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解讀蔣介石日記 郝柏村:黃埔一期素養差 丟江山 「六個如果」…神州未必山河變色
2011/06/16 14:05
瀏覽3,373
迴響0
推薦0
引用1

大陸為何丟?言人未言郝犀利

  • 2011-06-16 中國時報 【呂昭隆/特稿】

國民黨為什麼會失去大陸?郝柏村說「老一代的當事人並未完全說出真相,年輕一代更是無從查起。」如今,郝柏村藉解讀蔣公日記剖析,坦率說出真相,特別是檢討國共戰爭何以兵敗如山倒,節節失利之因,不但見解深刻,且言人所未言。放眼軍中,也只有郝柏村最具資格。

     

嚴格說來,國軍從未好好檢討大陸軍事失敗之因,也沒人認真算這筆糊塗帳。郝柏村在解讀蔣公日記這本新書中,以其一生深厚的軍事與用兵素養,重新檢視國共內戰,彷彿一場精彩的兵棋推演,並親自粉墨登場,扮演總裁判官,從政治戰略、軍事戰略到大軍指揮,做了一場極其精彩的講評與檢討,相當淋漓盡致。

     

郝柏村在新書自序說,他常想幾個問題:一、抗戰末期,我們為什麼接受雅爾達密約?二、馬歇爾調停為什麼失敗?三、為什麼堅持動員戡亂?四、為什麼在軍事戰略上,始終犯同樣的錯誤而不知調整?郝柏村藉著解讀蔣公日記,似乎給自己找到答案,並將答案公諸於世。

     

新書中,郝柏村對蔣介石有極中肯的批評。特別是在軍事上,放眼台灣,也只有郝柏村有這個資格,因為他做過蔣六年侍衛長,更是經國先生生前信任與重用之人。

     

政府遷台後,升遷的將領約有五千人之譜,若論軍略素養,郝柏村應坐第一把交椅。而看郝柏村解讀蔣公日記,也看到郝畢生軍事思想的精華


解讀蔣介石日記 郝柏村:黃埔一期素養差 丟江山

  • 2011-06-16 中國時報 【呂昭隆/台北報導】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50108960/112011061600072.html

曾任行政院長、國防部長與參謀總長的郝柏村,親自抄寫、摘錄蔣介石於大陸淪陷前五年的日記,並加以評註。對於國民黨政府為何失去大陸?郝柏村表示,當時以黃埔一期為主的戰場指揮官,十年內從排長升到師長,對於戰略、戰術素養,尤其大軍指揮能力,普遍不足,這是失敗主因。

     

郝柏村摘註的新書還透露,戰後在與桂系鬥爭中,當時的副總統李宗仁一度要求蔣介石出國,蔣宋美齡也曾安排他到加拿大去,蔣介石都拒絕了,證明蔣從無苟安思想。而徐蚌會戰失敗後,親近人士怕蔣介石尋短,蔣明告不會自殺,會奮鬥到底。

     

原定於去年十二月上旬問世的《蔣公日記一九四五﹏一九四九.郝柏村摘註》新書共有五冊,卻因為蔣家家屬對著作權的爭議,無法出版。因此郝柏村與負責出版的天下文化決定先行出版《蔣公日記一九四五﹏一九四九.郝柏村摘註》中的解讀部分。

     

郝柏村於民國廿四年進入中央(黃埔)軍校就讀,亦於民國五十四年到六十年間擔任蔣介石侍衛長,對於國民黨政權丟掉大陸有很多第一手的觀察與解讀。

     

國民黨為何失去大陸?郝柏村認為,一大問題在於當時手握軍權的黃埔一期素養太差,一旦握有萬人以上兵權,自認戰場經驗豐富,來得輕易的北伐勝利,反養成驕墮的心理。

     

他指出,黃埔一期將領著重帶兵,至於練兵與用兵,各人作風不同,大都委之於幕僚。蔣介石於抗戰末期,特於陸軍大學,召訓中、少將級軍官,作四個月的教育,但成效不彰。

     

因此,郝柏村指出,綜觀剿共戰爭,負責第一線大軍指揮者,從東北、華東、華中到西北戰場,主要第一線兵團指揮官都是黃埔一期。他們在第一線的指揮都是失敗的,或則被俘,或則投降變節,但劉戡自殺成仁。就傳統戰的建軍而言,國軍當時高級將領戰略、戰術素養不足,為失敗主因。

