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煙火人生
2024/01/16 19:03
瀏覽143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在「老院子」影集看到一張畫面,上了年紀的兄弟,兄友弟恭,感情好到不行,兩人為恪遵父親遺囑守護分守的老宅院,除夕夜,在老家屋頂平台放煙火,當焰火沖天時,兩兄弟看著烈焰騰空,那火樹銀花最是好看,那畫面讓我想起過往人生,很快陷入沉思,剎那間有許多畫面從腦際飛掠而過,真是往事如煙啊!頓時濕了眼眶,差一點把老淚擠下。

那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距離今天己超過半個世紀,那時候我還是幼童,在花蓮鄉下成長,那時的花蓮很純樸,移墾農家每天只顧著自己的生計,殷實過日子,少有虛華現象,若用比較詞來說明,花蓮市仍是城鄉,街上有頭戴斗笠,腳踏實地的莊稼漢,還有腳踏車四處輪轉,當時縱谷的農村很落伍,我就在那樣的環境長大。

談及爆竹煙火,那不是常有的事。小時候最早接觸的煙火,都在逢年過節時,祭拜祖先後燃放鞭炮,噼嚦叭啦響之後,鞭炮爆裂會有濃密的煙塵飛散,地上留下許多紅色、土色碎紙。年紀稍長,大概是上小學年紀,那時過年會有壓歳錢,小孩子允許派用自己的壓歳錢,那時候我會跟自己的哥哥或年紀相同的童伴一起到柑仔店買煙花玩,買最多是沖天炮,也有水鴛鴦或仙女棒什麼的,那時候手握煙火,可以把童真玩到天昏地暗、淋漓盡致。

沖天炮點火便衝向天際,尾部留下長長的煙塵,在高空轟然一聲爆炸;水鴛鴦點著可以慢條斯理地丟向水坑,等它沉入水底後炸出水花,那爆炸處也會有些許煙屑;小女生最喜歡玩仙女棒,在暗黑時候,一手抓著鐡棒,點燃仙女棒的另一端,就可聽到嘶嘶燃燒聲,那時火花四處噴射,這時你可以靜觀火花噴落,也可以拿起仙女棒摔個大圓圈,成就圓形火弧,直到火藥燒盡,火花才停止。當然我們之中也會有人頑皮,喜歡放大龍炮,那時鄉下到處都有耕牛,牛溲滿地,我們刻意將大龍炮插在牛糞上,然後點火,爆炸,看牛糞四射,看倒楣鬼被牛糞飛濺,然後大家圍著他笑。

那樣的年紀,那樣的煙火,真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懂人間冷暖,只知煙火升空會有快感或等火藥炸裂可以盡情喧囂,那樣的年紀心思再簡單不過,不會有太多遐想,只要滿足手足親情,有童真玩興就夠,流光歲月,時光冉冉,很快我就長大,那時候對火樹銀花又有不一樣的心情!

長大,離開故鄉,就不曾刻意營造煙火燦爛的機會,唯一留存的印象,就是陪自己的小孩放煙火,那次數也不多,有很長一段時間完全沒接觸煙火。直到一年國慶,在台北南陽路上班的姐夫送來幾張府前觀賞煙火的貴賓證,那年我也跟人排隊上台看煙火。那次煙火跟小時候經歷的很不一樣,不能用火樹銀花或煙花流火形容,那五光十色瞬息萬變,讓人目不暇給,配合高空爆破聲,更讓人震驚,這是對煙火最深刻的一次,過後就就不在有煙花流火的新奇。

這幾年,市面上也能買到像國慶煙火那樣的焰火,那種焰火可以四處迸裂,而商人為招徠更多生意,營造出許多效果來,這時的焰火可以射得更高,爆裂後圖形和彩色更是出奇鬥艷,而且不必等過節,平時一般人有喜慶就能施放,煙火走進大街小巷,更顯得親民,但,人上了年紀對煙火就沒有什麼好奇,也不會有太多興緻,平時周遭有人施放,頂多抬頭看它一眼,並不會產生激情,而除夕夜更多人施放,那是大街小巷,此起彼落,但我連買煙火的興趣都沒有,就是沒心情參與。

或許是人生閱歷,人到了一定年紀,看過許多風雨,經歷許多是非,慢慢把生命輕描淡寫。煙花射向高空一定會有落下時候,燦爛的煙火也有消散的時間,繁華落盡,只是時間問題。小時候好奇,看煙花四射,引起遐思,隨著年紀增長慢慢就變了調。經歷過各式生命歷程,有些人像煙火一樣炸射,發出燦爛的光芒,有些人卻黯然無光,很快消逝得無影無踪。人到了老大年紀,就像煙火爆炸後,四散的碎屑,消散的煙霧,再也引不起人們太多的注意。

人生可以像煙火,可不可以用煙火人生作形容?記憶裡的童年,爸爸拿著香教我點放大龍炮,如今早已物故人非,而陪我玩水鴛鴦的兄弟或兒時同伴也多人走完一生,埋進黃土,經過那麼多世情變化,能維持的親情早就不全,而自己過了老大年紀,算算也走過人生的光熱階段,剩下就是什麼時候早凋晚殘。回首前塵,看看自己留下什麼?是畫過天際的流光,還是四散無踪的煙塵,想起李叔同的『秋柳』,「眼前景,已全非,一思量,一回首,不勝悲。」合該這就是人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心情故事
下一則: 武陵人捕漁為業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雲明
2024/01/16 22:27
可以用煙火形容人生,其實萬物有始就有終,大家都如此,要能珍惜當下,該燦爛時燦爛,該消逝時消逝,好好體驗每次的日出日落。

回首前塵,看看自己留下什麼?我都到處踩別人格子,留下的回響不知能在網路上存在多久?懷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