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社會:「照我說的去做,不要照我做的去做」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qqqwwwa08/177172901
列印日期:2024/05/27
這是一次非常罕見的外交鬥爭 中國直接點名批評了
2022/09/17 15:45:00


印象中,這是一次非常罕見的外交鬥爭,中國很不客氣,直接點名批評了。


批評的是誰?


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格羅西。


用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代表王群的話說,你不能淪為三國政治工具啊。


事情還是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即AUKUS,簡稱“澳哭死”)核潛艇事件。當初美英朝法國背後一刀,澳大利亞撕毀與法國常規潛艇協議,轉而通過美英獲得核潛艇。


但這畢竟是核潛艇,我當時的第一反應,這是不是涉及核擴散


因為很簡單,我之前就打過一個比方,如果俄羅斯也跟伊朗或者委內瑞拉合作,幫助後者獲得核潛艇,美國和英國會怎麼做?那肯定,核擴散的帽子,立馬就會給俄羅斯戴上。


但現在,涉及到美英,涉及到澳大利亞,國際原子能機構態度就很微妙。


最近的這次鬥爭,大致有兩個回合。


第一個回合。


9月12日,國際原子能機構在維也納召開九月理事會。在美英澳的施壓下,機構總幹事格羅西出面,就該問題向理事會首次提交書面報告。


這份報告,很有問題。


用中方的話說,報告片面引述三國為自身行為辯解的言論,絕口不提國際社會對三國核潛艇合作存在核擴散風險的重大關切,無視很多國家對此的嚴正立場;而且,該報告缺乏正當的法律依據,逾越責權作出與實際情況南轅北轍的誤導性結論。這已違反總幹事的相關職責。


所以,就有了中方“四問總幹事”。


這是很不客氣的四問,大家看一下中國代表團網站,“四問”,仍舊在顯著的位置。


一問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機構秘書處能否淩駕於成員國之上?


二問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機構秘書處能否從事核擴散和推進軍事目的的活動?


三問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機構秘書處能否擅自就AUKUS保障監督作出結論?


四問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能否割裂 NPT與CSA兩者間的從屬關係?


答案,其實很簡單:總幹事你越權了,你不能淩駕於成員國之上,開展未經成員國授權的活動;更重要的,你不能淪為三國政治工具,不僅不嚴查美英澳核擴散,反而替這三國遮掩,說可以適用“例外條款”。


這既不合規,也不合法,十分荒唐。


這裡面,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三國核潛艇合作,是核武器國家首次公然向無核武器國家擴散核武器材料,“中方在此不得不問總幹事,是誰授權他介入核擴散和推進軍事目的的活動?是誰授權他將核擴散行徑等同于一國主權範圍內的軍事活動?是誰授權他得出核擴散行徑適用‘例外條款’的結論?”


很不客氣。


而且,是相當的不滿意。




這樣直接批評一個國際機構負責人,坦率地說,在中國外交史上,是相當罕見的。


結果怎麼樣?


還是有效果的。


根據王群大使的介紹,在隨後的理事會會議上,總幹事在程式上維持了中立和公正,沒有就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提出議題。這就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堅持立場所產生的效果。


用王群的話講,“因為機構總幹事不願公開屈從於三國的政治操弄,仍要保留最後的臉”。


查了一下,格羅西是阿根廷籍職業外交官,專業領域就是核不擴散,2019年10月當選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




但這是第一回合,還有第二回合。


眼看總幹事朝後退了,美國不甘心,執意提出自己的議題,刻意回避三國涉核武器材料非法轉讓的本質。


按照王群介紹,這裡還有個小插曲:美方突然提出設置新議題後,中方向大會主席提出,美方未按議事規則提供完整材料,建議休會15分鐘,以便給美方一個機會及時修正錯誤、補充完善議題。


中方並未直接抓住議題瑕疵打擊美方,這體現了中方的大氣與底氣。


待美方補全議題材料後,中方迅即亮明態度,不參加該議題的協商一致,有力挫敗了美英澳“洗白”核擴散行徑的圖謀。


最後,怎麼看?


還是三點粗淺意見吧。


第一,真的是雙標。


這個世界,很多事情,只有立場,沒有對錯。我前面說了,如果是俄羅斯和伊朗,你看美英澳會怎麼指責。但現在是美英澳,卻馬上說自己行為例外。


我們說“有理走遍天下”,但有的時候,我們也不得不說,現實很殘酷,指鹿為馬的事也是可能發生的。



第二,鬥爭還在繼續。


經歷了兩個回合,所以,這次國際原子能機構9月理事會,很離奇地出現了兩份美英澳核潛艇議題,一份是中方議題,各方都參與協商一致;另一份是美國議題,雖然強行通過了,但沒有協商一致。


這就是鬥爭的全部嗎?肯定不是的,肯定還有第三個回合,第四個回合,畢竟,美英澳搞核擴散,這是不爭的事實。


第三,中方還是留有餘地的。


我看到,雖然對總幹事很不滿,但中方還是留有餘地的,只點名了他的官職,沒有直接點他的姓名。這應該就是外交鬥爭藝術吧。


還是那句話,格羅西總幹事,你真不能上西方的賊船啊,如果你真有什麼難言之隱,那你就悄悄眨眨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