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意象用鯨魚「海翁」?從杜正勝談鄭成功的鯨魚傳說到彭明敏,看日本瘋狂大屠殺鯨魚、海豚與鯊魚
2022/08/04 01:38
瀏覽555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民視播出杜正勝從鯨魚談台灣歷史,包含鄭成功傳說是東海大鯨投胎轉世、清國割台時文人借鯨魚詠嘆,到彭明敏設鯨魚網站。我九五年現場聽過彭明敏演講,這幾年鄭成功被認為燒殺擄掠原住民,還有鯨魚長年被日本屠殺,我認為杜正勝這集很不合時宜,甚至不合台灣價值,以下討論之:

圖片說明:民間傳說鄭成功為鯨魚轉世,翻攝民視。

先說杜正勝怎麼談鄭成功,我看的是2022/4/8及2022/4/15的民視節目,除了簡介鯨魚外,也提到民間傳說鯨魚轉世的鄭成功如何被醜化,及到了列強環伺後,鄭成功的官方歷史評價才逆轉。而台灣被割讓日本後,時人紛紛以鯨魚、騎鯨人題詩作詞話惆悵,這當然也是借用鄭成功由鯨魚轉世的傳說,及鄭成功打敗荷蘭的典故為寓意。


現在的鄭成功,中央的看法已經不同,我之前提過,引用如下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對內政部長徐國勇當鄭成功來台358周年中樞祭典主祭官表示:台灣原住民族眼中鄭成功是台灣版「哥倫布」:燒殺擄掠、侵奪土地、強迫殖民!故要求「拒絕殖民史觀,取消中樞祭拜」!鄭氏宗親不滿並發抗議書給行政院長蘇貞昌,要求撤換Kolas。Kolas表示,她向來尊重鄭氏宗親慎終追遠的祭祖行為,也期盼鄭氏宗親尊重台灣原住民族對鄭成功登台的不同史觀,「我們不用互相干擾,讓我們彼此包容即可」,她不會向鄭氏宗親道歉,但非常樂意當面溝通。”

我指出:

“Kolas Yotaka的表現非常「民進黨」,明明任何人看到她的指控都會認為她把鄭成功當成「哥倫布」、屠殺台灣原住民的兇手,然後又要鄭氏宗親「彼此包容」!如果有人說你的祖先是殺我祖先的兇手,然後要你包容我的看法?”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先指控鄭成功燒殺擄掠原住民並要求取消中樞祭拜

因此,杜正勝談鄭成功,依轉型正義角度,他還「地位未定」呢

其次,杜正勝談彭明敏的鯨魚意象,因為台灣像是在海洋遨遊的鯨魚,以鯨魚作為logo名符其實云云,這讓我想起九五年曾現場聽過彭明敏演講,演講完我還提問了,問題我還記得,在此不表,但我對彭明敏的印象非常好。

我在16年前的「外省人的原罪?」一文曾提到在1964 年,彭明敏、魏廷朝、謝聰敏三人起草了「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我當年說他的看法就是認為國民黨統治核心之外的大陸人與台灣人一樣,皆為國民黨政權下的被壓迫者,且認國家非以種族、文化、語言或宗教為基礎,也就是所以謂的「命運共同體」為出發點,我當時認為彭明敏的胸襟了不起。

而彭明敏於2022/4/8過世,自由時報2022/4/12社論台灣意識的啟蒙者─彭明敏特別提到:

“〈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由他和兩位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合作,但尚未廣為散發,師生即遭逮捕。這份後來曾由《紐約時報》刊出要點的〈宣言〉,強調「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反攻大陸絕不可能」,主張「不分省籍、人民團結」建立新國家,並宣示制訂新憲、重新加入聯合國等目標。六十年後的今天看來,先知的高瞻遠矚,仍是台灣尚待完成的國家理想。”

在社論結尾的話是:

“哲人遠去,台灣打造正常國家社會尚未達標,仍待「不分省籍,竭誠合作」,一起努力。”



從現實來看,李登輝台灣政府已經消滅了省籍問題,因為籍貫已經不再被記載,只有出生地。此後只有原住民與本省人可以尋根到前面祖先,所謂的外省人其中國祖先因為現在仇中是台灣價值,沒有省籍可以免去外省人被按圖索驥的危險,也不必被直接算入蔣介石二二八大屠殺的「共犯」。

當年彭明敏認為大家要攜手共進,大家只有統治集團與非統治集團的不同,所以他的主張是「不分省籍,竭誠合作」。至於走不同道路的李登輝國民黨,就把外省人去除「籍貫」,其實外省第二第三代,身分證為何要冠上從未真正踏過的「原鄉」,何況那又是父祖那一代的「血緣」,有何重要性?

