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動物日記之十一:爬樹的青蛙
2010/07/02 01:00
瀏覽3,823
迴響34
推薦299
引用0
http://www.biolenz.ch/tl_files/music_academy/campus/Laubfrosch%20004.jpg

(上圖乃中歐僅有的一種樹蛙,取材自瑞士Biolenz之照片。)

幾乎全世界每個角落都可見得到爬樹的青蛙, 目前所知道的種類大約有800多種, 而在中歐只有一種樹蛙, 德文叫 ''葉蛙''(Laubfrosch),名字源自牠們身上的葉綠色。

葉蛙的背部皮膚光滑,呈鮮綠色,腹部的顏色,白、灰、核或帶有斑點,各異其趣,有些皮膚缺乏黃色素的葉蛙就成了少有的藍蛙。牠們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從鼻孔處沿著身子左右邊緣直到後腿部,各有一條深色的紋路。

葉蛙背部的顏色會因所處環境而產生改變,其變色的原因與牠的視覺無關,而是與觸覺有關,葉蛙接觸到粗糙面時,牠的皮膚會馬上變成深色,接觸到光滑面時,會呈現淡綠色,也因此,當葉蛙爬到一片光滑的葉子上時,牠看起來是鮮綠色的,但是爬在樹皮上時,牠會呈現褐色或灰色,另外,環境的溫度也會影響牠的顏色,溫度越高,顏色越淺,因此,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葉蛙,全身皮膚散發著鮮綠色的光澤,美麗無比。

在歐洲,葉蛙的交配期在四、五月份天氣漸暖的季節,每當太陽下山以後,雄葉蛙就開始此起彼落地聒聒叫個不停,直到深夜還可聽到男子合唱團的獻愛演唱,叫聲嘹喨,可傳達兩公里以外,可以這麼說,身長僅約4公分的雄葉蛙,其叫聲卻是歐洲地區所有青蛙種類當中最響亮的。

雄葉蛙的叫聲可以如此響亮,來自牠喉嚨的聲囊氣泡(請見下圖),這個幾乎跟牠的身軀一樣大的氣泡能產生共鳴而加強聲度,根據測量,如果一百來隻雄葉蛙齊聲鳴叫,對處於一米內的人耳可以導致耳膜受震傷之後果,但是,這種擔憂當然是多餘的,因為在今日的歐洲,如果同時有二、三十隻雄葉蛙齊聲聒叫,已經是非常罕有的情況,事實上,歐洲的葉蛙正面臨滅絕,在很多地區已經列入保護動物等級。

(下圖乃吹著氣泡叫春的雄葉蛙,取材自Naturschutzbund)

http://www.naturschutzbund-ooe.at/Laubfrosch2.jpg


一般叫春的雄葉蛙都是在水澤附近,牠們如此費勁的歌頌愛情,當然引來了默默含情的雌葉蛙(雌葉蛙從不鳴叫),而雌葉蛙總是先挑選那叫聲最響亮的雄葉蛙,當雌葉蛙靠近過來時,雄葉蛙就停止了鳴叫,爬上雌葉蛙的背部,並環抱住雌葉蛙的腋下部位(請見下圖),如此一動不動地等候許多小時甚至一整天,直到雌葉蛙排下卵而雄葉蛙進行了體外授精以後,春情儀式才告結束。

(下圖乃葉蛙之腋抱交配方式,取材自Kate Hutchence的攝影作品)

http://www.shef.ac.uk/aps/mbiolsci/kate-hutchence/more-amplexus.jpg


雌葉蛙產下的每個卵包裡大約有30到80顆小卵(請見下圖),而一個晚上雌葉蛙可以產十多個卵包,卵包一般黏在水草的禾桿上。

(下圖乃葉蛙之卵包,取材自Christian Fischer2006年之攝影作品)

Datei:HylaArboreaSpawn.jpg


泡在淺水中的卵一個星期後就變成了蝌蚪,葉蛙蝌蚪的顏色是綠色的,牠們留在水中約兩個月,直到肺部能適應陸地生活為止,於是這些幼小的葉蛙就一隻隻從水裡爬出來,展開水陸兩棲的生活(請見下圖)。小葉蛙一兩年後才能成為有交配能力的成熟葉蛙,而葉蛙的壽命最高可達22年。

(下圖乃初次離開水居朝陸地探險的小葉蛙,取材自Christian Fischer2005年之攝影作品)




