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仁教授專欄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book678/177298642
列印日期:2024/06/25
無言的祝福~安安的故事(四)
2022/10/17 21:45:23

之1 之2 之3


四、


我每一個禮拜帶學生去陪他們玩,是因為覺得我們都很幸福,而世界上有那麼多不幸的人,所以我們也盡一點人的責任。有時候學生問我他們的未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想中心的人員有他們的想法和計畫,我只要在去的時候,帶給他們歡樂就好了。


但是對於安安,我既然知道他的過去,就不免想到他的未來?這些日子的相處,我覺得他如果能克服那個恐懼感,他會慢慢走出那個軀體,難道沒有人能照顧他嗎?他總該有別的親人吧?


有一天的下午,我看到了他的舅舅,陪在他的身旁,他跟我說,他想把他接到南部去照顧,可是他的太太反對,所以這幾個月先把他放在這裡,現在他太太已經可以接受了,所以他要把他接回去了。


他的語氣既感性又有點勉強,畢竟哪一個女生願意家裡多一個殘障的小孩呢?不管怎麼樣,我很高興他舅舅會照顧他,他終究有一個未來。我只是很遺憾,跟他相處那麼久,他還是沒有辦法說出別的字。


他的舅舅讓我看了一張照片,那是他小時候戴著桂冠,拿著麥克風講話的照片,那也是他小提琴比賽得名,最光榮的一刻,他的舅舅講到這裡,眉頭一皺,眼淚轉眼就要奪眶而出。大男人的眼淚沒有掉下來,但是他的腦海中,是不是浮現許多安安當初可愛的模樣呢?


我看了照片,突然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們安排一個他最懷念的場景,他會不會說出別的字,而且他看到了那麼熟悉的舅舅,應該知道要被接回家了,他如果珍惜我們,會不會說出話來。


離開中心的前一天,我們幫他辦了一個惜別會。我們按著照片上的佈置,找到了所有的道具,連牆上都掛著相同的海報,一個學生為他戴上桂冠,底下響起如雷的掌聲。


我把麥克風遞到他嘴前,他兩個眼珠盯著我看,一個字都沒有吐出來,我有一點失望,但是我想沒關係,當他回到他舅舅身旁,在細心照顧下,也許有一天會嘰哩呱啦地講話。


我從他的手中拿走毛巾,想擦他的臉,做為惜別前的一點溫柔。當我的手碰到他的手時,他的手掌,卻緊緊地握住我的手,從來沒有、沒有那麼緊過,我已經知道,他想說一些話,只是說不出來,手掌的接觸裡,有他想要說的話。


(結束)


如果你喜歡我譜的詩,也許你也會喜歡讀我寫的故事,讓我以文字書寫你不曾尋訪的人心角落,並請你靜靜地咀嚼,更多路仁教授中長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