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花下醉》卷一 初入江湖   第一回 離人有恨已經年
2016/04/12 12:32
瀏覽1,574
迴響4
推薦122
引用0

 

  「漸吹盡。樹杪黃。近初霜。
   長恨玄穹心薄倖。避他鄉。

   重省分袂年光。殘燈下、朱幌徊徨。
   泛問慈暉何處去。兩茫茫。」
                      ──〈春光好〉

   四川、貴州一帶的大婁山交界處,林木扶疏,鳥鳴嚶嚶。

  位在附近的聚落均延山而建,傍水而居,十分險峻,尤以大婁村較多人居,乃是一處風景秀麗的人間仙境。但因大婁山全由灰岩組成,村人耕墾困乏,作物不生,以致居民盡是窮相而無以為繼,只得紛紛出走另覓出路。直到徽宗崇尚奇花異石而荒疏政事,令杭州「造作局」、蘇州「應奉局」等負責搜刮民間花石,再以舳艫相銜的方式一一運回汴京,供徽宗取樂,史稱「花石綱」。而花石綱主要分布於東南地區,尤以太湖一帶為首要。

  當時在丞相蔡京溜鬚拍馬、阿諛順意,為投帝之所好,而進獻「玉玲瓏」下,大婁村至此不再安寧。原是那「玉玲瓏」出土於大婁山最高峰金佛山上,本來只是應奉局官員魚目混珠、濫竽充數之物,沒想到意外受徽宗垂青,大肆開採。村民在應奉局的脅逼下,一再徵派男丁上山開採而不返。女眷持家,只能靠篆刻、雕塑、木工、女紅等手藝賺些銀錢貼補家用。長久下來,大婁村竟漸為繁盛,來往商賈雲集,發展蓬勃,只是男女丁口比例嚴重失衡,直至靖康之變,徽欽二帝及宗室蒙塵,北宋滅,大婁村才得以修養生息,不繼續採石。雖是如此,大婁村村民仍以篆刻、雕塑、木工見長,世代相傳。

  時值南宋紹興十八年(西元1148年)。

  這日適逢孟夏,碧樹莽莽,天朗氣清。趙胤驍一如往常卯時晨起練劍,「托!托托托!托!托托!」長劍擊樹,有時發出托托聲,宛若樵夫伐木丁丁,井然有序;有時卻又靜無聲息,彷彿走進一處人跡罕至的恐怖叢林。然而這套「破山劍十九式」講究以靜制動、以慢制快,但因趙胤驍年紀尚淺、資歷欠乏,這一招「覆海移山」雖是威力十足,卻未能將破山劍十九式精隨全然施展。如今打來,只有形而無質,仍成不了多大氣候。是以其師牟橫老是叨念一招半式使來七零八落,反倒讓敵人搶得先機,落了下乘。

  為此,趙胤驍日夜苦練、勇猛求進,而其效果終是有限。即便將勤補拙,仍未達到克敵制勝的標準。突地這一下一個反轉,劍招向前猛刺,又是連連刷來,驚起不少綠葉紛紛而落。

  直至約莫過了辰時五刻,趙胤驍徐徐收起手中長劍,調息吐納。隨之不久,才起身走向師父牟橫的臥房,準備問候。

  這是他的習慣,十幾年來所養成的習慣──卯時練劍、辰時請安,數年如一日。而大婁山便是他潛心練武的好所在。

  此時,趙胤驍來到牟橫不到八坪的窄小臥房,雖只用草蓆簡單鋪蓋出來的床,卻十足乾淨整潔得纖塵不染,連一旁的桌子、椅子、櫃子、衣櫥,都像是被清水徹底打掃過,不似人居。

  然而這會只見桌上擺放著一封信箋與幾本絹書,卻始終不見牟橫身影。

  趙胤驍暗忖道:「莫非師父尚未回返?」

  自趙胤驍有記憶以來,牟橫總是喜歡丟下一本武學祕笈要他獨個兒專心修練,而他老人家便可圖謀半刻耳根安靜,樂得清閒。不光如此,牟橫性似漂泊,常年雲遊他方、四海為家,師徒二人於大婁山隱逸時,牟橫泰半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致使造就了趙胤驍小小年紀便能自力更生,凡事依靠自己而不向外求的性子,縱使是針黹、烹飪、家務等女活都能信手拈來,十分駕輕就熟。