     

郝柏村還表示,就其所知,杜聿明任第五軍長時,他是親自主持部隊訓練的將領,所以第五軍一直是蔣介石手中的王牌,內戰初期所向無敵,十八軍亦然;但關內戰場,獨木難撐大廈,最後於徐蚌會戰中同遭覆滅,杜聿明被俘,杜的部屬邱清泉則成仁。

「六個如果」…神州未必山河變色

  • 2011-06-16 中國時報 【呂昭隆/台北報導】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談到大陸軍事失利,頗多感慨,他並以「後見之明」,從用兵立場提出「六個如果說」。如果採用這「六個如果」,既能和亦能戰,以待美國政局的演變,大陸未必河山變色。

     

郝柏村說,第一個如果是一九四八年秋,如果東北戰場蔣介石採取軍師長的意見,放棄瀋陽,主力向營口撤退,確保以營口與葫蘆島兩港,為補給線的據點,以三十萬大軍分守兩個主要海空據點,足可牽制林彪五十萬大軍入關,可保華北平津走廊。

     

郝柏村說,如果以秦皇島港及大沽港為補給基地,足可保衛平津走廊,則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不可能在北平宣稱建政。

     

郝柏村指出,如果濟南守軍王耀武主力,於一九四八年初秋即主動放棄濟南,而向青島撤退,與膠東守軍會合,組成以青島港為補給基地的十萬大軍據點,足可牽制陳毅主力南下,主導徐蚌會戰。

     

郝柏村說,如果黃百韜兵團,由新安鎮向連雲港撤退,構成以連雲港為補給線的十萬大軍據點,不僅免除在碾莊被殲,且可牽制陳毅主力,無法集中對杜聿明部形成包圍。

     

郝柏村說,如果無碾莊的失敗,杜聿明部主力可順利撤至淮河以南,不致有徐蚌會戰失敗。

     

郝柏村還說,如果有營口、葫蘆島、秦皇島、大沽港、青島港、連雲港為主體的據點,足可牽制共軍主力過江。

     

郝柏村認為,以上六個如果的戰略如採用,既能和亦能戰,以待美國政局的演變。

     

此外,郝柏村說,惜蔣介石未作理性思考,白崇禧一九四七年曾向蔣建議,立即主動放棄吉林、長春及石家莊等重要城鎮據點,縮短戰線,改採戰略守勢,未被蔣接受,乃戰略錯誤。一九四八年夏末,實為全軍之最後時機(全軍為保存戰力之意)。

     

郝柏村還說,蔣介石下野之後,應將廣東交由桂系,青島劉安祺部,放棄青島後,即應逕轉海南島,不必與桂系互爭廣州控制權。郝柏村認為,如果當時軍隊不亂了步調,國軍還可以確保東南沿海,與中共一搏。


召毛重慶會談 蔣自曝國府弱點 郝柏村新書解剖

  • 2011-06-16 中國時報 【呂昭隆/台北報導】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說,抗戰勝利,即召毛澤東到重慶,顯然失策。蔣、毛既要舉行高峰會,必須有充分準備及預備磋商,獲得共同結論,而後才可舉行。因高峰會如失敗,則後果嚴重,寧可不舉行。國民黨對於毛澤東到重慶,可謂毫無準備,完全照毛的提案商討,先天已立於被動地位。

     

郝柏村說,毛雖到重慶,而以周恩來居於談判第一線,其間雖與蔣會面十一次,最長時間談話僅一小時,其餘大多為半小時的應酬晤談。《雙十會談紀要》根本未解決最重要的議題,而毛在重慶四十三天期間,可說看透了國民黨及政府的弱點,更堅定不妥協的姿態,回延安後,立即展開爭奪淪陷區的衝突。毛澤東的重慶之行,可說是滿載而歸。

     

郝柏村說,馬歇爾抵華,迅即達成停戰及召開政治協商會議。歷史證明,政協決議對國民黨推動和平建國是有利的。可惜國民黨於抗戰勝利,氣燄高漲,低估共黨戰力,反悔政協決議。共黨藉以重啟戰端,達成以和逼戰的政治戰略。

