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市場經濟真義──別人交易,干你啥事
2022/10/03 12:40
瀏覽2,245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之前同婚團體鼓吹讓同婚入民法的時候,使用了「別人結婚,干你啥事」這個宣傳詞。不過同婚團體顯然並不是要廢除法律定義婚姻的權力──相反的,他們是希望現在不被允許入法的婚姻形式都被列入法律管理(有些人認為是保護啦,不過法律真的能保護婚姻就不會有人離婚了)。

當我們把婚姻兩字從所有的法律裡面拿掉,你要跟誰結婚,只要對方同意,兩個人自己去舉行甚至不用舉行儀式就好,根本無需別人或是法律同意,這才是真的「別人結婚,干你啥事」。而市場經濟的真義就是這樣:交易只和買賣兩方有關──別人交易,干你啥事。

市場經濟龍隊vs.計畫經濟虎隊……打職棒喔?

就20世紀在政治的場域來說,左派認為自己已經掌握社會運行的真理,只要利用這個真理發展成政策後實行,就可以拯救人類、打造人間烏托邦。既然已經知道最好的世界樣貌是怎樣的,當然可以針對此作出計畫,所以左派主張計畫經濟。

以海耶克為代表的一方,認為人類並非全知全能,有太多因素和資訊是人類沒辦法掌握的,經濟計畫會因為這些訊息的損失,因「差之毫釐、失之千里」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海耶克認為市場是一個大數據收集機制(當然那個時代沒這種講法,但這樣講可以讓大家更了解這個道理),讓供給和需求借此調節,造成效率。

看完前面短短的敘述,「很多」人(事實上這個「很多」是真的很多,甚至包括說自己主張市場經濟的人)就會腦補出一個味全龍計畫經濟隊對上富邦悍將市場經濟隊的景象,然後覺得計畫經濟隊是由偉大的領袖和為國為民的共產黨做出經濟決定,而市場經濟隊是由「市場」做出經濟決定。

這種把市場經濟和計畫經濟之爭,看成幫派對決的概念,會讓人忽然冒出「不能完全交給市場決定」這種奇怪的論調,在經濟上以政治力介入就是計畫,少稅是一種計畫(降稅還錢於民,讓民眾自己決定錢要怎麼用促成經濟效率,當然是一種「計畫」啊)、多稅是另一種計畫,把所有人的所有錢扒得一毛不剩的共產制度還是一種計畫。把少稅當成一種市場經濟和計畫經濟的中庸之道,其實不過是誤把市場經濟和計畫經濟之爭當成幫派對決,叫大家不要單壓某一邊的思維而已。

「市場」並不是一個類似計畫經濟英明偉大領導的存在

錯了錯了,市場經濟的市場,並不是一個類似計畫經濟英明偉大領導的存在,指導決定經濟應該怎麼走,事實上在市場經濟裡面,做決定的一直是交易的兩造,無數的兩造交易累積起來的訊息,就變成市場訊號,但市場訊號仍不是做經濟決定的存在,做決定的還是交易的兩造。

市場經濟和計畫經濟的差異,並不是味全龍對富邦悍將一邊穿紅的、一邊就要穿藍的,一邊覺得房子太貴,一邊就要說房子其實不貴。真正市場經濟者對房價的評價應該是,買的人覺得划算就好,不甘其他人的事。

市場經濟不是另一種計畫經濟,而是「無計畫」,但「無」不管在宗教、在哲學、在玄學、在數學上都是極為難懂的概念,只是為了讓大家懂甚至讓大家追隨而「化無為有」,就再也不是市場經濟講的東西了。

所以走市場經濟的國家政府到底要怎麼做?簡單說政府對於民眾交易的責任,就在於讓這些交易完成,避免其中有詐騙的情況出現,而為了完成這個執法任務,當執法難度高的時候收的手續費(稅)就要高一些,執法難度低的時候手續費就要收少一點,把稅完全當成是一種提供服務的收費,不把稅當成一種政策工具才不是計畫經濟。

看到這邊頭如果還沒暈,那要繼續講了哦。

左派的核心──認為世界上有完美制度

左派認為自己已經掌握社會運行的真理,反映到政治上,就是運用某種權力工具,想辦法讓這個烏托邦成真,這個權力工具可以是蘇維埃,可以是民主集中制,可以是像紅太陽的毛主席,可以是要讓民族再興的習主席。事實上你觀察中共從成立到現在,使用的組織制度一變再變,覺得左派是主張某一種政治制度,所以我要主張另一種政治制度才不是左派,這是完全錯誤的理解。