  於是一如既往,他目力環視方圓一周,驀然於黃色牋紙上,看見一行以蒼勁挺拔的字跡寫道:「胤驍徒兒」,一封署名於他的書信,顯然是出自牟橫手筆。

  只見他攤開黃色牋紙,那宛在目前的筆跡,是何等哀傷,是何等無奈──那是一段關於趙胤驍的身世,一段塵封十餘多年的事蹟,因仇恨而蒙蔽了師兄妹之間的同門之義,生的暢事、死的悲痛,瞬息間排山倒海般侵襲而來,字字辛酸血淚竟成了傷人最痛的無形劍氣……


  『胤驍如唔:靖康二年,九月初十日,小雨霏霏。余奉巴戟天會第十七代掌門劉呈斕敕令,北至大金根尋巴戟天會叛徒──殷沐萱。待雨止,余備行裝,快馬疾馳九日。東行又三里,上土崗,見有村七、八家,投之。

  一日,行至永樂鎮,驟見師妹與乳母何氏言笑晏晏,而子尚於襁褓,然不見萱之良人矣。即問良人之下落,萱形意不安,潸然垂涕,屢屢求請退。余亦不忍取其大小首級,遂令何氏助萱作月。建炎二年春,余返衢州,宿於州東之舖舍。即夜,明星光燦。忽有豺狼所嗥,哀聲切切,余步趨至城西,經其廟下,見二女子,乃掌門、師妹是也,不覺大驚失色。而掌門專制又惑於佞人之毀,以為師妹暗中勾串匪賊而害巴戟天會之本,故殺婦孺。

  方是時,余憫幼孤怙恃俱失而違師命,遂遭掌門逐出,與子西行流亡七日至川,幸得鄰人之助,恤養子,並隱大婁山,終生不悔。唯至今耿耿萱之非命,餘後十年,余前後冥搜究竟,終有疑人、疑事是也。故余先行北至大金,求其當中原委,子之勿念。下為余一生武功訣要,計有巴戟天會上乘內功「山尊不動心法」一卷,密勿技藝。

  順頌 時綏                   師手書

  趙胤驍闔起那只信箋,仰首而望,兀自嘆了口氣,忽而憶起數月前牟橫行事怫異的地方……

  只是師徒二人相倚為命多年,趙胤驍對牟橫的了解泰半僅止於其出自巴戟天會,餘下情事一無所知。如今細細想來,才貫通前後,略知一二。

  武林三幫九會,就屬「巴戟天會」由女子執掌大政,出任掌門,並奉東施為師祖。大抵來講,自「伊川三無鹽」中的「醜奴兒」水芙影接掌巴戟天會以後,門戶從此為女子所持。而其緣由,不外乎與水芙影的容色相干,遽聞在水芙影七歲時,本是清秀可喜、風神秀雅,但因一日父母對口爭持,不慎引起馬舞之災,而遭大火灼傷,雖由和春堂郎中仲孫賢救回小命,但患部疤痕累累,已失天韻,遂有「醜奴兒」之稱。

  經此人禍,水芙影飽受外貌皮相所苦,常遭世人歧視與笑話,尤以男性穢語汙言為最,因此視男性如蛇蠍,十分深惡痛絕,並於師祖像前立誓不嫁、不擇男徒、不受膏澤。此後巴戟天會雖是人才凋敝,卻無莠民,大多與歷代掌門奉此「三不」為典則有關。

  直到第八代掌門李緋琤,破例收了一名男弟子之後,巴戟天會如春筍怒發,最盛時期門下弟子有六七百餘人。然入門會者良莠不齊,竟是造成物極必反、過盛必衰之禍首,到如今牟橫這一代弟子數量更是寥若晨星