     

郝柏村並認為,就政治及軍事戰略而言,在五年日記中,蔣介石從未思考到,當不能消滅中共軍力時,暫求和緩共存之道,先建設江南,充實國力,確保國際地位,立於不敗之地,以待全球反共形勢之變化,是難以理解之盲點。

     

此外,郝柏村也不認同蔣所言,剿共是對日抗戰延長的說法。郝柏村說,抗戰是基於民族大義,所發揮的團結力量與犧牲精神,故在八年抗戰期間,除中央嫡系部隊外,所有割據地方的軍閥部隊一旦參與作戰,除韓復不戰而退,依軍法處決外,其他少有將領投降或陣前叛亂。而犧牲成仁將領,最高階級者為西北軍的張自忠、川軍的李家鈺,當時都列為非嫡系將領。內戰則不同,尤其在基層社會,共黨反居號召優勢。故雜牌部隊如新八軍軍長高樹勛、三十八軍孔從周全軍投共,黃埔嫡系如李默庵、陳明仁或降或叛。


1945~1949 蔣公從巔峰到谷底

聯合報╱本報訊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6401755.shtml

前言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以四年有餘的時間,親自解讀蔣介石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關鍵五年日記,將有關軍事與外交的部分,寫成《郝柏村解讀蔣公日記:一九四五—一九四九》。

一九四五—一九四九年間,中華民國從抗戰勝利到退守台灣,為兩岸風雲變色的五年,此期間郝柏村親見親聞親歷,在閱讀「蔣公日記」後,進一步瞭解到當時政治、外交、社會、經濟、心理等複雜因素,並更再次感受蔣公獨特的領袖氣質及風格。

本書由郝柏村與天下文化合作出版,並選定六月十六日(黃埔軍校建校紀念日)舉辦新書發表會。本報特先摘錄其總結部分內容,以饗讀者。

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九年總結

我讀完蔣公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的日記,這是他從巔峰到谷底的五年,現就大陸變色的原因,作一總結。

弱國領袖 力抗強權失敗

一、國共兩黨的體質與戰鬥力問題

國共鬥爭,從一九二七到一九四九的二十二年間,兩黨的體質有根本的差異。共產黨以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從工農群眾中起家,而毛澤東的領導風格,徹底鬥倒內敵而不留殘渣,並以其內部檢討、坦白乃至批判的方式,形成了黨的精純,領袖的權威,基層(尤其是農村)的扎根,形成其黨的堅強戰鬥力。

國民黨自創黨以來,是以讀書志士起家。國父創建三民主義,思想、理論雖均優於馬克思主義,但自北伐以後,蔣公以軍事權力經十四年,才取得正式黨權,故黨權乃依於軍權。蔣公在內部權力鬥爭中,因受儒家思想恕道的影響,故對其政敵都是適可而止,而形成共存的妥協,故在黨內,形式是集權一身,而實際是組織鬆散、紀律不嚴;更由於黨的組織發展,以知識分子為主,形成士大夫習氣與官僚作風,而不能深入社會基層,尤其不能植根於農村社會,與共黨比較,其戰鬥力是脆弱的。

因此在共黨控制區裡,國民黨很難生存發展;而國民黨控制區裡,潛伏的共黨幾乎無所不在。

但蔣公對於抗戰期間敵後地區的兩黨鬥爭,國民黨完全失敗的原因,未認真檢討反省,以致抗戰勝利後,對中共的實力判斷錯誤。

二、國際強權政治與馬歇爾調停

中華民國是積弱的國家。蔣公北伐成功後,力圖復興中華,但內憂外患迄無寧日,而蔣公以弱國領袖,在國際強權政治的肆應中,是失敗的。

三、抗戰與剿共本質的差異

抗戰是基於民族大義,少有將領投降或陣前叛亂。剿共內戰則情況完全不同,尤其國共兩黨在基層社會,共黨反居號召優勢。故始而雜牌部隊投共,繼而黃埔嫡系,或降或叛。在日記中似可測知,蔣公視剿共為抗戰的延長。

