,他就愈發掌握不住她,身体可以接近,心靈上卻愈行愈遠。

她是需要一個對相,一個良人,但他感到那可不會是他。他忍住疼痛,殘忍地自己披露:或許她較他急於攀爬住一個對相,一個情感與生活的依靠寄托,然而顯然他並不合适,不合於她的寄望。他認出她是較他可能急需攀附一個支助,可惜他不是,他比什麼都想成為那樣的人,但是力猶未逮,至少此刻他不是這樣的料,他是想死成為她的男人,他考慮要如何難短期內逹成目標,那他第一步力首先就得升級,成了組長,薪水成倍上升才有可能成為家庭支柱,尤其她的花費尚不論照她的法子撫養小孩。

他又想不論多積極多敢為,男與女之間,女人不論生理或賦於的角色都是被動,男人若自己無力展開積極的攻擊性,那不僅惹人恨惡,也註定是場遺恨或失散終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舊文新刊
上一則: 機 構 44
下一則: 機 構 42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