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三)緣起緣滅
2017/10/10 08:57
瀏覽475
迴響3
推薦0
引用0

   

古琴的各種形制

     

三,緣起緣滅

  韶宮拿著道論到了鳳儀宮外,瞥見停在宮外鑾轎,心中暗叫不妙。紫英的母后在這時來鳳儀宮,他就不能像之前那樣大搖大擺的進去找紫英了。

  韶宮把道論塞進衣袖裡,假做路過的走到相熟的小宮娥旁,「皇后今天怎麼有空來鳳儀宮?」

  「二殿下,皇后是來談公主和太子的婚期。天帝下了玉旨,玉清宮要擇日迎公主入東宮為太子妃。」小宮娥低聲的回道。

  「原來如此。」

  那宮娥左右看了一下,「二殿下,奴婢聽說太子暾和個小花神有私情,皇后就是為了這件事來的。君皇要太子暾表態,若要公主殿下入宮,要先處置掉那個女人。」

  韶宮隨手自袖中拿了一串手珠塞到宮娥的手中,「這串玉珠妳拿去玩,還有什麼消息,給我報個訊。」

  「是。二殿下。」宮娥快手快腳的把玉珠串收到袖中。

  韶宮心中極為不悅,「這太子好沒眼光,我家紫英嫁你都算你祖上有德,竟還勾搭什麼小花神。我可不能讓紫英嫁暾那個傢伙,得想個辦法破壞這樁婚事。」

  韶宮在鳳儀宮外守了好一會兒,終於等到皇后的鑾駕離開。皇后腳前一走,韶宮腳後就進宮來。

  「二叔,您回來了。」紫英迎上來,看來行動流利,毫無前幾天的滯礙。

  韶宮仔細打量紫英的雙眼,「看妳的樣子應該是好多了,怎麼老覺得少了光采?」

  「那有這麼快便好。」紫英別過臉去,不與韶宮相對。

  「紫英,說真的,二叔覺得太子配不上妳。妳心中可有喜歡的人,說出來,二叔給妳想辦法。」韶宮坐下來,把今日的道論摘要抛在桌上。

  紫英素知韶宮沒大沒小,卻也沒料到他會這麼直白,忍不住笑了出來,「二叔,您在說什麼呢?您不也知道我的行動處處受限,能去那裡?除了您和幾個侍女,我能認識誰來?」

  「慕玄妳不認得嗎?虧得妳和他論道近百日,對他難道一點意思都沒有?先不說別的,要不是為了賠他的琴,妳又怎會被拂雷傷了眼睛。」

  紫英掩口笑道:「太幽古琴是我壓壞的,還琴是還他人情。二叔,您怎麼會這麼想?」

  韶宮見紫英並無異樣,便道:「妳無意,我覺得慕玄對妳很有意。他那把琴像他的性命一樣寶貝,我把碎琴給他時,他連看都不看一眼,只問妳的平安。」

  「他是個善體人意的道仙。這也沒什麼,若是我,也會這麼問的。」

  韶宮不死心,又說:「今天我和他說百日論道結束,妳和他就不會再見面,問他要對妳說什麼?他說要妳多保重。可惜妳沒看到他那臉蕭瑟的表情,分明就是對妳上了心。」

  紫英失笑道:「要我保重也很得體,不然您要他說什麼。二叔,我覺得您想多了。」

  韶宮兩度被紫英否認,面子上掛不住,拍桌而起,道:「這件事妳又怎麼說?那日他明明可以在講壇上撫琴,無端卻跑來我家錦棚,這種事怎麼說都不合理,完全不是他的作風。若不是他情不自禁,怎麼會不顧鳳族規矩,定要來錦棚見妳。」

  紫英不語,好半晌才道:「這事也許只是意外,沒什麼好在意的。倒是百日論道即將結束,我想在最後一天把琴和硯台拿去賠給他,二叔可以幫我安排嗎?」

  「一句話,沒問題。紫英,妳真的不考慮慕玄嗎?太子暾他……」

「二叔,這話別再提了。太子的事,我自有方法解決,您別擔心。」

☆☆☆☆☆☆☆☆☆☆☆☆☆☆☆☆☆

  百日論道終於圓滿結束,群仙讚不絕口,南華神君慕玄的聲望如日中天,成了天界最受歡迎的神仙。一時諸多請柬、宴會邀約、禮物禮品如雪片飛來。尤其被慕玄道仙氣質吸引的女仙們更是熱情追隨,搞得慕玄幾乎無處躲藏,苦不堪言。

