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現象/親歷「零元購」的震撼
2022/01/25 11:22
瀏覽42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見言 世界新聞網

y

遇上「零元購」,多數商家不敢哼聲。(Getty Images)

2021年8月初,一個晴朗的上午,陽光明媚。除了極少的個別幾天,西雅圖夏日的陽光通常是柔和的,往往並不燥熱,反而讓久歷秋冬淋漓不盡雨季後的人們感到舒適愜意。在如此燦爛溫暖的陽光下,感覺世界也應該是明亮的、歡樂的、乾淨的,沒有陰暗面的。然而,就在這個豔陽天中,卻遭遇了窮盡我一生所受到的教育和正義價值觀相衝突的事件。

明目張膽偷東西

自從新冠疫情以來,我極少外出,真正做到了這輩子從未有過的深居簡出。這天難得出門去購物,在一家商店排隊等候結帳時,一個身材高大但穿著邋遢、蓬頭垢面、像是個癮君子的中年男人,拿著一個裝滿了東西的大袋子,從我身邊擦肩而過,引起了等著無聊在看手機的我的注意。只見他沒付錢就大搖大擺、若無其事地揚長而去。

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停止了一切活動,空氣彷彿凝固了,時間好像也靜止了,我感覺自己大氣都沒敢出,心臟似乎也罷工了。當時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店員都只是對他行「注目禮」,沒有一個人吱聲,更不要說去阻止他了。只有在他消失得無影無蹤後,大家才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我問一個店員:「你們怎麼不阻止他?」她說:「我們沒辦法。這種事已經發生不止一次了。曾經有個店員去追一個這樣偷東西的人,結果被打,療傷的醫藥費很高,不值得,所以老闆叫我們不要去阻止。華州現在跟加州一樣,法律規定到商店偷拿950美元以下的東西不能定重罪。我們即使費勁把這樣的人抓住送到警察局最終也是會被輕易釋放的。聽說有家店有次來了十個人,每人都各拿了一購物車的東西。但因每一個人拿的東西都沒有超過950塊,商家沒有辦法,只得放行.....」

美國怎會變這樣

我說:「這樣的法律不是在鼓勵人們犯罪嗎?!」那店員無可奈何地聳聳肩,兩手一攤,搖頭歎息。一位看起來頗有經驗的年長顧客說:「現在各個商家的有關保險費都大幅度增加了,最後為此買單的只能是我們這些老老實實的消費者。」他的話引起了周圍幾名顧客的搖頭歎氣。另一名店員說:「有次我看到一個非裔母親,在店裡教她那個大概五六歲的女兒怎麼偷東西,後來發現我在後面注視著她們,就趕緊溜走了。」「那不是會毀了這個孩子的前程嗎?」我忍不住插嘴道。「這樣的人是不會想到這些的。他們只想先偷到東西滿足現時的欲望。」旁邊一個顧客面帶譏諷地說著。另一個顧客大概是位基督徒或天主教徒,在胸前畫著十字,嘴裡嘟噥著什麼,我只聽清了第一句:「Oh, my God!」(啊,我的天哪!)。

走出商店,天空仍舊是那麼湛藍明媚,可我的感覺卻是那麼的不真實,恍恍惚惚地像是剛從電影中走出來,經歷了一場現實版的蒙太奇。

我曾經看到過一些類似的報導,將信將疑,總感覺有黨派之爭在作祟,或是有添油加醋之嫌,但今天親眼所見,確實是被「雷」到了,真是想不到美國怎麼會變成這樣?太可怕了!我怕的是目前的法律已經為搶劫犯敞開了大門,他們現在能明目張膽地搶商店,難道就不能搶居家百姓嗎?這樣勢必會引起人人自危,導致人人為了自衛而購槍屯彈,否則就難以保護自己,整個國家將陷入沒完沒了的槍戰中,我們還能有安寧的日子嗎?想想有一天我如果不得不拿著槍對著活人射擊……真是太恐怖了。

而且,人類是一種善於模仿的動物。如果形成了膽大妄為、行凶搶劫者吃魚吃肉,膽小謹慎、遵紀守法者喝西北風的局面,就將迫使更多的人加入到搶劫的隊伍中去。一個搶劫犯猖獗的國度將由此誕生,百業凋零、人文生態環境急劇惡化將不可避免。再者,今天在一千美元以下的「零元購」不加管制,以後會不會提升到兩千或三千元呢?大量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工作的人們情何以堪?還有誰會願意繼續努力奮鬥呢?所謂的美國夢可以靠打砸搶實現,吸引來的將是罪犯,而不是人才。我們的子孫後代又將如何在這樣的一個爛攤子上生存呢?