然而,所謂關於祖先的討論,台灣有雙重標準,例如很多原住民其實根本就是「都市原住民」,完全不會族語也拋棄一切傳統,其長輩完全融入都市生活甚至也不弱勢,並非中低收入戶或低收入戶,父母皆為大學畢業甚至是高知識份子,也可以在不變更漢人姓名的情況下,卻具有原住民身分。

舉例來說,2202/4/1憲法法庭認為原住民身分法規定取得具原住民身分的父親或母親之姓,或傳統名字者,才能取得原住民身分違憲。而聲請釋憲者包含一位聲請人7歲吳姓女童,據報導,其父親是吳欣陽律師,她的母親是鄭川如副教授,父母是律師與教授,而且連回復傳統姓名繼承已經接近被種族滅絕的原住民傳統都做不到,這樣的「原住民」是社會經濟弱勢嗎?

台灣可以自稱南島民族,就像民進黨政府蔡英文於2017年搞尋親之旅找南島兄弟姊妹,但外省人的「籍貫」卻萬惡至極,必須消滅!而我那小學畢業的外省父親與本省母親沒有給我「國語優勢」,高級外省人駱明慶卻一句「外省人的國語優勢」,讓我疑惑這些以北京語為母語的外省教師之子真以為我老爸跟他尊貴的父親是「同類」?

高級外省人眷村人朱天心說她們外省人的悲哀是清明無墳可上,上台大的朱天心與駱明慶與我們「這種外省人」甚麼都不一樣,還能被混為一談,真是見鬼了。

所以,律師與教授生下的「原住民」連傳統姓名的價值都不要,他們所處的環境與山上部落天差地別,又是弱勢嗎?

這讓我想到,台灣價值的奧妙就是,台灣可以原住民幾千公里尋親,外省人卻必須「認同台灣」所以「籍貫」莫名其妙!

不過,「籍貫」對我不重要也沒有意義,反正我家已經少子化到絕子絕孫,我老爸與我都沒回到他老家,我也沒有興趣尋根啦。

講到這裡,就要看自由時報的另一篇社論「裡應外合的民主危機」,類似的言論也包括許多人主張要抓「台灣的內賊」。又如外省後代苗博雅在公視公開被王晴蒂質問” 若有人說「你的祖父殺了我的祖父」”(王晴蒂AKA百靈果NEWS凱莉)一樣:

血緣在原住民來說是民進黨政府絕對肯定認同的,即使不更改為傳統姓名,即使父母是高收入知識份子也可以讓其子女有原住民身分!

血緣在外省人就會質疑「你的祖父殺了我的祖父」、「裡應外合」、「國語優勢」呢!

因此,彭明敏這句「不分省籍,竭誠合作」,只有台灣人徹底滅絕省籍認同後,大概才會成真。

最後,台灣從未嚴厲指責日本對鯨魚、海豚與鯊魚的大屠殺,甚至連台灣媒體也大推日本人替自己補鯨業辯護的書,難道因為日本人罵了中國,日本人捕鯨的價值觀,台灣人就要接受?

聯合報鳴人堂嚴選好書推薦竹田いさみ海上霸權:從捕鯨業到自由航行的海洋地緣史就是一個荒謬的例子:日本人屠殺鯨魚鯊魚海豚是人類種族滅絕動物最殘暴的一環,每次獵殺都讓大片海水變成紅色,為什麼當全世界都指責日本和歌山在太地町屠殺幾萬隻海豚、全世界都不認同日本以傳統之名捕鯨,台灣媒體卻還要報導日本人辯護捕鯨業的書?