最後一天的講壇一結束,韶宮神神秘秘的湊來慕玄身邊,說道:「好消息。」

慕玄看著身後幾乎要把人淹沒的情書、禮物,有氣無力的說:「什麼好消息?對我而言,把這堆東西神不知鬼不覺的清掉,就是好消息了。」

韶宮手一揮,幾堆小山也似的禮品兼情書頓時消失無蹤。

慕玄有點訝異的看著韶宮,他一向懶散出名,要他出手簡直是不可能的事。「你把那些東西弄到那去了?」

「你就別管那些鎖事了。紫英來了,算不算是好消息?」

慕玄心中大喜,「紫英來了?!可我怎麼沒見到她?」說著便四處找尋紫英的身影。

韶宮滿臉得色,「來是來了,可她總是鳳族的公主,不能太明目張膽的來找你,所以……」伸手指向前方一個男裝的小仙。

「此刻狂歌在燕巿,不知肝膽向何人?」慕玄腦中浮現這兩句詩,能再見知己的喜悅,讓他興起狂歌一曲的衝動。

紫英頭戴道冠,身著杏黃色道袍,飄飄嫺雅的氣質,極其出塵。她立在原地並沒有移動,直到韶宮到她身邊低語幾句,她才慢慢的走過來。

慕玄的心臟隨著她的腳伐,鼓動著,歡呼著,他也朝著她走去。能和她面對面論道,是他最大的願望。

慕玄滿心期待迎向紫英,就在兩人即將面對面時,紫英就這麼擦肩而過,直到兩人背對背,才停下腳步。

慕玄急忙轉頭,低喚:「紫英--」

紫英好似發現自己失態,急忙轉身,兩人幾乎撞在一起。她急急退了幾步,道:「南華神君?」

「紫英,是,是我。」

紫英雙手一化,用著雲緞包裹的頎長錦盒已在手中,「這個──請你收下。」

「紫英妳…妳…」慕玄不敢相信,最貼合他心靈的紅粉知己,會和一般女仙一樣,送禮物來搏得他的青睞。滿腔期待,有如一桶冰雪潑下。他對紫英的期望太高,不料她如此庸俗,讓他好生失望。她應該是來和他針對百百論道做最後總結,為何是送禮?這根本不重要。慕玄心頭一股無名火燃起,咬牙道:「妳是真心的嗎?」

紫英怕慕玄看出她雙目已盲,不敢抬頭和他目光相對。忽然聽到慕玄這樣問她,隱隱覺得怪異,但也沒有細想,道:「真心。」

慕玄語調轉冰冷,「那我便收下。今日緣盡,後會無期。妳珍重吧!」伸手把錦盒接過,連看也不看,便往旁一放。

紫英不懂慕玄為何生氣?她沒有開口去問,既已緣盡,又何必多言。

韶宮一直在一旁,見慕玄對紫英說出這麼絕決的話,火氣直衝腦門,怒道:「慕玄,你說的是什麼話?」

紫英並沒有多做停留,轉身離去,再沒有回頭。

「紫英!紫英!等等二叔呀!」韶宮自袖中拿出一大卷道論,往慕玄身上砸去,「慕玄,你別走,等我送她回去再來找你算帳!」韶宮急忙追著紫英去了。

慕玄展開道論,細讀之後,不由得大悔。紫英總結了百日道論的精義,寫了精彩的結論。她是唯一能完全了解他的人,知己當之無愧。而他卻昏頭對她說了這麼絕的話,慕玄真想一頭撞死算了。

「紫英的禮物……」慕玄打開雲緞取出錦盒,一把神氣破霄的古琴赫然躺在匣中。琴身做伏羲式,崙崑古玉雕成的絃徽,架著絢尾蛟的腸絃,絃上閃著七彩異光,龍池鳳沼間,古樸的銘文篆著「拂雷」二字。

