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貓成癡,不恤民命
2022/06/13 10:45
瀏覽1,617
迴響2
推薦19
引用0

將近兩個月,我寫「心經手記」只有一個主題,分享「認識自己」的重要性。其實,這也是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的一貫宗旨。

 

「佛說一切法,度我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

 

何謂「一切心」?你不認得自己,以為自己真實存在,一直在生起許多亂七八糟的念頭,有的是來自二元對立的分別心,有的是累積不少年月的習氣,更有的是不切實際的種種妄想。

 

這種種念頭,每一個都像癌細胞會不斷裂解,伸展出蜘蛛網般的無限煩惱,把你我這些眾生活活困死在裏面。請問問自己,我們是不是如此?

 

今年四月二十七日,林奕含逝世五周年,台灣人在Omicron新冠病毒的侵襲下自顧不暇,沒有一個記得這位只活了二十六歲的女作家。

 

可對岸的同胞卻沒忘記她的遺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在五年前帶給大家的震撼,總共有超過五億的閱讀人次在紀念她,微薄熱搜因此衝上第一名,紛紛感嘆林奕含走了之後,這世界沒有變得更好。

 

的確,這世界並未變得更好,從現象層面觀察,甚至變得更糟,比如至今仍有人在自殺;新冠病毒就像溫水煮青蛙,讓人死都不知怎麼死;政治上的意識形態仍在荼毒全球,演變成沒有多少國家可以脫身的俄烏戰火。怎會這樣呢?各行各業各學術領域的專家學者都不知道人類怎麼了,人類究竟出了什麼毛病,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不堪。

 

這種不知道,即是佛陀在兩千五百多年指出的「無明」。「無明」的原始意涵,就是不知道不明白,我們不認得自己。

 

可把日子過得如此糊里糊塗,就只有我們這幫凡夫俗子嗎?當然不是的。可以這麼講,從古至今有太多太多的佛教僧尼之眾也不能例外。這話怎麼說?說個「南泉斬貓」的公案。

 

唐宣宗年間,如同現在的台灣,愛貓寵貓到把「喵星人」喚成「小狸奴」,把自己視為貓奴。風氣所至,連寺廟亦不能免。明明這些出家人,早在南泉普願大禪師座下多年了,日常依然為一隻小貓咪爭得不可開交。

 

這一天寺內東、西兩堂眾僧,又為此事鬧出大動靜,就連人在方丈室的南泉老和尚,不得不出面仲裁。

 

「你們學佛這麼久了,講一句來聽聽。」老禪師一手抓著貓,說道:「講對了,這貓讓你們給救了,否則立馬斬了牠。」

 

請想一想,這幫僧眾真有人可以答得出來,還會為了一隻小狸奴,吵得臉紅脖子粗嗎?說到底,他們沒有一個人認得自己,錯把貓當成真實不變的寵物。

 

當晚管事的趙州禪師從外面回來,南泉便把白天發生的經過,說給這位已經開悟的弟子聽,問若當時在場趙州會如何回應。只見後者一言不發,蹲下身把腳上的草鞋脫了,默默戴在頭上走出方丈室。

 

南泉感慨道:「當時你若在這裏,好好一隻貓就不會死了。」

 

知道趙州那一舉動,是何用意嗎?

 

不認得自己,當然見不到自己一直把鞋子穿在頭頂上,如同東、西兩堂比丘僧的爭貓奪貓,不是活在無明的日常生活中?

 

如今台灣也有一位愛貓成癡的總統,底下一幫佞臣還幫那隻虎斑貓,編成維基百科以供民眾瞻仰。請問,這不是瘋了嗎?

 

難怪如今飽受病毒荼毒的台灣,死再多的民眾,她的態度始終如一,始終冷漠以對,漠不關心。

 

可你若不認得自己,又擁有這麼大的權力,就會墮落到不是人的地步。畢竟你不是神,是神經病。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心經手記
上一則: 意識形態的囚犯
下一則: 眼內無塵,見花是花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安心
2022/06/13 12:52
國家元首日日向人民宣告“人不如貓,百姓不如貪官”。

像顏輝煌這種誤蹈法網,又因法律缺陷受苦的百姓可多了!但是,卻一直沒修法,也不給予特赦,反倒大玩“超買”遊戲,只要效忠綠嬰房,還可繼續升官,又對大大綠貪官除罪,真是顛倒的臺灣民主政治。

送「回收物」給拾荒嬤 清潔隊員被判貪污圖利
2022年06月13日 08:16
新竹市垃圾車清潔隊員顏輝煌,正是統計數據中的一位,也是林志潔印象最深刻的。2014至2015年的一年多期間,顏輝煌同情一位認識的拾荒阿嬤,於是在收取大量民眾不要的資源回收物後,會將一些回收物放到阿嬤家門口。
後來顏輝煌遭人檢舉,最後,他被檢察官以《貪污治罪條例》起訴,結局是被判刑10個月、緩刑2年。與顏輝煌同一車的駕駛也被判9個月、緩刑2年。

