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機 構 28
2024/04/21 01:51
瀏覽334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機構 28



這回愛情追逐,張立平算是輕易地掙得情場得意,可是好運可沒能延續到另一面,絲毫未能解除他在職場裡面對的噩運。從情人冪裡回轉頭來,就得面臨每天必須經受,他暗自所謂的回歸辨公室的現實殘酷。第二天一早起來,就得照舊如常地打足精神來面對一整日的綿延無盡地沮喪與失意。

那夜他從留劉風家裡出來,歡悅追逐享樂直至中夜,直到整晚時間都要耗光,才急著收拾起心情回去趕急件。一回去,立刻手忙腳亂地急著趕彙報及報表,不想時間飛轉,挨到第二天早上仍未趕出彙報。上班時刻已至,拖到七時,去擠地鐵是來不及了,他趕緊提了公事包再去打的上局裡去。若不及及時趕完彙報交給他組長,康稆手上沒有彙報,如何上部長會議室會報。

張立平打上的士,打的不比塞在擠破頭的地下車,上下班塞地下車內除了等待到站脫困,甚麼都不能做。一個人坐在的士後座正好乘間加速作最後的趕工,他急忙東凑西合為彙報作繕後努力,一路併凑,直到進入辦公室坐上坐位仍慌慌張張地加加減減地作最後修膳謄錄,搞到老闆都快出現了才拖拖拉拉地,總算及時趕出彙報。

把彙報小心地放在他老闆桌上,張立平終於鬆口氣。可是一鬆弛下來,疲憊困頓也開始掩蓋過他全身,一夜不睡的尋歡與勞碌可把他拖垮了。似乎撐不住繼續上班下去,不只倦怠得睏意滿身,更且感到極度不適,他感冒了。經過一夜不眠不休,調情做愛再趕工做彙報,加上從劉風家回來路上著凉,竟讓他感染上風寒。等到部長組長們魚貫住入會議室關門開會後,他實在憋不下去了,於是乘間在會報尚未結束前,自行先請病假回去休養。

康組長一早就隨各組長參加部長主持的會報,他看也未看拿了張立平桌上文件直接進會議室做簡報。這天該康稆倒霉,江部長早上在家裡兒子惹得他生氣,罵了家人一頓,進到會議室是一副餘怒未消板著個大臉,下面人人看在眼裡,認得老總情緒不對,不由各自謹慎,不亂發言出聲。

第一組組長康稆如例首先被叫起來做會報,康組長會報還未報告完結,當下就有別個主管挑剔地追問他,認為他報告事項交待不清,他最不願在部長面前被人難倒,極力反駁,但對方抓到他報告遺漏之點,更不留遺地追殺索究,同時更有他平時跟人過不去另一位組長加入追討,更讓他手忙卻亂。

原已板著臉,帶著一肚子不悅的部長,見他左支右擋,無自圓其說。頓時火冒三丈,橫眉豎目瞪著康稆責問。說他的彙報支離破碎,到底是如何準備的,別人追究他會報的地方,他卻支支唔唔,答非所問。

「你這個組長是到底怎麼幹的?」部長愈罵愈火,最一拍桌子指著康稆開罵:

「每週報告例行慣例的會報都搞成這樣,你還好一意硬拗,完全不虛心接受指正。你這個組長還要不要待下去!」

康稆當場部被部長把他鬍子括得精光,在部裡全體主管眼下難堪得下不了檯。下了會出得會議室,他立即牙癢癢地傳張立平,結果竟然找不到人,問下面人,說是已請病假回去了,氣得他火冒三丈。直接把部長罵他的話,對著全組組員嗆張立平:

「什麼?病假?竟然請病假自動下班走人,他到底還要不要幹了?」

之後,張立平又續假一天,康組長好不容易等到兩天後才見到其人。好了,什麼事都別做,組長上班第一件事,就是首先把張立平喊過去,張一過去,他組長當頭就是一輪臭嗆,罵他頑劣不堪,怠忽職守,再怎樣重大事情交給他都敢敷衍塞責。硬把部長罵康稆的話一股腦兒全都栽污到他身上,還且加倍找回來,一直罵到豬羊變色,青天變臉。張立平當著全辦公室受此難堪,忍無可忍,回頂康稆兩句:說他不該一天把急件都拖著,不趁早交給他簽辦,非要拖到下班才交件給他。此話一出,踩到組長痛腳,惹得火上加油,指著張吼:

「到底你是組長,還是我是組長,我還得聽你的指令嗎?你還沒爬上來,已經自以為是組長了,想得真美,擔待點不會。你不服從上司交待及命令,這是犯上,我馬上就要簽報上去辦你。」

平常一向逆來順受的張立平,這回也槓上,回嘴:

「你簽報就簽報,做組長的總得講點道理,你能幹掉我,就幹吧!我也可以申訴啊!」

「申訴!」康稆大吼:「好,你等著申訴,我現在就寫簽呈辦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舊文新刊
上一則: 機 構 29
下一則: 機 構 27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