「拂雷?這是拂雷琴。」慕玄迫不及待把琴拿出來,信手輕撥,隱隱有風雷之聲。

慕玄愧悔難當,「紫英,是我錯怪妳了。妳為什麼不解釋呢?」

「慕玄!」韶宮的怒吼聲傳來。

慕玄回頭還沒反應過來,韶宮已經一拳揮了過來。慕玄險險避過,韶宮的第二拳又招呼過來,慕玄只好出掌擋下。

慕玄從沒見過韶宮發這麼大的火,他隨即明白韶宮為什麼生氣,放棄抵抗,道:「你打吧!」立定原處,等韶宮打過來。

韶宮氣呼呼的說:「你知不知道為了賠你琴,紫英被拂雷的音波震傷了眼睛,她今天來見你是冒了生命危險,你居然…居然這麼對她?!我真是錯看你了。你給我去道歉,如果你不去,我們就絕交。」

慕玄愧悔交集,低聲道:「紫英她還肯見我嗎?」

韶宮握緊拳頭,一付隨時要衝過來打人的模樣,「就算她不見,你也得過去,否則我絕饒不了你。」

「我們走吧!」

韶宮這才稍稍平息滿腔怒火,「我警告你,你再亂說話,我一定把你刴成八塊,當蛇湯燉了吃。」

★★★★★★★★★★★★★★★★★★★★★

紫英剛回鳳儀宮,宮女就來報君皇來了。

紫英馬上換了衣服,到大殿來。「女兒拜見父皇。」

宗商面無喜怒,道:「聽妳母后說,妳玩樂器,被絲絃傷了眼睛,現在怎麼樣了?」

紫英平靜說道:「雖有點模糊,已經可以看到東西。累父皇掛心。」

宗商起身道:「妳是未來的帝后,若是因此落下殘疾,如何母儀天下?喜愛音樂也不可以玩物喪志。」

「是。」紫英柔順的聽教。

宗商看了她一眼,道:「妳明白就好。」目光轉向幾個服侍紫英的宮娥,「誰敢在外面亂嚼舌根,家法嚴懲。」語罷就離開鳳儀宮。

紫英目送宗商離去,道:「吩咐下去,若是我二叔來,說我身子乏了睡下了。」

韶宮拉著慕玄趕來鳳儀宮,一見宗商的車駕在鳳儀宮門前,嚇得魂飛魄散,扯著慕玄飛快的離開。一路上不斷的說:「好險,好險,要讓大哥看見我們在鳳儀宮就完了。」

轉頭看慕玄還朝著鳳儀宮的方向看去,氣不打一處來,罵道:「哼!你以為你是誰呀?被幾個女仙包圍就了不起了?紫英還沒把你放在心上,送你琴不過是還你人情,別以為她沒你就活不下去。」

慕玄默不作聲,任韶宮劈頭罵了一頓。

韶宮發作完,氣也消了大半,「你現在後悔了吧?!本來今天想幫你和紫英拉紅線的,是你自己搞黃了。」

「韶宮,幫我。」慕玄心有所決,「我們再去一趟鳳儀宮。」

「還去?不成。你就這麼去了,被大哥發現,死的就是紫英。既然你有心道歉,我就先回去看看情況再說吧!」語罷丟下慕玄,一溜煙的不見人影。

韶宮踅來鳳儀宮,宮前的小宮娥已先迎來,「二殿下,公主說她乏了,今天不見客了。」

韶宮嘆了一口氣,「看樣子,她是不會再見慕玄了。慕玄啊慕玄,好端端的抽什麼風呀!」

★★★★★★★★★★★★★★★★★

慕玄苦苦等不到韶宮,只好回去太清境。心情低落到了極點,每讀一次紫英的結論,他就更後悔。

慕玄想起拂雷,如此神器,必定難馴。他收攝心神,彈了首文王操,絃聲中有些不貼伏,他明白拂雷在抗拒他,不願認他為主。想起紫英為得此琴,被音波傷了眼睛,心頭揪得緊痛起來。