雖可緩刑,但依《公務人員任用法》,公務員一旦被判貪汙,即使緩刑也喪失公務員資格。當了20多年清潔隊員的顏輝煌,失業了,那時他已50多歲,重新找工作談何容易,後來他去開選舉車、去寺廟幫忙,總之到處打零工,3年前才與太太在南寮漁港附近開起冰店,假日靠遊客、平日靠科技廠的下午訂單勉強撐著,偏又遇上疫情,至今負債。

我們是透過臉書找到顏輝煌本人,事發之前,他會在臉書熱心宣導民眾倒垃圾的注意事項,顯然對這份常遭人們走避的工作非但不以為羞,還頗有熱忱。事情發生後,他的臉書沉寂許久,之後,再也沒有清潔隊的相關貼文。再隔一段時間,轉為冰店的照片。
罪名定義空泛 受法界抨擊
如今已60歲的顏輝煌坐在豪無裝潢的冰店裡,對我們回憶那段日子:「事情發生後,我待在家裡半年沒出門,都在沙發上,一直胡思亂想。也沒收入,都靠老婆。」他說,拾荒老婦人是他自小認識的老鄰居,大他十多歲,婦人老了住在貨櫃屋,經濟狀況不是很好。
「也不能說是阿婆害的,她有出來作證,說她沒有把回收物變賣的錢拿給我,就OK了。」只是,即使錢沒放到自己口袋,只是圖利他人,依法也是觸犯「圖利罪」。當年,老婦人拿了顏輝煌放在門口的回收物後,陸續變賣十來次,每次大概賣得200、300元,因此全案「犯罪所得」共2,000多元。
連法官都在判決書寫著:「(顏輝煌與同車駕駛)深知從事回收之辛勞,而且清潔隊之回收量越大,代表個人在街頭所能撿拾之回收物相對減少,被告顏輝煌又因遇見舊時鄰居,即證人陳王引,見其年事已高仍在從事資源回收,因而心生同情⋯」
那位也被判刑9個月、因此失業的同車駕駛呢?顏輝煌的神情瞬時更加沉重:「(官司纏訟時)他看起來很憂鬱,後來我有line他,但他沒讀。以前他會跟同事去爬十八尖山,我有問同事,同事也有問我,但大家說後來都沒看到他了。我真的很對不起他,我連累他。」
現在當檢察總長的那位,難道不知提拔他的是,是個貪贓枉法、敗壞國家體制的女惡棍嗎? 知道的,但他上了賊船,就成蛇鼠一窩的一份子了。 銀正雄2022/06/13 13:12回覆
1樓. 安心
2022/06/13 12:36
顏輝煌與那位駕駛到底犯了什麼罪?查閱判決書,罪名是《貪污治罪條例》中的「共同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私有財物罪」,刑度5年以上。法官幾乎找遍各項法條試著為2人減刑,但一減再減,最多仍只能減到10個月。
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許恒達以「包山包海」形容《貪污治罪條例》,「把一些跟貪汙沒什麼關係的罪也放進去,且刑度全部拉高。」
他說,若回歸到「公權力的執行」來判斷,那位清潔隊員似乎沒有那麼大的決定權,頂多是一般的財產犯罪,而非貪汙。此外,以顏輝煌的案件而言,我國《刑法》就有「侵占罪」,即使與公務有關的「公務侵占罪」,刑度也不過1至7年,但因為有了《貪污治罪條例》,「就變成很可怕的重罪,最輕5年,導致刑度出現非常不合理的情況。」由於刑度高,即使犯罪所得5萬元以下可減刑,空間仍有限。
中低階層上演 小罪遭重罰
類似的悲劇不斷在泛公務體系的中低階層上演,但大概正因位階低,始終乏人關注,直到少將韓豫平的事件發生。
今年5月剛卸任檢察總長的江惠民就說:「老百姓對貪汙深惡痛絕,所以如果沒有一個案件當作契機,沒有一個執政黨敢修法,所以像(行政首長)『特別費』,血流成河,但當時沒有一個人敢修法,最後才廢除。」
許恒達解釋,公務行為與一般民間企業行為的極大差別,在於公務行為會產生「權力關係」,公務員有最終的決定權,例如核發建照,因此應該依法,而非趁機獲得私人利益,「貪汙就是指公務員利用他的權力,所有的事情都要從他所連動到的power(權力)來判斷。但《貪污治罪條例》卻不是這樣規範。」
從基層檢察官當到檢察總長,江惠民對於《貪污治罪條例》的問題特別有感:「幾年前有個案子,監所管理員拿一包菸私下送給一個收容人,就被判圖利罪。我幫他提『非常上訴』,因為他是拿自己的菸送給對方,依監所的規定,收容人不能夠私自保管香菸,所以這只是違規而已,管理員卻被判貪汙,那個罪名是一輩子掛在他身上的。」

像顏輝煌這種誤蹈法網,又因法律缺陷受苦的百姓可多了!但是,卻一直沒修法,也不給予特赦,反倒大玩“超買”遊戲,只要效忠綠嬰房,還可繼續升官,又對大大綠貪官除罪,真是顛倒的臺灣民主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