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歡這樣過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onkeyspike/6532000
列印日期:2024/06/19
現在,有告白的可能4-早逝的瑰麗幻想
2012/06/10 01:20:00
「要做就好好做,不然乾脆不要做!」傲嬌女堅持要打掃到一塵不染,
完全沒發現我的勤奮早已隨著對這個男人的幻滅心態,自我出家去了!
自厭自棄地進行著掃除動作,哀莫大於心死的我正在做做樣子、撢撢灰塵,話雖如此,我可沒有在偷懶!
老娘忙得很:腦袋猶豫著脫身是否,內心期待高效率的掃除達人-傲嬌女是也-能夠自動自發完成任務,心腦手三者並用的如此得宜的人世界罕見(不收門票免費見到真是便宜你了)!

叮咚!喀拉!
你來啦!
嗯。
哈囉,我也來了!
喔。來做什麼?
來看看你死了沒啊?異常甜蜜的嗓音。
託你的福,還沒。

側耳聽著樓下的對話,好奇心引我想去一探究竟。
抓起床頭下的黃色警戒,隨意塞進手中的垃圾袋裡,我走向傲嬌女說:「我去問問這個要怎麼處理!」
「好吧!」搧搧手,反正她也不想碰床底下那些都是灰塵的噁心吧拉玩意,「問完快點回來,別想把垃圾都留給我一個人收。」
是,多謝女王恩准!
一走下樓,從樓梯間的把手縫隙瞧見,他開始打起遊戲機來了。
偏著頭,我舉起手上的垃圾袋詢問:「這個裝有黃色刊物與OO跟XX和XXOO的塑膠袋,你打算要怎麼處理?」
連吭也不想吭一聲,他打得正起勁,擺頭示意我往廚房的方向走。

「該死的Michelle,一通電話就把我call來,然後人勒?大小姐不曉得神隱到哪去了?」
「聽說她出國去了。」綁辮子的眼鏡女孩墊起腳尖,從櫥櫃裡拿出兩只花苞樣式的茶杯,在流理台清洗。
「有事就找我們去,玩樂也不揪一下,」橘紅髮色的馬尾女孩皺眉怨嘆,左手接過眼睛女洗淨的茶杯,擺放上托盤。
「阿誠這傢伙不也是......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
「有時候真想乾脆離開阿誠算了,好煩吶!」馬尾女隨口抱怨。
眼鏡女停止了動作,馬尾女詫異地望向對方,只見眼睛女語帶嚴肅的直視她說:「那你何不離開他?」
「當然是因為他很帥。」
「還有?」
馬尾女激動到雙手握拳急忙回應,「還有笑的時候也很帥。」
「還有?」
「他走路的時候也很帥......」馬尾女努力思索一番,「嗯,看來好像只有很帥這一點,那你呢?」
「當然是因為,」眼鏡女皺起眉思考,欲語還休,卻道「他看起來很帥」做結語。
「反正阿誠都說了,我們都是他的女朋友。」
兩人互視一會,雙雙嘆了口氣。
唉,這些女人,想離開阿誠卻離不開,矛盾情結跟深知抽菸有害健康的老菸槍醫生,以及明白玩線上遊戲無助成績成長的準考生一個模樣--
明知香水有毒,卻因戀上而難以自拔。

好吧,可能以下只是我的猜測。
推論1.對阿誠而言,一年到頭都不乏有人向他告白,所以”喜歡”只是片面膚淺的說法。
推論2.阿誠很習慣先要求約會實習,內容剛開始應該跟打掃脫不了關係,之後就像大學聯考分發,將女人依專長類別區分(適合打掃的、適合泡茶的etc.)。
推論3.阿誠的這些女人自成某種派系,有階級區分,馬尾女口中的Michelle應該是大姊頭的位階。

偶然在廚房門口聽見兩人的對話,我靜默在原地,遲疑是否該打擾時,馬尾女孩發現了我。
「哈,有事嗎?」
我尷尬地舉起手邊的塑膠袋,「我想請問一下,這個該怎麼處理?」
「那是什麼東西?」馬尾女走近,接過裝有不明物X的塑膠袋,低下頭,雙手努力地想要解開那個死結。
不,不要開啊!你在做什麼?
快點阻止她啊眼鏡女!只要一打開,立即就會接收到阿誠免費贈送的厚重小玉西瓜思想,你們所有的瑰麗幻想就會像我一樣破滅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