  那是年三十,挨家挨戶正忙活著除舊布新、迎春納福之時,牟橫大個清早便是酒水不離身,一口、兩口、三口,幾罈四川郎酒、瀘州老窖遂於不久光景全然見底。在旁的趙胤驍並未留神,聚精會神於手上事務。那是一對精雕細琢的木製品,似金童玉女、才子佳人,又似鬼神精怪、妖魔亂舞,十分特別。過了半晌,在趙胤驍最後收尾著色後,人面魚身像已栩栩如生展現眼前。

  篆刻、雕塑、木工是大婁村村民賴以餬口的技藝,在趙胤驍五歲時,有次因緣際會拜入朱技師門下,得以習來一技專長,支撐生活大小開銷。只是一說到這朱技師,可真是大有來頭。當年應奉局大批徵召大婁村男丁上山採石,致使村中僅剩白叟黃童、孤兒寡婦,而難以立即大量供給花石入汴,於是應奉局從汴京城中找來大名鼎鼎的朱技師,要求其傳授工藝於當地婦孺,以利增產。朱技師不從,應奉局便拿妻兒性命相狹。

  爾後,朱技師在應奉局監管下,開始指導女眷技藝,而大婁村所產的石礦更是市集炙手可熱的爆棚貨,貴冑商賈爭相購買,竟一時蔚成風氣,洛陽紙貴。村人自是奉朱技師為圭臬,直至應奉局因宗室南渡而瓦解,朱技師不再受制於人後,便收山歸隱,在金佛山上結廬而居。

  那時,趙胤驍貪玩,趁牟橫酩酊大醉、不辨東西時,偷溜至大婁山險坡抓蟋蟀 、鬥蟋蟀嬉戲。就在當口,前方不遠處傳來一陣陣騷動,趙胤驍走進一看,面色大驚,原來因年久失修而無扶手的木橋上,赫然出現一隻巨獸,那毛骨悚然的虎吼聲步步向一名小女孩進逼,趙胤驍急忙拔出小刀,硬著頭皮在老虎眼前隨意揮舞著,以趁機拉起目睜口呆、神魂散亂的小女孩。

  老虎見俎上肉被救起,性子更猛,一撲、一躍,速度之快,竟比牟橫出招快了四五分,才剛習劍不久的趙胤驍又拖著小女孩,一個蹣跚,慘遭虎爪在左肩上抓破了條血口。趙胤驍只能靠著本能氣力扭身一轉,將小女孩推向遠處,自己才從虎腹下竄出,而右手上的刀尖不經意插在後肢上,這時只聽虎吼連聲淒厲呼叫,汩汩鮮血流出,一個七顛八倒,撞倒毀朽敗落的木橋棧道,跌入山谷。

  死裡逃生的趙胤驍,怔了半晌,才向小女孩道:「妳……妳沒事吧?」

  小女孩早已哭腫了雙眼,一口濃濃鼻音道:「沒事,謝謝。你流了……好多血啊……」隨即掏出錦帕幫趙胤驍做簡易包紮,然而從膚色上冒出來的鮮血正如傾注的流水,一直無法抑止。

  趙胤驍一臉蒼白,虛弱地說道:「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妳是大婁村的人嗎?」

  小女孩雙手仍舊忙呼著,天真道:「大婁村……?是山下的聚落嗎?我就住在山上,因為爹爹不讓我出門,所以就偷偷溜出來玩。只是沒想到會遇到老虎。對了,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我叫朱瑩,爹娘都叫我瑩瑩,你也可以這樣叫我。」原來那小女孩便是朱技師的掌上明珠,是朱氏夫婦在金佛山上所誕下次女。只是朱技師自小管教尤嚴,朱瑩生性活潑,不免對山下世界充滿好奇。因此趁父母午憩時,從後門悄悄溜出來玩耍。若非趙胤驍及時相救,小小生命便葬於虎口,無法生還。