事實上認為有一套完美的制度,在全球任何一個角落實行都很完美的想法,才是左派的核心。目前的左派認為中央集權、菁英領導就是這套完美制度。所以有些人從歷史堆裡挖出一些垃圾,然後宣稱封建分權、土豪領導才是最佳體制,認為這就是反左之道。

錯了錯了,當你認為封建制(不管這套封建制度根本不是歷史上實行的那個東西)是最佳體制的時候,其實你就變成一個左派了(喔喔)。原因很簡單,因為目前人類社會很明顯不是封建制度,甚至也沒哪個國家還在施行封建制度,你今天主張封建制是完美的制度,那要不要人類社會全部都改封建制,如果答案是要的話,那不就是「革命」,不就是左派?

有人會認為自己主張的制度不完美?有,而且很多哦

哪有人覺得自己提倡的體制不完美,那不就人人都是左派?喔喔,不是哦,歷史上可是有很多政治工作或是政治研究者,早接受不是全知全能的人類是不可能創造出完美制度。

這些人有些主張政制很難完美,必須不斷迎合環境時代的變化修修補補,這種修補的工程永遠不會結束,因為沒有完美的存在,而修補的方向應該因應現在所需,而不是幻想未來會有什麼問題預先去對假想的問題做因應,因為你沒有預知能力,那些想像出來的問題有很大機會根本不會出現。

有些人主張現在的體制如果看不出有什麼立即的危害,就放著不要去動它,等真的有問題在說。

有些人則認為體制完不完美根本無關緊要,只要改變可以獲得比現在還好的成果,或者不改變很明顯就會完蛋,就值得去做改變。

還有些人認為政治體制根本沒有好壞、沒有良善之分,一個經濟活動以交易為主的城邦型國家,為了怕訂出來的法制有人不服離開,讓交易無法繼續進行,就會用眾議制來管理;一個邊境要塞為了要提防時時可能進犯的敵人,很難不做高壓式的軍事管理;一個港口型都市為了讓靠岸的船隊可以時時補其人力,它的政府可能看來會很像個人力仲介站。

其它像是農業國家的體制偏向傳長、遊牧民族領袖卻常常傳幼(因為游牧比起農業,體能比經驗更重要),都只是因應生活所需而已。你的生活方式會告訴你該怎麼樣設計體制,根本不用去想像或發明體制。

忘了意識形態,用身體的自然律動去因應環境的改變

因為目前左派在學術圈稱霸是不能否認的,所以現在討厭左派的人,很容易搞出來的東西只是另一種左派是可以理解的。就像1989年六四事件中國的大學生要求改革,但看他們要求改革內容,根本都是毛主席的共產黨把中國搞到雞毛鴨血的那些東西,在1989年真的要那搞就是開歷史倒車,因此他們的提議失敗是完全不會讓人意外的。對付左派要做的應該是忘記左派講什麼,面對事情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不過這種高階的宗教概念,我看要懂已經很難,要實行恐怕就更難了。

金庸小說裡面有張三丰教張無忌學太極劍的橋段,張無忌必須忘記所有的劍招才能學得「圓轉如意、綿綿不絕」的劍意。左派創造了一堆劍招(就是意識形態),將這些意識形態牢記在心,視環境使出這些劍招(就像社會正義戰士整天喊的那些性平、節能減碳之類的台詞)。

問題是人非全知全能,創造的劍招(意識形態)難以應付所有的狀況,更糟的是,當你針對環境搜尋劍招(意識形態)的時候,腦子會叫停身體、反而讓身體本身的應對機制(常理應對)失效。(所以你會發現左膠跟人家吵架吵來吵去就那幾句,因為人能創造的劍招就那麼多,再吵就只能重複使用)

但我們已經在一個從小就被教育左派劍招(意識形態)的社會裡了,怎麼辦呢?張無忌跟張三丰學劍已經告訴我們答案了,那就是「忘」,忘記那些左派創造的劍招,讓身體去感受社會的常理做出應對,而不是用被教導死記的意識形態,才能應付社會環境的種種變化。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