四、政治戰略的得失

政治戰略上,在此五年中,國民黨亦失多於得。

五、經濟

(一)蔣公無經濟智囊與經濟建設計畫。

(二)全面剿共,美援無望,最嚴重為通貨膨脹。

(三)政治手段不能解決經濟問題,上海打老虎即為一例。

(四)不能靠軍事勝利,來挽救經濟;而經濟失敗,軍事必定失敗。

反共內戰 難獲全民理解

六、軍事

(一)就戰爭本質言:

1.抗戰與內戰不同,抗戰可依民族大義號召動員。

2.內戰不是抗戰的延長,尤其面臨中共對廣大農村,佃農分田翻身的宣傳,反共內戰的正當性,難獲全民理解。

(二)就戰爭型態言:

1.中共在其控制區內,完全掌握了戰爭面,不容有任何國民黨分子潛伏生存。

2.國軍以軍事為重心的傳統戰爭,黨政只能隨軍前進,且必須在軍隊保護下生存,故占領城鎮據點越多,國軍駐守的包袱越多,形成兵力分散,補給線綿長,不能機動集中。

3.抗戰期間,國軍長期打防禦戰與陣地戰,而成惰性,怯於運動戰與攻擊戰的部隊掌握。

4.共軍的特點在輕裝夜間奔襲,機動面對孤立固守之國軍據點,極易以三倍以上優勢兵力圍攻,形成徹殲,積小勝為大勝。

5.國軍裝備鈍重,機動力不如共軍。縱以優勢兵力,難以捕捉共軍主力決戰。

6.毛澤東的戰略指導思想,正確貫徹執行:不打無把握的仗。傷十指不如斷一指。人在地失,有人有地;地在人失,人地皆失。

7.日本投降時,國共的主要軍力與部署:國軍總兵力約四百萬人。共軍總兵力一百卅餘萬人(包括民兵)。

蘇聯挺共 國軍優勢不再

8.抗戰勝利時,國共雙方的敵情判斷與戰略:

(1)就中共而言,八年抗戰期間,控制農村社會人口幾達一億,武裝部隊已達一百廿七萬,概為國軍三分之一。特別是蘇聯進兵東北後,毛澤東在重慶四十三天的觀察,其應得結論不外是:

甲、東北在蘇聯直接支持下,先天已居於優勢地位。

乙、關內各戰場判國軍雖居優勢,但難以速戰速決。故共軍初期戰略,在一面以和談爭取時間,完成關內外的擴軍、建軍;一面採取戰略守勢,避免決戰,但不失時機反噬,以「傷十指不如斷一指」的戰略,積小勝為大勝。

丙、待建軍整軍完成,轉取戰略攻勢。

丁、綜而言之,共軍的軍事戰略是主動的、一貫的。

(2)就國軍而言,抗戰勝利初期,陸軍概為共軍的三至四倍,而海、空軍,尤其空軍,則居於無敵的優勢,但在戰略犯了以下錯誤:

甲、輕視共軍的戰力及特性。

乙、未能嚴肅檢討,何以在敵後地區的國共鬥爭中,國軍完全失敗。

丙、受國際及政治因素的影響,軍事戰略陷於被動,支離無重點。

丁、希圖速決,攻勢無功,錯誤的戰略一再重犯。

戊、敵我優劣形勢轉換後,未求保存戰力,而不應在兵力劣勢、情勢不利下求決戰。

己、戰略始終居於被動。

黃埔一期 剿共指揮失敗

9.國軍在建軍上的基本弱點:

(1)國共雙方軍隊都是在戰亂中發展,共軍從游擊發展壯大,有其一貫的軍事思想與策略,歷史證明是成功的。國軍的軍事思想與過程,大都循傳統戰爭的思維發展。

(2)傳統的建軍,自以人員與裝備為主。國軍的裝備大都靠外購、外援和部分自力生產,而人員整備必須完全自立。

國軍建軍始自一九二四年的黃埔軍校,至一九四九年的廿五年間,未能建立完整的軍官教育體系。而黃埔一期僅受訓六個月,完成一個排長的教育,但北伐成功發展甚快,大部黃埔前期不出十年,從排長升到師長以上,中間未受任何軍事深造教育。一旦握有萬人以上兵權,自認戰場經驗豐富,來得輕易的北伐勝利,反養成驕墮的心理。

