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外省人陳肇家憶228事件
2023/03/21 13:14
瀏覽552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外省人陳肇家憶228事件:我父母曾進「集中營」

2014-03-03  中國新聞網移動版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陳肇家還是一個8歲的孩子。

陳肇家,曾服務於台灣海軍艦艇、美國顧問團及台當局「駐美代表處」。「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還是一個8歲的孩子。因為是外省人,他在台中的老家被數十趁火打劫的暴徒衝擊,伯父、母親、父親都不同程度受傷,並被關進由暴民看管的「集中營」,差點被處死。但事後他的父母卻選擇以德報怨,換來了別人的敬重。

近日,陳肇家老先生在台北接受導報記者的採訪,以親歷者身份回憶了事件經過。

 

8歲孩子台北突陷亂局

1945年台灣光復,1946年陳肇家一家從江西遷到台灣,1947年即發生「二二八事件」。

陳家的「瑞昌紡織廠」,開設在台中縣田中鎮中路里38號、日據時代日本煙廠的舊廠房。因為當時田中鎮小學都還是日語教學,父母只好把陳肇家送到台北讀書,由兩個從江西跟來的學徒照顧。

1947年2月27日,台北圓環發生警察查扣小煙販誤傷民眾而引發的起義;2月28日,台北全市罷工、罷學,抗議國民黨當局暴政,不滿情緒蔓延全台。由於當時被派到台灣接收的是外省官員,一些民眾將怨恨遷怒到外省人身上,不少暴徒趁火打劫,致使外省平民受到衝擊。

28日當天一早,8歲的陳肇家依舊早早趕到西門小學去上課。可是到校一看,到處一片混亂,外面還傳來槍響,同學們告訴他「不用上學了,快去拿棒子,我們要上街抗議」。

抗議誰?不知道。8歲的孩子不懂害怕和死亡。

陳肇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就去找老師。「我記得很清楚,老師非常為難,他雙手抱著頭想了很久,用閩南話跟我說,『你趕快回去,趕快回去』。」「那個場景我至今印象深刻。」陳肇家說。

 

不敢出門買米挨餓度日

8歲的孩子,獨自走出學校,沿著西門街蹣跚前行。一路上,空無一人。

他走回到門市部,兩位江西大哥一看到他,就緊張地大喊:「你跑哪裡去了?」大哥告訴他,延平北路一帶已經發生暴亂,看到外省人就殺。

關門歇業後,3個人用家裡剩餘的米和醬菜當三餐。三四天後,米吃完了,他們也不敢出門去買,忍飢挨餓地待在樓上,一邊緊張地觀察周圍的動靜。

就這樣過了一周多,直到有一天晚上,突然槍聲大作,持續了整晚。後來才知道,是國民黨軍隊進駐台北,開始大規模鎮壓。

第二天早上,陳肇家下樓求救,立刻被幾個士兵拿槍指著,他大叫:「我是外省人,不要開槍。」

士兵們把他帶到一個軍官那裡,軍官很和善,問他:「孩子,你怎麼一個人到處亂跑?」他說:「我沒東西吃了,肚子很餓,出來找東西吃。我是外省人。」

軍官想了想對他說:「我們剛從大陸到這裡來平亂。現在這裡很亂,我們分不出好人和壞人,也分不出外省人和本省人。你先回去,等下你要的食品我派人送來。」

因為這個軍官的保護,他僥倖躲過了這一難。

 

台中家人遭暴徒趁火打劫

陳肇家在台中的家人,則陷入更嚴重的危險。

早在事發前,鄰居吳半樵就用毛筆寫下字條:「台北最近有人南下,暗中與壞人在一起,最近你們家已經被監視,小心!」

有一天早上,家中突然衝進幾個暴徒,拿著長刀、長棍,吼叫著見人就打。陳母和伯父當即被打昏。陳父退回二樓,抄起一把德國手槍,與暴徒相持。所幸,田中鎮長謝樹生挺身而出,將陳家人接走保護起來。

 

但幾天後,獲得一批槍枝的暴徒,氣焰開始囂張,到處揚言要火燒謝家祖祠,逼著謝鎮長把陳家人送回工廠。「一回去,廠子裡的100多台紡織機通通被搬走,廠房裡空蕩蕩的,一無所有,我們欲哭無淚。」

不僅如此,暴徒還把陳家人與附近鄉居住的十多個外省人,全部集中關押在陳家工廠內,並將此處命名為「田中鎮外省人管護所」,外面有暴徒持槍輪班看守。「當時的情形,與德國處理猶太人的『集中營』方式相同,非常恐怖。」關了幾天,暴徒又把這些外省人拉到當地小學禮堂開「鬥爭大會」。

由於暴徒們講的是閩南話,陳父是外省人聽不懂,事後有人偷偷說:「他們決定,明天一定要殺你全家,你們趕快逃吧。」但是,陳家人逃無可逃,只能等死!

萬幸的是,就在第二天,國民黨部隊登陸,開始大規模的清鄉行動,那些暴徒聞訊作鳥獸散。

以德報怨換來當地人敬重

當時被派來的二十一師副師長,與陳父是舊交,他當即指示田中鎮的李連長,務必嚴懲兇手。

四天後,李連長說已經抓到四五十人,請陳家人指認。陳父陳母一看,確實是那些人,但他們選擇了「寧願不追究,後果自負」。因為陳家的堅持,那些人沒過多久就被放了。

大約一周後,警官又再次綁了一百多人,請陳家人去指認。面對著那一百多雙驚恐不安的眼睛,陳母仍然堅持「不必報復,請放了他們」,並簽字證明「自願放棄追究」。

 

「這件事情後,我們家在田中的狀況大不相同。」陳肇家說,去買東西,攤主會說,你先回去,等下我叫我家孩子給你送過去;去看病,醫生不收錢,「以後再算」,但從來都沒有「以後」;就連陳肇家去台北上學,路上乘車被人擠,田中的大孩子也會衝出來把那些人擠回去。「我父親叫伯發,人家就叫伯發仙,鎮裡只要有紅白事,都會請我父親去坐首席。」

田中鎮的鄉親,用他們質樸的人情味,回報了陳家人的善良。這讓陳肇家很感慨:「我們是外省人,被他們看成長輩,我們和他們有什麼仇恨,有什麼糾紛,有什麼過不去的事?」 (記者 林靖東)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89oqvy4.htm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257&aid=7198291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重探抗戰史
下一則: 政治邪教汙染的無用青年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