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耶穌與佛陀共同現身
2024/05/23 19:45
瀏覽5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耶穌與佛陀共同現身
我們到鄉長家,在桌邊就座。
雷蒙請求讓他坐在托馬斯旁邊。他極為激動
後來托馬斯說雷蒙看到的事感動他無法平靜。
巴熱依朗說道:
如果人的行為和思想都由聖靈來管轄,
許多人就頓悟、瞭解先知預言的教導。
耶穌說:當聖靈來到你身上,
他參照神的力量規畫祂所有孩子的生活,
顯現於你肉體中,你的靈性便開始成長。
先知在品性、靈魂和道德方面取得巨大進步。
他們想把準則體現於個性當中,做出像大師。
那些大師的生活預示神的孩子都有種種潛力。
沒有一位大師宣稱達到了神選定的至高完美。
耶穌曾經說: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
並且要作比這些更大的,因為我往父那裡去。
祂和佛陀都說:你們要完美像天父一樣完美。
這兩位神之子並非虛構人物。
他們的生活已深深銘刻在很多人的心靈中。
他們兩人所引領與體現出傑出人士的準則,
是相同的。他們兩人正是那些宗教的基礎。
從他們身上清楚看出本能不可抑制的願望,
讓世人窺見人類真正的基礎與宏偉的深度。

也有許多人試圖將全人類從受限和奴役中解放出來,
但耶穌和佛陀遠比他們輝煌得多。查考記錄是對的,
保持自由開放的心態去研究,便可領會他們的教義。
否則無法深入瞭解、調頻、合音。那些教義和準則,
是人自有歷史開始,先知受神靈啟發所獲得的信息。
耶穌和佛陀兩位,使其教義的潛力達到成熟的程度。
他們用相同的詞句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之光。
他們以直率的態度道出了實情:〈我是世界之光〉。
任何仿效我,像我一樣生活的人都不會走進黑暗中,
會擁有永恆的生命擺脫所有的限制。以相同措辭說:
〈我來世界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帶來對真理的見證。
任何一個喜愛見證真理的人,都會響應我的召喚。〉

這些話對培養基督生命,神的孩子,產生直接影響。
所有的宗教都揭示,在人的身上存在一種高等力量。
然而人卻用其低等智能對抗肉體種種限制以求解脫。
不同種族的聖書經典,都已清清楚楚表露這種抗爭。

《約伯記》早於人們整個歷史。其神秘費解的意義,
歷經政權更迭而仍被保存下來。但添加上去的傳說,
把它徹底歪曲了。儘管這地區的居民幾乎全部滅亡,
但約伯的話不會毀掉,凡置身至高者秘密處所的人,
也都置身於全能者的蔭蔽下,並都擁有神的智慧。

人們看到所有《聖經》都來源於某宗教,但是,
卻沒有某一個宗教起源於某一部《聖書經典》。
《聖經》是有宗教後的產物而不是宗教的起源。
宗教經歷事件產生宗教史,虔信來自某些經歷。
而《福音書》的經典則來自於所有的宗教事件。

人們想達到目標最有力的辦法就是將動力與努力統一起來。
當個體把他們的思想分散到各方向,他們的行動相互矛盾。
當他們像一個人那樣去思考就知道強勁持久努力意味什麼。
當他們被同一個意願所驅動時,一切事對他們都可能辦成。
當人摒棄自私自利的邪惡想法,歌革和瑪各的爭戰就停止。
《啟示錄》:魔鬼撒旦被捆綁1000年後,從監牢釋放出來,
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叫歌革和瑪各再次聚集,再次爭戰。
但是不應依靠一個外在的神靈來達到這一點。
當耶穌說:〈我的話語是精神的、生命的糧。〉
他已融會貫通一切事物中都具有創造性的內在話語。
話語充滿生命的精華,具有顯化出想要東西的動力!
如果創造性話語的推動力通過所有的靈魂迴盪起來,
人們就知道每個人都可以獲取那來自神的永生之泉!
觀想基督正在寶座上,愛之所在。

基督完全按照神的永恆法則指揮身體的一切活動。
你們與祂合作是為了顯現從神聖思想接收的準則。
寶座上的基督越來越大,包含你身體的所有原子、
細胞、纖維、肌肉和器官。以致你身體成為基督!
你身體成了神喜歡的聖潔廟宇,像祂自己家一樣。

人在寶座上呼喚身體的能量中心,頌揚它們是有吸引力、
積極、強大、明智、勇敢、自由的!人成為純淨的精神,
這時候,任何世俗思想、任何污濁的慾望,都無法靠近。
人浸沒在基督的純淨聖潔中,基督生命使你成為神的殿!
你在聖殿裡休息:父啊,祢在一切萬有中向我顯現基督!
祢那完美的兒子!然後祝福感謝基督,領悟吸收基督後,
你就可以伸出手去,假如需要金子,手裡就會有金子!