基本上,垂直爬行在光滑物體上是許多水陸兩棲動物的一個共同能力,牠們使用的是潮濕的肚皮跟腳爪上的附著力,但是葉蛙卻另外還有一個獨特的能力,葉蛙的腳趾上長滿了微小的圓形球狀體,當牠垂直爬行於光滑面上時,不僅腳趾末端的圓形球狀體具有吸附力,同時牠的腳趾末端會分泌出黏液,增強牠往上爬行的附著力,也因此,葉蛙爬行而過的玻璃窗總是留下一道足印。

(下圖取材自Yug2008年之攝影作品)

Datei:Hyla meridionalis 01.jpg
不管是爬樹的青蛙或其他種類的青蛙,牠們與人類相處的命運並不是美好的,在古時的歐洲總是傳說,青蛙是女巫或魔鬼的替身形象,在某些魔法書裡如此寫道:一個男人想贏得一個女人愛情的法術是,用一枝長針把正在交配的一對青蛙活生生地穿刺而過,然後把這對青蛙藏在女人的衣服裡……,或是,想讓一個人說實話,只要把從青蛙嘴裡活生生撕扯下來的舌頭藏在這個人的枕頭下,但是被撕扯下舌頭的青蛙必須全身完整無損……。

即使青蛙不被拿來耍魔法,牠們自古以來也總是被使用為醫藥配方,傳說牠可以加強性能力或是促進懷孕力,而今日,牠們依舊是實驗室裡的廉價實驗品……。

寫到這裡,我的心似乎已經在淌血了,請人類原諒我的多情及善感。

在本文之末,就以''氣候青蛙''(Wetterfrosch)做結尾吧。

''氣候青蛙''指的就是會爬樹的青蛙,德國、奧地利有個鄉土說法(非洲、印地安或印度都有類似的說法),亦即,葉蛙可以預報氣象,他們相信,如果葉蛙往樹上攀登,就表示要出太陽了,如果牠們往水裡跳,就表示要下雨了,因此,有些人到今天還把葉蛙關在玻璃瓶子裡養,作為一種消遣性的''氣候觀察站''。

當然這個傳統說法是毫無科學根據的,事實是,陽光照耀的時候,蟲子飛得比較高,因此葉蛙也跟著爬上高處守候,在如此視野廣闊處比較容易獵取飛翔的蟲子,或者可以這麼戲說,飛翔的蟲子會自己飛進牠的嘴裡,葉蛙也很喜歡曬太陽,牠登高臨下的靜止姿態,可以保持好長一段時間,像是一個打坐的老禪士,而在陽光的照耀下,牠發亮的淺綠身子,何需童話公主的憐憫或親吻,牠本身就是一個俊美的王子。

一個奧地利朋友總是這麼說,被關在瓶子裡的葉蛙爬上瓶口是嚮往自由的意思,我想,嚮往自由應該是每個生命的本能吧?

(登高遼望的瀟灑自得,照片取自Arge-Naturschutz。)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4) :
34樓. 思于
2010/07/26 09:44
加封

封妳為

另類生物學家

呵呵,當我望著''另類生物學家''的稱呼而傻笑時,你或許可以在遙遠
的台灣感受到我對動物的癡情,以及我的生物學異類思考的脫軌心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27 19:37回覆
33樓.
2010/07/24 22:53
台灣的樹蛙肯定不輸歐洲,歐洲的樹蛙都面臨絕種了,因此才會被列
入保護動物之名單,會面臨絕種,主要原因就在於,人類的生活領域
不斷擴張,因此相對之下,其他動物的生活領域就縮減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27 19:18回覆
32樓.
2010/07/24 00:20
喜歡樹蛙
哈哈!我一直喜歡樹蛙~卡哇伊哪!
奇怪啊,我在台灣只看過水田裡的青蛙,但是從來沒見過青蛙爬樹,
樹蛙是我來了歐洲才見識到的,牠們真是卡哇伊哪!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24 22:00回覆
31樓. 嗚呼哀哉(忙碌中)
2010/07/20 22:28
動物日記
錯失了Discovery或Animal Planet,還可以跑來黑月這裡坐一坐、看一看
好開心嗚呼哀哉喜歡我的動物日記!替我的動物們向你道謝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22 03:13回覆
30樓. 花豹子
2010/07/15 10:41
真棒

珍貴的圖片

專業的解說

呵呵,花豹子,我不專業啊,我只是擁有一股對所有的生命的熱情。

感謝來訪,並祝週末愉快!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16 00:45回覆
29樓. Empty Traveler
2010/07/15 08:10
我那次是有麻醉的

回想起自已小學那次解剖課

我們的青蛙是有麻醉的

老師把幾隻青蛙裝在一個大罐子裡

跟麻藥一起晃了很久 ...

