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回家的機會慢慢變少了
2014/05/05 17:12
瀏覽8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似乎不止我,還有母親,母親早上6點得起床為我準備好熱乎乎的飯菜。有時母親還經常讓我帶點東西,免得路上餓著肚子。而我總覺得媽媽很煩,似乎聽這些話都聽起了老繭。而到了冬天,母親也會不厭其煩地給我增添衣服。準備好手套、棉褲。 壹路上踏著泥濘沿著迤邐山路蜿蜒而行。 而母親也總是說讓我別冷著,我每次都很不耐煩地應道”妳要說多少遍?”,晚上也總是在昏暗的煤油燈下陪我做作業,睡覺的時候也總是把被子給我蓋好。讓我晚上別踢被子,而換來的也只是壹句”妳要說多少遍?”

記憶最深刻的壹次也浮現在我的腦海,那時候還小,讀書路上總要過幾條河鉤,每逢插秧季節。都會下起滂沱大雨,下大雨意味著漲大水。每每漲水時就阻斷了回家的路,而那天正好我提前回家,後來被鉤邊的好心人家接去了他家,而在插秧苗的母親看見村裏的孩子都回家了。卻不見我的蹤影,母親有點開始發慌了,於是開始從臨近的村寨開始挨家挨護問我的消息。當母親發現我的蹤影時。母親沒有說話,只是用衣角擦拭她那被淚水浸濕的眼眶。並說著”兒啊!沒有事就好”

而母親這洋的陪同整整6年似乎斷過,而在外面讀書的我每每回到家時,母親也總是問及錢夠不夠用,能不能飽。當我看到母親那雙松樹皮似的雙手,額頭早已布滿斑紋,還有那黑色頭發再添幾絲銀發的時候。我似乎有點覺得母親的壹切都是那麼的不容易。而不知事的我也只用壹句”妳就別這麼煩了。”而母親對於我的無知、幼稚也是選擇忍氣吞聲。

而後來,回家的機會慢慢變少了。母親也總是打電話問身上的錢有沒有這類似的話。離開家這麼久突然覺得身邊少了些什麼東西,而自己卻覺得那是自己所依賴的東西,後來才漸漸明白,身邊缺少的正是母親那說了20幾年也還沒有說完的話語……

眼前浮現昏暗煤油燈下壹的壹幕幕,微風吹過門縫,搖曳燈光下的兩個身影在左右晃動。淚水早已滑過臉龐,浸濕了衣衫。在瑩瑩的淚光中,我感受到了母親的愛,感受到了壹種無形的力量在支撐著我,就是那壹句接著壹句嘮刀的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