巴熱依朗伸出雙手,兩手各出現一塊比金幣略大的金餅。
他把金餅遞給他左右側的兩位賓客,兩位又遞給旁邊的人,
直到在桌上轉了一圈,後來專家檢驗,宣稱金餅是純金的。
巴熱依朗說:若你想幫助他人,就看到坐在他身上的基督,
你對他的基督講話好像對他講話一樣。想弄清楚某個問題,
就請你的基督對問題講話,請那事物的智慧親自對你講話。
神為達成其完美計劃,需要祂所有孩子、花朵、樹木。
孩子們一定要在天父設定的完美道路上與天父合作。

當人類背離這個完美合作計劃時,就使世界失去了平衡,
導致大部分孩子被海嘯毀滅。但愛的完美想法在孩子心中,
與平衡和力量合作維持大地穩定。
當人把這股力量分散開,變成罪惡淫蕩的想法,
世界嚴重迷失方向以致海嘯吞沒人類,
幾乎毀掉全部勞動成果。
在那次海嘯時人類比今天先進得多。
但神無法下令人類有愛和平衡的想法,
這得由人類自己做主。當大地自己平衡的力量,
被失去平衡而導致大災難驅散之後,
神運用強大的力量使世界穩定下來。
但只要人類思想佔上風,神就不再施加影響了。

講了這一番話後,巴熱依朗重新又坐了下來。
我們已注意到鄉長表現出煩躁不安。當巴熱依朗講完時,
他爆發大叫:「你這隻基督教的狗,誣蔑偉大佛陀的名聲,
你要為此付出代價。」他伸手去拉從天花板上垂下的繩子。
大廳裡三扇門立刻打開,三十名拔刀在手的士兵衝進房間。
鄉長站起來兩名陪他來的衛兵立正站好。他抬手發命令。
十名士兵站在巴熱依朗身後牆壁邊。
兩個走到巴熱依朗兩側,衛隊長依照命令來到鄉長身邊。
我們這群人沒有一個人說話。我們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呆了。
但是一股深深的寂靜降臨,在桌子的末端,鄉長前面,
一道強光出現了!照亮整個大廳。

所有人都注視鄉長,他還舉手像是要發佈第二道命令似的。
他面色變得異常蒼白,如同死灰一般,流露出懼怕的神情。
似乎有個模糊的身影站在面前的桌子上。
我們聽到Stop說得十分清楚有力。
字母冒火光出現在模糊人影和鄉長之間。
鄉長好像懂得這詞,一下子呆住,
僵硬得如同雕像似的。這時那個模糊身影清晰起來。
我們認出那是耶穌!和我們以前見過的一模一樣!
而令我們驚奇的是還有另一個模糊身影站在耶穌旁邊,
鄉長和士兵單單只注意那第二個身影。
他們似乎認識那個人,而且對他比對耶穌懼怕得多。

我們往周圍瞥一眼,見所有士兵都站在那兒完全僵住了。
那第二個人影也變得清晰起來,像耶穌那樣舉起一隻手。
這下所有士兵都丟掉他們的刀,噹啷作響掉到地上。
屋裡安靜得能聽到回聲。光照得更亮了。
實際上,那光強得使我們幾乎看不清東西。

