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中清水減肥中醫推薦 》廣和中醫的減重門診:專業、安全、有效
2024/01/28 00:35
瀏覽1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在現代社會,人們對於身體健康與外觀的追求從未停止過。隨著生活步調加快,肥胖和相關疾病的出現率也日益增加,現代人什麼都要快,減重也希望可以短時間內看到效果,而中醫埋線就是有效、快速、且無副作用的方法來達到理想的體重和身材的一種方式

在的中醫理論中,人體的健康狀態是由氣血循環和脈絡暢通所決定的。當氣血不暢、脈絡受阻,就可能導致身體不平衡,進而引發各種健康問題。而中醫埋線治療,就是通過特定的穴位埋入細小的線條,來調整身體的氣血流動,恢復脈絡的暢通,從而幫助身體回到一個健康的狀態。

那麼,如何在現代社會中找到一家真正了解、並且精通這門古老技術的診所呢?

答案只有一個:廣和中醫減重門診。

廣和中醫不僅深入研究中醫埋線技術,還專門開設了中醫減重門診,針對那些渴望以自然、健康的方法達到減重目標的人們。我們的團隊擁有多年的經驗,綜合運用中醫理論和現代醫學知識,為每位患者量身定制獨特的治療方案。

更重要的是,廣和中醫減重門診的治療不僅僅局限於體重管理。我們的目標是幫助每一位患者恢復身體的平衡和健康,從而達到全面的健康境界。

在這裡,我們將古老的智慧和現代的需求完美結合,為您提供一個全新、無副作用、且高效的中醫減重解決方案。不管您的需求是什麼,廣和中醫都將為您提供最專業、最人性化的服務。

深入探討中醫埋線是什麼?

中醫埋線是近年來受到廣大群眾喜愛的一種非侵入性治療方式,源於傳統的中醫理論。與常見的針灸療法相似,埋線也是透過特定的穴位來促進身體內部的氣血流通。不同之處在於,埋線使用的是特殊材質的線條,而非針,這些線條會在穴位上停留一段時間,以達到持續調節的效果。

對於希望達到持久效果,或是不喜歡經常接受針灸治療的人來說,埋線是一個極佳的選擇。在美容、減重、緩解疼痛等多方面都有出色的效果。

如何通過特定的穴位埋線後調整身體的氣血流動?

穴位的流動

氣血流通是中醫理論中的核心觀念,而穴位則是氣血流通的通道和門戶。每一個穴位都對應著身體的特定部位或功能。當我們透過針灸或埋線刺激這些穴位時,能夠調節相對應的氣血流動,達到療效。

在埋線治療中,經過專業訓練的中醫師會首先確定需要治療的穴位位置,然後通過專業技巧,將特製的細小線條埋入皮膚下,使其停留在穴位上。這些線條不僅可以持續刺激穴位,還能促使氣血在這些區域內流通,從而達到調節身體機能的效果。

埋線的材料與使用方法

埋線的材料多羊腸線,這些材料在被埋入人體後能夠逐漸被身體分解吸收,安全無副作用。這也意味著埋線的效果會在一段時間後逐漸減弱,需要再次進行治療。

使用方法上,首先需要由廣和中醫減重門中會評估患者的身體狀況和需求,選擇合適的穴位進行治療。埋線的過程相對簡單,通常在短時間內完成,且不會留下明顯的疤痕。埋線後,患者需要注意保持治療部位的清潔,避免劇烈運動,以確保線條在皮膚下固定並發揮效果。

中醫減重門診的重要性

減重不僅是外貌,更多的是健康與品質

當今社會,許多人追求完美的外貌和身材,但真正的減重目的應該是為了健康和生活品質的提高。肥胖不僅影響外觀,更可能導致一系列的健康問題,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關節疾病等。因此,選擇一種安全且有效的減重方法至關重要。近年來,"中醫埋線"作為一種中醫方法,被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是達到減重目標的好方法。

