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冰室茶几 @ 保溫冰/陳韋任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wayne119/180642602
列印日期:2024/07/23
影評/《Hole Punched Ear》畫一幅沉痛的圓
2024/05/22 22:02:26




   


未來世界,一對落難姊妹,遭暴政分隔兩地,只見囚禁於樓廈的妹妹,振筆疾書,筆尖下詩化的字句,屬過去式的詠嘆,抑或未來式的絕筆?從一個「孔」,我們一窺玄機。


    透過憶想與脫逃兩條敘事動線――電影在還原與推進的光譜兩端,試著畫出一個圓形結構。而成形之前,編導必須先找到那個雙方的「流通孔」,於是我們看到一個鮮明的符碼,即片名的Punched」一字字面上是過去分詞,劇情卻不斷試圖逆推、還原那個「Punching」的遠因,一個看似「虛」的洞孔,竟是一切呼喊的載體,是窺探、求援,亦是曙光的微弱線索。


    電影剪輯節奏,與旁白相得益彰,紅藍為主調的光塊,則調和了殺戮與迷離。我們也看到筆尖、刀械,各種尖銳物對針筒注射的喻示,像體現「侵入」與「入侵」的異同,編導戰戰兢兢地簡化、凝縮這個符碼,藉之追溯血緣與死亡的共同起源。


    兩位少女窮盡心力只為重逢,只想多靠近彼此一寸。書寫因此被賦予多元的指涉,像似尋覓、對抗,也像與惡勢力尋求和解之道。無奈,血脈的湍急漩流,只加速了處決的執行。片尾,編導以宿命的抵達,來成全循環的結構,以高速的掙扎軌跡,畫一幅沉痛的圓


    這是一則反烏托邦的科幻寓言――失落了語言,文明得重新開始。於是詩句鑿出一孔光,於悲劇的盡頭,透釋出一絲光源,它言宣著:詩是真理的原點。即便天人永隔,詩仍舊賦予靈魂重啟的可能。


 預告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aPus0C4g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