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靈的小說故事城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riscilla0141/3317776
列印日期:2024/04/23
罌粟血案 第七章(03)
2009/09/15 00:05:20

    「我當然有證據!」接續又道:「高泰就是當年幫忙何偉疏通的官吏!」

    高泰驚訝的斥喊著,額上的汗又流的更急了,嘴裡結結巴巴的冒出幾絲軟弱:「大……大人,你憑什麼說小人是當年疏通的官吏!有何憑證?」

    「高泰,你真的覺得本官會因為沒有證據就隨便說嗎?」冷哼一聲,涼涼又道:「高泰,你……還記得王嚴儒,王老大人麼?」

    「王……王大人……」高泰虛脫的喊道,心頭上多了份恐慌。

    「王大人是家父多年的棋友,王老大人曾和小侄說過,他底下也有過個武藝高強能人啊!」頓了頓,齊仲離又道:「高泰,你真的不記得提攜你多年的老大人?」又頓了頓,接著道:「如果本官猜的沒錯,你便是王老大人底下那名武藝高強之人,而你就是幫忙何偉疏通的官吏啊!當年你幫了何偉一把之後,便離開了衙門,拜別了王老大人,時隔幾月你就開了家藥舖,在這兒之後,你跟何偉所謂的生意也就順理成章了!」

    「不過,那也只能證明高泰和何偉是認識的,並不能證實高泰就是殺死何偉的兇手啊!再著,高泰根本沒有足夠的殺人動機啊!」芮禾疑惑道。

    齊仲離燦笑了一番,又道:「我也沒說兇手就一定是高泰啊!或著,該是說兇手有兩個人!」

    「兩個人!?這怎麼可能?」其餘眾人異口同聲的喊道,各個都充滿著驚訝,除了犯案的兩位疑凶之外。

    齊仲離菀爾又一笑,接續又說:「是兩個人沒錯!……你們先別打岔,先讓本官說完唄。」吞了口口水,接著又開始說道:「或許是緣分吧!又或著指是份巧合,三年之後,何偉不安於現狀的安定,於是突發奇想幹起了毒品買賣,而這時候居然又想起了當年住他一臂之力的幫手高泰,隨著一次次的交易,高泰竟戀上何偉的二房,也就是游妙。」隨手拿起案上的茶水,唾了幾口,又道:「我估計在何偉死之前,何偉已然發現高泰和自家妻子之間的曖昧姦情,於是何偉找了機會跟高泰談判,甚至威脅高泰。」停頓了一會兒,齊仲離轉了個身,面向了高泰,冷聲說道:「高泰,聽到這裡你有什麼要反駁的呢?」

    高泰劃了幾滴冷汗,沉默瞬間將嘴巴禁封,鎖上封條,不敢出聲。

    「高泰,還是……你要本官親自將你身上的污穢給揭出來?」齊仲離再次威脅的說道,此時,空氣瞬間凝結不安,使得眾人皆不語,絲毫不敢出任何聲音。

    「我……」高泰複雜的喊道,吞了口口水,又道:「大人,小人真的沒有殺何偉啊!是-我承認我和游妙是有段情,不過……我還不至於殺人啊!」

    「好……既然你說你沒有殺人,那你跟本官說說,何偉被殺當晚,你人在那兒?」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高泰臉上仍沾上幾滴清汗,有些猶豫的說道:「……那時,我正在和人談生意!」

    「和什麼人談生意?」齊仲離問道,頓了頓,謹慎又開始道:「該不會是……方捕快?」

    「方捕快大哥?怎麼會?這兒……不可能啊!」芮禾首先發問,急匆匆的性子有些不耐煩。

    齊仲離淺笑不語,深眸瞅著高泰那張有些的不對勁,重重的別具深意又道:「高泰-你,別給本官打馬虎眼,要知道本官掌握了什麼,你心裡清楚……。」

    「我……欸……」高泰猶豫了幾聲,接著,深長的嘆了口氣,緩緩開始說道:「該來的始終要來呀……唉……大人,是已至此,在下實在也不好在隱瞞你了,是-你說的不錯,在何偉死的前一天,在下的的確確是真的和人談生意,而……對象麼……大人你知曉也好,不知曉也罷,自是猜也是猜出來了,不過在這兒之後,何偉他也來了……,為的正是游妙與我之間之事,接下來的……想必大人心中已然猜出,而在下也就不需再敘了吧……。」

    齊仲離邪邪一笑,一臉的意會,顯得難以捉模,芮禾凝凝瞅著他,相當有默契的甜甜一笑,搶過齊仲離接續的話兒,直直暗吋道:「想必真相已然呼之欲出了吧……。」

    「好……既然該問的都問了,吳捕頭-」齊仲離道。

    隨即,吳捕頭上前,領命道:「大人-有何指示?」

    「將高泰暫且收押,聽候本官傳喚。」

    吳捕頭作揖領命,立即揪著高泰手裡的監鍊,不一會兒的工夫便將高泰抽離此地,遺留游妙這位所謂的『紅顏』再這兒堂上面對一臉嚴肅的眾人。

    齊仲離不語,眸子轉來轉去,心頭深思著,忽地,一瞬間透露出幾絲莞爾,眼神直往游妙那兒瞅著,並重重斥呼著:「游妙!你還想欺瞞本官不成!」

    此時,游妙收起了原本一臉的刷白泣訴,轉而從了一身的風騷嫵媚,直勾著在場所有的有心人裡頭即將呼之欲出的團團底火。

    游妙嗲嗲輕笑,矯揉造作的說著:「巡撫大人吶……您這兒是何出此言吶?奴家可是從一開始就沒了欺瞞,您這不是污陷麼?」

    齊仲離抬著黑眸,直直瞪著游妙那張甚是汙穢的嘴臉,憤怒的說道:「少來!你以為本官會看不出來嗎?要說高泰是你手裡的一支棋子一點也不為過!游妙!你最好從實道完,不然,你這兒騷女人的下場可就沒又這麼簡單了!」

    聞言,游妙忽顯得毫無懼色,涼絲絲的凝視著齊仲離,轉而又道:「巡撫大人……,您早就明白此事的真相,又何必再多問於奴家呢?……大人,當您一廂情願的認定兇手是誰,那您可知道此事的背後有多少腥色?大人,奴家明白您一定知曉其中的輕重,那麼您就該知道該怎麼做!」

    「本官怎麼做用不著你來管!」齊仲離大聲斥責道,頓了頓,又道:「從一開始你就跟本官耍了個好大的心眼吶,要不是方才稍稍露了陷,本官可想不出原來就是你!……真是好大的陰謀啊!」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