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新竹磁磚爆裂翻修排工迅速】 桃園壁磚隆起爆裂高低不平修復 苗栗牆壁磁磚裂開修補推薦
2023/02/02 21:23
瀏覽2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當天氣進入到秋冬轉換之際,氣溫一下熱一下冷,最常聽到一聲💥”碰”💥,磁磚因為熱脹冷縮不是翹起就是爆開,也就是俗稱的”彭共”。

昂睦在這邊提醒大家若發現磁磚有裂縫時,可先敲敲看磁磚表面,若只有一兩塊隆起破裂,進行修復即可,千萬不要這片地板或是牆壁爆光光才後悔莫及🤦‍♀️🤦

一般來說家中地磚隆有四大原因:
1、地磚縫隙尺寸處理不當,磚與磚之間的縫隙太小,就容易引發磁磚層的拱起現象。
2、裝潢的時候,師傅鋪貼磁磚若整平方式偷工減料,也會造成磁磚翹起現象。
3、另外就是在貼地板磁磚時,最初鋪設的水泥地面的品質較差,磁磚的水泥與原來的地面結合度不佳,地磚隆起的問題也是很常見。
4、當氣溫變化劇烈變化時,最容易導致磁磚爆裂,無論任何品牌或是材質的磁磚都會受到熱脹冷縮影響,遇到太大的溫差變化,爆裂的情況時有耳聞。

昂睦提醒各位,若磁磚爆裂面積沒有很大的話,要趕緊找施工團隊敲破切開,否則底下的空氣產生推擠效應,一些不夠牢固的磁磚就會一直被擠壓出來,到時磁磚就像跳舞一樣🤸‍♀🤸,一塊塊隆起,到時修補會非常不容易喔。

要怎麼處理磁磚彭共?

昂睦處理的方式通常有兩種,一種是打掉重鋪,另一種則是局部修復,說明如下:

(一)地板磁磚打掉重鋪

當家裡遇到大面積的磁磚爆裂、隆起,也就是整個地面結構已經被破壞,如果單單只要局部修復,全部重新鋪設雖然會比較花時間、費用高一些

但是打掉重鋪,才能確保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獲得較好的施工水準,這是一個比較安全的作法。

如果選擇全部打掉重做,這麼浩大的工程建議昂睦多年來的經驗豐富,可視家庭需求與我們討論是要改用木紋地板或是一樣鋪設磁磚。

(二)局部修復磁磚

若發現家中磁磚只有輕微裂縫時,可先觀察地板表面,如果只有三到四塊隆起破裂,那麼趕緊進行局部修復即可,否則等到整片澎共,再請地板修繕來處理,那絕對非常劃不來。

昂睦所提供的磁磚修補技術有五大特點👍:

尤其灌注修補工法與傳統泥作工法最大不同在於灌注修補工法不需要敲除磁磚,另外除了方便針頭注射,必須切開磁磚的切割聲外,幾乎沒有噪音跟灰塵

通常只要一兩天時間就能完工,民眾不必搬家拆裝潢,施作費用也最經濟實惠

而且灌注工法最大特點就是不會有水泥,所以施工的時候,不會讓家裡灰塵滿天飛舞,不需要二次清潔

我們的施作案例

局部施工

地板重鋪

臺灣氣候溫差大,有時也有地震,磁磚膨脹爆裂問題時有耳聞,所以平時要觀察磁磚是否有隆起或輕微裂縫的現象,建議就要及早處理與補強

當您有遇到這樣的問題,歡迎加入我們的LINE或是臉書,拍照給昂睦專業施工團隊,讓我們搞定您家中磁磚爆裂的問題喔💪

連絡電話:03-667-0518

公司地址:300新竹市東區東大路二段8號

FJ1548RGRFG165VRGR

地磚使用的時間久了,經常會出現各種問題,那麼地磚爆裂拱起的原因是什麼呢? 桃園地磚凸起翻新推薦

一、地磚爆裂拱起的原因是什麼呢

1、自爆,地磚鋪設的時間久了也會出現自曝,因為室內溫度變化導致瓷磚受到牆體的壓力,時間久了就會自爆。 新竹瓷磚高低不平修復

2、熱脹冷縮,這種情況經常發生在夏季,不同材料的伸縮係數不一樣,牆體的主要材料為鋼筋混凝土,與它比起來瓷磚的伸縮性數要小很多,那麼當溫度變化時,瓷磚幾乎沒有變化,即溫度下降時牆體就會收縮,而瓷磚收縮的很慢,這就會使瓷磚被牆體擠爆。

