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elenashyu/180094312
列印日期:2024/04/24
【心情左岸】蘭花已風乾,心卻一如往昔
2023/11/24 02:24:04

有一種情感,是你想放手,卻又無法真正從心裡頭放下。所謂的放手,其實只是形式,情根卻深種心田難以摘拔。我從未對任何男生有過如此感受,這一遭卻是人生之中頭一回。說不清緣由,所以我很相信緣份,不管這緣是────佳緣、良緣、孽緣,還是虐緣。若注定是必須歷經的情緣課題,那麼是任誰也逃躲不掉。


既逃躲不掉,那麼反復、拉扯、糾纏就是過程,這過程中有傷心、有反思、有消化、有沉澱。思維總在這些過程之中愈見澄澈,愈發成熟。如若事情能夠退一步來看,那麼或許視野會更為寬闊一些。曾經的爭吵乃至於斷聯,都是無謂,都是芝蔴小事兒。曾為了他無傷大雅的多次小謊而發怒,其實所謂小謊,都是他為了面子;為了虛張聲勢;為了防備;為了掩飾真心不讓人發掘其內心的真實情感所說的。曾為了他蓄意針對我的臉書、粉專封鎖而震憤,其實所謂封鎖,都是他為了引我關注;為了故意惹我生氣;為了試探考驗我;為了拉一個不遠不近的安全距離所做的。他在情感上就是如此小心翼翼、害怕受傷、思慮過多,且拐彎抹角不打直球。蓄意悄悄靠近希望我知道卻又害怕我太清楚,也擔心我毫不知情對於他的初心與示好後知後覺,果真是如此糾結若他,好辛苦。話說回來,臉書、IG、粉專等社交平臺皆存於虛擬世界,就算不復加回,就算永遠封鎖著其實也都無所謂,真正重要而有意義的,乃在於現實世界裡的一顆真心。至於彼此於「人生閱歷」、「社會歷練」所形成的現實差距,只待耐性、磨合、溝通與包容來弭平。


不知他是否會對於我的真心有所質疑,因此總是自卑而又悲觀地認為一個條件好的女生不該擇他同行,應該可以有更好的選擇?但對我來說,我選擇對象的標準從來不同於世俗。我中意的人是以「感覺」先篩,然後再挑簡單純真、秉性純良、敦厚老實之人,我十分懂得女性「悔教夫婿覓封候」的衷腸,因此絕不挑選所謂「好條件」、「高社會地位」的男生。


見識過不愛我的男人,眸光裡無我,視我為空氣,對我的任何事情皆不痛不癢,連話也懶得對我說,又哪裡會對我一直不停地做所謂「撒小謊」、「封鎖」等小事情呢?既然已經清楚,我又何需對這些小謊與小動作如此憤怒?對於此時此刻的我來說,不再執著於「目的」或說「目標」導向,意即不必在意「結果為何」而是過程之中的相互陪伴、彼此傾訴更為重要。思緒清楚以後反倒能夠放鬆自己,是以我僅求彼此之間能夠如家人一般相處。只是,目下多事之秋,從資格考以後便開始馬不停蹄地寫作論文,口試,還有教學工作,現在又是父親住院臥躺病榻的關鍵時刻,我絲毫不敢也不能夠分心去處理自己情感方面的大小問題。雖說百分感性如我,卻也是百分理性,我並不是一個十足戀愛腦的女生,我很清楚重要階段所該做的事情必須先行完成,而後才有所謂資格與時間從容去處理情感方面的問題。只是不知道待我有資格與時間能夠坐下來好好談的時候,他是否仍會記得我;是否仍記得曾與我所交織過的美好過往?較為擔心的是,他長期茹素所導致的腎結石問題,是否定期前往醫院進行追蹤檢查?不論如何,祈君安平康健是我最大心願。記得他時常偕其母前往日月潭遊歷,說過曾欲前往我家所開的茶館買鯛魚燒來吃,目前那家門店與我家公司已結束合作關係,我家另開的日月潭門店就在向山。生意上的分合,不恰如世情嗎?可生意是因利結合,利盡而散,他我之間卻毋需如此也並非如此。那麼是不是,他我之間可以走出一條不同於世俗的道路?須知所有圓滿美好,皆需用心經營,亦皆有所代價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