為何選擇中醫的方法來達到減重目標

中醫講求整體調理,注重身體的內外平衡。相對於現代醫學,中醫更加注重預防和根本治療。在減重領域,中醫減重門診中的埋線治療也逐漸受到人們的青睞。透過特定的穴位埋入細小的線條,調節體內的氣血流動,促進新陳代謝,達到減重的效果。此外,埋線還能調節身體的內分泌平衡,提高消化功能,從而達到健康減重的目的。選擇"埋線"作為減重方法,不僅能達到外貌上的改變,更能夠改善身體健康狀況,提高生活品質。

中醫埋線減重與西醫減重的差異性

項目中醫埋線減重西醫減重方法
效果中醫埋線減重主要透過針對特定穴位埋入細小的線條,調整身體的氣血流動以達到減重的效果。這種方法側重於平衡體內的氣血和調整體質,而非單純的減少體重。多數接受治療的人會感覺身體更加輕盈,新陳代謝提高,且減重效果較為自然且持久。西醫減重通常包括藥物治療、手術減重等方法。它們的目的是直接減少體重,效果往往比較快速明顯,但也可能因此帶來一些風險。例如,部分減重藥物可能有心臟等副作用,而手術減重則可能有手術風險。
副作用中醫埋線減重的副作用較少,主要可能出現的是針刺部位的紅腫或稍微疼痛,但這些癥狀通常很快就會消失。由於中醫注重身體的整體平衡,埋線減重往往還能帶來其他的益處,如改善睡眠、增強新陳代謝等。西醫減重方法,尤其是藥物和手術,可能會有更多的副作用。例如,部分減重藥物可能會影響心臟、腎臟等重要器官,導致一些慢性疾病。而手術減重可能會有出血、感染等手術相關的風險,甚至可能需要長時間的康復。
費用廣和中醫的埋線減重費用相對較為親民,因為它不需要使用高價的藥物或進行手術。雖然可能需要多次的治療以達到理想效果,但總體來說,中醫埋線減重是一種較為經濟實惠的方法。西醫減重方法,尤其是手術,通常費用較高。不僅手術本身需要高額的醫療費用,還可能需要支付相關的住院、藥物等其他費用。而減重藥物雖然在短期內可能比較便宜,但長期使用則可能增加總體的費用。

廣和中醫減重門診的特點

中醫埋線的技法重視專業與經驗

在醫療保健領域中,專業和經驗是不可或缺的。一個高水平的診所不僅需要最新的設備和技術,更重要的是有一支經驗豐富、專業的醫療團隊。廣和中醫正是這樣的一家診所。從廣和中醫的醫師資歷、多年的輔導埋線減重經驗,都可以看出其對專業的重視。尋找專業中醫減重門診的診所時,廣和中醫的專業和經驗您值得信賴。

中醫埋線客戶評價與反饋:真實的聲音告訴您診所的實際效果

客戶的評價和反饋是最直接、最真實的對一家診所效果的評判。廣和中醫一直重視客戶的意見和建議,並從中學習和改進。透過社交媒體、評價網站、甚至是直接的口碑推薦,可以發現大多數前往廣和中醫就醫的患者都給予正面的反饋。他們讚賞醫師的專業知識、埋線治療效果,以及親切的服務態度。要真正了解一家診所,除了專業知識和技術外,真實的客戶評價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參考因素。

個體化的中醫減重治療方案,搭配中醫埋線效果更好

醫學治療不是一體適用所有人的。每個人的身體狀況、醫療需求都有所不同,因此需要有個體化的治療方案。廣和中醫明白這一點,他們不會只使用標準化的治療方式,而是根據每位患者的具體情況制定最合適的中醫減重方案,並適時加入埋線的效果。這不僅能夠確保治療效果,還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可能的副作用。這種方法考慮到了患者的整體健康和福祉,是真正的以患者為中心的治療。廣和中醫始終堅信,只有真正了解患者,才能提供最佳的醫療服務。

中醫埋線減重:超越外貌的健康選擇

隨著現代生活節奏的加快,許多人忽視了健康的生活方式,導致肥胖問題逐漸嚴重。減重不僅是追求外貌上的改變,它的真正意義是重新評估和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以達到更好的健康狀態。在這方面,廣和中醫始終堅持健康的觀念,並用專業的知識幫助每位需要的患者。

