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旅行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weedondon/7411001
列印日期:2022/12/06
一個人的河流6 —— 沙漠砌牆之一 :海螺的聲音
2013/03/20 17:06:30


《法國.Nice 海岸.》



《法國.Nice 海岸.》


你續說:“......”話語模糊而焦慮。你也焦慮。。。



      你或許也沒有言語。話語卻在我耳畔彷如螺形貝殻吸音而來…如何也難以成形的浪濤,被擊潰後,捲着皺褶的波浪,波波匍匐前進…摸黑襲擊灘頭的,夜的恐懼。我們的音頻有了連結,那是海螺的聲音:“生命尖嚎着,頭尾各自在他方。。。”



你確切要說的,竟然是:我的命只剩半條。。。



      你不再言語。我們習慣閱讀,不習慣傾聽。文字與眼睛;話語與耳朵。時間是空間唯一的見證,時間說,催化劑不同,文字曼舞的姿態,也許,空間是它的舞台。遼闊的空間。歷史的空間。



      你搖搖頭。我文字的聲音比你的靜默,更令你扭曲難堪。你想說,你續說,那女孩清秀甜美,雙手桿著麵條,使力搓揉壓擠剁磨…捏扭…你不斷哀嚎嘶吼,甚且…淚眼簌簌。。。那女孩卻一貫的笑顏笑語:我好餓喔!…我好熱喔!衣服不知道濕了好幾次了。。。她沒有停止把你當麵條桿,卻笑著跟拿著你一條腿搓揉的另一胖女孩,若無其事地,閒聊着。



然後,那女孩說:“你想跟我聊天嗎?也許,你就不會那麼痛了!”



      你流著相同的眼淚。你將時間和空間凍結。我不是那清秀甜美的女孩,你也不是我手中桿着的麵條,我甚且厭惡搓揉壓擠剁磨…啊!時間循環往復,那時不斷在這時重現,彼地不斷在此地重現。縱然,這時不再是那時,此地也…不再是彼地。。。



你的焦慮…沒有解藥






(她說的沒錯,我文字的聲音比她的靜默,更令她扭曲難堪。。。那是男人與女人的玫瑰戰爭,她在戰役裡拖著半條命奮戰,另外半條命,按摩者搓揉壓擠剁磨…著)




《法國.Nice 海岸.》



《法國.Nice 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