衛隊長頭一個回過神來。他伸出雙手大叫道:
「佛陀,我們的佛陀,至尊。」鄉長也喊道:
「千真萬確,就是至尊。」他拜倒在了地上。
那兩名衛兵想扶他起來,隨即如雕像般呆住了,
一言不發、一動不動。在房間最遠端的士兵,
喊了一聲,亂紛紛湧向鄉長,一邊叫道:
「至尊來消滅這些基督教的狗和他們的頭兒了。」
聽到這話,佛陀在桌子上向後退去,
直至能正面看到他們所有的人。他說道:
「我不是說一次 Stop,不是說兩次 Stop
而是說三次 Stop。」
他每說一次〈Stop〉就顯現出每個字母都冒著火光,
就像耶穌剛才說話時那樣。
只是這些字母沒消失,而是原地停留在空中。
士兵好像又僵住了。他們瞪大眼睛看,
有些人舉起一隻手,有些人抬起一隻腳,
一動不動保持佛陀舉起手時所處的姿態。
佛陀走近耶穌,把左手放到耶穌的手臂下面,說:
「就像所有事一樣,我支持這位親愛的兄弟舉起的手臂。」
然後他把右手放在耶穌肩上。兩位大師就這樣待了一會兒,
隨後從桌上下來。鄉長、衛隊長、衛兵嚇得面色蒼白,
無比驚愕。鄉長癱在推到牆邊的椅子上。
每個人都鬆了口氣。
我估計大家在剛才發生變故的那幾分鐘裡都一直屏住呼吸。
隨後佛陀挽著耶穌的胳膊,一同站在鄉長面前。
佛陀講了些話,說得非常用力,
以致那些詞語彷彿撞到大廳的牆壁上又彈回來。
他說:「你怎敢把我親愛的兄弟叫作基督教的狗?
你自己還粗暴推開一個尋求憐憫的小女孩。
是那位偉大的靈魂,繞道去回應了那個呼喚。」

佛陀鬆開耶穌的手臂,轉身走上前來,一隻手伸向瑪麗。
他把目光投向鄉長,又投向瑪麗。看得出來他非常激動。
他望著鄉長再次用彷彿有形投射到身體之外的話語說道:
「本該是你第一個回應那親愛的小姑娘呼喚。
你已經失職了,
現在你又把這些回應那呼喚的人說成是基督教的狗。
你看看,那個剛才痛苦得身體扭曲、
焦慮萬分的男孩已經痊癒了。
那所舒適的房屋已經在那間陋室所在之處拔地而起。
別忘了,你的行為使這些正直、
善良的人們陷入貧苦境地,負有責任。
你去看看那一堆糟糕的垃圾和破布。」

他轉向埃彌爾,「這位親愛的靈魂抱起那男孩的身體,
極溫柔地把他放到一張乾淨整潔的床上。
那個小身體被抱走後,那些垃圾和破布全都消失了。
你這放肆信徒卻舒舒服服坐在為純淨人預備的尊貴席位上。
你膽敢把絲毫沒傷害你,也沒傷害人的人叫基督教的狗,
而你卻自稱是佛陀的信徒和長老。可恥!可恥!可恥!」

