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對原住民的種族滅絕4:從舊約摩西看基督教文明對異教徒的種族滅絕、西拉雅語言靠聖經復振的問題
2022/07/06 01:53
瀏覽953
迴響2
推薦11
引用0

原住民族電視台《尋miing紀遺》首集介紹西拉雅,主持人游以德談到荷蘭人征服西拉雅族後設教堂「教化」,還有萬正雄長老以西拉雅語聖經復振被認定為死語的努力,但當他用聖經與中文概念解釋西拉雅語各個詞彙時,反而透露出西拉雅語已經滅絕的事實,世上已無以西拉雅語為母語的人存在,這些語言的意義反而要透過滅絕西拉雅文化的其他文化來解釋,更證明了西拉雅族已經被種族滅絕的事實。

圖片說明:以下圖片翻攝原住民電視台《尋miing紀遺》。


我們先看主持人游以德(Sayun Nomin),中央社說她其實是位來頭不小的泰雅族女孩,曾獲臺灣文學獎、臺北文學獎、原住民族文學獎的她,更是畢業於臺灣大學戲劇系的劇場演員,現在也還就讀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研究所等,但她介紹荷蘭征服西拉雅族的過程中,用的詞彙是「得到統治權的荷蘭人,為了教化當地居民,建設教堂傳教」云云,白人武力征服原住民就算打贏了,為何就能「得到統治權」?白人對原住民傳教為何叫做「教化」?

或許現在原住民有很高比例信仰基督教,但西拉雅族當年根本就不信,要不然也不必「被傳教」了,游以德(Sayun Nomin)這段話喪失了族群定位的主體性,我們也可以從萬正雄長老復振西拉雅語的過程來檢視。

萬正雄長老解釋荷蘭人征服西拉雅族後,為了傳教,將聖經以羅馬拼音翻譯,他舉的例子之一是耶穌教導的主禱文,他提到一段話”Pa-ku tek-tei-aub”即主禱文「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他為了解釋這詞彙,用了一堆詞彙如正直、很正經那種感覺、是對的、是真的、是價值的…







從萬正雄長老的解釋來看,他的做法與其他原住民解釋自己語言的方式完全不同,我看了那麼多原住民解釋自己語言的例子,如果是年紀越長並且使用母語越久的原住民,他們在解釋自己語言給外人聽時會「詞窮」,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母語不能用簡單的其他語言的詞彙來解釋,我舉個例子,美國人並沒有所謂「孝順」的概念,有位youtuber介紹文化差異時就提到即使翻譯有對應的詞彙,但美國人也根本沒聽過,更遑論其含義了。

圖片說明:翻攝和老婆結婚6年,岳母第一次聊對我的真實看法!



但早已閩南化漢化的西拉雅族後裔,並非使用「祖先的母語」來做日常的溝通,只能透過對聖經乃至中文意義的掌握來「摸索」母語的意義,這就是所謂的「復振」。

這種「復振」又與其他瀕危、一息尚存的語言不同,因為西拉雅語已成為「死語」,並沒有真正以西拉雅語為母語的人能真正描述該詞彙的「傳統意義」,就會演變成現在要透過「聖經」去解釋母語。換句話說,目前復振的西拉雅語若以聖經為藍本,那就會變成基督教文化下的西拉雅語。

這類復振的語言,尤其在已經失去最後一位母語者的狀態下,真能讓祖先的語言曾經說過的話「活過來」嗎?

其次,如果從聖經來看,我曾經提過,摩西在出埃及之後,對於異教徒是趕盡殺絕的,以現在的概念來看,就是反人道罪與種族滅絕:

「你必要用刀殺那城裡的居民,把城裡所有的,連牲畜,都用刀殺盡」(申 13 : 15)

「但這些國民的城,耶和華你 神既賜你為業,其中凡有氣息的,一個不可存留‧ 只要照耶和華你 神所吩咐的將這赫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都滅絕淨盡」(申 20 : 16-17)

「百姓便上去進城,各人往前直上,將城奪取‧ 又將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驢,都用刀殺盡」(書 6 : 20-21)

「以色列人在田間和曠野殺盡所追趕一切艾城的居民。艾城人倒在刀下,直到滅盡。以色列眾人就回到艾城,用刀殺了城中的人。」(約書亞記 8:24)

甚至,舊約提到以色列人不但屠殺婦女與兒童,摩西只留下「未與男人睡過的女孩」,這就是要把一個族群完全的「以色列人化」:

