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虹安事件最離譜的評論,從「誰是台大學生」論李律/「戰學歷」背後的階級優越感:菁英名校與皇帝的學徒們
2022/09/27 01:41
瀏覽1,378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高虹安駁論文抄襲其「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發言惹議,自稱流浪教授李律在鳴人堂與天下雜誌的文未談到台灣從小就上私小花大錢補習導致教育階級化貴族化,更扯啥幸運擠進窄門,難道不知私校學生父母收入較低、台大之類的頂大陣容豪華「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狀況嗎?李律如果真的當過所謂流浪教授,就該知道你的學生在私立大學的通常要打工與欠學貸,在公立大學或頂大就比較不必為錢煩惱,難道李律你都不關心學生嗎?我們先以台大教授羅竹平的一篇投書談起:

圖片說明:高虹安發言被質疑,圖為李律/「戰學歷」背後的階級優越感:菁英名校與皇帝的學徒們。

羅竹平2009年還在擔任助理教授時,就發現農經系所學生的狀況,並因此投書中國時報「台大將成為貴族大學?」,引用如下:

“去年忝列本系甄選入學的招生委員,對於五十多位來面試的同學出類拔萃的成績表現,印象深刻!而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大多數同學出類拔萃的家庭背景。

 這五十多位來甄試的同學中,大概七成來自台北縣市,普遍來自好學區學校或貴族私校;總共只有十二位同學來自中南部。這些在學校成績和活動參與上皆出類拔萃的學生父母中,約一成是大學教授,一成是醫生,其它有企業主、基金經理人等;父母直接務農的,好像一個也沒有。難怪,系上的清寒獎學金,值金融海嘯之際,還是一直沒人申請

 普遍而言,北部學生英語程度比南部學生好。這也難怪,許多學生(大部分來自台北縣市)有出國旅遊、遊學、或當交換學生的經驗,有人甚至每個暑假都出國。除此之外,他們興趣廣泛地參與多項「貴族」的活動、學習「貴族」的樂器。所以當偶爾看到甄試同學(中南部學生)中有人的興趣只有打籃球、彈 吉它這類「免錢」的活動時,不免覺得落差很大。盡管他們學測成績相同,有「貴族」氣息的學生,在分類評分表上,當然是比只能從事「免錢」活動的學生占優勢。”

我們來看看同為助理教授的李律寫的是甚麼:

“別的學校我不知道,我自己的學校,我的學弟妹們,我的學生們,大家都是幸運擠進窄門的人。他們每個人,都為了擠進這道門付出了代價。每個人都受傷,每個人都生病,每個人都忘了自己怎麼活過來。每個人都花了四年的時間,指認自己的傷,確認自己生病,然後再用一生的時間去找回自己。

要當皇帝的學徒,這就是代價。沒有人說這很容易。”

李律說「別的學校我不知道」,那就看看他是何校畢業?是否看到與羅竹平「不同的風景」?

根據李律的創作空間站的自我介紹,其本名李律鋒,查了碩博士論文網,他分別於2004年、2014年拿到政治大學的碩博士,根據師大臺灣流行音樂小史(1978-2008) 簡介,李律鋒現職為陽明交通大學說故事學程兼任助理教授。

無論政治大學或陽明大學、交通大學都是公立大學,是否有存在羅竹平當年投書的狀態呢?

我2015年曾經寫過一篇「台灣大學排名下滑,自己的學校自己救!請台大的有錢學生出錢!」,裡面介紹了民進黨立委林淑芬針對163所大專院校進行「弱勢族群比例」的統計調查報導,在2012年的統計中,弱勢學生比例「最低」的國立陽明大學與「最高」的和春技術學院,兩者相差逾24倍。國立陽明大學全校4579名學生當中,僅有38名是中低收入戶的弱勢學生,平均每學期比例僅0.41%,每千名學生只佔4人;國立台灣大學、交通大學分別為0.53%與0.57%,每千名學生約5人;弱勢學生最多的和春技術學院3264名學生中,高達646名中低收入戶,約佔9.89%,每千名學生就有近百人為私校的高額學費所苦,畢業後面臨沉重的學貸壓力。

我們整理一下上述資訊:

1.高虹安念的師範大學,就是李律(AKA李律鋒)開課的師大。

2.羅竹平「台大將成為貴族大學?」寫的台大,也是高虹安拿斐陶斐的台大。

3.弱勢學生比例「最低」的國立陽明大學,也是李律(AKA李律鋒)當兼任助理教授的陽明交通大學前身。

然而,李律身處這些貴族大學中,並未感覺到階級不平等造成的教育不平等現象,只扯一下無病呻吟的文青語言,容我再引用一次:

“大家都是幸運擠進窄門的人。他們每個人,都為了擠進這道門付出了代價。每個人都受傷,每個人都生病,每個人都忘了自己怎麼活過來。每個人都花了四年的時間,指認自己的傷,確認自己生病,然後再用一生的時間去找回自己。要當皇帝的學徒,這就是代價。沒有人說這很容易。”

社經地位好的人當「皇帝的學徒」或許不容易,但社經地位極差的人根本不可能當「皇帝的學徒」吧!