3、粘合劑品質差,一般鋪貼瓷磚都會拿水泥砂漿為粘貼劑,將水泥與砂漿依照1比1的比例配比,假如配比不恰當,則無法達到需要的粘度,苗栗瓷磚工程收費此外砂子的含土量太高或品質不達標,也會導致粘貼不牢固,從而出現瓷磚空鼓、脫落的情況。

二、瓷磚鋪貼的注意點是什麼呢 桃園瓷磚凸起翻新推薦

1、選購瓷磚時要確保外層包裝上面的各種標識齊全,像是型號、顏色、尺寸等等。

2、同一平面施工的瓷磚型號與尺寸必須統一,否則就會影響到整體的美觀。 桃園牆壁瓷磚裂開高低不平修復

3、鋪貼瓷磚以前需確保牆面平整穩固,因此需對牆面做處理,像是找平、噴水、除雜等等。 桃園地磚凸起破裂翻新推薦

4、鋪貼的時候必須做好各個步驟的檢查與複查,假如是大面積的施工領域,需將它分成幾個小湯圓來檢驗,正常是每50平米當做一個檢查單位。

新竹磁磚凸起破裂高低不平修復小編總結:以上就是地磚爆裂拱起的原因,從上述文章我們可以看出,導致它爆裂拱起的原因主要有三個具體是哪一種?

只要依據自家的實際情況來判斷。我們在處理這種問題時,需依據它的緣由來選擇恰當的方法,這樣才能夠在達到修理目的的同時避免很多麻煩,希望能夠幫到大家。 苗栗貼外牆瓷磚修繕推薦