每一個詞都像擊打鄉長及他的椅子和帷幔,
然後又反彈回來。這些話力量太強大以致鄉長顫抖起來,
帷幔像被大風刮著,飄搖不定。
儘管用最純正的英語講,但鄉長完全聽懂了。
佛陀走向那兩個拿到金幣的人,請他們把金幣給他。
兩人照做了。他把金幣平放在一隻手裡,
走回到鄉長那兒,直接對他說道:「伸出雙手來。」
鄉長顫抖著很艱難服從這一指令。
佛陀在他雙手裡各放一塊金幣。那兩塊金幣立刻消失了。
佛陀說:「看,就連純金都會從你手上逃走。」同時
那兩塊金幣又落回桌上就在那兩個交出它們的人面前。
佛陀伸出雙手放在鄉長的手上,
用柔和而又平靜的聲音說道:
「兄弟別害怕。我不評判你,你自己評判自己吧。」
他保持這姿勢,直到鄉長平靜下來。然後縮回手說:
「你急急忙忙趕著用刀來糾正你認為錯誤的事,
但你要記住,當你評判和懲處人們時,
你就在評判和懲處自己。」
他又向耶穌走去,說道:「我們兩個有覺知的人
為全人類的共同利益與兄弟之愛聯合在一起。」
他再次挽起耶穌的手臂說:
「好吧兄弟,我剛才把這事從你手裡整個搶了過去,
現在,我把它交還給你。」
耶穌說:「你做得堂堂正正,我怎麼謝你都不為過。」
他們兩人相互鞠了個躬,
手挽手地從關著的大門走了出去,消失不見了。
大廳裡立刻充滿了嘈雜的話語聲。鄉長、衛隊長、
士兵們和衛兵都聚到我們周圍來和我們握手。
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努力讓別人明白自己的意思。
鄉長對埃彌爾說了些話。
埃彌爾舉起一隻手讓大家安靜下來。
他宣佈鄉長想讓我們全都坐到桌邊。
於是我們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重新安靜下來後,
衛隊長把士兵集合在桌子左右兩側及鄉長的椅子後面,
鄉長站起來,借助埃彌爾的翻譯說道:
「我剛才被虔誠沖昏了頭。我深感慚愧倍加抱歉。
在發生那一切之後,說這些也許是多餘的,
我想你們可以從我的態度上看出我已經改變了。
我請我的兄弟巴熱依朗起立,
請務必接受我最謙卑的道歉。
現在我請在座所有的人都站起來。」
當大家都站起來後,他說:
「我也請你們所有人都接受我謙卑的道歉。
我衷心歡迎你們所有人。
希望你們只要願意就一直留在我們身邊。
如果你們想要有軍隊護衛,
我將能為你們提供護衛視為一大榮幸。
我知道衛隊長也和我有同感。我祝你們晚安。
我所擁有的一切你們都可以任意支配。
我向你們致敬。
士兵們也向你們致敬並將陪同你們回到住處。
我再一次祝你們晚安,並以偉大的佛陀—
那位天界存有的名義向你們致敬。」***
衛隊長一個勁兒向我們道歉,
說他確信我們是那位至尊的夥伴。
他和五個士兵一直護送我們到住所。告別時,
這些士兵為了行禮,而在衛隊長周圍站成半圓圈,
用他們的刀尖頂住衛隊長的刀尖。然後迅速轉身,
脫帽,單膝跪地,深鞠躬以示致敬。
這樣敬禮只在重大國務場合才會進行。
我們盡可能還了禮。隨後他們走了。
我們進屋立刻向我們的女主人和大師朋友們告辭,
準備回帳篷去。我們人數太多,屋裡住不下,
*所以我們就在屋後的院子裡紮營,在那兒住得很舒服。
到帳篷裡後,雷蒙坐在一張營床上說:
「雖然我實在累得要死,但是不把這事弄明白點,
我根本無法入睡。我打算就這樣坐一整夜,除非得到啟發,
因為我不用說你們也知道,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可真是不淺。
別看你們一言不發在那兒坐成一圈,
你們看起來可是心知肚明的。」
**
我們說自己也不比他知道得更多,
因為我們以前從沒見過類似的事。
有人提出這可能是專為我們上演的一齣戲。
雷蒙差點兒撲過去,他說:
「演戲!哪個劇團要是能演這麼一齣戲,甭管在哪兒,
都能一星期賺個一百萬。至於那位鄉長,
如果他是在演戲的話,那我情願被吊死。
那個老傢伙可是怕到了骨髓裡。不過我承認,
有那麼一陣子,我也跟他一樣害怕。
但是我心裡隱約覺得,
他原本為我們導演了另一場招待會—血紅色的。
他大發雷霆並不是針對巴熱依朗一個人。
當那些士兵衝進大廳時,
他們的喊叫聲太像勝利的歡呼了。要是我沒想錯的話,
那老傢伙的計謀比我們想的要深得多。
他以為佛陀是來幫他的。確實,
當他們看到整件事翻轉對他們不利時,
他們就徹底崩潰了。想到這個,
我甚至還記得他們丟下了自己的軍刀。
**
再有,你們怎麼解釋佛陀的那種威力?
看看他是怎麼不留情面地責備那老鄉長的。
他似乎比耶穌更強勢。但到最後是他那一方需要支持,
因在那情況下基督教一方佔優勢。
你們不覺得那鄉長被狠狠教訓了一下嗎?
我打賭他此刻一定覺得自己是萬幸躲過了一劫。
當佛陀拉他的手,
我覺得似乎那老傢伙的星光體拋棄他的肉體。
要是我沒想錯,今晚我們會聽到很多人談論他,
而且我可以肯定,人們會說他的好話,
因為他在此地很有勢力。
如果他和我一樣,從昨天的事中得到美妙的啟發,
那我情願給他穿靴子。
***
時間過得很快,以致我們突然間驚奇看到了曙光。
雷蒙站起身來,伸展一下四肢,說:
「有誰覺得睏嗎?反正咱們說了這麼多之後,
我一點都不睏了。」我們和衣而臥,
好在早飯前休息一小時。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第二卷第十二章
作者: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 1921 年出版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