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華人海外異聲透露的一些信息
2022/09/28 12:36
瀏覽1,571
迴響4
推薦15
引用0

我所謂“海外異聲”指的是對中共持強烈批判立場的居留海外中國大陸異議份子的聲音。這些年隨時都可以發現這類自媒體、視頻博主,在油管等網路上如雨後春筍般興起。



我不否認他們的言論對我也有影響,因為我認為他們對中國大陸有第一手的認識,是相對可信的一種信息來源。



當然,有人可能會質疑這種自媒體/視頻博主的來歷,譬如說他們是西方帝國主義勢力豢養的水軍或造謠部隊;也有人懷疑他們和台灣獨派勢力的關係,或者是和法輪功等反共、反中組織之間的關係。



但是,由於這類網路自媒體實在太多、性質太駁雜,還增加快速,很難想像他們會是某個單一勢力培養出來的水軍或鬥爭工具。事實上,看多了就會發現這些自媒體彼此之間其實也可能存在一些異議或情結。譬如彼此對事態的推論或性質解釋,乃至對事態的期望都可能不一致,而且可能藉機批評他人的見解水平。譬如最近關於習大大究竟是否連任、權力有沒有變化,就引起各種不同的議論。這種意見不一致及情結的存在,反而讓我更相信他們的言論自主性。如果只是批發某個共同上級提供的信息,那麼應該就比較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綜上所述,我認為網路上到處出現的異議聲音除了顯示自媒體藉著網路本身的普及應用而快速增加的趨勢外,也反映出對中共不滿的群眾情緒也正在醞釀中。這對中共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恐怕會讓中共中央的那些人感覺困擾,甚至焦慮。如果反共自媒體確實在快速增加,也確實反映反共的集體情緒正在升溫,中共作為中國的統治群體最近會不會發生什麼重大的變化,頗值得仔細觀察。



除此以外,我還想談的是最近注意到的兩件事。一個是有某位博主說:海外民運”已經廢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另外,有人用“狼心狗肺“來形容現在的國民黨,顯示對現在的國民黨極度失望或不以為然。這又是怎麼回事?



對這兩點我都有些自己的感慨與感想,下面稍作討論,然後再回來繼續討論我對這些異聲的觀感。



先談談海外民運之事。這主要是指六四事件以後一些中國大陸的異議人士逃亡海外,在海外繼續從事中國的民主運動。以當時台灣的政治氣氛來說,大體是極度同情這些大陸民運人士的,而且也對他們抱有一定程度的期待,譬如其中的成員之一閻家其先生當時曾經表示:中共不久就將垮台。



但是,這個運動其實在不久以後就發生了問題。首先是成員彼此之間的意見、立場分歧。有人被認為應該為六四血腥死難事件負責;更糟糕的是有些人被指涉及收受特定政治勢力的資助,變成類似打手、工具的角色。美國是主要被暗指或明指的背後勢力。我雖然無法確認事情真相,但是我估計這種事情大概不是空穴來風。很可能台灣政府也介入其中,成為民運的資助來源之一。



對此,我既同情又不免遺憾。民運人士要不要為血腥死難負責,就不必再討論了,民運人士沒有理由為此負主要責任。而這些異議人士該不該接受外界資助呢?他們要存活,也很可能還要繼續從事民運活動,不能沒有經費來源。問題是比較大宗的經濟資助來源卻可能背後另有企圖,或有不同的目標、策略。若因此受制於人,就很難維持民運的純淨。這大體是兩難的抉擇,稍一不慎就可能掉入陷阱。



民運人士究竟遭遇了一些什麼,我並沒有深入追踪,但我可以確定的是,到了今天,民運人士早已經不是一個明確的、有高度凝聚力的政治異議群體。同時,外界也不太關注這群人的活動。這意味著如果其中有某些人還想要推動民主化努力,恐怕很難再得到什麼強大的助力。



海外民運人士現在的處境可能也正是當初中共高層期待的發展結果,甚至可能實際介入促成這樣的發展。如果這是一種悲涼的處境,這種處境很可能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會是這樣。儘管民運人士的處境讓人同情,他們曾經的努力也讓外界高度肯定並且期待,但他們中大多數人其實並沒有革命的情懷,更沒有高瞻遠矚、締造新局的擘畫。他們當初可能主要只是在表達不滿情緒,以及表達對國家民主化的期待。但是,如果遭遇到不留情的強烈抵制、鎮壓,又當如何因應,他們恐怕並沒有充分的心理準備。事實上,他們中有很多人可能在八九民運當時對中共仍然有著很深的期許。只是在六四事件中發現了中共超乎預期的蠻橫與殘酷。當屠殺悲劇真發生了,有些人可能因為過度震駭而陷入休克狀態。有人因此決定放棄再介入政治。有些人雖然繼續推動民主化,卻又對中共始終難以忘情,因此不免徘徊瞻顧,難以決斷。也有些人是因為對中國的感情而陷入取捨兩難。另外可能也有些人則走得很遠,像王丹等人,直接和台灣獨派建立了親密的關係。不過,我估計王丹這種人和魏京生、閻家其等人很可能會水火不容。中國民族主義情感可能是兩大派人之間的重要分水嶺。