下雨了別跑,反正前面也是雨  文/劉同  有一種孤獨是其他人都錯了,只有自己對了。  有時候,看見初中、高中、大學的同學們,結婚的結婚,生子的生子,離婚的離婚,再婚的再婚,人生畫出一個又一個看似漂亮又不怎么漂亮的曲線,我心里隱隱也會著急,看不清彼此的賽道,只知道跑過身邊的人多了,多少也會刮起一陣不小的風,風迎面而來,讓人夢醒般清醒。  “你看,她的兒子都會叫爸爸了。”  “你看,他都已經生了兩個小孩了。”  長輩語氣羨慕之余,頗有責備之意,仿如我有生理缺陷而生不出小孩,或者我生的小孩根本學不會叫爸爸似的。剛開始,我找不到理由反駁,是啊,每個人都按照社會的要求結婚生子繁衍后代,為什么我要是個特例呢?后來,經了一些事,讀了一些書,認識了一些人,感受了一些陌生的環境之后,我意識到自己的渺小。一雙眼再使勁地睜大,也看不夠這個世界。而看不夠這個世界的感慨,讓我又時常懷疑自己——我真的懂自己要什么嗎?在這樣的疑問中,我總是日復一日地盡可能地了解自己。  后來再遇見那些曾我讓心慌意亂差點迷失人生旅途的人,我也會想:他們還未讓自己的人生充分發揮能量,就繁衍給了下一代,下一代未充分了解這個世界,也許又要養育下一代,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這樣的人生不是自己的,也沒有他人為你負責,沒有軌道,飄浮也沒有方向,硬要做一個比喻的話——“真是太空垃圾一般的人生啊”。我知道我只是在安慰自己,但確實有效。  我和響哥對“三十而立”持有同樣的觀點,認為在當下而立之年大可再延10年,40歲知道自己在哪里、要干嗎、什么樣的人值得交往,也不算晚。  所以,一切都來得及,不用那么著急往前趕。越是著急,越是什么都做不好。  從高中到大學,到參加工作,幾乎每一年我都會萌發一次要從頭學習英語的念頭。我告訴自己,一個月就要學會會話,三個月就要能獨自去國外旅行,在這個過程中遭遇挫折,覺得自己不行,次次都放棄。  放棄是一件容易的事,心一動,力一卸,頓時就輕松了。但放棄最壞的結果便是重燃斗志的可能性為零。一件事可以暫時不做,但不要徹底放棄,那很容易導致從內心否定自己。  正由于我在學英語這件事上總是半途而廢,導致我對自己的能力產生了懷疑,所以我決意要找一個真正能堅持下去的事情,以證明自己并不是一個會隨便放棄的人。32歲的時候,我決定選擇堅持運動健身。  為了不在運動這件事情上摔倒,我開始思考如何克服“放棄”這個惡習。跑步機需要跑20分鐘,到第12分鐘的時候完全堅持不下去,我就在心里默默地念叨:“如果堅持不到20分鐘,我負責的節目就會被公司停掉。”為了不讓自己的節目被停掉,我就努力、使勁、崩潰、喘大氣、死也不放棄地朝20分鐘的光亮處奔跑,越過最后一秒時,我長舒了一口氣,告自己:“你救了《中國娛樂報道》,你救了那群特別拼命工作的小伙伴,你真是人民的英雄啊,你太有毅力了,必須給你點個zan!”(如果旁邊有人留意到我微笑謙遜的表情,一定覺得我傻爆了……)  后來就發展到:  舉杠鈴舉不到20下,我就默念:“舉不到20下,下一本書銷量就會很差!”然后就會舉25下,最后代表出版社感謝自己創造的銷量奇跡。  做俯臥撐一次做不到50下,我就默念:“做不到50下,今年的感情注定不順遂!”然后一口氣做55下,遙望遠方,zan美自己的感情也太一馬平川了。  我總是設定標準去挑戰自己最不能接受的結局,然后死扛。  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年……漸漸地,我從每年都浪費一張健身卡,到現在一周不去三次健身房就不自在,同事問:“為什么你能堅持下來呢?”  我覺得也沒什么別的方法,就是前幾次你特別認真地練習,然后就能看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付出有了回報,自然就有了信心。信心若是持續,必定會得到他人的肯定,他人的肯定最終會成為驚喜。只不過太多人,看到好處才付出,他們不知道,大部分事情都是付出了才會看到好處。  有人說有結果的付出叫付出,沒結果的付出叫代價。其實人在年輕的時候無論有沒有結果,都要去付出,除此之外好像也沒有什么別的選擇。  因為知道了不要盲目只追求結果,所以變得開始不著急,把所有的著眼點都放在了每一次的當下,只有對自己的每一次行動負責,才會收獲一個美好的結果。  堂弟今年大三,老師把全班同學分成了8個小組,年度成績按小組作業來進行評定。堂弟常常跟我抱怨他們小組的成員非常不認真,非常怕麻煩,只想把作業完成就好,根本就不去思考如何做得更好。一開始我只是覺得他在抱怨,于是附和幾句權當安慰,后來發現他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于是我就問他:“你們班有人能和你一起討論作業嗎?特有想法的那種。”他說:“我不知道,好像有一個。”我便說:“你都已經大三了,還沒有在班上找到一個志同道合的同學,老師分組的時候你也就隨波逐流,沒有爭取自己要和誰結成小組。你和一群不認真的同學結伴,不是那些同學的問題,而是你的問題,是你讓自己落到今天這個局面的。”堂弟本想再爭論幾句,可他想了想,好像確實是這么回事。不要抱怨自己的環境有多差,如果你準備充分且有預判的話,就不會被置于這樣的環境中。  因為不在意過去的每一次機會,所以才會對自己未來要走的路沒有任何規劃,最后走到了死胡同不能怪胡同結構太差,只能怪自己來的時候,沒有拿著地圖選擇好哪條是正確的路。  記得小學時在操場上玩,突然天降大雨,所有人都發了瘋似的朝教室里跑,然后阿偉在后面說了一句:“跑也沒用,反正前面也全是雨。”然后我就停了下來,和他一起走回了教室。  后來遇見一些事,我知道躲也沒用,跑也沒用,心情不好沒用,抱怨也沒用,不如干脆安下心來,慢慢地走在雨中,看每一滴雨掉下來的樣子,打在身上的樣子,濺到泥土的樣子,聞聞真正的雨的味道。  現在也是,每當很焦慮時,我就會想起阿偉說:“跑也沒用,反正前面也全是雨。”于是釋然,微笑。做好當下每一件事,自然就會雨過天晴。  33歲的我,看見比我小12歲的同事也開始實習了,心里的感受甚是奇妙。一方面覺得自己是長輩了,要成熟、穩重、威嚴;另一方面又把他們當成同齡人,想說什么就說什么。人之所以會變老,并不是外界給了你多大的壓力,給你再多的壓力,你無所謂的話也是百毒不侵的。但只要自己有一點妥協,一切就會慢慢改變了。人都是被自己弄垮的,這句話還真是沒錯。 誰都有雨天沒傘的時候…… 如果兔子都在拼命奔跑,是什么給了作為烏龜的你前進的動力? 輸在起跑線,怕什么?贏在終點就是了分頁:123