中醫埋線是近年來受到廣大群眾關注的減重方法。然而,廣和中醫減重門診提供您不僅僅是一種簡單的瘦身方案。更是一種生活方式的優化,通過調整身體的氣血流動,使整體機能恢復到最佳狀態。這種方法不只是追求短暫的效果,更是希望每位患者能夠獲得長期的健康和快樂。

面對繁多的減重方法,我們需要明智地做出選擇。廣和中醫減重門診鼓勵讀者不僅僅追求短暫的外貌改變,更重要的是選擇一種健康、安全且長效的減重方法。每一位想要改變自己的人,都值得得到最好的幫助和支持。廣和中醫希望能夠與你一同努力,迎接更健康、更快樂的未來。

連結網址:https://loseweight.guarhetcm.com/

LINE線上諮詢:https://line.me/R/ti/p/%40209kjjhn

 

當提到「減重」這個課題,大部分的人可能首先會想到的是健身房、飲食控制或是西醫的瘦身療程。然而,「中醫減重」這一古老的療法,在當代仍然擁有許多的擁護者。其原因何在?中醫的理論基礎是平衡與調和,它著重於尋找導致體重增加的根本原因,並通過天然、健康的方法來解決問題。臺中北屯減重診所推薦

「中醫埋線」是近些年來在中醫減重中愈發受到注目的一種技術。這項技術結合了針灸和現代醫學,透過在特定的穴位埋入特殊的線材,從而達到調整身體氣血、促進新陳代謝和減少食慾的效果。多數前往「減重門診」的人們,常因為無法透過傳統的飲食調整或運動來達到理想的體重,而選擇尋求中醫埋線的幫助。與其他療法相比,這項技術極少產生不適或副作用,因此被認為是相對較為安全的減重方法。

然而,減重並不只是靠一種方法便可成功。飲食調整是持續保持健康體重的關鍵。近年來,「不吃澱粉」的飲食方式受到了許多人的追捧。澱粉是碳水化合物的一種,它能夠提供我們能量,但過多的攝取會導致體重增加。減少澱粉的攝取可以幫助身體燃燒儲存的脂肪,從而達到減重的效果。當結合中醫的理論,例如減少濕熱、促進脾胃功能等,這種飲食方式對於減重更加有效。臺中潭子中醫減重門診推薦

至於進行中醫減重療程的人,多數「減重門診」都會建議他們結合飲食調整。中醫埋線能夠促進身體的新陳代謝和調整食慾,而「不吃澱粉」的飲食方式則能夠提供更為健康、均衡的營養攝取,兩者結合,效果將更加明顯。

總結,健康的體重不僅能提高我們的自信心,還能減少許多健康風險。透過中醫的方法,我們可以達到理想的體重,而不需要承受化學藥物或手術帶來的風險。在當今這個追求自然、健康的時代,中醫減重、中醫埋線和不吃澱粉的飲食方式,絕對值得我們深入了解和嘗試。臺中豐原減肥診所推薦