綜觀剿共戰爭,主要第一線兵團指揮官都是黃埔一期。他們在第一線的指揮都是失敗的,或則被俘,或則投降變節,但劉戡自殺成仁。就傳統戰的建軍而言,國軍當時高級將領戰略、戰術素養不足,為失敗主因。

就兵源徵集而言,由於戶政不修,兵籍無法建立,故徵兵形成攤派,弱勢農民子弟尤為攤派對象。內戰中,兵源徵集較抗戰期間更難,拉伕則到處可見。

至於部隊訓練,因大陸連年征戰,軍事設施除清末建有少數營房外,其餘軍隊一向駐廟宇民宅,更無訓練基地,全憑各部隊長個人重視與否,故國軍訓練素質落差甚大。除駐印軍在印度藍伽,依美軍制度完成堅實訓練外,國內部隊在抗戰期間,就我所知,杜聿明任第五軍長時,他是親自主持部隊訓練的將領。所以第五軍一直是蔣公手中的王牌,內戰初期所向無敵,十八軍亦然。但關內戰場,獨木難撐大廈,最後於徐蚌會戰中同遭覆滅。

速戰速決 戰略完全失敗

10.國軍在大軍指揮中所犯的戰略錯誤:

(1)戰力的消長,是戰略的根本問題,包括有形(物質)戰力和無形(精神)戰力的評估與判斷。國軍在整個戰略判斷上,低估了共軍的精神戰力,而高估了自己的有形戰力。

(2)用兵之道,在全軍破敵。當敵方戰力逆勢時,應採速戰速決,殲滅敵軍;當敵我兵力平衡時,應以主動、機動尋求局部殲滅,轉平衡為優勢;但當兵力劣勢時,應避免決戰,則以全軍為上。

甲、自日本投降,至一九四六年十二月馬歇爾離華,十六個月間,國軍因受和談影響,未能主動尋求決戰(尤其是華東戰場),坐待共軍戰力成長,已失去速戰速決的戰略時機。

乙、共軍利用邊談邊打,十六個月的時間,完成消化俄所收繳日本關東軍及偽滿軍武器裝備,在東北完成五十個師的整建。

關內各戰場接收偽軍裝備,及由蘇聯援助,亦完成野戰軍的整建。故邊談邊打期間,共軍且達成持久與局部殲滅國軍,爭取了戰力平衡,甚至在一九四八年初,共軍在東北已居於優勢。

(3)一九四六年底,和談調解破裂。而蔣、馬的破裂,其嚴重性更甚於蔣、毛的破裂。故一九四七年春開始全面進剿,大勢上已無速戰速決的可能。而攻取延安,軍事上既未殲滅共軍有生力量,而政治上則斬絕恢復和談之可能,乃形成蔣公以孤軍,對抗史、毛的聯軍,則成敗之勢更明。

(4)國軍自一九四七年春全面進剿,既未捕捉共軍主力決戰,主戰場不明確,空軍未能集中主力,用於決戰,而為各戰場的救火隊。在運動戰中,共軍阻援打點的戰略多獲成功。至一九四七年終,國軍速決戰略完全失敗,且兵力轉趨逆勢,而無形戰力更不能與共軍比。

(5)惜蔣公此際未作理性思考,白崇禧一九四七年曾向蔣公建議,立即主動放棄吉林、長春及石家莊等重要城鎮據點,縮短戰線,改採戰略守勢,未被蔣公接受,乃戰略錯誤。一九四八年夏末,實為全軍最後時機。

(6)蔣公明知自一九四七年冬起,共軍已可全面採取攻勢。蔣公雖以戰略守勢為名,實際仍圖以決戰轉變頹勢。但就戰略而言,在兵力劣勢、態勢不利情況下尋求決戰,實乃敵之希望。

東北既敗 軍事支離破碎

(7)蔣公親自主導東北戰場,遼西瀋錦會戰,致東北精銳主力覆沒,乃一九四八年全面軍事崩潰的開始。

(8)東北既敗,關內仍圖決戰,致遭徐蚌會戰失敗。

(9)一九四九年一月,蔣公下野後,軍事戰略更屬支離破碎,幾乎無戰略指導可言,乃至大陸完全變色。

(10)試以幾個如果:

一九四八年秋,如果東北戰場蔣公採取軍師長意見,放棄瀋陽,主力向營口撤退,確保以營口與葫蘆島兩港,為補給線的據點,以卅萬大軍分守兩個主要海空據點,足可牽制林彪五十萬大軍入關,可保華北平津走廊。

如果以秦皇島港及大沽港為補給基地,足可保衛平津走廊,則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不可能在北平宣稱建政……

以上如果的戰略如採用,既能和亦能戰,以待美國政局的演變。

唯有美、蔣合作,才能對抗史、毛的合作。

為將之道 作戰步步求生

11.蔣公下野後的軍事戰略錯誤:

(1)一九四九年四月一日,共軍渡江後,仍圖在上海決戰,以保衛上海,完全是主觀算盤,徒耗損僅有戰力。

(2)蔣公下野前,既以保守台灣作為最後、最壞打算,則一切戰略,以僅餘戰力,應以保衛台灣為主軸,而力圖在大陸東南保有根據地,作台灣外圍,亦即堅持戡亂到底,應依託海洋,應不惜及早放棄西北、西南。

(3)僅有最完整、最忠貞的胡宗南部卅個師,應於徐蚌會戰期間,即南調廣東及海南島。

(4)應將廣東交由桂系,青島劉安祺部,放棄青島後,即應逕轉海南島,不必與桂系互爭廣州控制權。

(5)舟山部隊十萬人,應於上海淪陷時,即移調金、廈或海南。

(6)如此部署,至少海南島應可確保。

12.從日記中可看出,整個剿共軍事,是蔣公以最高統帥身分,直接決策與指揮,參謀總長只是奉命執行而已,陳誠與顧祝同均係如此。但大軍由最高統帥直接指揮至第一線軍,並不恰當。

13.為將之道,固存心時時可死,但作戰應步步求生。蔣公在日記常痛責將領無能,固屬將領的戰略、戰術素養不足,戰志不堅,但如固守變成死守,死守成為守死,戰例一再發生,有骨氣的將領自戕負責誠可佩,但被俘變節則士氣必如潰堤,而不可收拾。

14.就政治及軍事戰略而言,在五年日記中,從未思考到,當不能消滅中共軍力時,暫求和緩共存之道,先建設江南,充實國力,確保國際地位,立於不敗之地,以待全球反共形勢之變化,是難以理解之盲點。

15.戰略區分為大戰略(國際外交)、國家戰略(政治戰略、經濟戰略、軍事戰略)及野戰戰略三個層次。但大戰略的錯誤,很難以國家戰略去補救;而國家戰略的錯誤,亦難以野戰戰略去補救。

16.陳誠未收編偽滿軍問題。大陸失敗,一般民意代表或社會評論,咸以日本投降後,陳誠未能積極甚或拒絕收編偽滿軍隊,乃東北軍事失敗的主因,實乃皮相之論。汪偽軍係由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委員長受降,故關內偽軍須接受蔣委員長的命令;但關外偽軍歸史大林受降,蘇軍進入東北後,早已收繳關東軍及偽滿軍武器,並將之移交林彪。蘇聯根本不容許偽滿軍保持原狀,來接受蔣委員長的命令。

戰略錯誤 不能戰術補救

17.綜言大軍指揮的根本問題:

(1)一個師的攜行糧彈,最多七天。換言之,一個師如補給線被切斷,最多只能生存七天。

(2)大軍必須有安全的補給線,不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3)一個師被殲滅,重建或重整至少須時半年到一年。

(4)大軍必須在兵力優勢、態勢有利,才能主動尋求決戰。

(5)大軍最忌作戰正面與補給線平行,機動時側敵行動(瀋錦會戰失敗主因)。

(6)大軍會戰計畫既定,不能中途變更,須堅持到底。

(7)大軍會戰,不能越級指揮。

(8)最高統帥親函第一線軍師長,只可鼓勵士氣,不可指示行動。

(9)絕對優勢的空軍,應用於主戰場決戰,不可當救火隊使用。

(10)戰略錯誤不可能以戰術補救,戰術錯誤不可能以戰鬥補救。

【2011/06/16 聯合報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