史鐵生:看電影  我和八子一起去的那家影院,叫“交道口影院”。小時候,我家附近,方圓五、六里內,只這一家影院。此生我看過的電影,多半是在那兒看的。  “上哪兒呀,您?”“交道口。”或者:“您這是干嘛去?”“交道口。”在我家那一帶,這樣的問答已經足夠了,不單問者已經明白,聽見的人便都知道,被問者是去看電影的。所以,在我童年一度的印象里,交道口和電影院是同義的。記得有一回在街上,一個人問我:“小孩兒,交道口怎么走?”我指給他:“往前再往右,一座灰樓。”“灰樓?”那人不解。我說:“寫著呢,老遠就能看見--交道口影院。”那人笑了:“影院干嘛?我去交道口!交道口,知道不?”這下輪到我發懵了。那人著急:“好吧好吧,交道口影院,怎么走?”我再給他指一遍;心說這不結了,你知道還是我知道?但也就在這時,我忽然醒悟:那電影院是因地處交道口而得名。  八十年代末這家電影院拆了。這差不多能算一個時代的結束,從此我很少看電影了,一是票價忽然昂貴,二是有了錄象和光盤,動聽的說法是“家庭影院”。  但我還是懷念“交道口”,那是我的電影啟蒙地。我平生看過的第一部電影是《神秘的旅伴》,片名是后來母親告訴我的。我只記得一個漂亮的女人總在銀幕上顛簸,神色慌張,其身型時而非常之大,以至大出銀幕,時而又非常之小,小到看不清她的臉。此外就只是些破碎的光影,幾張晃動的、丑陋的臉。我仰頭看得勞累,大約是太近銀幕之故。散場時母親見我還睜著眼,抱起我,竟有驕傲的表情流露。回到家,她跟奶奶說:“這孩子會看電影了,一點兒都沒睡。”我卻深以為憾:那兒也能睡嗎,怎不早說?奶奶問我:“都看見什么了?”我轉而問母親:“有人要抓那女的?”母親大喜過望:“對呀!壞人要害小黎英。”我說:“小黎英長得真好看。”奶奶撫掌大笑道:“就怕這孩子長大了沒別的出息。”  通往交道口的路,永遠是一條快樂的路。那時的北京藍天白云,細長的小街上一半是灰暗錯落的屋影,一半是安閑明澈的陽光。一票在手有如節日,幾個伙伴相約一路,可以玩彈球兒,可以玩“騎馬打仗”。還可在沿途的老墻和院門上用粉筆畫一條連續的波浪,碰上院門開著,便站到門旁的石墩上去,踮著腳尖讓那波浪越過門楣,務使其毫不間斷。倘若敞開的院門里均無怒吼和隨后的追捕,這波浪便可一直能畫到影院的臺階上。  坐在臺階上,等候影院開門,錢多的更可以買一根冰棍驕傲地嘬。大家瞪著眼看他和他的冰棍,看那冰棍迅速地小下去,必有人忍無可忍,說:“喂,開咱一口。”開者嘬也,你就要給他嘬上一口。繼續又有人說了:“也開咱一口。”你當然還要給,快樂的日子里做人不能太小氣。大家在燦爛的陽光下坐成一排,舒心地等候,小心地嘬--這樣的時刻似乎人人都有責任感,誰也不忍一口嘬去太多。  有部反特片,《徐秋穎案件》,甚是難忘。那是我頭一回看露天電影,就在我們小學的操場上。票價二分,故所有的孩子都得到了家長的贊助。晚霞未落,孩子們便一群一伙地出發了,扛個小板凳,或沿途撿兩塊磚頭,希望早早去占個好位置。天黑時,白色的銀幕升起來,就掛在操場中央,月亮下面。幕前幕后都坐滿了人。有一首流行歌曲懷念過這樣的情景,其中一句大意是:如今再也看不到銀幕背后的電影了。  那個電影著實陰森可怖,音樂一驚一乍地令人毛骨悚然,黑白的光影里總好象暗伏殺機。尤其是一個漂亮女人(后來才知是特務),舉止溫文爾雅,卻怎么一顰一笑總顯得猶疑,警惕?影片演到一半,夜風忽起,銀幕飄飄抖抖更讓人難料兇吉。我身上一陣陣地冷,想看又怕看,怕看但還是看著。四周樹影沙沙,幕邊云移月走,劇中的危懼融入夜空,仿佛滿天都是兇險,風中處處陰謀。  好不容易挨到散場,八子又有建議:“咱玩抓特務吧。”我想回家。八子說不行,人少了怎么玩?月光清清亮亮,操場上只剩了幾個放電影的人在收起銀幕。誰當特務呢?白天會搶著當的,這會兒沒人爭取。特務必須獨往獨來,天黑得透,一個人還是怕。耗子最先有了主意:“瞧,那老頭!”