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悶酒
2023/10/29 22:40
瀏覽443
迴響7
推薦39
引用0

18歲以前,我到過最遠的地方,南到桃園,東到南方澳,前者是因為清明掃墓,父親前兩代的祖先早年從溪湖遷葬到南港,後又因三言兩語說不清的原因遷到了桃園。所以每年掃墓後的聚餐,是父親的兄弟姐妹一年一度齊聚一堂的機會。只是酒喝了盡興時,許多陳年恩怨也翻出來重新再算一次,然後再淚流滿面互相道歉,每隔幾年就會上演同齣人倫戲碼。

在大人談話時,小孩子雖有耳無嘴,但我心裡很清楚,大人們所有的鬱卒委屈都源自於家道中落後的貧窮,貧困家庭無資源可分配,又重男輕女、重長孫的觀念雪上加霜。成年後,家中男丁繼承了貧窮,兄弟各家都過得很辛苦,兩個姊妹因有好的歸宿而翻身。最後兩姊妹不斷地幫忙娘家兄弟,因此平時姊妹倆說話是有份量的,我記得有一年清明聚餐,二叔四叔酒後互嗆不是,眼見要動手較量,父親是老大,他和五叔兩人去拉架,一時間場面混亂,小孩都躲得遠遠的,這時二姑媽不知道哪裡拿來一根藤條往榻榻米上用力一拍甩,大聲喝令:「坐好!」四兄弟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好像小學生一樣,隨即各自回座坐好。

二姑媽是真正的小學老師,是很嚴厲的那一型,最重要的是她也喝醉了,四個兄弟都怕妹妹喝醉,因爲她一醉,唸人、罵人如行雲流水不會停,而且眼神帶殺氣,誰都怕她失控藤條甩抽過來⋯⋯

我小時候常覺得二姑媽像極了日本電影裡拿著匕首的忍者,誰敢囂張誰倒霉。

然後劇情到這裡時,大姑媽就會出聲打圓場:「大家舉杯,小孩子也一起來,祝大家身體健康發大財!」

接著就好像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繼續喝悶酒聊天。

這些父執輩的陳年往事歷歷在目,父親、二叔、四叔、大姑媽都已到天上了 ,如今輪到我們這一輩,依然年年相聚桃園,席開三桌,說實在,我們都過得比上一代好,所以我們喝的不再是悶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越走越遠
下一則: 生活細筆(二十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Celine_公私兩忙暫離
2023/11/06 19:44

慎卿兄,當部份長輩離開,現今當家的一輩還能同桌聚餐喝酒、其樂融融,蠻難能可貴的。閃

周遭看過太多例子,長輩仙逝、手足爭產,從此兄弟姐妹不相聞問。話說回來,我希望我家姊妹能夠一輩子和睦相處;不過很多事情非我一人能掌控,只能做好心理準備。無奈

遺傳基因的強大是難以想像的可怕,後生晚輩慢慢長大時,不時隱約可以發現是老一輩的翻版,尤其父執輩的慷慨、海派、交友廣闊重面子、重手足之情,甚至於好酒量都一再重現,話說回來,也就是因為重手足之情。將晚輩們凝聚在一起,不管是堂兄弟或表姐妹,彼此融洽親近。

很多年前鄉公所通知公墓將配合都更改成公園,父親和叔叔們決定各房已入社會工作的男丁,每年掃墓捐5000元當成以後祖墳遷葬基金,近20年捐下來數目相當可觀,前幾年順利完成進祖先入公有塔位後停收捐金,算一算剩下的基金供每年清明祭祀及聚餐開銷,足抵未來20年所需。

父執輩一個比一個窮,所幸沒留下任何債務,當然更休想有房產田地了,也許是這樣的一無所有,所以不存在任何的爭端,我們這一代吃飯喝酒無牽無掛……

慎卿2023/11/06 22:39回覆
6樓. 紅袂
2023/11/01 16:11

我出生在南港,一路成長求學,從未離開過台北,直到後來在南城工作,算是落了戶,但老家在,媽媽在,便是我目前的避風港。


人這一生…不到蓋棺無法論定,或許就像秋風一樣,隨處落腳飄移。但是人生之路走到最後,我們終是要在一處永遠停下來,無法再前進。


無論最終是不是落葉歸根,或許都是精神上所謂的「歸鄉」。

原本要回覆您的回應,寫著寫著囉唆地寫成了一篇「南港舊事」。

以前的人說,所謂故鄉,是你小時候成長的地方;

也有人說,漂泊異鄉,久而久之,他鄉變故鄉。

人生總有一段期間,必須做出選擇,是跟著機會流浪?還是隨著命運飄搖?

如您所說,「最後,我們終是要在一處永遠停下來,無法再前進。」

人生末了如葉飄落,落在哪裡,哪裡就是歸宿。

慎卿2023/11/04 14:53回覆
5樓. 秋子
2023/10/31 09:37
.

二姑媽甩拍藤條和下一篇外公漲紅著臉罵不出話來那兩段文很有畫面,讀來如身歷其境。慎卿格主為文每有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高明技巧。

 


感謝您讀文如此仔細

生活不都是苦樂參半嗎?

電影劇中的喜劇太夢幻,悲劇又太催淚不實

中有淚,淚中有笑其實都是我們一般人的日常

慎卿2023/11/04 14:59回覆
4樓. 向陽春
2023/10/30 16:07
這篇文章很有畫面感,給你按個〝讚〞!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感謝您的回應

小時候的記憶鮮明

而且數年後又重複發生

要忘記也很難

慎卿2023/10/30 22:56回覆
3樓. 阿丙0.6
2023/10/30 15:22

生動的悶酒

美好的回憶

我小學時被老師用藤條打過手心,從此忘不了老師的名字!_ 慎卿2023/10/30 22:53回覆
2樓. 意樵
2023/10/30 11:29
家族記憶

這種親族間的紛紛擾擾在以前幾乎每家都有。

現在卻因少子化,在未來的掃墓會出現無子孫後輩來掃墓的窘狀。

近期我與好友也談到這事,她家都是女兒,五姊妹只有老三未婚,然而,近60歲了,老媽媽還在身體狀況也差,她無力照顧老娘,再過個二三十年,娘家祭祀變成現在孫子女的任務,又有幾個能代勞?

後繼無人,身後祭祀成了親族間的一大難題。

烏雲飄過

以前讀過格友討論過只有女兒時的祭祀問題,有一格友說,花一些錢將祖先牌位請入廟或佛寺中是最好的辦法,即便以後無後人祭拜,仍有佛寺按時點燈祭祀。

我們依母親遺願植葬法鼓山後,神主牌即請入一佛寺日日聽經。

只是或許有些人囿於傳統觀念,很難接受植葬花葬,

總之辦法總比問題多。時機到了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慎卿2023/10/30 22:51回覆
1樓. 安歐門
2023/10/30 10:29

非常寫實的描述,相信許多人心有戚戚焉!

上代人的困苦經常銘刻在心中,珍惜現在的幸福,

親戚相敬如賓很重要,最怕的是依老賣老。

大哥您説的話常常是至理明言

尤其是最後一句

倚老賣老的親戚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否則不得安寧

慎卿2023/10/30 22:3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