他從小就沉默寡言,他學習不好,人性又十分老實,少不了有同學玩伴欺負他。但他受了委屈更是一聲兒不吭。每天回來,他的臉上身上都帶著傷,問他,總是憨憨地一笑,媽媽心疼得總掉淚。 幼小的我氣不過,心里暗想要替他報仇。 所以,第二天瞅準那些和他一起玩的伙伴們,我便搖搖晃晃地使出吃奶的勁兒捶他們一下,或者拍他們一下,但是我的力量太弱小了,他們都說:“去去一邊去,誰和你穿開襠褲的人玩了?”他慌忙地拉開我,抱住我匆匆地離去。然后飛快地親吻我一下,憨憨地對我笑笑。 七十年代中后期,晉東南的古長平城里,這個曾經埋葬過四十萬趙卒的古城里,有我的童年、他的童年和少年。 不明白父母的工作怎么會那么忙,他們每天都要工作14個鐘頭以上,總是在夜里被夢驚醒時,才發現媽媽的存在的。記憶中,那古老的城北青磚大院里,那狹窄破舊的街道上,那很出名的古長平南大寺廣場中,陪伴我的,只有他。 在我的少女時代以前的歲月,是被他用瘦小的脊背,背起來的。 長平城的名吃“燒豆腐”,那是每個孩子都垂涎三尺的美味,五分錢兩塊。 傍晚的時候他和我坐在門墩等爸媽,胡同口每隔一會兒總要響起“燒豆腐——咧”長長的叫賣聲。我們不迭聲地喊“哎——燒豆腐過來賣吧?” 師傅挑著熱氣騰騰的擔子一晃晃地走來,他細心地幫我挑兩塊看起來最大的“燒豆腐”,放上作料,看著我吃。我小心翼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抿著吃,舌尖都覺得快被香醇的味道溶化了。 他看著我吃,心滿意足地砸砸嘴。長平城盛產紅薯與黃梨,等我吃完燒豆腐,他再帶我到小小的廚房烤紅薯和黃梨吃。 好象在我的印象里,他對一切好吃的東西都沒有感覺,都不太喜歡。但是當十余年后他牽著戀人的手,用他長平口音仍很重的話音向她介紹古長平的時候,一向不善言辭的他居然講訴了很多長平城的生活片斷,最后他說:長平城的“燒豆腐”,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啊! 那個時候,我們早已經離開那幢古城,燒豆腐的余香仍然會在我的夢中飄來,夢醒的時候,總會有深深的恨意,自己怎么會那么笨那么傻,怎么就從來也沒有舉起勺子,喂他吃一口“燒豆腐”呢? 他喜歡放鞭炮,過年的時候,有些孩子們的家長早早地買來鞭炮,而那些孩子們當然是等不及似地將鞭炮放得叮啪作響。 他吭哧吭哧地跟媽媽要求:不要給他準備什么新衣新鞋,只要給他買掛鞭炮就可。然而父親生性拘謹而膽小,最反對孩子們燃放鞭炮,他這么個大人竟然自己也從來不敢放鞭炮。所以我們們過年總是就著別人家的鞭炮聲過年。 他一個人偷偷哭泣,默默地。我很少見他哭過,家庭的拮據和工作的重壓再加上他學習成績的一般,嚴厲的爸爸總是不隔幾天便會訓斥他一番,他都是埋著頭不言語,也從來沒有哭過,可是,那個我有記憶的新年,他躲在廚房里哭了,眼淚成串串地滴落下來,我瞪大眼睛看著他,不明白他流淚的時候怎么會沒有聲音?