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信號
2023/11/26 16:32
瀏覽512
迴響4
推薦63
引用0

他那大肚子的腰間皮帶上總是掛著ㄧ大串鑰匙,走起路來不免發出叮叮聲響,明明是家徒四壁,然而他相貌堂皇,全然不見窮酸像,好歹他也曾是溪湖鎮上大富人家之後,不知道現狀的人或以為他是田僑地主,把所有家當都掛在身上。

每當他上夜班,他習慣在夜歸時邊走路邊撥弄鑰匙串發出聲音,我挑燈夜讀等待他安全回家時,就依鑰匙聲來判斷情況,當暗夜裡的巷口迴盪起很小聲且有節奏的鑰匙串互相碰擊的聲音時,我知道今晚可以安心的入眠了。

如果等不到鑰匙聲,我會去巷口東盼西望,猜想可能他又心情不好去買醉了,我必須叫醒大哥ㄧ起去夜市小攤把人找回。

如果,是零亂失序的鑰匙聲,還好,是他喝醉勉強晃著回家了⋯⋯

父後多年,我依然偶在夢裡聽到一大串鑰匙晃動的聲音,驚醒後一夜難眠。

記得我曾問過他,爲甚麼身上帶這麼多鑰匙?他ㄧ把ㄧ把地細說用途,把把都不能離身,數到最後兩把很舊式的鑰匙,他撫摸著鑰匙很久後才說:「這是當年你祖母房間裡那衣櫃抽屜的鑰匙……

祖母的衣櫃子早不知道流落何處,留那兩把鑰匙做什麼?我沒有再問下去,因為那將會是ㄧ大串的家族悲情故事,我不想因此讓他的思緒再跌入過去。

多年後,我去安親班載女兒回家,在大老遠的地方,我撥弄鑰匙發出聲響,女兒聽到後隨即竄出人群和我會合……

又過了幾年,我在羽田機場出口撥弄鑰匙發出聲響,隨後看到女兒在人群裡用力揮手……

連結:秘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風火輪
下一則: 南港舊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和煦秋陽(紅顏知己與漢堡)
2023/12/01 01:57

我一直以為   只有母女之間才會有這樣的傳承

難得你們父子之間也能有這樣的傳承

可見你和父親的情感頗深   真的很幸福

我母親常抱怨沒生女兒,四個兒子都木納不貼心,或許有個女兒會讓所有的情況都不一樣吧?!父親一生樣樣不如意,但他努力在做一個好父親......

謝謝您來回應。

慎卿2023/12/02 22:25回覆
3樓. tzi
2023/11/30 03:40
我家養了愛狗,

我餵他 ,幫他洗澡,幫他檢他的便便,

他 卻聽得出 男主人 開車回家的 汽車聲音,

如果男主爸爸,沒和他招呼,他就ㄧ直叫,

叫到 主人爸爸 叫一聲他的名字,

他就會安靜下來,其怪的是

寵物 知道 誰是主人.😊

我也覺得我對他很好啊⋯⋯

他愛 主人 勝過我….😊

你家的狗兒很聰明

牠觀察出這個家誰是老大?誰是事務官?

誰是領導?誰是囉嘍.......

慎卿2023/12/02 16:35回覆
2樓. 秋子
2023/11/27 22:47

咖啡館待久了也發現眾多客人偶有獨特的習慣,推門聲、腳步聲、咳嗽聲、準時進門等等,我們不用抬頭便知道誰來了,他們的習慣讓別人不知不覺也習慣他們的習慣,慎卿這篇文「信號」貫穿三代,仍難掩其中的酸與甜。我幾乎讀了您所有文章,沒印象有一篇「秘密」?另外你回奇異果老師的內容又是一篇讓人激賞的短文。寫「信號」送「秘密」,讀一首好詩!再引一篇好文,那一句「再忙我都答應回去吃掉他帶回來的點心」讓人深刻回味

每天上班途中我都會遇見固定的陌生人,在早餐店、在停車場、在捷運上,仔細觀察都各有獨特的習慣。雖然不用特意去關注,自然而然就會知道某個陌生人會有甚麼和他人不一樣的地方,對陌生人如此,何況是對自己的家人,更是有許多不用說出來的熟悉。

以前寫了很多東西覺得有點雜亂,所以很多都收起來,連自己也忘了曾寫過甚麼。好像整理衣櫃時才發現許多衣服都收起來了,後來忘了它的存在,然後再去買了同款的衣服。所以連我都忘了有這一篇「秘密」,是在寫「信號」時才猛然想起來的這篇類似的短文。

我在某個年紀之後已不再去拒絕父親或母親的某些要求,在第一時間都先答應,做得到事盡量做到圓滿,做不到的事也利用時間緩和或另外溝通說服,我們除了要接受自己的平庸,也要接受父母的平凡,多點耐性是必要的,而且讓父母覺得被需要,是一種簡單的幸福感。

慎卿2023/12/01 17:46回覆
1樓. ~奇異的奇異果~
2023/11/27 10:28

腳步

由遠而近

環佩叮噹  子夜寂寥 

一聲呼喚是自己的

一聲回應也是自己的

秋在樹裏  樹在山裡

山在雲裏  

仰望的思念流淌在風裡

*

忽地耳際璇出叮噹

清晰又柔和 

明媚而動人

小小的信號

忽明忽暗的光束

向我飛奔而來

感謝奇老師的詩寫出了故事的核心

其實我原本要寫的是有關父親左後口袋的小故事,然而述及鑰匙便轉彎了……

父親習慣在左後口袋整齊地疊好兩個能裝半斤東西的塑膠袋,而且每隔一陣子會再換上兩個新的。父親常常和朋友在外吃飯喝酒,偶爾會去好的餐廳,他會用自備的塑膠袋打包一些乾料如炸丸子、春捲,或是換帖兄弟聚餐上的大雞腿或豬肋排,甚至是他在中午休息時和賣日式洋菓子的攤商擲骰子賭贏的蛋糕點心,他都小心翼翼地裝妥在塑膠袋裡帶回家給小孩們解饞,說是小孩們,其實大都是我先挑先吃,因為只有我會耐心等待他回來,其他兄弟早都睡著了⋯⋯

我將父親這習慣當成他獨寵我的一種方式。

即使後來我已為人父,自立門戶,他仍常用口袋裡的塑膠袋包回酒席上的炸物糕點,打電話要我回去拿,我從未拒絕過他的好意,再忙我都答應回去吃掉他帶回來的點心。我漸漸理解當一個父親能被兒女所需要,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慎卿2023/11/27 20: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