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唯恐天下不乱
2012/04/10 15:59
瀏覽32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对于安玛一系列评论文章的观点,在大陆其实有个称呼,叫“貌似极左,形左实右”,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嫌疑。“形左实右”的手法就是“抓住支流反对主流”,具体就不多分析了,太劳神了且无意义。这里套用一些“网络评论员”的话:“海外华人是真正具有有益于中国的‘民主自由思想’呢,还是‘以民主自由为旗号’对中国指手画脚呢?如果是后者,那其人完全可以是专制人士,只不过手中耍的旗号时髦一点而已”。

安玛以海外华人的观点,运用网上未经证实的“爆料”来炒作薄熙来事件,企图在舆论上施加影响和压力,其实对现实的中国是行不通的。对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政治事件,国内有几个人真正把海外舆论当真呢?其实无论过去和现在,海外舆论对中国民众的影响一直就雷声大雨点小,就算是89年时也是就影响少数知识分子而已。而08年西藏事件以后这种影响是越来越小了。

正如一些“网络评论员”所认为:“其实海外华人在公共场合热衷于拼命辩论中国政治方面的事情,是一件没啥意义,或者说很没劲的事情。原因是没有受众。中国人民不感兴趣,洋人则更不感兴趣。这种东西永远不入主流。炒来炒去,其实就是海外一小部分人自说自话,自摸自乐而已。现在的中国,由于自身的庞大实力和发展潜力,其固有的历史,文化,民族特点,必定是一个在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具有自身独特风格的国家。所以用其他国家的政治经济运行规律去套中国,是不折不扣的扯淡思维,只适合海外华人孤独寂寞吃饱了撑的闲的实在难忍做梦解闷而已。”

所以俺虽然对安玛如此“兢兢业业”地进行长篇大作表示佩服,不过对这些“貌似极左,形左实右”且“唯恐天下不乱”的东西却不敢恭维,相反有不少反感。

-----

说安玛的文章“形左实右”,抓住支流反对主流,是有原因的:

第一,无论引用什么文章,安玛上来就说中央“栽赃”,请问有何证据啊?国内媒体比如环球时报羊城晚报和新浪网等都有刊登中央“栽赃”了吗?

第二,安玛用二陈的例子说中央是“削藩”,先不谈这种类比是否恰当,只请问如果薄有违纪或经济的问题该不该查?如果薄在地方违抗中央该不该“削藩”?

第三,安玛说胡“一错再错”,也是一厢情愿的说法吧?俺认为胡没有做错什么,只要“以事实为依据,以党纪国法为准绳”就不会错。而安玛只是引用了一些海内外的报道和传言,却得出自己不合实际和不合逻辑的“结论”,然后又“以自己一厢情愿的结论为依据,以自己的立场为准绳”来说事,实在不能令人信服。

事实上,安玛这种一厢情愿的做法导致混淆视听的效果,确实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嫌疑。

-----

中共领导人比安玛愚蠢好吧?

只能说安玛对中共实在太不了解了,中共在没有确着的证据前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在你以为中共“心虚而不能迅速展现事实真像”的一段时间内,中共的调查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呢!只是没有向你汇报罢了。不要忘了中共办事的效率。如果中共比你还愚蠢还怎么掌控这个大国啊?

安玛把官方的调查和取证工作解读为“采取转移战场故意在经济上找茬定罪”,“把人关起来软禁,然后逻积罪名的栽赃”,还比作“文革专案组的拿手好戏”,不是太愚蠢就是异想天开或者“唯恐天下不乱”。

现在中共调查已经有了端倪,已经公开宣布立案调查薄妻子的问题了,停止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了,按你的说法就是“罗织罪名”基本完毕,等待全世界的检验了。中共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够这样做?事实马上就摆在眼前了,看安玛还能如何自圆其说啊?

-----

安玛对中央没有回应自己的质疑很不满意。

看来,中共中央没有打算回应安玛的质疑,也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到安玛孜孜不倦的诉求。俺们大家应该理解安玛的心情,应该对中共如此不顾人民群众的呼声极端愤慨。看来中共没有做好安抚群众的工作,所以基本上就是心虚的,阴暗的,栽赃的,欺骗的,无能的,没有良心的,必定会激起人民群众的愤懑,引起社会舆论的不满,如果造成所有的后果都必须由中共负责。

当然,如果中共对人民群众加以关注,对网络上的文章加以回复,尤其是对那些孜孜不倦而写出来的连篇累牍的长文加以重点关注,对作者失落的心情表示同情和安慰,那必将取得良好的效果。这时的中共就是虚心的,光明的,坦白的,诚实的,能干的,良心大大的,必定会得到人民群众的爱戴。这大概就是安玛的心声吧?