「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慕玄自語道,「拂雷,你可知我心中有多麼遺憾?」

「錚!」拂雷無彈自響。

慕玄耳尖,雖只一個單音,他已經聽得真切,「流雲。你要我彈流雲。」

慕玄再次收攝心神,運指撥絃,片片流雲自琴身上飄飄而出,四周花草無風自動,隨著音符搖曳,天際隱隱風雷之聲,慕玄全心彈著琴曲,想像著這首曲子乘著流雲到鳳儀宮,指尖輕靈在絃上旋舞般的跳動,美好的旋律像精靈,一個一個飛向心之所向。

蟄居在鳳儀宮的紫英忽然心生感應,自房中來到花園,藉著太陽光的反射,她約莫看到六條金龍趕著天上的流雲在鳳儀宮上空集結。

「是流雲。南華神君在彈流雲,原來他是這麼彈的。」嘴角不禁露出微笑,她一直擔心慕玄不喜歡拂雷,現在聽到流雲,已然明暸他和拂雷相和無間,未來一定會配合得很好的,暗自心喜。

「紫英妳在做什麼?」韶宮又溜來鳳儀宮找紫英。

「出來走走。二叔,今天又有什麼事?」

韶宮見四下無人,忙扯著紫英到旁邊,「慕玄對那天的事很抱歉,本想當面向妳道歉,不巧妳父皇來了,我和他就沒進來。」

「二叔不必擔心,我沒事的。」紫英一臉風清雲淡,似乎沒把那日的事情放在心上。

韶宮見她不在意,反而不知該說什麼好。可又想替慕玄說什麼,偏偏這時沒話可接腔,真真愁死他了。

「二叔!」紫英忽然出聲。

「怎麼?妳改變主意,要見慕玄了?」

「二叔,你說到那裡去了?」紫英失笑道:「明日西王母百花宴,屆時,太子殿下應該會出席吧?」

韶宮歪著頭想想,「會。怎麼忽然提起太子那個混小子?」

紫英淡淡笑道:「二叔,你有辦法在百花宴時,讓太子來金桂樹下與我一會嗎?」

「妳的事二叔辦不了嗎?找那小子做什麼?」韶宮有點受傷,他認為在紫英心中,他這二叔的辦事能力下降了。

紫英抿著嘴笑道:「我不想入宮,所以要太子配合我演一齣戲。」只有韶宮,紫英才能明白大膽的把心事相託。

韶宮幾乎要跳起來歡呼,「紫英,這個忙我一定幫。妳不嫁太子是對的,那小子根本配不上妳。」高興歸高興,隨即想到一事,「妳不嫁太子,大哥會答應嗎?」

「二叔,相信我,我己想好計策,您只要把太子找來,我自有妙計讓太子幫我脫身。」

韶宮對紫英相當有信心,站了起來,「包在妳二叔我身上,絕對幫妳辦妥。紫英,妳真的不考慮慕玄嗎?」

紫英苦笑搖頭,「二叔,別再提了好嗎?」

  韶宮無奈,「好好好,不提就是。」

迴響(3) :
3樓. 雪霏兒_Sapphire
2017/10/12 22:32
紅塵劫預定每週三更新一回加油
2樓. 景寔
2017/10/10 20:23
作者或以琴傳情
珡,《說文》禁也,所以禁止情發
但琴又是屬於樂音的
也是由聲音所構成
往往受到刺激(尤其是情愛)而起的心理反應
所以當慕玄撥起流雲時
紫英尚能感應到
未必是真得聽到
而是他們心意已相通了

景寔,這禁是禁不住的”禁”(雪氏說文),尤其是情

我記得我那個時候禁止談戀愛,尤其是國高中時,管得好嚴,

我讀的是男女分班的學校,在我們班上,還是一堆人在談戀愛

羅馬人禁止基督教,也是越禁教徒越多,後來我覺得禁反而讓

人想要攀過禁忌,就像潘朵拉的盒子,叫你越別打開,越讓人想開

謝謝景寔,令我又通了一字!開心

雪霏兒_Sapphire2017/10/10 20:49回覆
1樓. 馮紀游陸游:恆星/日出北方
2017/10/10 14:02

唉!太清境中人,尚不如紅塵中人....那來那大的脾氣?!

唉呀!陸桑豈不知這中國的神仙也有七情的?小說家言更是添油加醋

若沒有這一番情事,紅塵劫的”劫”從何而來好笑

雪霏兒_Sapphire2017/10/10 14:3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