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全城人在等壹場雨」
2022/09/07 12:46
瀏覽172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全城人在等壹場雨」

 

    ——隨筆·四千七百七十四

 

  把〈也談賈淺淺的「屎尿屁」〉文貼出去,有的朋友說「賈淺淺無非是步了早已有之自然主義……」,有的說「藝術很難說……」,也有的說「也可能就是有話不敢直接說:我們壹起睡覺,妳睡出壹根竹竿,我睡出」。

  我對賈淺淺知道的很少,就搜索「我們壹起睡覺,妳睡出壹根竹竿,我睡出」;果然「我們壹起睡覺/妳/起了壹根竹竿/我/開了壹朵蓮花」也是她的詩,詩題為〈清晨〉。

  而這首〈清晨〉,嵌在2022-08-30發表在搜狐的壹篇文章之中,文曰「這首〈清晨〉,讓愛情返樸歸真,回歸純樸、自然」。「讓愛情返樸歸真,回歸純樸、自然」?我倒是沒有感覺到。

  我只覺得,「我們壹起睡覺/妳/起了壹根竹竿/我/開了壹朵蓮花」與「我們/壹起去/尿尿/妳/尿成了壹條線/我/尿了/壹個坑」是壹樣的,只不過是在寫男女,用詩的形式,淺顯地、直白地,表達性的題材。

  反而,嵌著賈淺淺〈清晨〉的文中句子,「記得去年的時候,有人早早就在朋友圈喊叫:『全城人在等壹場雨!』」,倒讓我想起啥。是啥?我忘了。

  而在另壹處,有的網友說「如果沒有她爹,她還不錯」,有的說「她的屎完全符合瘋縣老農的審美,所以她應該打包去那裏發揮她的才能。她爸肯定是壹萬個願意的」,也有的說「它爹叫平凹,它叫淺淺,淺也是凹嘛。水很深嘛。」

  「老農」?老農,不應該被歧視。賈平凹,是土。可,莫言、不也很土?那農民工裝修隊長張藝謀,不更土嗎?

  這時,突然想起賈平凹好像說過,「……如果他不買媳婦,就永遠沒有媳婦,如果這個村子永遠不買媳婦,這個村子就消亡了。」

  如是,我明白了——為何人們容易寬容張藝謀,因為、導演與作家相比,離政治更遠壹些……

  其實,莫言之「莫言」,不是啥都「莫言」;啥都「莫言」,那就幹脆別寫小說。人家那「莫言」,是於政治、「莫言」。然,莫言於政治也沒少做。

  多面人,也是較容易得到人們的寬容的。

  過去,老壹輩常跟說,別參與政治。那時,不懂,總覺得,政治是捷徑。後來,才想過來——捷徑,亦可成加速器,更快地玩完。

  如今,我也老了,沒兒沒女,就把經驗傳授給大家——政治,略等於時事。離時事太遠了,就躲進了象牙塔。妳躲在象牙塔裏不理大家,大家也沒有理由非要理妳。

  因此,無論妳耕耘哲學、還是經濟學,抑或文學,都可以耕耘那學問中的思想;這樣,那學問也就不會太枯燥。

  自然,思想的壹邊是哲學、經濟學、文學……另壹邊,就是時事;而中間,有條線……至於這條線,怎麼劃、怎麼拿捏,則是各人的悟性與道行。

  賈淺淺亦如是。寫男女、寫性,本無過;然,僅寫「壹根竹竿」「壹朵蓮花」「壹條線」「壹個坑」,就難免讓人覺著淺,太像她爹。

  而賈平凹,更不可能不懂「莫言」與政治吧?他,是出於老農之「身份」,拼死捍衛老農之利益。

  「全城人在等壹場雨」。不好意思,我寫跑題了。

 

              顧曉軍 2022-9-6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雜論
自訂分類:随笔
下一則: 顧粉團後繼有人乎?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