-----

安玛现在已经很可爱了

安玛说:“我的质疑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大多都是在网上收集的网友留言的精华部分。”---你凭什么说这些在网上收集的网友留言是“精华部分”?俺也是群众的一份子,如果俺说这些网友留言是“垃圾”可以吗?精华标准是你定还是俺定的啊?

安玛说:“鉴于质疑中央的决策是公民的权利,答疑释疑是中央的责任和义务,中央对网友们提出的质疑是有着答疑释疑的责任和义务的。”---质疑随便你,但是你只是在网站发言,没有寄信或留言给中央专门的人或机构,中央如何答复你啊?世界网民多少亿,中央如何履行你规定的责任和义务啊?

安玛说:“如果中央选择不予答疑和释疑,网友是无能为力的。但是如果这些质疑是合情合理的,而中央连一个举手之劳的答疑都坚持不做的话,公道就自在人心了。”---也就是说是否答疑决定了中央是否公道?只要不答复你,就是心里有鬼?那中央没有调查取证完毕或者采取慎重不想马上决定,是否就是不公道了?

俺对安玛的思维感到纳闷,网上的质疑应该有几百几千几万,其中还夹杂了流言和谣传,中央如何回应网友的质疑的呢?安玛能保证网上的质疑都是善意的吗?

-----

安玛的观点比较“孤僻”,在大陆属于极少数人。因为,在大陆挺薄的民众(暂且定义为左派)与安玛有极大的差别。

比如,大陆高度挺薄的民众中,可以说90%以上是支持毛泽东的,这在挺薄的左派网站的言论可以证明。他们支持不厚,主要是认为他可以代表毛的路线。而安玛口口声声代表挺薄的民众,但却是反毛的。安玛会被挺薄的民众扫地出门的。

安玛支持不厚,不是因为他可以代表毛的路线,而是用不厚来反对现在的胡温。所以安玛根本不能代表大陆的挺薄的民众的观点。安玛反胡温是反对他们的施政理念,所以不惜用任何事件反对他们,什么“出卖国家利益”,“阴谋栽赃陷害”等等。

而安玛的施政理念就是西方选票制度,基本上在政治上提倡西化,尽管表面支持不厚,但是安玛不是网上占大多数的左派。请问安玛支持不厚坚持毛泽东思想的理念吗?所以说安玛根本不能代表大陆挺薄的民众,安玛就是典型的“形左实右”的一小撮人中比较兴奋的一个。

-----

首先,你前贴文中提出的一系列的问题,不是你自己标榜的“有理有据”,而是“逻辑混乱”“漏洞百出”,俺没有必要来回答这些“似是而非”的问题,也没有义务来一一纠正你的逻辑错误,你赶快自己好好学习一下逻辑才正经。请不要告诉俺“俺也有义务和责任一定要回答你的问题,否则就是心虚”这种荒谬的逻辑哦。

你当然不能代表国内挺薄民众,你的观点根本就不是“依据事实作出独立思考的判断”,你是依据港媒和网络传闻,然后用有漏洞的逻辑来推理出自己想要的结论,还自以为“说得在理”,感觉不是一般的好。你的《透视令胡锦涛烦恼和担忧的薄熙来》的三篇文章在大陆网络广为传播,不能说明你的逻辑和观点就对,现在在网络上转帖太容易了吧。

你对历史的了解也是比较粗略,有时是信口胡言。比如,你说毛泽东打倒刘少奇是“使用黑暗手段”就是胡言乱语。老毛当初是光明正大地贴出自己的“大字报”(就是贴在墙上的网络贴)来反刘的,路线斗争的对错暂且不提,但至少不是“使用黑暗手段”,而且按你现在的说法是符合民意的(当初如果有统计的话,老毛的支持率起码90%以上)。你说“现在胡锦涛倒薄使用的完全就是毛泽东当年打倒刘少奇的黑暗手法”,光这一句话就有事实的错误和逻辑上类比的错误,所以你很得意的“文章广为传播”其实是很出丑的。