八子順著她的手指看:“那老頭?行,就是他!”小不點說:“沒錯兒,我早注意他了,電影完了他干嘛還不走?”那無辜的老頭蹲在小樹林邊的暗影里抽煙,面目不清,煙火時明時暗。虎子說:“老東西正發暗號呢!”八子壓低聲音:“瞧瞧去,接暗號的是什么人?”一隊人馬便潛入小樹林。八子說:“這哪兒行?散開!”于是散開,有的貼著墻根走,有的在地上匍匐,有的隱蔽在樹后;吹一聲口哨或學一聲蛐蛐叫,保持聯絡。四處燈光不少,難說哪一盞與老頭有關,如此看來就先包圍了他再說吧。四面合圍,一齊收緊,逼近那“老東西”。小不點眼尖,最先嗤嗤地笑起來:“虎子,那是你爺爺!”  幾十年后我偶然在報紙上讀到,《徐秋穎案件》是根據了一個真實故事,但“徐秋穎”跟虎子他爺爺那夜的遭遇一樣,是個冤案。  模仿電影里的行動,是一切童年必有的樂事。比如現在的電影,多有拳爭武斗,孩子們一招一式地學來,個個都像一方幫主。幾十年前的電影呢,無非是打仗的,反特的,潛入敵營去偵察的;槍林彈雨,出生入死,嚴刑拷打,寧死不屈,最后必是勝利大反攻,咱的炮火憤怒而且猛烈,殲敵無數。因而,曾有一代少年由衷地向往那樣的烽火硝煙。(“首長,讓我們上前線吧,都快把人憋死了!”“怎么,著急了?放心,有你們的仗打。”)是呀,打死敵人你就是英雄,被敵人打死你就還是英雄,這可是多么值得!故而沖鋒號一響,銀幕上炮火橫飛--一批年輕人撂倒了另一批年輕人,一些被懷念的戀人消滅了另一些被懷念的戀人--場內立刻一片歡騰。是嘛,少男少女們花錢買票是為什么來的?開心,興奮,自由歡叫,激情涌泄。這讓我想通了如今的“追星族”。少年狂熱古今無異,給他個偶像他就發燒,終于燒到哪兒去就不好說。比如我們這一代,忽然間就燒進了文化大革命。  文化革命了,造反了,大批判了,電影是沒的看了,電影院全關張了,電影統統地有問題了。電影廠也不再神秘,敞開大門,有請各位幫忙造反。有一回去北影看大字報,發現昔日的偶像都成了“黑幫”,看來看去心里怪怪的。“黃世仁”和“穆仁智”一類倒也罷了,可“洪常青”和“許云峰”等等怎么回事?一旦彎在臺上挨斗,可還是那般大義凜然?明白明白,要把演員和角色擇開,但是明白歸明白,心里還是怪怪的。  電影院關張了幾年,忽有好消息傳來:要演《列寧在十月》了,要演《列寧在一九一八》了。阿芙樂爾號的炮聲又響了,這一回給咱送來了什么?人們一遍遍地看(否則看啥),一遍遍復習里面的臺詞(久疏幽默),一遍遍欣賞其中的芭蕾舞片斷(多短的裙子和多美的其他),一遍遍凝神屏氣看瓦西里夫婦親吻(這兩口子膽兒可真大)。在我的印象里,就從這時,國人的審美立場發生著動搖,竭力在炮火狼煙中拾撿溫情,在一個執意不肯忘記仇恨的年代里思慕著愛戀。  《艷陽天》是停頓了若干后中國的第一部國產片。該片上演時我已坐上輪椅,而且正打算寫點什么。票很難買,電影院門前徹夜有人排隊。托了人,總算買到一張票,我記得清楚,是早場5點多的,其它場次要有更強大的“后門”。  還是交道口,還是那條路,沿途的老墻上仍有粉筆畫的波浪,真可謂代代相傳。一夜大雪未停,事先已探知手搖車不準入場,母親便推著那輛自制的輪椅送我去。那是我的第一輛輪椅,是父親淘換了幾根鋼管回來求人給焊的,結構不很合理,前輪總不大靈活。雪花紛紛地還在飛舞,在昏黃的路燈下仿佛一群飛蛾。路上的雪凍成了一道道冰棱子,母親推得沉重,但母親心里快樂。(因為那是一條永遠快樂的路嗎?)母親知道我正打算寫點什么,又知道我跟長影的一位導演有著通信,所以她覺得推我去看這電影是非常必要的,是一件大事。怎樣的大事呢?我們一起在那條快樂的雪路上跋涉時,誰也沒有把握,惟蒙眬地都懷著希望。她把我推進電影院,安頓好,然后回家。謝天謝地她不必在外面等我,命運總算有憐恤她的時候--交道口離我家不遠,她只需送我來,只需再接我回去。  再過幾年,有了所謂“內部電影”。據說這類電影“四人邦”時就有,惟內部得更為嚴格。現在略有松動。