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機 構 26
2024/04/17 23:43
瀏覽242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機構 26



然他深知她是無害的,誠摯並且包容他,她鼓勵他,為他打氣,但她卻能洞悉他的意底牢結,能逼著他攤開他最為忌諱的禁忌。她跟他傾述:男人帶給女人的滿足,情緒上的依靠尤勝於生理。她不似他那般維護自我,她可能諸多隱瞞,但他是扭曲的而且不能正視事情,他刻意維護的自我遠多於她。到了一切都攤開的地步,他就不以為難底畢直地問她,他的尺寸是否干擾她;甚至不顧自己的難堪問她,是否使她不適意?

他的擔憂在於尺寸,在美讀研究所時在宿舍內或健身房浴室所見,印象深刻,比較之下,讓他不得不自慚形穢,當然他經過的戀愛過程不順,也影響他,女友後來嫁給他認識的白人同學,一直未讓他釋懷。

他相信東方女人對洋人的性欲也有如嗜痂成癖,一朝得沾異味,終生則非腥無以為歡。

她駁斥他的偏見,再度申明那是他個人的性偏執妄想,這種事就像世上的事情一樣,因人人殊,那不會是關鍵,對感情或者感覺上是不要緊的,甚至不相關;他算得上中等尺寸,沒必要為她在意。畢竟中國人是小個頭,一直比較考量洋人那話兒是不實際。他不能確切底這樣底說詞是否是出於她的體諒。她寬慰他,她滿意於他,他還要求證什麼呢?他豈有不清楚性欲底逹成也絕非尺寸能含蓋。

她雖如此寬慰他,然如此直接了當地指證他的竅門,批評他,依然傷著他的自尊。他得意於肆意妄為下她極度享受,然他的心虛還是在的,總以為呈現出來的未必全然如自己所為,他的表現不過如此,他硬要說成人種的差異就像動物種屬的差異,不可能沒有不同,否則何以公認非裔男性的性能力特強?她沒有否認,卻刻意忽視。她表示她現已比什麼都滿足,但他以為她應覺察到更滿意他,至少他得來的認定是如此;但同樣他也不能不狐疑若肯深入些,就難說她不能說成她向就是如此,性歡愉追逐來就擊倒她。當然在歡娛滿足之際,他怎會想偏到煞風景叉到一旁號土呢?此際他絕無可能去追究,不會導向探尋她究如何樣的感動,程度不存在,激蕩就是一整體的沈沒。雖說人種不同性交可能帶來不同卻完全更生的效果,但她不會提這面,尤其當面;只肯附和他的強調人際關係根砥上的文化差異是無從瀰補的,可她並未明示指出具体甚至真正的差異存在,或許她很本在追逐這類差異。

他倒自剖自己向未特意追逐生理的滿足,他對她尤其使然,他以為追逐性滿足難說不同時也是種自懲,虐待自己的這替代傾向,事後常會淪於一種自我懲罰之鞭策。

他想也許事情如她所譴責,他的關注面可能荒謬,把自我維護的種族情結過份放大。但他辯白,除此之外在別方面倒不那麼在意。他以為在跟她的交心或者諸如此類的討論中,他感知她是對他傾倒的,不像這方面有強烈的反駁出現過。張立平認為男女打交往起,為擄獲對方,莫不是盡可能呈現自己最好的面相來引誘並折服對方。他自己在言談心意交流上,甚至對生活体驗的體會他是較有把握折服對方,然在性上面他卻深恐自己不能滿足她。經歷過洋人之後的中國女人他是無從了悟她們的觀點與看法,因之相對於劉風,他深恐自己不能滿足她。但經過之後,看來也非如他想像那麼大有差異,事實上也不見得有其嚴重性;医療上一再表明尺寸不是決定因素,看來有其理由。他雖魯莽,但也沒敢多盤問,但她沒有嫌他,不但沒有嫌惡他的器官短小,而且是一付亨受已極的模樣。他不知裡面有多少真實,然那可是真確確鑿地感受 她是極度享受與他魚水之歡,他確信自己是滿足了她,也許她的欲閥低,容易滿足。

最後,他仍忍不住要調查,問她,她前夫的那根怎樣。她並不隱諱,也不覺為難,但她反問他問這幹嘛?想自找難受?可是她還是告訴他,那人也是中等尺寸,是個平常人。西方人並不像他想像那般可怕,是隔閡造成想像的空間,想像擴張其中效益。他坐在的士裡回想她的話,他謹慎過度,同樣也是自我信心不足,儘管她是如此開誠佈公對他,他仍會帶著自我懷疑地試著設想,揣測她話中是否有打發他的可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舊文新刊
上一則: 機 構 27
下一則: 機 構 25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