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ithowu2012/110009403
列印日期:2024/04/14
河芒
2018/03/21 08:11:06

                                    碧潭橋下          


     每逢歲末,總會抽點時間,造訪碧潭橋下的河道旁,芒草開始抽穗,青綠的草叢,竄出細長的桿,茂生如羽毛的絨線,密而不亂,顏色由初生的黃,轉為淡紅,最後成為帶銀的白,像馬尾,如高梁,在陽光下閃芒,在白雲旁招搖,有如一道道的銀浪,飛舞飄揚,置身草場中,枝枝高挺,翻風襲浪,有時還看不見藍天,五里長揚,甚是好看。


      新店溪在過了碧潭橋之後,就是筆直的河道,河水的盈枯,全視雨量的多寡,但總比不上夏日的豐沛,緩流時,就成為白雲的棲身地,碰上冬陽天晴,總是將河面映個湛藍,配上多變的雲,頓時熱鬧許多,天水成為一幅映畫,消遙自在,悠然自得,遇到冬雨量多,就會經閘門調放水量,放水時,如瀑布般傾洩,流到主河道,水勢湍急,沖擊下,湧起激流如白雪,剎那間匯入溪水,又歸於平靜,也是釣客下竿之處,能在芒花翻揚的岸邊,瞅著青山,看夕陽黃昏,天人溶於自然,不論魚獲,也是暢事。       




溪旁的芒花盛開,在藍天中隨風招搖,十二月的冬天並不蕭瑟







湛藍的天是溪流的映染,閃電般的白雲,總愛在水面上躍動,留下長長的身影,不安分中,是晨風的抖動,是拂面的和煦。



黃昏時分,雖是12月天,卻不寒涼,捲起衣袖,拋竿河心,殊不知,芒花早已盛開





是嫣紅,有鵝黃,也有銀白,都在河邊,迎風招展,這冬天,依然多彩






芒花繁茂,穗如銀,偏向西方,隨風偃,青山依舊在,白雲疏幾片






芒花是風的信使,總在飄盪,舞弄青山,招惹白雲,在初冬的早晨,


展現這一季的嫵媚多姿







水閘門總是管不住,奔放的溪流,擁簇如絹的瀑,鋪上裂痕般的絲絨,沖擊出成堆的白雪,在早晨應和著藍天,在黃昏陪伴著ㄧ抹昏黃,遠方的芒花,早已不是主角



芒花翻飛,溪水潺潺,我在落日的岸邊,手持釣竿,望不盡招搖的銀芒,看不完陣陣的漣漪,享受天人合一的黃昏




黃昏下的二高,樑柱挺俊,看夕陽餘暉,溪水靜流,說是寂寞,卻也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