  許是一時血流不止,就見趙胤驍昏厥在地,再也想不起之後發生的事。而耳裡依稀傳來朱瑩的呼叫聲、牟橫的關切聲、朱技師的責罵聲……絡繹不絕。

  不久之後,朱技師因感念趙胤驍出手相助愛女,便收趙胤驍為閉關弟子,傳授篆刻、雕塑、木工等技藝。

  這會,就在趙胤驍反覆查驗木雕完度當口,牟橫忽而從椅上起身,來回踱步,突地一連蹌蹌踉踉,竟不知一個泥鰍打滑,將趙胤驍辛勤數日的作品毀於一旦。這下,沒有辦法如期交付藝品的趙胤驍,滿臉無奈,仍舊風度翩翩拉起倒臥的牟橫,歎道:「師父,您醉了。徒兒先送您回房歇息吧。」

  牟橫揮了揮手,道:「誰說……為師醉……醉、醉了……?」打了個酒嗝,才又怒喝,似是指桑罵槐道:「想老夫一生叱吒,豪氣干雲,怎麼會教出你這不成才的徒弟?一招半式使來七零八落,全失了先機,還處處破綻……不思進取便罷了,終日喪志玩物,成何體統?」趙胤驍不敢違抗,老老實實聽著牟橫訓誡。趙胤驍越是如此順從、乖巧,牟橫更氣不打來處。所謂嚴師出高徒,即便他又打又罵,予以訓誡懲罰,生性駑鈍的庸才,也難有一飛衝天的表現。

  趙胤驍聽得牟橫酒後真言,內心十分慚愧難安。長年下來,自己的武學造詣總讓牟橫擔心憂慮,雖不是百般受凌,任人挨打,但贏得勝利實非易事。

  趙胤驍道:「徒兒謹記師父教誨。」

  牟橫道:「罷了、罷了。為師自己會走。」嘴上雖是如此說,但步伐依舊散漫。

  待牟橫離開後,趙胤驍清理了散落一地的木作,又從一旁檜木枝擷取一斷下來,繼續沉浸在工藝世界裡。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乍聽趙胤驍五臟廟咕咕作響,忽覺已是戌時時分,才心滿意足放下手頭事務。這時,趙胤驍走向灶房,本想烹調一兩樣家常小菜飽肚,就在執起蔥蒜,準備下刀剁末,一條黑影即閃而逝,竟朝牟橫居室奔至。

  趙胤驍立刻收起廚刀,歛起步子,亦步亦趨隨後跟著,豈料黑影突然抽出腰間上的軟劍,只聽「唰、唰、唰」數聲,一連三劍直直往趙胤驍心口刺來!而這三劍當真又快、又狠、又準。且其出手之快,竟與昔年名俠方廷雲不相伯仲。趙胤驍雖閃身避開了連珠炮而來的快劍,卻不慎被逼入了角落。

  只見那黑影一招得勢,也不追擊,反是左足一蹬,藉力躍走五六丈,從屋上磚瓦中揚長離開。

  此時,趙胤驍飛身掠出,不見牟橫在室,忽覺不妥,而以「巴戟天會」入門輕功──「鵬舉摶天步」向黑影方向逐行。這「鵬舉摶天」步,乃取自於曹植〈玄暢賦〉中:「希鵬舉以摶天,蹶青雲而奮羽」之意。是依宮、商、角、徵、羽、半商、半徵七音作為步伐的移動順序標目,猶如音律在氣流中波動,永無歇止。因此,不到半刹光景,已在黑影不到一丈距離。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思恩May
2017/10/19 12:20

您好!

寫得好棒喔!也謝謝您的欣賞!

3樓. 樂珊
2016/08/29 21:38
加油
加油~期待後續
2樓. 夢真
2016/07/31 18:53
問安致意
來欣賞妳的武俠大作,但盼能看了更精彩的章節,祝福安康快樂!
1樓. 雲大少爺
2016/06/11 23:33
安安

好棒的武俠大作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