另外你可以去做个民意测验,看看大家认为不厚是否“可以代表毛的路线”,俺并没有违反实际,不厚代表毛的路线就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资本服务。重庆模式中的“五个重庆,民生八条,共富十二条,民主法制十五条”正是毛要求中共官员为平民百姓服务这条!你还有脸问“到底哪一条代表毛路线?”还说俺“有意歪曲根本无法扭曲真实的重庆模式”,俺看你是反毛反昏头了吧。

你还标榜自己“支持毛泽东思想中对国家民族有贡献的闪光的部分”,俺看你却是糊涂虫,你的文章,可以说事实不多,流言不少,逻辑不多,荒谬不少。这种夜郎自大还敢于在天下和其他网络上到处发长文的人不多,也只能用“形左实右”的“一小撮”来描绘了。

-----

看来安玛不能容忍别人的不同意见,但自己的观点和论述又不能令人信服,所以十分光火啊,可以理解哈哈。

是的,按照中共的党章党规,以及过去和现在的所有的具体事例,下级官员犯错也好犯罪也罢,上级的官员是不需要做出任何职务变动的问责的。

然而,胡温倒薄确实是名正言顺的,因为倒薄并不是因为王是薄的直属下级,主要是因为王提供了薄包庇妻子的证据。

本来是一桩事实清楚证据确着的案件,但在安玛看来又是反胡温政府的一次良机,所以偏要混淆是非来挑动舆论反胡。先说胡温是对薄陷害栽赃,后说又是包庇薄的贪腐,只可惜逻辑不通前后矛盾。

其实,安玛为何不能容忍别人的不同观点呢?就算有一些错误的观点,也不必气急败坏急于批判哦,看来安玛心比才高,达不到目的有些着急了哈。

-----

北京网友认为薄熙来的两个被撤销是因为“要对王立军丑闻问责”,虽然不一定正确,但这是他自己的观点。就像你认为是“栽赃陷害或包庇贪腐”一样。不要强迫别人只能相信你个人的观点嘛,何况你也拿不出确实的证据证明“栽赃陷害或包庇贪腐”。

你说北京网友的观点是为了“误导台湾网友”和“公开说谎”,这好像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好像也是对不同意见的人“栽赃陷害”吧?其实,你的文章最多最长,也没有什么事实证据,那么是否也可以认为你“误导台湾网友”和“公开说谎”最积极?

另外,俺认为“王提供了薄包庇妻子的证据”“是一桩事实清楚证据确着的案件”,是根据官方公布的消息最容易得出的结论。要知道现在掌握证人的只有官方了,官方虽然谨慎但没必要公然撒谎吧?虽然你会习惯性地“疑窦重重”,但是你确实没有别的证据推翻别人的不同意见。

你说俺是“这位胡温帝制的臣民没有是非观念”“逢胡温必挺的立场暴露无遗”,你要俺不相信政府转来相信你的话,除非你拿出铁板钉钉的证据。否则俺为何一定要相信你呢?就凭你漏洞百出的猜测和逻辑混乱的论证吗?你不允许别人有不同的看法,倒是真地可称为蛮横的安玛帝制了,有人会臣服于你的淫威吗?

-----

党纪的“双规”与所谓“软禁”相似,在双规前暂时软禁叫“协助调查”。

须知中国人有“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的传统,“双规”就是中共的“家法”。“家法”虽然没有国家法律的依据,但是在中国几乎没有争议。

请问难道你家里没有家规吗?你可以任意在你父亲头上拉屎撒尿吗?你可以说在父亲头上拉屎撒尿并不犯国法,但是一定会受到你家人的责骂,除非你家是没有家教的。

如果你违反家规,那你家人对你处罚就是依仗权势栽赃陷害吗?就是倒行逆施不得人心罄竹难书吗?请问你到底是国家法律大还是你家的家法大?你不犯国法但犯了家规就不要受到处罚吗?

看来你才是真正的没有家教无法无天啊!怪不得喜欢不顾事实的胡搅蛮缠,你没有家教不懂纪律也就算了,却要指责别人家施行家法,太自以为是了!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俺对不厚事件的分析
下一則: 情绪化导致的短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