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lle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ichalle77/175375055
列印日期:2022/12/05
談台灣國防改革
2022/06/26 20:40:53

近來有許多報導解放軍開始建造第三艘航空母艦福建號,國內也諸多討論將對台灣造成威脅。其實解放軍的殲十五、殲十六戰機,和轟六轟炸機的作戰半徑都超過三千公里,也就是說解放軍有數十個空軍基地的戰機能攻擊台灣。


 


Rachmaninoff: 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 - Anna Fedorova - Live Classical Music H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pJ5uITLECE


 


【摘要2022.6.26..自由 廖宏祥】近來有許多報導解放軍開始建造第三艘航空母艦福建號,國內也諸多討論將對台灣造成威脅。其實解放軍的殲十五、殲十六戰機,和轟六轟炸機的作戰半徑都超過三千公里,也就是說解放軍有數十個空軍基地的戰機能攻擊台灣。這些威脅已經夠大、夠多了,因此解放軍新造的航空母艦對台灣,並不會再增加多少威脅。


究其實,中國航母主要是針對其它國家,例如南中國海和印度洋的週邊,甚至希望與美海軍較量。一般人都只看到解放軍的山東號和遼寧號航母,但沒有想到它們每小時彈射和回收戰機的速率,而這才是航空母艦發揮戰力最重要的因素。


控制航空母艦起降速率和順序的因素包括:戰機數量、類型、戰機回收檢查、加油、掛彈、武器裝備計劃、彈射器數目、飛行跑道設計、機庫管理、和甲板邊緣升降機的運行狀態等要素。


美海軍現役航空母艦在夜間行動一個小時大約可彈射近50架戰機,日間作業甚至可接近80架次。而且彈射和回收戰機是同時進行的。這是美海軍將近百年操作航空母艦所累積的經驗,加上以作業研究數學模型優化,所得出完美操作的狀態。等美軍最新的福特號航空母艦的升降機和電磁彈射器合格驗收後,其彈射和回收率還會更高。這些高度影響戰力的無形因素,是解放軍航母所難以望其項背的。


台灣海峽寬度甚窄,解放軍航母要進入台灣海峽,不但沒有戰術意義,甚至還會招來我方反艦飛彈的攻擊。而為了因應其航母從東岸夾擊,台灣應多部署陸基反艦飛彈,同時增加無人機數目、延長其滯空時間、和偵蒐能力與範圍。


只要國軍擊沈一艘解放軍航母,台灣馬上就士氣大振,在國際上更聲名大噪,比今年五月烏克蘭擊沈俄羅斯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戰艦,將有過之而無不及。


為了因應解放軍近年來大量建造和部署海軍艦艇,美國海軍陸戰隊近年來開始淘汰M1A2戰車,改配備能攻擊船艦的多管火箭和反艦飛彈。美軍靈活調整其戰略和戰術,並以便宜有效的武器因應中國海軍的威脅,這才是不對稱作戰的精髓。


反觀台灣,國防部繼續加大國艦國造的數目,而這些水面艦的防空與反潛能力薄弱,出海之後存活率甚低,更不用說在港時都坐以待斃。而此政策是在解放軍已有大量反艦飛彈的背景下所制定的,等於是為解放軍提供其不對稱作戰的目標,應再檢討。


擊沉莫斯科號背後固然有美國情報支援,但也有消息指出,烏克蘭無人機透過加密資料鏈即時傳回莫斯科號位置,再經由其指揮管制系統下令發射兩枚部署在岸上的反艦飛彈進行攻擊。


其實無人機除了長時間對敵軍監視之外,其偵察功能更可提供敵軍位置的即時信息。無人機上的可見光及紅外線照相機、無綫通訊,加上地面控制站,透過數據鏈將戰場情報傳回指管中心,再下令發射武器系統。這是廿一世紀C5ISR攻擊鏈發揮到極致的戰力倍增器,也是台灣應努力的目標。


