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hnix/136988652
列印日期:2024/07/24
2020/05/26 08:55:30







 

出外旅游,車馬勞頓,早起晚睡地生理和心理上均多了些額外負擔,極易受上風寒;當是時,喉嚨第一個跳出來囉嗦,癢癢澀澀令人難過。我多次有這般的經歷,知道不迅速處理,遲早要遇上更大的麻煩。應急方法很有幾個,譬如:吞兩粒泰諾片(tylenol),或嘴裏含口李施德林(Listerine)藥水。至於用鹽水漱口,卻是最方便和傳統的法子;可惜出門在外,哪裏去找食鹽。餐廳裏倒有,飯桌上一般擺有胡椒和鹽粒瓶子各一。就是要費勁去倒,好半天用張餐巾紙包了一小茶匙分量,囘旅館房間緊著用溫自來水化了,匆忙倒嘴内嘓嘓地漱上幾口,即慌張出旅館門,趕那旅游大巴去。


 


然而最早我知道的法子,不用鹽水漱口,卻拿支筷子,沾了鹽粒,伸進嘴内,喉嚨點個一點。我試過兩回后,覺得筷子伸進喉嚨口,可以歸類為危險動作,有些不十分穩當。便果斷放棄了這古老相傳的療愈方子。私下裏亦自測,怕是舊時那鹽如金子般貴,捨不得大把拿來泡水,方才有了這奇詭的方子。


 


早時,人們視鹽如人參;這不僅是按金錢價做出的攀比,亦能從保健上解釋。故老相傳:早喝鹽湯如參湯,晚喝鹽湯如砒霜。此云非虛,我幼年時,每天清晨首件事情,父親和我就是各喝碗鹽湯養生。至於鈉攝取過多,惡化高血壓症,聼也沒聼説過。年頭不過翻去了幾個,鹽就淪落成了壞角色,只見諸科醫生,全都異口同聲勸人遠離食鹽,養生專家一旁也打著邊鼓。鹽成了落水狗,每人都要對它褒貶幾句。


 


鹽是個好東西,今年肺炎流行,瘟疫期中,人們忽又憶起它的好處,傳媒鼓勵人們以鹽水一日漱口三四次,俾便免受傳染——它總算出了口閑氣。但它現時價格如此低廉,肯定是再不能恢復到官賣年代的榮光,就是還它應得的那一份尊重,怕亦不易。


 


下賤如斯,卻今鹽仍是有上得了臺盤的品類,喜馬拉雅古海鹽himalayan salt rock)就是其中的精品。所以,鹽也是要看出身的。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