我會談到這裡,是因為對中國的認同感或者說是中國民族主義情感的議題可能和後面關於國民黨的討論有關。





值得一提的是,我深信,有些民運人士在悲劇發生以後確實能夠痛定思痛、沉潛內斂,深度思考中國的問題並且在思想上有所突破。



前面說到有海外異議人士罵現在的國民黨是“狼心狗肺”,我對此還是不太以為然的(雖然我對那位自媒體博主一向很敬佩)。雖然我對部分國民黨深藍人士的親中共態度難以苟同,但是,我認為就算有些人之所以如此親中共是被中共收買(也可能包括一些威脅利誘的手段)的結果。但是,如果背後沒有共同的民族主義情感作為支撐,這種手段應該也不會有那麼明顯的效果。而出於民族主義情感的行動,我雖然未必就贊同其行,但卻不會使用“狼心狗肺”這種字眼來形容他們。



當然,對某些反中共人士來說,中共是極度邪惡的政權,所以任何親中共的行動都絕不可忍受,從而也才會有狼心狗肺之說。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態度來自大陸居留海外異議人士之口。以我的感覺,雖然早期台灣是全世界反中共的主要陣地。但是,現在的台灣,雖然主流意見還是反中共,然而對中共已經沒有那種強烈的仇恨情緒,而比較是一種討厭,以及理智思考後的行動傾向,欲與中共或中國保持距離的傾向。



當前台灣的國民黨卻陷入了深沉的認同困境。中國國民黨立基於中國民族主義。這是它前期能夠喚起凝聚、乃至犧牲奉獻精神的基礎。但是,今天在台灣若繼續以中國認同為號召,明顯會造成畫地自限的結果,在台灣的選舉中幾乎就注定敗局,等同於放棄執政機會。但是,國民黨中央試圖對此保持曖昧並與中共保持距離,結果卻令一些民族主義情感較深的成員(一般所謂“深藍”)發生隔閡。這卻進一步造成國民黨的困境。



當然,我確實也懷疑少數所謂“深藍”人士其實已經轉紅,也許是被收買。總之,他們和國民黨中央已經越離越遠,常常是和黨中央背道而馳,令黨中央非常尷尬。



上面所罵的“狼心狗肺”,我認為主要是罵親中共的國民黨人。至於對國民黨中央,這些大陸海外異議人士的態度比較可能是覺得他們無能、不堪期待。



話說回來,同樣是大陸海外異議人士也不是都有相同的態度。我估計有更多的異議人士其實是繼續懷抱中國民族主義情感的。這些人倒比較可能會欣賞深藍,更不可能會使用狼心狗肺來形容他們。



重要的不是如何準確評價國民黨,這裡的討論其實是想突顯當前國民黨的困境。這是近乎“裡外不是人”的處境。從而,國民黨幾乎注定會進一步走向分裂。深藍和國民黨中央就很難繼續維持團結;而黨中央可能還有本土派、外省掛的區別(後面這一點純屬我個人的猜測)。如果還沒有立即分家,最可能的理由就是越分就會越弱。



從我個人的觀點,我認為此刻的國民黨中央其實表現還算是很理性,只是卻很難被深藍接納。在大陸海外異議人士看來,也很難有什麼好評。但是,我以為整體來看國民黨主要是處境不利,非戰之罪,不必大肆撻伐。



如果國民黨從此變成一個無足輕重的政黨,我其實並不覺得需要為之感到遺憾。記住這個黨的歷史,特別是其與中國、台灣的淵源,就足矣。但是,台灣方面需要思考的可能還是心態問題。綠營對國民黨的嫌惡其實部分是反映台灣民眾對中國所懷抱的心態。厭惡自己的根可能不是很好的心理狀態。如何把批判、嫌厭情緒和政治立場抉擇等加以區別,還需要講求。



撇開國民黨未來命運的議題,再回頭關注大陸海外異議人士。我雖然可以理解他們(中的一些人)對中共的那種激烈反對態度,就好像我讀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寫的一些批判文章(譬如“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既佩服他的勇於批判,但終究也還是覺得他恐怕太過情緒激越,而失去了必要的理性。



一個關鍵問題可能在於對待中共的態度。有人雖然反中共、批判中共,但並不贊成對中共採取激烈的攻擊行動:即使中共被推翻了,接續的政府是不是會比較好,實在很難樂觀期待;而在過程中會不會又因為大動盪而造成大災難更值得憂慮。而另外一種態度是認為:若再繼續與中共妥協,中國就會繼續被荼毒,中國的災難將不知伊於胡底。



上述兩種態度與相關的行動傾向各有顧慮。我比較是持前一種態度。我以為後一種態度恐怕過於情緒化,憤怒情緒對整體福祉未必有利。當然,如何在較平和的過程中讓中國大陸轉變,朝向更民主、更有人權的方向邁進,實在是考驗人的智慧。想到中共可能為維護權力而做出反制、鎮壓行動,就很難樂觀。但重要的是,除非是戰爭,否則即使是再激烈的批判也不能讓中共改變或消失,反而可能因為言詞過度激烈,更失去說服力。但是,發動戰爭應該不是選項,也沒有那種條件。反之,說服仍然是不宜被放棄的努力方向。