圖片說明:日本自1985年屠殺鯨魚20162隻,引自遠見2019-07-02報導「鯨豚最懼怕的夢魘!日本重啟商業捕鯨的悲歌」

綜上,看到杜正勝關於台灣以鯨魚為意象的討論與台媒大推日本辯護捕鯨,我既替鯨魚,也替台灣感到悲哀!

Blackjack 2022/4/16

從父漢姓失原民資格 判決違憲

04:102022/04/02 中國時報 林偉信 、 林良齊

7歲吳姓女童因父親非原住民,她從父姓無法取得原住民身分,她由父母親代理聲請釋憲,憲法法庭昨判決,《原住民身分法》第4條及第8條規定,子女從父或母的原民姓氏才有原民身分,父母死亡也須依此辦理,違反憲法比例原則,2年內須修法,逾期失效。

聲請人吳可以提再審救濟,至於9萬5000人與她一樣處境的未成年子女,則須等待修法結果,或是法令失效後再申請原民身分註記;另一聲請人吳陳春桃及劉陳春梅,因已改名取得原民身分,憲法判決結果對其沒有影響。

吳的父親吳欣陽律師2016年向台北市南港戶政事務所申請,要幫她取得山地原住民身分登記,但戶政事務所認為,她的母親鄭川如副教授是太魯閣族山地原住民,但父非原住民,她因從父姓,依《原住民身分法》第4條規定駁回申請,經行政訴訟敗訴確定後,吳提釋憲聲請。

憲法法庭審理後認為,《原住民身分法》對於原民與非原民結婚所生子女的原民身分取得,用姓氏來做為附加要件,非適合及必要,這樣的限制不符合比例原則,且違反對種族平等的保障,第8條規定,父母死亡後也須用第4條的規定辦理,屬違憲,判決2年內修法、逾期失效。

本件判決有5位大法官不同意,呂太郎大法官認為沒有違憲,他主張,原住民與非原住民結婚後,所生子女並不因有原住民血緣而當然取得原住民身分,這在子女未成年前由父母選擇,成年後可自行選擇,已賦予當事人有選擇機會。

蔡宗珍、吳陳鐶、林俊益、張瓊文大法官提出不同意見書,認為立法不足之處須由立法者適切行使其裁量權,充分履行其立法義務予以排除,不能由職司憲法審判的憲法法庭,逕行介入而決定未成年子女於成年前取得原住民身分的要件。

對此原住民族委員會表示:「尊重司法,將依判決意旨辦理後續事宜」,會再邀集專家學者及原住民族代表研商,經廣泛徵詢原住民族社會意見後,提出符合原住民族意願法案。

#取得 #身分 #憲法法庭 #修法 #規定

***********

從漢姓取消原民身分作法違憲 谷辣斯:將帶來毀滅性傷害

12:092022/04/03 中時 崔慈悌

憲法法庭日前判決,原住民從漢姓被取消原民身分的作法違憲,對此,具有原民身分的總統府發言人谷辣斯認為,這種以大法官之姿傳遞「原名比漢名更不重要」的訊息,徹底否決原民在台灣的價值,就長遠來看,將會為台灣帶來毀滅性的傷害。建議大法官應有至少一席原住民。

原住民身分法規定「原住民與非原住民結婚所生子女,從具原住民身分之父或母之姓或原住民傳統名字者,取得原住民身分。」憲法法庭日前作出判決,認為原民法第4條第2項違憲,要求相關機關2年內修法。

谷辣斯在臉書發表她「個人的意見」,認為這是一個不公平的判決,大法官的決定,再度複製漢文化對原民姓名權的壓迫。過去的原民祖先,尤其是平埔族就是這樣失去姓名、語言。

她質疑,到21世紀再有人以大法官之姿、假「平等」之名,傳遞「原名比漢名更不重要」的訊息,徹底否決原民(原民女性)在台灣的價值,就長遠來看,將會為台灣帶來毀滅性的傷害。

谷辣斯指出,現行「原住民身分法」的規定(即:如果是漢父原母所生的孩子,必須「從母姓」或「取原名」才能取得原民身份)是十幾年前民選的原住民籍立委,基於廣大原住民族民意,所修正的法律。會這樣修,其來有自。