初時百姓不知,見夜色中開來些大、小轎車,紛紛在劇場前就位,跳出來的人們神態莊重,黑壓壓地步入劇場,百姓還以為是開什么要緊的會。內部者,即級別夠高、立場夠穩、批判能力夠強、為各種顏色都難毒倒的一類。再就是內部的內部,比如老婆,又比如好友。影片嘛,東洋西洋的都有,據說運氣好還能撞上半裸或全裸的女人。據說又有潔版和全版之分,這要視內部的級別高低而定。然而沒有不透風的墻呀--檢票員不得已而是外部,放映員沒辦法也得是外部,可外部難免也有其內部,比如老婆,又比如好友。如此一算,全國人民就都有機會當一、兩回內部,消息于是不徑而走。再有這類放映時,劇場前就比較沸騰,比較火爆,也不知從哪兒涌出來這么多的內部和外部!廣大青年們尤其想:裸體!難道不是我們看了比你們看了更有作用?有那么一段不太長久的時期,一張內部電影票,便是身份或者本領的證明。  “內部電影”風風火火了一陣子之后,有人也送了我一張票。“啥名兒?”“沒準兒,反正是內部的。”無風的夏夜,樹葉不動,我搖了輪椅去看平生的第一回內部電影。從雍和宮到那個內部禮堂,搖了一個多鐘頭,沿街都是乘涼的人群。那時我身體真好,再搖個把鐘頭也行。然而那禮堂的臺階卻高,十好幾層,我喘吁吁地停車階下,仰望階上,心知兇多吉少。但既然來了,便硬著頭皮喊那個檢票人--請他從臺階上下來,求他幫忙想想辦法讓我進去。檢票人聽了半天,跑回去叫來一個領導。領導看看我:“下不來?”我說是。領導轉身就走,甩下一句話:“公安局有規定,任何車輛不準入內。”倒是那個檢票人不時向我投來抱歉的目光。我沒做太多爭取。我不想多做爭辯。這樣的事已不止十回,智力正常如我者早有預料。只不過碰碰運氣。若非內部電影,我也不會跑這么遠來碰運氣。不過呢,來一趟也好,家里更是悶熱難熬。況且還能看看內部電影之盛況,以往只是聽說。這算不算體驗生活?算不算深入實際?我退到路邊,買根冰棍坐在樹影里瞧。于是想念起交道口,那兒的人都認識我了,見我來了就打開太平門任我驅車直入——太平門前沒有臺階。可惜那兒也沒有內部電影,那兒是外部。那兒新來了個小伙子,姓項,那兒的人都叫他小項。奇怪小項怎么頭一回見我就說:“嘿哥們兒,也寫部電影吧,咱們瞧瞧。”  小項不知現在何方。  小項猜對了。小項那樣說的時候,我正在寫一個電影劇本。那完全是因為柳青的鼓勵。柳青,就是長影那個導演。第一次她來看我就對我說:“干嘛你不寫點什么?”她說中了我的心思,但是電影,誰都能寫嗎?以后柳青常來看我,三番五次地總對我說:“小說,或者電影,我看你真的應該寫點什么。”既然一位專業人士對我有如此信心,我便悄悄地開始寫了。既然對我有如此信心的是一位導演,我便從電影劇本開始。尤其那時,我正在一場不可能成功的戀愛中投注著全部熱情,我想我必得做一個有為的青年。尤其我曾(www.lz13.cn)愛戀著的人,也對我抱著同樣的信心--“真的,你一定行”--我便沒日沒夜地滿腦子都是劇本了。那時母親已經不在,通往交道口的路上,經常就有一對暫時的戀人并步而行(其實是腳步與車輪)。暫時,是明確的,而暫時的原因,有必要深藏不露--不告訴別人,也避免告訴自己。但是暫時,只說明時間,不說明品質,在陽光燦爛的那條快樂的路上,在雨雪之中的那家影院的門廊下,愛戀,因其暫時而更珍貴。在幽暗的劇場里他們挨得很緊,看那輝煌的銀幕時,他們復習著一致的夢想:有一天,在那兒,銀幕上,編劇二字之后,“是你的名字”--她說;“是呀但愿”--我想。  然而,終于這一天到來之時,時間已經遠遠地超過了暫時。我獨自看那“編劇”后面的三個字,早已懂得:有為,與愛情,原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領域。但暫時,亦可在心中長久,而寫作,卻永遠地不能與愛情無關。   史鐵生作品_史鐵生散文集 史鐵生:我與地壇 史鐵生:秋天的懷念分頁:123