然而去年一月,台灣陸軍某軍團舉行操演出動無人機,但卻出現遙控的玩具模型飛機。把模型飛機跟無人機畫上等號,表示國防部到現在為止還不瞭解無人機在戰場上的功效。


這讓筆者回想1998年我在台灣綜合研究院戰略所,唐飛召集五個聯參次長,加上通資局長,參謀總長湯耀銘等人。我簡報約四十分鐘,接下來各次長象徵性發言,唐飛最後裁示台灣假如發展無人機在海峽與對岸進行偵察與監視,將挑起兩岸緊張,有違國軍「防禦固守」的原則,因此台灣將不發展無人機。所謂錯誤的政策比貪污還可怕,廿四年過去了全世界的無人機蓬勃發展,唯獨台灣還在蹉跎,令人扼腕。


美國最近駁回多項台灣提出或規劃中的武器採購案,如E-2D空中預警機和M109A6榴彈炮,但美國真的是沒來由的駁回我方的要求嗎?


我們可以參考美海軍從航空母艦起飛的空中預警機戰術來檢討。預警機雖然在高空的偵蒐距離遠,但速度慢,也無自衛武力,因此指揮機群執行攻擊任務時,都遠離敵軍的火力涵蓋範圍。在缺乏縱深的台海防衛作戰,預警機幾乎可以肯定會遭受解放軍攻擊,其存活率堪虞。更何況台灣預警機和空軍戰機協同演訓的頻率還有待提升,且預警機的價格幾乎是戰機的兩倍,因此其成本效益存疑。


台灣陸軍長久以來一直計劃用榴彈炮攻擊海上移動戰艦。我們可以用簡單的常識算出該戰術的有效性。榴彈砲射出炮膛的初速每秒不到一公里。假設攻擊十二海浬(約廿二公里)外的水面目標,砲彈至少需22秒才能到達目標。同時假設解放軍最大的055驅逐艦以時速25節航行,從砲兵定位後的這22秒內,該驅逐艦已航行近三百公尺,遠超過該艦長度的180公尺。


加上水面艦艇的戰術閃避運動,更降低榴彈炮命中率。沒有直接命中的話,砲彈在水面爆炸,其碎片分佈的樣態也無法擊傷敵艦。由此可知設計用來攻擊地面固定目標的傳統榴彈炮,無法有效攻擊海面移動目標。


更何況敵軍的反砲兵雷達,在一分鐘內就可將我軍的榴彈炮陣地定位,再不到一分鐘後敵軍的砲火就襲掩而至。M109A6自走砲最多每分鐘四發,也就是每發射四、五發炮彈後,就得移動。然而台灣地狹人稠,海岸沒有多少空地供自走砲移防。因此以榴彈炮進行反登陸作戰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烏克蘭戰爭爆發後,國防部開始有採購大量標槍反戰車飛彈的主張。但與其等敵軍裝甲部隊上岸後再用反戰車飛彈攻擊,倒不如以反艦飛彈直接將其運輸艦在海上擊沉更為簡單有效。


至於短程的刺針肩射防空飛彈在烏克蘭的平原可以大顯身手,但在台灣城鎮和山地多樹之處,恐怕就難以施展。


台灣的部隊規模並不大,企業界的競爭策略可應用在國家戰略和軍事戰略。假如一家公司的執行長在競爭環境中沒有任何主動策略應對,應該很快就會被撤換。如前所述,解放軍過去卅年建設了數十個能攻擊台灣的空軍基地,但台灣迄今都無足量可反制的武器,對現代的戰術與戰法瞭解更付諸闕如,可說還在準備上一場已經輸掉的戰爭。


俄國革命思想家和主導者之一,後來負責改造蘇聯紅軍的托洛斯基曾說:「軍隊是社會的翻版,有社會所有的疾病,而且是會發高燒的疾病。」台灣人重經濟、輕國防,想要自由和獨立,但又不願付出代價。而政黨也是社會的翻版,人民既然如此,政黨只能投其所好,以為砸錢就可以解決,不願進行根本的國防改革。


台灣縱有世界第一的半導體產能,但沒有國防做後盾,在國際上說話不敢大聲,自然就得任人擺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