我哭的時候總是放大嗓門,驚天動地的。 他看到我呆呆地看他,慌忙擦掉了眼淚,將我抱起來,裝作什么事也沒有地笑了。 然后他便去撿別人放完剩下的,掰開后點燃里面殘余的火藥,便有細小的火花崩濺,可是那么多孩子擠在一起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撿到的。 記得七七年以后,大街上歡天喜地的游行伴著幸福的鞭炮聲一天天多了起來。他興奮得小臉紅撲撲地,可是我卻是他的一個大油瓶,他去哪兒,也必須背著我,特別是游行這樣好看的節目,我怎么能放過?他抱著我或者背著我擠在歡樂的人潮里,有時候他能費勁地在臨街的窗臺上擠到一個位置,把我放在那兒,讓我抓住窗條什么的,他守在我的腳邊。人潮涌動中,他必須緊緊守在我的腳邊,他偏離一步,我就大哭大叫。很多小伙伴擠進隊伍里撿了很多鞭炮,有的還有捻子呢!他看得眼紅,不住地跟我說好話,讓我自己在窗臺上呆幾分鐘,他去撿幾個就來,我堅決不同意,哇哇大哭,他氣得眼淚在眼眶里直打轉,卻也舍不得沖我吼一句。 后來他有了自己的兒子,他每年都要早早準備很多花炮給孩子,孩子小的時候,他給孩子放那種沒有響聲的小煙花,孩子快十歲時,他催著兒子去放,哪里知道兒子一撇嘴:“一點意思都沒有的東西,你買這么多干嘛?愛放你放,我還不如打會電子游戲呢!” 那是九九年的臘月二十三的小年夜,晚上,他一個人在院子里,將他買的煙火一一點燃,所有的煙火都此起彼落地絢麗綻放,映紅了他那張已經出落得很英武、但是卻落寞無比的臉。 他十二歲起,承包了家里的挑水擔子,每天放學回家,他第一件事就是挑起水桶去巷口那兒的自來水管排隊挑水,一擔水一分錢,他總是滿滿地挑上一擔,吃力地擔回來,媽心疼他,讓他將水接淺些,他也不言語,照例是大人們挑多滿,他也挑多滿。有一次學校里面組織看電影,他告訴老師說他不去,因為他要早點回家給媽媽擔水,而那次媽媽看見別的孩子都沒有放學,只有他一個人跑回來,以為他逃課,生氣地責問他,他也不解釋,只是吃力地將水缸挑滿。幾天后媽媽才知道錯怪了他,將他攬在懷里傷心地哭了,媽媽說:“孩子,你這樣實誠,長大了會吃虧的,媽媽不放心你啊!” 他卻不好意思地,憨憨地一笑。媽媽長嘆口氣:“唉,兒啊,都說憨人有厚福,但愿吧。”他不說話,居然很認真地點點頭,把媽媽給逗笑了。 他剛當警察的時候,一米八一的身板是他們隊里最挺拔的一個,大家嚷嚷他肯定沒有在家做過苦力活沒挑過擔子,他不吭聲,只是沖著大伙憨憨地一笑。 我讀小學的時候他讀中學。十幾歲的他,身高已經一米七幾了,唇邊開始有了密密的小胡須,也有三兩顆青春痘散落在臉上。