做個有趣的人,比一切優秀都重要  文/陶瓷兔子  “我就是想不通,他到底為什么喜歡她不喜歡我…”茉莉小姐擦掉一滴顫巍巍欲墜的眼淚,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馬卡龍,”我真寧愿他最后選擇的是個比我強的人,至少讓我輸的心服口服啊。現在這算什么?算他瞎了眼還是她走了狗屎運?”  我們看著她的忿忿不平會心一瞥,想起她倒追男神三年未果的苦戀,如今被他人一朝輕輕松松摘了去的不甘和失落,便立刻寬容了她那不饒人的刻薄。  茉莉小姐惡毒地伸出纖纖玉指“那女生大概有這么高”她指指自己的肩膀,“大概有這么壯”她比劃出兩倍的腰圍。“滿臉都是雙下巴!長得一點也不美,也沒覺得有多聰明伶俐”,她白眼三連翻得像是背過氣去“連王國維是清代人都不知道,還以為是跟周國平一個年代的人,真是貽笑大方。”  她痛快地吐槽一通得出結論“這個女生跟他在一起,肯定是那種卑躬屈膝俯首帖耳逆來順受的類型,所以鮮花才總是插在牛糞上。”  “所以啊…你也要趕快去找自己的牛糞。”我打趣她。  “我才不屑跟那些人在一起呢”茉莉小姐嫌惡地撇撇嘴“整天就知道討論工作,吃喝玩樂和球賽游戲,我喜歡的人一定要有深度,可以談人生談未來談文學的靈魂伴侶。”她眨一眨明亮的杏仁眼“每天跟公司那些男的一個桌上吃飯聽他們聊天,我都自己在玩手機,他們一個小時聊天的資訊還沒我刷十分鐘知乎獲得的長進多。”  拋開失戀之后突如其來的刻薄和怨毒不算,茉莉小姐確實是個內外兼修的優秀美人,就憑她化完妝活像年輕時候的邱淑貞的模樣,和一雙大長腿一副馬甲線就足以勝過絕大多數的同性,偏偏好皮囊下生了一副玲瓏心,自學著兩門外語會插花懂茶藝好讀書,又沒有公主病和玻璃心。  我看著她裊裊婷婷消失在暮色中的背影,都覺得有點遺憾,果然愛情這東西全憑感覺,跟個人是否優秀根本無關。  見到茉莉小姐的“情敵”,則是在朋友力邀的一次登山活動中。在車上的時候我正好坐在她前面,出于好奇忍不住偷偷回頭多看了幾眼,雖不像茉莉小姐描述的那么面如無鹽,可絕對也是個掉進人堆就找不到的姑娘。  她并不是那種活躍又熱情的自來熟,在發起人要求大家自我介紹的時候甚至有一點靦腆,也并不是那種心細如發體貼入微的性格,車子剛剛開動她就發現忘記了帶水壺,伸手去接鄰座遞來的紙巾時也毫無意外的狠狠碰撞了男神的頭。  我有一點點理解了茉莉小姐的不甘心,腦海中全是她的大白眼“至少讓我輸的心服口服啊…”  車上的人很快開始熱絡起來聊天,最初永遠是女同胞在聊八卦,某位歌手吸毒某位影星公布戀愛誰誰誰愛了誰誰誰,一會變成男人們在討論球賽,某位明星某個賽季更看好誰。都是茉莉小姐最不屑一顧的“淺薄”話題,那姑娘卻聊得饒有趣味,看得出并不是某個領域行家,卻能適時地蹦出一點冷幽默讓講話的人不必冷場。  當我們都爬得精疲力盡的時候路過一條小溪,她歡呼一聲連蹦帶跳地跑過去,一步沒站穩立刻絆了一個姿勢毫不優美的趔趄,然后回頭對著他不好意思的扮個鬼臉,蹲在小溪邊一邊撩著水一邊哼著歌。我立刻腦補出茉莉小姐那一貫優雅從容的身姿,和她對大街上拉著手蹦跳的中學女生那句評價“幼稚,一點都不端莊。”  那姑娘抬起頭來的時候,大家都一樂,她不知從哪里拾到了幾粒紅透的楓葉種子,撕開貼在了鼻子上,配上她折疊成牛角狀的青灰色帽子和故意做出的兇狠表情,遠看上去像極了牛魔王。  