「摩西和祭司以利亞撒並會眾一切的首領,都出到營外迎接他們。 摩西向打仗回來的軍長,就是千夫長、百夫長發怒,  對他們說:「你們要存留這一切婦女的活命嗎?  這些婦女因巴蘭的計謀,叫以色列人在毗珥的事上得罪耶和華,以致耶和華的會眾遭遇瘟疫。  所以,你們要把一切的男孩和所有已嫁的女子都殺了。 但女孩子中,凡沒有出嫁的,你們都可以存留她的活命。」(民數記 31 : 14-18)

我曾提過的劍橋大學歷史教授克里斯多佛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就指出白人傳教者如何汙名化這些原住民,我相信西拉雅族必然有其傳統宗教信仰,但現在已經被基督教文明滅絕了,如今透過聖經來「復振」,又能找回多少西拉雅文化呢?

圖片說明:以下圖片翻攝公視。

台南市長黃偉哲(左)肯定萬正雄長老(右)以及許多西拉雅族人在正名的道路上付諸汗水、留下足跡、見證歷史,今頒「卓越市民」肯定萬長老的努力。圖/市府提供

綜上,西拉雅語言的復振,是一條辛苦又漫長的長路,雖然原住民族電視台《尋miing紀遺》宣稱西拉雅語「被更正列為復育中的語言」,但根據我二月中的查詢,該語言的狀態仍為Extinct「滅絕」!我的看法是,如果原住民文化要維持其主體性,應該看看美國、加拿大印地安人的過去,有必要與基督教文明保持距離!





link:從新疆維吾爾種族滅絕證言看澳洲「失竊的一代」加拿大「印地安寄宿學校」日本「蕃童教育所」美國「拓荒」種族滅絕

Blackjack 2022/7/4

用生命爭取西拉雅正名 萬正雄獲頒台南市卓越市民獎

2021-11-20 20:14 聯合報/ 記者

吳淑玲

/台南即時報導

台南市長黃偉哲今天在第10年西拉雅文化節活動,頒給萬正雄長老台南「卓越市民獎」,繼台南文化獎再次獲得肯定。黃偉哲說,西拉雅正名、西拉雅族文化保存,10年足跡相當辛苦,也建立許多里程碑。

黃偉哲感謝萬正雄及許多族人在正名的道路上付諸汗水、留下足跡、見證歷史,頒「卓越市民」肯定萬長老的努力,希望西拉雅族的歷史文化能夠持續傳承、發揚光大。

年近80歲的西拉雅族萬正雄長老,2019年接受化療時還是到立法院靜坐爭取西拉雅正名。 頂著寒風就是希望立法院早日通過三讀認定西拉雅是台灣平埔原住民。他說,身份是祖先留下來的,沒身份等於沒了尊嚴。對於國家行政的拖延,他要用生命不惜任何代價爭取最後的成功。

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表示,萬正雄長老長久以來推動西拉雅族文化,爭取族群正名及復振語言、文化等艱鉅工程,貢獻殊偉,在西拉雅文化節10周年之際加以表揚,別具意義。今年的活動主題「Akusausalan(讀音:阿古掃莎蘭)」在西拉雅族語有「分享」的意涵,期透過各族群的合作及參與,讓市民朋友認識不同的族群文化,感受各個族群在音樂、文化及創作的張力和活力。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草山
2022/07/06 17:04
中國古典的上帝舊被基督教說成他們的GOD ,文化霸權,我有朋友信了老婆教,跑來跟我傳教,說甚麼老一輩的落伍,我不客氣說我比家父頑固,宣傳洋教進步,我不礙著誰,但別惹我!

基督教的傳教歷史,其實充滿血腥,過去我國中時代,就有老師灌輸回教是「一手持彎刀,一手拿古蘭經」,然後不信教就宰了的刻板印象,但基督教的十字軍東征,乃至大航海時代的武力傳教,都是搭配船堅炮利與強迫當地政府給「傳教的自由」,還有當年哥倫布給中美洲帶去的瘟疫天花麻疹傷寒,讓阿茲特克印加帝國滅亡,那才是人類史上最大的生化武器攻擊

到了近代,就是基督教文明以教化之名征服世界,要把全世界基督化,他們對待原住民的手段包括強虜原住民下一代集體住宿、遷住、改造思想,並加以利誘,完全就是殖民體系的暴力

基督教本質有沒有這些暴力因子,如果從摩西當年傳教與征伐的「手法」及歷史上的基督教來看,當然不能排除,現在要講轉型正義與種族滅絕,卻到教堂前止步?

