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歇茶坊(歇業中~狂心頓歇,歇即菩提)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anda07/180333303
列印日期:2024/05/29
觀心念佛
2024/02/18 12:36:56


師兄吉祥:


閉門謝客非得已,只因智淺情執深,


至今仍是一凡夫,三界苦海中浮沉,


猶望暮年奮力搏,不負明師傳法恩,


從此歸隱靜默中,也無清淨也無塵。


這是五年前寫下的,如今已年過七十,來日無多,而道業未成,深感慚愧!


師兄欣求淨土,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必然有成。只是師兄和令郎之間的隔閡仍應化解,免留遺憾!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我以為此事只有師兄能夠去圓滿。或許師兄可以嘗試放下父親的優越感,對於形成孩子積怨不滿的傷害,不論緣由,不說道理,表達真誠的道歉!或許要面對面說出口有些困難,也可以以文字表達,重點是,不要去談論身分和是非曲直,只是單純的檢討自己,相信在師姊的幫助之下,必能解開孩子心結。


能在寶龍師兄的引介下,和師兄伉儷結個淨緣,非常高興!今後仍將繼續在家閉門思過,不再會客和接電話,想師兄必能諒解。並祝


法喜充滿


淨業早成


    了達敬上 2024.02.14






淨行贊


淨行社 眾和合 志淨土 欣極樂 常念佛 憶彌陀


一聲佛 出三界 聲聲念 返本源 無取捨 無人我


捨眾務 恆淨行 朝入社 一向念 暮還家 心靜默


三無漏 戒為先 先執身 身自在 次執心 心通達


八關戒 恆時持 心無非 自性戒 心無亂 自性定


若睏時 和衣臥 警醒時 莫磋跎 即食時 勿揀擇


常觀心 莫外馳 恆守一 心自安 念眾恩 廓然住


大覺道 唯了心 莫自疑 轉求遠 觀自心 恒寂止


常聞法 善思惟 近善友 正知見 除邪執 滿菩提


淨社銘 常教化 立根本 歸淨土 常息見 顯真心


     贊曰 靈峰道 無人到


                            了達 合十 2015.11.19




達到絕對的漠不關心


問題:


  最近你說過很多關於空和寧靜的話。在做了2年您的門徒之後,在很多情況下,尤其是在社區做靜心之後,我的頭腦似乎比任何時候都不受控制,就像一台發了瘋的電腦在工作。我努力成為整個荒謬的觀照者,但是那個怪物(指頭腦)一直在繼續!


奧修:


  讓那個怪物一直繼續好了,你不要擔心。問題是你的擔心,而不是怪物。整個世界都在續繼著;河水繼續流淌,白雲繼續幻化飄浮,小鳥繼續在樹林裏喧鬧。為什麼你就這麼反對頭腦呢?讓它也繼續下去好了。你保持漠不關心。


  觀照(witnessing)不是一種努力。當你漠不關心的時候,觀照才出現了對頭腦要漠不關心;在漠不關心的氛圍裏面,觀照出現了你必須停止的想法是錯誤的,你必須平靜的想法是錯誤的,你必須對這個不斷的發展進程做點什麼的想法是錯誤的不要求你做任何作為。無論你做什麼都沒有幫助……它會幫助那個麻煩,而不是你。所以在你靜心的時候,你會感到頭腦更加瘋狂;當你不靜心的時候,它還沒有這麼瘋狂。當你在靜心的時候,你過度關心頭腦了,你竭盡全力想要使它平靜。你算什麼?為什麼你應該去關心頭腦?它有什麼不對?允許這些念頭,讓它們像雲一樣浮動。


  當你漠不關心的時候,突然間,你在觀照了。沒有什麼事情留下來可做,你會做什麼呢?你只能看著,你只能觀照——而觀照裏面,頭腦停止了。並非你能夠停止它。從來沒有人能夠停止頭腦,因為停止者也是頭腦的一部分。靜心的想法也是頭腦的一部分——認為如果你變得寧靜,你就會達到那個終極的,這個想法也是頭腦的。所以,不要那麼愚蠢!頭腦無法平靜頭腦。誰在問這個問題,你還是頭腦?


  你根本不覺知自己;那是頭腦在耍花樣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唯一可能做的事情就是:漠不關心,讓頭腦去。當你漠不關心的時候,突然,你和頭腦之間出現一段距離。你依然聽它的話,因為它在不停地敲你的門,但是現在你是漠不關心的。現在,在裏面,你不關心它是繼續還是停止,你不選擇。你對頭腦說;「如果你想繼續,你就繼續;如果你想停止,你可以停止。這跟我沒有關係。「這種不顧慮是需要的。在這種不顧慮和不關心的氛圍裏,觀照就會出現。突然間你明白,頭腦從來不屬於你;它是一台電腦,它是一部機器。你跟它是完全分離的。


  放下所有平靜它的努力,僅僅保持被動,看著發生的一切。不要指揮頭腦;不要說:「要像這樣。」不要做頭腦的嚮導,不要做一個控制者。整個存在都在繼續,沒有什麼打擾你——為什麼只有這個頭腦,一台小小的電腦,一部小小的機器會打擾你呢?如果你能享受它的話,就享受它。如果你不能,那麼就漠不關心。然後突然有一天,你發現某種在你裏面沉睡的東西正在甦醒;一股新的能量正在你裏面產生——跟頭腦的一段距離。然後漸漸地,頭腦繼續——遠離,遠離,遠離。然後它仍然喋喋不休,但是你知道它是在遠處的什麼地方,在一顆星裏附近喋喋不休,你甚至弄不懂它的意思,弄不懂它在說什麼。這個距離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然後突然有一天,你再也找不到你的頭腦了,它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種寧靜跟你所能練習的寧靜在品質上是不同的。真正的寧靜是自然來臨的,它不是被練習的事情。如果你練習,你就可能創造一種虛假的寧靜。頭腦是非常狡猾的,它可以給你虛假的寧靜的概念——那個概念也是屬於頭腦的。所以不要去努力平靜它。更確切地說,是站在它的旁邊,站在路的旁邊;讓車輛經過。只要看著它,只要用不顧慮的、不關心的眼晴看著它,然後,你一直欲望的事情就會發生——但不是通過欲望發生。因為欲望不會允許你漠不關心。佛陀使用了一個詞——平等。這個詞的意思是;絕對的漠不關心。他說,除非你達到平等、達到漠不關心,否則你永遠無法變成靜心的。那正是靜心的土壤。只有在這片土壤裏,靜心的種子才會發芽——沒有別的方法。


奧修 《老子道德經 第八章》 達到絕對的漠不關


印度偉大的哲學家和靈性導師克里希納穆提,在他晚年的一場演講中,他問的一個讓聽眾非常驚訝的問題:「你們想知道我的秘密嗎?」每個人立刻豎起耳朵。這麼多年了,大師總算要透露領悟的關鍵:「這是我的秘密,」他說:「我不在意任何發生的事情。」


節錄自《一個新世界》p.194


云:「如何發菩提心?」師云:「菩提無所得;你今但發無所得心,決定不得一法,即菩提心。菩提無住處,是故無有得者。故云:我於然燈佛所,無有少法可得,佛即與我授記。明知一切眾生本是菩提,不應更得菩提,你今聞發菩提心,將謂一箇心學取佛去、唯擬作佛,任你三祇劫修,亦祇得箇報化佛,與你本源真性佛有何交涉!故云: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


黃檗禪師《傳心法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