忽然間他就象變了個人一樣,再也不去拱泥戲水,再也不是一幅臟猴子的樣,不許我動他的東西,不許我靠在他身上蹭來蹭去,也不再和我嬉戲。但是下雪下雨,看戲看電影,我仍然同往常一樣鐵定了在他的背上,而且常常是迷迷糊糊地在他的背上就睡著了,他的脊背,是世上最安全最溫暖的地方。打小兒,我們從來沒有吵過架,沒有生過氣,他將我的任性蠻橫包容得天衣無縫,就算我現在已有了深愛的男友,但我知道,世上最寵愛我的人,是他。 他不止一次在作文本上和日記本里寫道要當一名光榮的解放軍,他的所有課本上都寫著那句鏗鏘有力的話——好男兒志在四方。 可是媽媽的身體長期不好,肝炎和肺結核折磨得媽媽十分虛弱,曾被醫院下過三回病危通知書。所以他做軍人的愿望只能永遠地停留在作文里了,何況,我還很小,爸爸工作忙,媽媽病倒了,誰來照顧這個家里,他最愛的兩個女人呢? 所以沒有當兵,參加了招工,當了一名光榮的警察。 十九歲的時候我在離家千里的省城讀書,我想家,天天都想,而我最想的人,不是父母,卻是他,怕他在單位里因為老實受不平,怕他不會說話惹妻子不高興,怕他執行任務有什么閃失,怕他不高興不如意怕他過得不好。 剛開學兩個月后,我們在校院里一處偏僻的階梯教室里上課。剛下課,我們看見一輛警車從林蔭路上慢慢地開來,我渾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我有直覺,一定是他,一定,雖然我眼睛近視,看不清楚車輛牌號。我將課本隨手往身邊的同學手里一塞,就奔著警車跑。車停了,他從車上跳了下來,滿臉的疲憊,眼睛布滿血絲,憨憨地沖我笑,什么話也不會說。 一分鐘之后,他上車,離去。后來我才知道,他和同事在太原執行任務,一天一夜沒有睡覺,任務結束后,只有兩個鐘頭的休息時間,之后便要踏上行程,大家全部倒頭就睡,除了著急看我的他。 記得男友從外地第一次上我家門時,他拉著男友去外面吃飯,我以為,他一定會細細囑咐男友一些要好好對待他妹子否則他饒不他的話,誰知男友回來告訴我,他們聊了個海闊天空,沒有一個字提到我。 我說不可能啊?他不可能放心我啊,他那么疼我,再說,他會和人聊天?他一年到頭都是沉默得象個石頭,一年說的話也沒有我一天說得多。 突然間我的喉頭一緊,他什么都不說,是因為愛得我太深,繼而對我的男友,也愛得很深,什么都不需要多說,兩個心貼心的男人在一起,根本就是能夠海闊天空無遮無攔地一醉方休的。 那一天,我在單位,從我們當地電視臺上看到一條勇斗歹徒的消息,看著看著,突然發現里面這個警察的名字怎么這樣熟悉? 啊,這個人,是他,我的哥哥啊!我的一顆心“膨膨”地跳到了嗓子眼,極其緊張地把消息看完,知道他沒有受傷,總算長松了口氣,便慌忙給他打電話。 他淡淡地說:一件平常的工作,怎么會上報紙嘛。 然后,我想,他肯定又是,對著話筒,沖我——他的妹妹,憨憨地一笑。 >>>更多美文:情感美文