燒烤時她像男人一樣隨意地蹲著,一邊幫忙點火,一邊笑嘻嘻地回過頭跟別人聊著世界十大馬桶的排名,那笑臉在陽光下近乎透明,莫名其妙地,就讓人忽然有一種感受到生命力的感覺,澎湃又簡單,愉悅又輕松。  這樣的感覺是茉莉小姐不會讓人有的,她永遠都正襟危坐,永遠都掛著標準笑容維持著優雅的身姿,永遠都不會蹲在溪邊玩水,喜歡討論的是黑澤明的電影,阿西莫夫的科幻和黃碧華的小說,她從來不屑俯就那些吃喝拉撒睡的世俗話題,也從未惡搞過自己去娛樂任何人。  秋日的月亮讓人覺得美,接地氣的烤紅薯卻讓人覺得快樂。  真心話大冒險的時間,有人問男神“說說你為什么喜歡XX。”男神毫不猶豫地回答“因為她是個有趣的人,跟她在一起,不會壓抑也不會覺得無聊。”  姑娘在一邊羞紅了臉揶揄他“這樣啊,我還以為是你覺得我美呢。”  引起一片善意地哄笑“你美,有趣的姑娘最美麗。”  你有沒有覺得,有趣要比優秀更難?  做個優秀的人要靠著一股拼勁一腔好強和一副好頭腦,而做一個有趣的人,卻需要一副赤子般的熱心腸。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可能為你的優秀而略微屈服,卻從不會因為你的赤子心腸讓出一條路來,所以帶上盔甲永遠比坦誠待人容易,相信和接納永遠都比懷疑與拒絕更困難。  你從來被教導要去做個優秀的人,要內外兼修要腹有詩書要儀態萬方,可從沒有人教過你,要去做一個有趣的人和如何去做一個有趣的人,將這無趣的世界活成自己的游樂場。  我曾經在少年宮的門外見過一個少年,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年齡,背著小提琴包的身影挺拔得像是小白楊,可皺著眉頭的神情像是個看穿紅塵萬念俱灰的老頭,遠處的草地上兩只小狗在撒歡打鬧,十分憨態可掬,他停下腳步站在那兒看著,飛快而短暫地笑了一下露出一點年輕人的朝氣,一瞬間笑容斂去,又像是怕被什么東西抓住一般低下頭匆匆趕路。  他長大以后,應該會成為一個很優秀的人吧,我猜,世人眼光中有才多金的青年才俊。可是大概,他永遠也不會成為那個有趣的人吧。像茉莉小姐一樣,優秀著無趣著孤獨著,在尋找另外一個優秀而無聊的靈魂。  他們大多半的生命力,都早已耗盡在每天維持成熟優秀的外在和與懶散幼稚內心的死磕搏斗中,沒有余力愛自己,也沒有能力將自己的生命力打通流動給他人。  你可以努力,可以嚴肅,可以內向,可以以一千一萬種方式做個優秀的人,但是請千萬不要舍棄自己的有趣。  對一切未知報以好奇,對一切不同持以尊重。去接納并且喜歡自己,不再遮掩任何歡愉,尷尬,羞澀與失落,去做一些接地氣的事情,讓自己用心去喜悅,而不是表情。然后用你澎湃的生命力去喚醒另一個人。  你只有成為一個有趣的人,才能遇到另一個有趣的人。  因為有趣,就是人生中最高程度的優秀啊。 交際處世有訣竅,這些方面很重要 關于結婚,這20個問題比婚房重要一萬倍! 這才是愛情里最重要的事分頁:123


新竹磁磚凸起收費
【苗栗瓷磚爆裂翻修價格公道】 桃園壁磚隆起破裂翻修推薦 桃園磁磚空心隆起翻新推薦
全站分類:創作 電玩動漫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