以下,我用臺大教授駱明慶「誰是台大學生? — 性別、省籍與城鄉差異」論文及王浩威(精神科醫師)「消失的人口」一文來簡單討論。

駱明慶「誰是台大學生?」共有兩個時代的論文其內容簡單說根據他的歸納分析,外省籍、住台北在念台大上有優勢,第二版的〈誰是台大學生?(2001-2014)──多元入學的影響〉則指出2001-2003年,18 歲台北市人成為台大生機率是花蓮13.64 倍,大安區是花蓮27.56 倍。2011-2014 年,台北是花蓮7.37倍,大安區是花蓮12.83 倍。

駱明慶在第一份「誰是台大學生?」認為外省籍上台大的有優勢的原因是所謂國語優勢、父親教育優勢,我則在「從外省人母語看外省人問題」一文質疑他應該把這些外省籍冠上「高級外省人」,因為有許多外省人「高攀不起」。

舉例來說,精神科醫師王浩威曾提到在民國八○年代,他隨<慈濟>基層醫療服務隊到每一個偏僻的聚落,他到花東發現「還沒來東部以前,從沒看過這麼多慢性精神分裂或智障的新嫁娘住在同一農村。不過,在桃園或西部其他地方的眷村,這情形反而經常可見,特別是在上一輩的人口裡。」

他指出蔣介石政權下,「所有可能婚嫁的女人就像是被挑選的貨品,從最上層的社會開始往下流,那些將軍或校官們挑走了最好的對象,剩下的再繼續往下漂流。於是,所有重度精神病和智障的女性患者,最後都留給了最基層也是最貧窮的小兵。」,而「然而,智障也好,重度精神病也好,雖然不少是家族裡的偶發案例,但也有不少個案其實是很容易基因遺傳的。於是,多年以後,在台灣各地的精神科門診或病房,往往可以看到患者的榮民父親,帶著他生病的妻子,來探視剛剛發病住院的子女。」

如果統計一下這些娶了「所有重度精神病和智障的女性患者」「最基層也是最貧窮的小兵」其子女有無上台大的,比率應該是鳳毛麟角吧?

關於教育與階級的議題,我從17年前就有稍微提過,長年以來我也看了不少相關討論甚至論文,2005/08/19 我在透過教育制度被放大的窮人困境指出:

“貧窮會導致階級複製,有人說是「貧窮世襲」,但有誰願意這樣的「世襲」?

8月11日 聯合報有則新聞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教育優先區》溫飽都難顧 起步落後一大截」,有段話:

『民和國中教導主任薛文燕指出,馬斯洛的人格理論中,人的需求有生理、安全、被接納、自尊、自我實現五個層次,但山地的學生,很多連基本的食物、安全都達不到,要求他們在學業上有傑出表現,猶如隔空架屋。』

連小朋友都必須為家人的溫飽盡一份力時,他們有辦法為自己的未來努力嗎?不多花一點時間讀書,山區許多國中比得上都會地區學生成績嗎?

北市公立高中國中基礎學力測驗最低錄取分數約為二一六分,南投縣信義國中全校平均為九十六分,山區的小朋友們為了幫家裡做事沒辦法念書,「一綱多本」他們只能有「一本」,英文測驗的雙峰現象總有他們的一份,他們怎麼能不「貧窮循環」?其他的窮人們亦是如此!”

現在是2022年,我17年前寫的東西,到現在仍然適用,所以我完全不能理解當討論「戰學歷」時,李律(AKA李律鋒)卻只談啥“別的學校我不知道,我自己的學校,我的學弟妹們,我的學生們,大家都是幸運擠進窄門的人”

這樣還不如駱明慶當年說的:「今天我們可以站在這裡,其實占了很多人的便宜,不要因此以為自己很優秀。」

無論是師大、政大、台大,無不是得到政府極大的補助,公立大學同系所的學費通常是私大的一半,公立大學學生家長經濟情況通常比私大的優越,遠見雜誌更指出私立大學學生背負就學貸款(學貸)的比例,根據教育部最新統計,109學年度私立大學背學貸的學生人數超過18萬人,是公立大學的3.17倍,總貸款金額更高達158億元!

李律(AKA李律鋒)說「要當皇帝的學徒,這就是代價。沒有人說這很容易。」,但台大、陽明、師大、政大學生如果是所謂「皇帝的學徒」,怎麼不思考有更多人被排除在與皇帝接觸的機會之外呢?

Blackjack 2022/9/26

律師這樣花錢養小孩然後大嘆「養小孩就是燒錢」!?看看臺灣階級制度的殘忍

影/諷中華大學夜間部引熱議 高虹安鞠躬致歉

2022-09-21 08:28 聯合報/ 記者

郭政芬

/新竹即時報導

民眾黨新竹市長參選人高虹安被爆博士論文抄襲疑雲,高虹安昨天緊急開記者會自清,列出自己的學霸經歷,談到「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才要去做台大碩士灌水」,此番言論引發爭議,高虹安對此出面致歉,她表示她用詞不精確,讓中華大學的師生有不舒服的感受,她要誠懇的向大家致歉,會虛心地檢討改進。

高虹安昨天澄清沒有剽竊或抄襲,其中談到「我高虹安今天從小到大,北一女、台大不說,我們師大也是榜首進去,台大是學術成績第一名畢業,我們今天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才要去做台大碩士灌水。」

高虹安正巧在10月6日受邀到中華大學演講「數據科學與國家城市治理」,她在記者會上針對學歷的言詞,昨晚引發不少網友湧入該則活動訊息留言,留言也出現一片反彈聲浪。

對此,高虹安今天凌晨出面鞠躬致歉,該道歉言論在新竹在地群組轉傳,她針對中華大學的師生回應,她在面對特定媒體抹黑她論文抄襲時,為了回應外界的質疑,陳述了自己過往的求學歷程,在委屈、憤怒的情緒之下,她確實用了不精確的用語和方式,她誠摯的向大家說聲道歉。

高虹安說,我們都以學校、學位為榮,在學業工作上全力以赴,希望能讓學校以我們為榮,中華大學有很多努力的學生和優秀的校友,「但是我用詞不精確,讓中華大學的老師和同學有不舒服的感受,要再次誠懇的向大家道歉。」她也會虛心地檢討改進,也謝謝大家的建議,對不起。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