我用我的手帕(只有小學生是天天檢查手帕的)

把青蛙包起來埋了 很慎重的做了儀式和記號

然後我很確定自己不會是讀醫學院的料了

這麼說來,麻不麻醉青蛙,全看生物老師怎麼想,而這正是我對生物課程不滿意的地方,學生並沒有學習到人與大自然息息相關的整體觀念,而只是從人類單方面的偏狹觀點來看待地球上的其他生物,這就是我所厭惡的人類沙文主義。我想,生物老師應該向學生解釋解剖青蛙的必要性,應該教導學生感謝犧牲的青蛙,應該在解剖前施以麻醉,應該在解剖後慎重埋葬,就像Empty Traveler曾經作的,我想,生物老師真的身負重任啊。

呵呵,跟你握握手,我有兩種職業絕對不會選擇,一種是會記師(我會死在數字裡),另一種就是醫生(我會陪著病人一起死)。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16 00:41回覆
28樓. 沉潛
2010/07/12 08:41
沒有麻醉

偶以前生物實驗課的確也跟火花一樣,是用活青蛙作實驗的。而且應該是沒有麻醉,不然偶應該不會那麼呆愣…其實該承認是嚇壞了…唉…當時根本不敢動手哩。
這影響到以後所有解剖之類的課…不過,在下生物讀得還算可以啦。那畢竟算是在下喜歡的科目。

黑月心腸十分柔軟。至於火花……嘿,想不到您這麼厲害啊。

祝福您們。

我一直很喜歡生物,但是不是學校規定的那種上法,我到今天還在
給自己上生物課,上我自己理想中的生物課。

唉唉,話說回來,我還是重複我的希望,希望台灣現在學校的解剖
課程中使用的青蛙是預先麻醉了,活生生解剖動物在歐洲是不許可的。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12 21:39回覆
27樓.
2010/07/11 09:01
青蛙的........尿

回憶高中生物課

有堂解剖課 就是拿活生生的青蛙做實驗

先將四隻用小針固定(光這動作 四人一組 )

就弄半天 每個小組 有抓跑掉的 有在嚇的鬼叫的......

我這組三人非推我抄刀割肚皮 那當下 一刀下

可憐的青蛙 噴尿到我手上 其他三同學尖叫跑開

還是老師來與我共同完成~~~殺青蛙!

幾十年後的現在記憶~~只有噴尿 同學不敢靠近我(因我被噴到尿)

所以我是一隻青蛙!瞧 這堂課只留給我這印象!真無奈

老天啊,這跟納粹把猶太人當活生生的醫學實驗品有何差別?
希望,今日台灣的生物解剖課已經採用先把青蛙麻醉的方式,
老天啊,我的心淌流著青蛙痛苦的血液……。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11 18:05回覆
26樓. 沉潛
2010/07/10 14:12
生物實驗
黑月勿驚。以在下這把年紀,可以想見當初高中時的生物實驗。
那是幾十年前了。保護小動物的意識尚未普及。勿憂。
不過說真的,當時偶實在是嚇傻了。
現在高中課堂的生物實驗如何?還拿不拿青蛙作解剖實驗?
這……坦白說偶不知道哩…

現在台灣中學生還是在解剖青蛙,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活生生地解剖?
在歐洲是不許可的。

我從前逃掉解剖課了,因此我的生物成績是所有科目最差的一門。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10 23:16回覆
25樓. ben 邯鄲學步中
2010/07/10 08:32
reminiscent of my mischievous childhood:)
with the bonus of your informative narratives.
thanks
ben
我估記,我的童年也沒有少過抓青蛙、灌蟋蟀……等行為,那時,沒人教
導我們應該憐惜動物。
也因此,今天走上這條自己覺得是正確的道路,有時都覺得太遲了一些,
想到有太多太多的生命曾經因我而死去,我的心忍不住抽緊了起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0/07/10 23:3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