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機構 8
2024/02/27 01:28
瀏覽260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張立平一早上班,位子尚未坐熱,就無來無由地被喚到部長之室挨了一頓狠刮,很不是滋味,他想這個部長較原來的那位上司更加厲害,對下屬非常不客氣,教訓起人來,完全不顧部屬顏面。他被徹底修理一趟,相當鬱卒,心情半天都無法平復,可是念及他的頭頂上司康組長也跟著挨官腔,張立平倒又覺得還有點找頭。這個老找他麻煩的組長這回可是因他而受部長刮,心裡竟有些踏實,有種扯平的感覺。

怎麼哩?這位康鋁組長平時老是有事沒事就要指導下屬,尤其是張立平常被叫進去個別開會討論,說是討論,其實是聆教,甚至還得再加上批判一番。在這位上任不足四個月的組長面前,任何文案不管張立平如何試著按上司的意思擬出來,結果文件呈到康鋁手上,他一過目,無論如何總要找出毛病來,然後擲回來,一頓官腔要下面重辦。康鋁升為組長後,看著他一步步端起上司架子。康鋁在上司面前是唯恭唯諾,巴結得唯恐不夠;而在下屬前面又是副嘴臉,擺出一付局裡的事什麼都懂的不可一世的得意面孔,他的手下什麼都得聽他組長的。這人升上去後變得極難討好,手下無論怎樣做怎樣配合都不合他組長的意。張立平每天被他操得莫可奈何,康鋁平時又老找著他問意見,可是張一表示出自己的意見,康組長又駁得他體無完膚。多駁斥幾次了,張立平再無意見了,也盡可能迴避不再表達自己的看法,每當康鋁發高論,他都不出聲全聽對方的。

可是,光這樣也不行,組長馬上又會找著他一頓官腔打下來:

「你怎麼全沒主意?怎能事事全靠我哩,為公家辦事哪能這樣不用腦筋,有問題就得想出
辦法來呀?」

張立平被他組長狠虧,氣惱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每天面對這樣的組長他被整得簡直待不下去,可是人在矮簾下一點辦法也沒得,每天趕早去坐辦公桌簡直活像面對著一道銅牆鐵壁,完全無法過渡,心中滿懷怨懟,唯有的想頭只是希望能找到機會出缺他調別單位。所以今天在部長室可讓他條氣順暢許多,雖然他自己挨刮,可是同樣組長也被這位新部長狠刮了一把鬍子,而且當著他這個下屬面前,想到這一點倒令張覺得直不少,自己的不愉快也稀釋許多。

管理局裡面,由於是處正在擴充發展的機構;自張立平進來後的五年間,別處不講光就他們這麼一個小部門,從頭到尾他見到的同事間個個都在不息地設法夤緣攀爬,明爭暗鬥。張立平覺悟自己是太不靈活,也遠不如同事們那般於逢仰攀緣,加之缺乏心機,結果成了永遠就是個被人暗算的對象,眼見下階同事一個接一個踩著他肩頭過橋登岸。這麼些年累積下來的打擊與失意,使他感到幾乎只要具有夠格的資歷幾乎人人都比他有辦法,每一個局裡的人都是打破頭在力爭上游,爭主管、爭組長。同樣的,他上級層面更是血淋淋的鬥爭史;部長別提,當然他們下面層級部屬除了窺測和暗中閒話是沒人敢公然提意見,可上層傾軋、權力遊戲、打壓與興衰輪換比起下層階級只有更讓人目不暇給。夠格的人選更是廝殺混仗得厲害。官場裡若不有些手腕,隨時會被打下去,當然打入冷宮還算是好的,惹上官非,丟差人獄都是常見之事,張立平看久了真有血肉橫飛之嘆。

張立平看在眼裡,原來他認為調升上去的老部長是個厲害角色,竟然連跳二級,升任副局長去了。可是佩服之餘,現在再見這位新部長的作風似乎更顯得是個狠角色,私下部屬們閒話評估比較覺得新部長甚至更有手腕,更會玩弄權勢及操弄人員。

部長的事不提,那是高他們一階層的世界,輪不到,也還不夠格去爭。他們自己這一階層可完全是場狗打架的場子,別人不提,光拿康組長康鋁來說,就是完完全全踩著他張立平的肩膀爬上去人。他倆原先是同僚,同樣是主管級同事,張立平來局裡還早些,職別還高一級。康鋁由別部調過來還不滿一年,剛調來時,不熟悉業務,張立平那時還好心無私地悉心指導他,一有疑難的事件,張全都攬過來自己做。雖是如此,姓康的可很會做關係,若他們手上有十件事件要處理,張不疑有他的攬下八件半,只留下剩下一件半讓康鋁攬下。康卻只專心做一件,另半件他還嫌事多,最後又推給張。但康鋁手上這一件,他會左磨右敲的,手上做了任何一點進展,一定進去向原先的部長作匯報,做推演,他一再向上司表功他是如何抓緊關鍵,如何把事情做到最完善的地步。每天若有一點進展,都得彙報兩三遍,他能說善道,讓部長聽來頭頭是道,逢人就誇他能幹做事仔細。張立平在一旁聽著覺得好笑,這部長只看表面功夫,下面人做得半死的看不見,只欣賞會逢抑巴結的。

不但如此,更厲害的是,姓康的更善於在背後銃同僚張立平,一有機會就向部長打小報告,說張立平那裡又那裡處置不當,那裡那裡又擅自作主,反正張立平時就喜歡攬事,不怕多,只忌少,處理那麼多事,看在有心人眼裡正好處心積慮逮漏失。以致部長愈欣賞康,就愈嫌棄張立平。張立平這人只知做事,卻不曉得巴結上司,也不擅表現自己,結果工作量最多,卻最不受賞識。一旦空缺出來明明應輪到張立平去升組長,卻眼睜睜看著部長硬生生地把這位來部裡尚不及半年的新手起越過他擢升上去。

康鋁升組長後,張立平成了下屬,形勢不同,康的態度也大變,不但再不向張請教,而且看不慣張立平辦事的方法,首先就是把他手上的案件移來調去,原本都集中在張手上的案件,打散分發到別人手上,他要培養下屬做自己的心腹。結果別人辦得不如意,事情堆疊之下,又逼得康鋁陸續又把文案扔回來給張立平。張立平雖然仍是康這一組的能員,可卻最遭康猜忌。康組長一昇上來當小頭頭,立刻學會想方設法來找下屬的麻煩,有事沒事就來挑骨頭找雞眼,而且首當其衝專挑張立平的錯。

康一上任組長後,不多久就提報升了兩個主管,昇上組長就要積極要栽培自己心腹,張立平原是康鋁的競爭對手,不合他成為自己人的條件,他要栽培自己提攜出來的人。升組長沒多久康組長向部長提報另一位他覺著不錯下屬,讓之升主管,好分去張立平主管的掌權,沒多久又提升一女性主管,他手下三個主管名額滿額。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舊文新刊
上一則: 機 構 9
下一則: 機構 7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