其實基督教的傳福音過程,有些人是很良善的,有些則使人有壓迫感,我個人接觸過基督教與佛教,基本上不排斥,但也不會因為對他們有好感,就全盤接收其一切

blackjack2022/07/06 20:58回覆
1樓. nuitgrass
2022/07/06 11:04
利瑪竇來中國傳教時期,哪裡敢使用「教化」中國人這種用語,直到清初康熙帝還嚴厲處置:「眾西洋人,自今以後,若不遵利瑪竇規矩(尊重中國的禮俗),斷不准在中國住,必逐回去。」1違反者鐸羅(教皇使節)被逐出內地,1710年死於澳門監獄中。

以後船堅砲利,隨入侵者進入的傳教士反過來俯視「次殖民地」的文化。比較有意思的是,部分人士願意當「受教化」者,比如對「港英」的懷念。比如使用原住民語言翻譯的《聖經》,不談對原住民文化上的侵犯,反而高歌活絡了原住民的語言。其他就先不說了。

所謂種族滅絕,文化滅絕-----

記得曾看過一段論述:當今中國的非漢族的「少數民族」,最不會去搞「獨」的是滿族,因為他們民族最輝煌的一頁就在中國史上(與蒙古非常不同),滿族離開中國的「文化與歷史」,就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不是了:
想想納蘭容若,清代第一詞人,「詞」是中國文學的特色。《紅樓夢》作者,正白旗下漢族曹雪芹。書中的黛玉、寶釵都非三寸金蓮,漢族姑娘卻都不纏腳。

滿清沒被推翻前,自從入關後自己的部落文字與文化就已經逐漸淡出政治與社會生活的舞台,是漢人把他們種族滅絕嗎?漢人卻是被統治者。「辛亥」後翻轉,漢人多數民族統治中國,他們卻也不願意離開了。

其實,所有的漢族,都非純種原來的漢族。春秋時代有「夷、夏」之別,「吳、楚」就是非華夏的夷狄之流,所謂蠻夷。可後世,屈原的「離騷」卻是中國文學的瑰寶。楚人曾悲愴的發誓:「楚雖三户,亡秦必楚」,如此反抗暴秦。

滿族並沒有被漢族種族與文化滅絕,已經如楚人自然進入中國。

民初有本暢銷的,使用英文記晚清宮廷的通俗讀物《御香縹緲錄》等書,作者署名德齡princess ,作者就非文化上的中國滿族,是洋化的認同者。她作過慈禧的女官,論出身,哪裡能稱公主?無怪溥心畬駡哪來的冒牌公主。前者自然是中國人。

很多台灣人喜歡引用西方,特別是美國對於共產黨「種族滅絕」圖博、東土耳其斯坦的指控,連西藏、新疆都不肯說

如果以相同的標準看待台灣歷史,其實會發現台灣歷史上「種族滅絕」原住民的歷史血跡斑斑,充滿血跡與大屠殺,不比西方過去殖民美洲「乾淨」,甚至殘暴有過之而無不及

台灣部分原住民學者,聲援維吾爾族,但對台灣歷史的詮釋非常懦弱,或者根本被「收服」或體制化了,完全沒有美國一些印地安原住民的主體性思維

美國印地安人被基督教天主教「基督化」種族滅絕,因為傷痕太深,所以他們會警惕,即使在美國這樣in god we trust的基督教文明國家,他們並不以信仰祖靈為恥

相對的,原住民電視台報導有原住民年輕人試圖恢復祖靈與原住民傳統系統信仰,卻被其他族人批評,完全被十誡「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所宰制,這是基督教文化對台灣原住民傳統信仰的種族滅絕,但我並沒有看到原住民電視台有任何人有類似看法

為什麼台灣看待維吾爾的伊斯蘭信仰現況時可以理直氣壯說這說那,卻漠視台灣種族滅絕的現狀呢?

台灣的原委會找一大堆牧師加入,這是政教合一,甚至原住民電視台也不避諱的說教會配合政府宣揚四大公投,還責怪那些不支持政府主張的人不進步,非常荒謬

台灣原住民文化與美國印度安原住民文化最大的差別是,至少在影視作品上,我很少看到印地安原住民言必稱天父或主耶穌,但台灣原住民則否,台灣原住民的祖靈信仰「順位」已經排在泛基督教信仰之後

有牧師主張原住民的祖靈信仰就像十誡「當孝敬父母」的情況,是嗎?經得起討論嗎?祖靈信仰跟漢人那種拜祖先像嗎?

總之,還有的談呢

另一方面,台灣的各個族群如何配合殖民政權種族滅絕原住民,原住民學者應該大談特談,我最近會寫一篇來談

blackjack2022/07/06 12:0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