因為歷經數十年原住民族的都市化,無數個原漢通婚的婚姻,礙於夫家的壓力,使得原住民媳婦必須放棄自己的認同、信仰,所生的孩子不但不能取得原住民身份,還必須冠上夫姓,以延續夫家香火。延伸而來的後果,是原住民女性在面對夫家時,原住民媳婦與其家族自尊的喪失、認同的流失。

她說,原住民族想積極介入政府扭曲的政策,因此透過原民立委修「原住民身分法」,要求台灣社會接受一個事實:原住民女性若嫁給非原民家庭,與非原民丈夫一樣擁有對孩子相同的權利。原住民媳婦也必須有勇氣,彰顯她所生孩子的原住民身份,公公婆婆也要可以接受自己的孫子也有權利繼承母親家族的姓名並成為「原住民」。

不是只有漢人需要透過姓名延續香火,谷辣斯表示,原民也透過傳統的命名制度延續各氏族的血脈。所以最客觀又具體的表徵,就是父母雙方可協議自己的孩子是否要成為法律上定義的「原住民」,如果要,就直接改名。

她說,這種立法其終極的目標,不是為了造成原漢衝突,相反的,是為了促成台灣社會尊重多元、尊重原民女性。但大法官卻做出缺乏遠見的判斷。可能因為大法官不是原民,沒有類似的痛苦經驗,所以真的很難理解大部分的原住民族在說什麼。但「台灣原住民族的命運,怎可被不了解原民的人決定?」

谷辣斯表示,此案給的啟示包括:若原民還沒回復傳統名,請趕快以實際行動回復傳統名,並以自己的名字為傲。並認為,「大法官應有至少一席原住民」。

#原住民 #原民 #谷辣斯 #大法官 #發言人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nuitgrass
2022/08/04 09:44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應該是代表當時某方面的意見:歷史觀。燒殺原住民的是早期移民的漢人(今天後代為所謂的本省人),竟讓鄭成功一人背鍋?民進黨真喜玩歷史「指鹿為馬」的遊戲,天天蹦躂的歡。

要指責也該指責民進黨(及其支持者)的閩南祖先吧,比如她的老闆蔡英文、蘇貞昌,倒把「他們」都給摘出來了,拿鄭氏替罪?這樣說,印地安人在美洲的滅絕,白人也可脫罪,是哥倫布一人的鍋?

國民黨來台灣晚,外省漢人移民來不及傷害他們(並非他們善良),本省黨員的祖先也有原罪。外省底層也多有與原住民聯婚,搭伙過活;此種情形,兩邊才都是社會辛苦人。

說到漢人移民也就是本省人的墾殖史,那就充滿很多黑暗,當年西班牙荷蘭來台招募閩粵移民,規模化的侵奪原住民土地,到了滿清時代,亦即現在的說法「清領」,台灣許多地方並不受清國統治,以至於被認為無主之地,李先得就以這個理由鼓吹日本攻台

日本統治台灣後,為了樟腦利益剿滅原住民,許多手法都是種族滅絕,只是因為台灣政府為了歪曲歷史都刻意掩蓋,因為有另外一個族群把原住民取而代之,那個族群取代了被種族滅絕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有空我會寫

至於Kolas Yotaka,她說

"根據父親的口述,在日據時代,我的祖父Maro’在少年時期被一位在電力公司做事的日本主管帶走,到他家中幫傭。該名主管姓「吉成」,最後把祖父帶到台北,讓他從小學念到中學,還把自家的姓「吉成」給了祖父,並為他取名「志成」。在那個日本人統治台灣的年代,祖父的名字從Maro’變成「吉成 志成」。他學的日語,也跟這位吉成先生一樣,屬於關西腔。"

Kolas Yotaka祖父接受日本人給他的姓,算是與日本人關係良好,有些原住民就有不同待遇,有被屠殺的,也有整個部落被毒死的,被日本人屠殺的倖存者與Kolas Yotaka看待日本人當然就會有所差異,未來我也會談談

blackjack2022/08/04 15: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