剖析成因提建議

去年3月份以來,隨著「黑命貴」、「零元購」等「運動」的風起雲湧,以及各種槍擊和毆打事件的頻繁爆發,這個曾經令萬眾矚目的世界燈塔國彷彿面目全非,把世人看得瞠目結舌。我很難理解在這片如此富饒、充滿機會的土地上,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流浪乞討者、偷竊搶劫犯。他們大都四肢健全,沒有像華裔新移民那樣的文化差異和語言障礙,還能享受免費教育和各種社會福利,為什麼不能憑自己的雙手勤勞致富呢?至少是自食其力,過上正常的生活呢?為什麼還要去偷、去搶、去乞討、去做這種所謂「零元購」的事呢?

有人說這些人之所以會是這樣,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毒癮成癖者。倘若真是如此,那政府為什麼不加大力度禁毒、緝毒,反而對毒品和癮君子要網開一面、寬容放縱呢?

有人說這是因為有很多人是從南美來的非法偷渡者。假如是這樣,政府是否應該加強邊境管制,想辦法制止更多的人群湧入?但從目前的一些報導中看,情況好像是相反,不知是那些資訊有誤還是確有其事?這讓人該如何理解呢?

有人說這是因為警力不足,管不了那麼多。那增加員警的經費開支,擴大員警隊伍應該是常理,為什麼要消減呢?假如是因為有些警員執法不當,發生了問題,那應該加強警員各方面的訓練培養、提高他們的素質才對啊?這也需要增加經費吧?

有人說這類人裡面許多非裔的生存狀況是16至19世紀黑奴貿易帶來的惡果,以及由此而延續下來的種族歧視。但上個世紀六○年代馬丁路德金等人領導的黑人平權運動和隨後的政治正確等主張,已極大地改變了這些狀況,有時甚至在入學就業等方面出現了對白人和亞裔的反向歧視。

在人類歷史上,16至17世紀,曾有大量歐洲白人被抓被賣到北非為奴,地位甚至比黑奴還低。有的奴隸主會讓黑奴管白奴,這些黑奴凶殘更甚,白奴的命運可想而知,絕對不會比北美的黑奴要好,只會更糟。據史料記載,這樣的白奴貿易持續了約三百年。在17、18世紀的美國歷史上,也曾經有過白人的契約奴和跟黑人一樣的白奴。在17世紀的北美,十個白奴才抵得上一個黑奴的價值,可見白奴被欺壓得有多慘。到19世紀初,美國的白人契約奴制度才終結(註一)。「白人和黑人都曾是奴隸制度的受害者。這也說明,黑人奴隸制度,只是北美歷史上出現過的各種反人類的制度中的一種,資本主義發展早期和奴隸制的結合,並不限於某個特定的種族。」(註二),但為什麼不論是在北非還是北美,這些白奴的後代並沒有黑奴後代依然存在的問題呢?已經幾百年過去了,為什麼還要拿先人的奴隸制說事呢?

族裔不應是理由

還有人說這是因為這些人,尤其是許多非裔美國人生活的區域和學校都很不好,沒有其他族裔那麼好的生存條件,成長環境使然。這讓我想起了很多年前曾經教過的一家華裔新移民。這一家是從廣東農村來的,爺爺奶奶沒受過什麼教育自不必說,三個兄弟也不過是初中畢業,不要說他們懂不懂多少英文,連漢語水準也極其有限,我跟這家大人溝通都得靠別人翻譯。三兄弟都已結婚,各自都有一個孩子。一大家子11口人擠在西雅圖南邊一個差區的一棟小房子裡,孩子們上的也是附近一所在本市排名倒數第幾的公立小學,孩子告訴我他們學校裡黑人學生居多。三兄弟及其妻子們全都外出打工,每天早出晚歸,做的都是最低級、收入最少的工作。爺爺奶奶在家管孩子、做家務,但沒法管孩子念書。於是,最大的哥哥就成了弟弟妹妹的小老師、小「監管」。每個周末到我這裡來上漢語課時,爺爺或奶奶只能負責帶著三個未滿12歲的孩子坐公車來,把孩子送到課堂後就得去買菜,下課時再匆匆忙忙趕回來接孩子。每次來總是要確定孩子們都知道該做什麼作業、有沒有都聽懂了後才離開。

就是在這樣一個生存狀態,絕對不會比很多非裔家庭好的環境中長大的三個華裔孩子,多年後全都考進了很好的大學,據說有一個還進了常春藤名校,成為對家庭和社會的有用之材,也徹底改變了這家人的未來走勢。假如按照那些人的觀點,這三個孩子似乎不應該會有這樣的成就,然而這樣的例子在華裔中並不少見,為什麼呢?

新冠疫情以來,發生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對此大家眾說紛紜、各執己見、莫衷一是。恕我愚笨,始終不知道該怎樣理解這一切,只好寫下來,並無黨派之見,只是想請教有識之士為我撥冗見日。

寫此文時已是西雅圖的深秋,窗外暗濛濛的天空陰雨連綿,讓人感到壓抑憋悶。深秋的西雅圖氣候一如美國近年來的亂象,不知何時能夠再現雨過天晴、陽光普照的光景。願天佑美國!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