那年二月,我的母親,一個將我從鄉村送進城市的老人,在一個寒風凜冽的早晨,終于承受不了歲月的摧殘,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母親走后,時光仿佛按了快進鍵,我突然變得和母親的年齡很接近了。我開始有了一系列的變化,首先是懂人情世故了,以前回到家,很不愿意去走親訪友,對于村子里的一些家長里短客套寒暄總是躲避不及。現在回到家,總是到村子里四處走走,去范滿娭 、來鄧滿娭家看看,用和母親一樣老成溫和的語氣,跟她們說上幾句話,我越來越感知到,我和她們之間的某種關聯、牽掛。 她們都和母親年齡相仿,一同從五湖四海來到下柴市,一同用藕池河水滋潤著她們的親人,并伴著村子老去,她們的模樣也是母親的模樣。范滿娭家,更是每次都要去的,我每次去見她,內心里都涌動著一種儀式感,她的慈愛而溫良的眼睛像藕池河水一樣,能讓我獲得一種力量。 母親在的時候,范滿娭時常來我們家串門。記得有次放學回家,母親和范滿娭坐在那里曬太陽。母親邊聊邊做她的針線活,那時的母親,動作雖然還利索,卻沒有以往精準了。只見母親低著頭,眼睛幾乎要靠到針眼那里去了,無論怎樣對準針眼,那線仿佛在捉弄母親似的,那針也仿佛會動,就是不讓母親把線穿過去。坐在一邊的范滿娭,接過母親的針線,很麻利地穿好線,順手遞給母親,又接著她們天南地北的故事,就像一雙親密的姐妹。 二舅的大女兒金玉,對于母親這個大姑,總是極為尊敬與深愛的。血緣關系從來摻不了假,金玉說起話來嗓門總是高八度,又尖又糙,落到我們這些表弟妹身上,卻陽光一樣溫熱綿軟。金玉來我們家比較勤,一來就灶前屋后尋些活干,大姑大姑地喚著母親,充滿了一種超出親情的敬仰。但是,她的子女多,一直過得很艱難,為了兒女,她像陀螺一樣抽打和壓榨著自己。 有一回,母親切菜時不慎傷了手指,金玉在幫母親包扎傷口的時候,像給嬰兒洗澡般溫柔,一邊包扎,一邊用嘴小心翼翼地吹著氣,我看到她的手在顫抖,兩眼噙著淚水,心疼地問:“大姑,疼不疼?” 那場景、那氣氛,讓我終生難以忘懷。金玉來我們家,還會幫母親洗頭、剪發,她怕傷著母親,總是一點點,一搓一搓的有層次的剪下來,她用她那無比尊敬的手為母親梳妝打扮,讓母親沉浸在她那粗糙而充滿親情的手中。 金玉每年都會打發她的兒女來我們家拜年。她有個女兒叫大妹,大老遠就喊:“姑外婆,姑外婆!”她聲音跟金玉極像,嗓門尖,聲調高,嘴又甜又快,像鳥兒一般,熱情而又聒噪,每逢過年,母親總要多留些菜,說大妹會來送節。大妹是個熱情、勤快的姑娘,一到我們家,便拉著我母親的手問長問暖,母親走到哪,她就跟到哪,母親做飯她就掃地。大妹掃地絕不留死角,那么大的房子,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所以,我時常聽到母親夸大妹能干、懂事。 七八十年代,我們家里窮。每次有客人來,母親的神情都是復雜的,既有欣慰也有無奈,傳統的“親戚不走疏了,朋友不走丟了”的思想,讓她盼望親人常來串串門,而貧窮又讓它害怕客人的到來。所以,母親總是瞻前顧后,將愛層層包裹,那份顫顫巍巍深藏于心的愛,總是還來不及施展,就被現實急得魂都沒了。后來,隨著生活條件改善,親人們來往也近密多,母親的臉上也時常掛著微笑。母親的款款親情,也影響著她的親人們。母親走的時候,我大舅的女兒瑞清從三仙湖趕來,跪在母親棺前,像孩子一樣慟哭,將頭磕得砰砰巨響。 今年四月,我去三仙湖看望瑞清,突然發現她很老了。更令我吃驚的是,她竟長著和母親一樣的臉,周正、方頜、聳鼻,不僅是臉,還有神態、笑容,都與母親驚人的相似,母親將她的臉長在了她娘家侄女的臉上了。她站在門口對我笑,我一陣戰栗,不待開口,淚水便滾落下來。她那寬大而消瘦、黝黑而青筋暴起的雙手握著我的手不放,我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力量,那種力量,來自一個身份如此平凡卑微的親人,來自一個心地如此寬厚善良的親人,我分明感受到一顆愛屋及烏的心,她深愛著我的母親,自然也愛著我。 我走的時候,瑞清拿給了我一袋雞蛋,說:“九滿,這是我一點點心意,雖然很少,你拿著吧,養養身體……”我霎那間被感動了,眼角浸滿了淚水,一時不知說什么好,手里緊緊提著這一份沉甸甸的愛,看著瑞清那雙眼睛,我能從她的眼神里找到天生的悲憫、慈愛和暖暖的親情。 母親走的時候九十四歲。從此,我對所有這個年齡段的老婦人有了深情,走在街上,我總是情不自禁地去觀察她們,關注她們。她們走路的背影,說話的樣子,她們無端讓我覺得親切、慈祥、親近,我有時候會有上前跟她們中的某個人說說話的渴望與沖動,抑或想幫她們做點什么,她們是我陌生的親人,是我活著的母親。 今年四月,我去給母親上墳。我撫摸著立在母親墳前的墓碑,恍惚間,頭發花白、和藹可親的母親看著我,眼里充滿了憐愛之情,又慈祥又溫暖地說:“崽啊,你總算回來了,媽媽想你啊!”一瞬間,濃郁的親情猛地直逼過來,顯得那么強大、那么感動!兩行熱淚止不住奪眶而出,割不斷的親情讓我一下子跪倒在母親的墳前:“媽,九滿回來了!” >>>更多美文:情感散文

