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政男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thegloberover/80991955
列印日期:2024/06/21
戰神,想哭就哭吧!
2016/11/08 09:52:43



戰神,想哭就哭吧!
118日壹週刊【沈政男觀點】)
沈政男

近兩周前,為了「一例一休」草案議事錄在立法院衛環委員會的確認問題,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議場上飆罵民進黨,甚至激動得眼眶泛淚,掩面喟嘆,難以撫平情緒。

氣哭有兩層涵義,一是氣別人,另一是氣自己。黃國昌氣哭,既是如他所說的,氣民進黨學國民黨學得這麼快,不讓人家講個夠就終止議事討論,卻也是氣自己無法力挽狂瀾,螳臂難以擋車──怎麼無法像318學社運一樣,憑幾個人的發動就把局勢扭轉過來?

黃國昌出身學社運,以一夫當關的領導氣勢博得「戰神」封號,而進入立法院以後,他的質詢表現,無論在身段、表情、音量、氣勢與內容上,都還是擔得起「戰神」美名。

國會戰神。前兩任國會戰神分別是三十年前的朱高正與二十多年前的陳水扁,可以拿來與黃國昌做比較。要當國會戰神,嗓門要宏亮,口齒要凌厲,出言要切中對方要害,再加上齜牙咧嘴的誇張表情,才能營造雄霸議場的氣勢,而就這些層面來說,黃國昌可說不輸朱高正與陳水扁。黃國昌在立法院的代表作,是質詢前法務部長羅瑩雪時,逼出對方講出那句讓舉國譁然的「然後他就死掉了」。黃國昌對議題的設定與掌握也不錯,總給人言之有物的印象,而非只能霸佔議場

比如黃國昌帶領時代力量,在「一例一休」議題上所堅持的立場,便是政治眼光的展現。時代力量的立場,是比民進黨更護衛勞工權益,甚至引來媚俗的批評也不在乎,為什麼?因為如此一來,才能與民進黨有所區隔。做為一個偏綠的小黨,時代力量與民進黨在諸多政治議題上的主張,幾乎沒有兩樣,只好在民生議題上做文章,這是黃國昌對於「一例一休」草案這麼快就結束討論,氣到想哭的原因。

然而氣哭也沒有用,因為時代力量實在太小,只有五名立委,連提法案都有困難,民進黨根本不把你放在眼裡。黃國昌帶領的時代力量,雖然在立法院博得不成比例的媒體版面,須知那是民進黨留給你舞台,如來佛允准齊天大聖翻筋斗,如果人家被你惹毛了,五指山一握,即使是戰神都得吃癟。民進黨最近嗆說,如果時代力量再扯後腿,將不幫忙連署提案,便是伸展肌肉的表現。

黃國昌與朱高正、陳水扁的最大差別就在這裡──以前的國會戰神對抗的是萬惡國民黨,但今天的時代力量,不可能把執政的民進黨當成怪獸愛怎麼打就怎麼打,因為人民不會支持。黃國昌與整個時代力量的生存危機,跟以前的台聯是一樣的──既要分享人民對綠營的支持,又要保持自我的獨立,如何拿捏與民進黨的關係便成了一大考驗。

黃國昌最近傳出可能會角逐2018年的新北市長寶座,雖然他的群眾魅力不小,但要像2014年的柯文哲那樣一個人捲起千堆雪,機會十分渺茫。這時就不免讓人困惑──什麼黃國昌不加入民進黨?

堅持窩在小黨或獨立作業的政治人物,不少人都因自戀特質作祟,而無法屈居別人麾下,但黃國昌並非自戀型政治人物,只因當初從學社運起家,不好一登上政壇就與當權者掛勾,而必須與民進黨保持距離。

只是,如果時代力量無法繼續壯大,其他黨員表現平平,只剩黃國昌一枝獨秀,他還要堅持將自己的政治前途與時代力量綁在一起嗎?媒體大幅報導黃國昌在立法院氣哭的消息,隔天他趕緊出來否認,其實大家都可以理解戰神的處境,想哭就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