中共能不能在說服的努力下主動做出政策路線的改變呢?我認為未必不可能。理由之一是中共其實面對著非常嚴峻的情勢。這一點很可能被外界低估,但是中共高層一定最清楚。他們中應該有人有改變統治路線的意願,只是缺少思路,而且對改變懷抱極深的恐懼。如果有人能夠提供思路並且能夠讓他們感覺寬心,他們中應該有人會願意主動改變的。



大陸海外異議人士中也有許多非常優秀的人才,何不嘗試朝這個方向來努力呢?事實上,有效的說服可能必須包括人民的自我反省這個問題環節。這一點其實也非常重要,卻往往被激烈的政治運動所掩蓋。後一種問題可能會在前面的政權垮台以後才曝露出來,一時間卻難以挽救,而釀成更嚴重的災難。



前面提到的民運人士,雖然不再有集體聲勢,卻未必沒有個別的智者仍然在致力於思考中國的出路。現在也許是他們真正能夠引領風騷的重要時刻。我們大家何妨呼喚他們,或者至少是提供一個更友善的環境,讓他們把長期醞釀的智慧展現出來?



中國人也該過上一段真正的清平、幸福時光了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Taiga
2022/10/02 22:07
英國1688年的光榮革命,建立了議會主權原則,正式形成了現代憲法的雛形,1928年每個成年公民都有平等的投票權。由這個過程我們可看到英國憲政內閣制逐漸走向完善,所以廿世紀的英國憲政內閣制應比十九世紀的完美。而一般認為,大英帝國全盛時期大約是在維多利亞女皇在位之時,也就是十九世紀的後半段。至於大英帝國開始崩裂則是1920年左右的「愛爾蘭獨立戰爭」。

所以,十九世紀還不太完美的憲政內閣制造就了全盛的大英帝國,廿世紀完善化以後的英國憲政內閣制反而是英帝國走衰的開始。因此之故,版主的「也正因為希望不要有動亂,所以我極希望中共主動調整體制,穩步向民主制方向邁出腳步。」的論述,你認為對中共會有說服力嗎?

版主曾有個大哉問,「你要“民主主義”還是“ 民族主義”?」應該沒有人敢回答:「我愛中華民族,我不愛美國民主。」但是現實的政治行為會壓倒版主的政治理論和政治理想。愛爾蘭的獨立戰爭就是一個現實的例子,愛爾蘭人以實際行動表明他們「不愛英國民主,而愛愛爾蘭民族。」
3樓. Taiga
2022/09/30 22:19
版主:「也正因為希望不要有動亂,所以我極希望中共主動調整體制,穩步向民主制方向邁出腳步」版主又說:「民主制的一個重要優點就是能夠設置安全閥,讓人民的不滿情緒隨時有機會宣洩,而比較不會鬱積式爆發。」

這兩段話統合起來就是「民主制比較不會爆發動亂」,比它制更能「長治久安」,支持英美民主制的人都這麼說,眾口鑠金之下,敢唱反調的人就被扣上「反民主」、「崇尚專制」的大帽子,永世不得超生。

但民主制真的比較不會爆發動亂嗎?我舉實例檢視之。美國南北戰爭是美國歷史上死傷最慘重的戰爭,是一場動搖國本的的動亂。美國建國於1776年,南北戰爭發生於1861年,中間間隔85年。清帝國入關是1644年,太平天國之亂則是大清史上最大的動亂,傷亡慘重,幾乎毀了大清基業,發生於1851年,距清入關間隔207年。也就是說美國建國85年就發生大規模的動亂,而大清207年才發生同層級的動亂。所以,民主制比較不會發生動亂恐怕是想當然爾的說法,並無實據證明。

英帝國的憲政內閣制是一向為世人所稱道的民主制,越晚近其運作當越成熟,也就是說廿世紀的內閣制運作當比十九世紀的內閣制更完善。但英帝國的崩落卻是廿世紀的「愛爾蘭獨立內戰」所開啟的,所以,英帝國的憲政內閣制並未「讓人民的不滿情緒隨時有機會宣洩,而避免了鬱積式的爆發,以達預期的「長治久安」的目標。

現代的人顯然把「民主制」神化了,不管什麼病,民主膏藥一貼就靈。
2樓. Taiga
2022/09/29 22:42
版主:「中國人也該過上一段真正的清平、幸福時光了啊!」

談政治用這種「感嘆詞」,基本上就是廢話。古代人們就盼望「堯天舜日」,堯天舜日從未降臨,將來也不會。

倒是台灣在八○年代和九○年代初曾有過一段「類幸福時光」,中國大陸在2000年以後也進入了「類幸福時光」;可惜「洋秀才」們以「專制」之名將之一筆抹煞,然後巴望著「天國近了!」
1樓. 狐禪
2022/09/29 15:37
把菊花搬進屋子,天天澆水,這是「清平」、「幸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