趙滿城琢磨著,等到天亮了,這手機一定要換掉,耳不聾眼不花的,還沒到用老年手機的歲數,關鍵是這老年手機不能看新聞,也不能查資料。 提起手機,趙滿城就想起了老楊,氣就不打一處來:整天拿個破手機顯擺,還和我爭論問題,也不看看我是哪年參加革命的,他是哪年參加工作的,別看你老楊比我長一歲,我19歲在四川當鐵道兵那會兒你還在上學,那時候見到我還不得喊我一聲解放軍叔叔啊?你和我討論軍史,那是我高看你一眼了,給你面子了,你不就是一個體育老師嗎?等換了手機看我怎么打擊你的囂張氣焰。 趙滿城翻了個身,惹得老伴嘟囔了一聲,又睡了。 三十六號樓樓下開著一個小超市,年輕的老板會做買賣,為招徠顧客,就在門前搭起了涼棚,放上一張桌子、五六個小凳。去市場買菜回來的大媽到這里歇歇腳,拉家常的工夫把芹菜、豆角收拾干凈了。可不知從啥時候起,這塊陣地被趙滿城和老楊這些老頭子占領了,每天早晨吃完飯他們拎著水杯就下樓了,準時到小超市門前集合,談談上下五千年、海闊天空八萬里。 趙滿城煩老楊整天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見面就對他喊,“趙大學生”來了?“趙大學生”今天早晨吃的啥? “趙大學生”是老楊給趙滿城起的綽號。那天,趙滿城講自己的從軍經歷,說過解放軍是革命大學校這句話。老楊咂著舌兒說,哎呀呀,還大學校,這么說你就是大學生了,當兵三年,頂多算個大專生,不過大專生也是大學生。 趙滿城漲紅著臉辯解,這不是我說的,是毛主席說的。后來趙滿城想想這綽號也不錯,說明自己有文化,愛叫就隨他去吧,反正嘴長在他鼻子底下。 學校放寒假了。那天,社區劉主任帶著幾個小學生過來了,說,孩子們的家長白天都忙工作,你們幾個老同志幫著照看一下,發揮你們的長處,給他們講點正能量的故事。 趙滿城拿劉主任的交代挺當回事,這也是組織上對這些老頭子的信任,做人還得走得端行得正啊。趙滿城立馬給兒子打了電話,讓他在網上尋幾本有關紅軍長征和八路軍抗日的書。兒子爽快地答應了。還說,等老爸學成了,給我們公司的黨員上一回黨課啊。 就在趙滿城躊躇滿志等網購書的這兩天,為孩子們講故事的事被老楊搶了先。71年前,在距這個城市不遠的一個叫塔山的地方,發生了一場阻擊戰,解放軍東北野戰軍第四、第十一縱隊等部在遼沈戰役中,為保障主力奪取錦州,在塔山地區浴血奮戰6晝夜,成功地阻擊住從葫蘆島援錦的兵團。老楊講的就是這段故事。 趙滿城想,老楊有什么資格講塔山阻擊戰的故事?要講也得我趙滿城講,他帶孩子在小廣場跑個圈兒,練練跳高、跳遠還行。 就在趙滿城氣得要走的時候,事情發生了轉機。老楊講,塔山阻擊戰發生在1948年10月1日到5日。趙滿城聽到這里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吼道,老楊,你誤人子弟,你是誰啊?你說提前就提前了,司令部同意嗎?勸你回家好好學習去吧。 老楊向著趙滿城壓壓手,示意讓他坐下,然后掏出手機,鼓搗了一會兒,說,“趙大學生”就是有學問啊,虛心接受批評,剛才我說錯了,塔山阻擊戰發生的正確時間是1948年10月10日,咱們接著講啊。 說心里話,老楊講得還可以,繪聲繪色的,只是有時候趁孩子們提問題或中間休息的時候翻幾下手機。趙滿城湊上前去想看個究竟,老楊把手機擋上說,別把“大學生”脖子抻壞嘍,想看自己買去。趙滿城瞪了他一眼,嗓子眼兒里發出哼的一聲,說,平時不燒香,病時抱佛腳。 趙滿城一起床就撥通了兒子的電話,說明了換手機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講了五六分鐘后,兒子也沒有對是否支持換手機表達意見,仔細聽,話筒里傳來一陣均勻的呼嚕聲,趙滿城剛想發怒,抬頭一看表,才凌晨四點半。兒子強打著精神說,家里有沒用的智能手機,上班路過時送過來。 太陽把小區染成一片紅色。趙滿城站在超市門前,舉著手機,向著樓上喊,老楊,你給我下來! >>>更多美文:情感日志

MM115EE8424GFGSD


台中豐原中醫減肥推薦
台中豐原中醫減重推薦 》減肥新觀念:廣和中醫提倡的不吃澱粉飲食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