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蝶季節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emonmigrant/3515012
列印日期:2024/05/18
20091120(黃色蝶翼)【生命典範】不想放開她的手
2009/11/20 11:20:58

 

手機裡還正在和才從營區放慰休假出來的小弟阿威通話時,
房裡我的專線電話就響起了!
不用說,那是正在送報中的我媽打來的!
她擔心阿威在火車站等太久,也擔心等會兒阿威會趕不上她的工作!!
 
她永遠都是這樣,
擔心小孩的安危在先然後就擔心工作能不能順利推動!
63歲的她天天都是這麼地過生活!!

 
 
我媽從年輕就辛苦到現在,
嫁給我爸後要幫我爸持家要幫我爸顧他的事業和工作,
民國60年兩個人結婚後在高雄上下班,
民國61年生了我之後回鄉開裝潢行自己當老闆,
我媽一直就是忙碌的老闆娘!
她除了沒法子去客戶家裝設窗簾,事實上她一人包辦多種角色多種工作!
 
我那生性浪漫的爸爸總是看著錢入帳就覺得自己似乎可以退休,
去聽政見發表會,去廟口下象棋,去打乒乓球.....
從小我們就是看著堅強的獅子座的媽媽忙著張羅生活
而雙魚座的爸爸則像是逍遙的大兒子般讓我媽頭痛!
 
說真的,
我家還在開裝潢行的時候家境還不錯,
我媽是忙了點,但至少金錢上從來沒有短缺過!
從小就是大小姐的我從來也都是要什麼就有什麼!
 
但一直到我小六那年,
我爸投資朋友的生意宣告失敗,
家裡的房子被查封,
媽放下十幾年的老闆娘身段
去高雄長庚醫院給當時甫從美國回來的泌尿科主任當管家,
我爸則在短期的工作之間併發著身體裡大大小小的問題.....

 
 
小六的我開始認識這個世界多殘酷,
開始學會幫爸媽擋電話,躲債主,
開始知道自己原來有演戲及說謊的天分,
開始知道自己原來可以堅強到這個地步!
 
我媽在高雄上班,
家裡的事就由爸和我來負責!
週一到週六白天上課,下了課就去買便當給弟弟妹妹們吃!
當時小妹貝兒才1歲多,天天哭著要媽媽,
我總是安撫她只要她不再哭週日就帶她去高雄找媽媽!
 
我會騎著腳踏車載著她去火車站,
搭一個小時的火車到高雄,再轉高雄市公車去長庚醫院!
 
我媽第一次在她的雇主家裡接到我說已經到門口了的電話時大驚失色,
急著問我怎麼會有辦法自己帶著一歲多的妹妹去到高雄?
我說路在嘴上,坐火車簡單,搭公車就去總站問服務人員,上車就問司機啊!
從此,我媽沒再怕我丟掉過!
 
如果你問我,
我哪來的自信去面對這個世界,
又怎麼能堅強地在那種內外夾攻的狀況下生活,
我必須這麼說
因為我有我媽這麼一個強大的範本讓我模擬!
 
如果她在眾多的債主追討,又有家庭與孩子和生活要顧,
還能放下她老闆娘的身段去當人家的管家,
那我還有什麼不能做?
如果你知道你不努力就會活不下去,
如果你知道沒有你的配合家裡的生活就會出問題,
那你還有什麼理由軟弱有什麼理由躲在自己的世界裡?

 
 
媽當管家當了一年多,
後來她實在不忍心小妹天天哭著找媽媽,
她決定放棄管家較高並穩定的薪資
回小鎮用她當時在當裝潢行老闆娘時已備好的針車技術進工廠車皮包!
以件計價的工作薪資雖然不高但至少她看顧得到家人!
當時債主還是常常上門追討債款,
老爸無力面對,都是媽在應付!
 
從來把我們擋在身後的媽媽對債主說
錢當然會還,但是也得讓我們可以活著賺到錢才還得了,不是嗎?
如果魚生吃都不夠了,怎還有多的可以曬成干?
 
看著總是站在家人前面護著家人捍衛家人安全的那個強大的身影,
我常想,
如果有一天讓我有機會站在家人前面,我能不能那樣的強悍與高大?
 
那種不計代價不管報酬的付出,
那種不顧一切只想保護家人的想法,
在青少年時期的我的腦子裡種下了一棵幼小卻從此砍不掉的樹!

 
 
後來爸找到送清晨報紙的工作,媽也跟著做,一做十幾年!
然後爸的堂哥,也就是我的堂叔把外燴桌椅碗盤出租工作盤給我爸時,
報紙的工作也沒停,不但如此,還多了送羊奶的工作!
他們當時的時間安排是
3點送羊奶,5點送報紙,9點後如果有桌椅碗盤出租工作還可以接著做!
 
債務一點一點還款的同時,小孩也一個接一個地長大,
然後,就在我大學畢業後的第十天,
全家都以為家裡可以多一個有工作的人多一份收入少一點負擔的時候,
爸出了嚴重的車禍!
他在送羊奶的途中被車子撞到,從此再也說不了話起不了身,
家庭重擔就此落到媽身上!!
 
應該說,這個家原本就是媽在扛,但至少爸在的時候她可以多個人幫!
但爸躺在病床上後,她就什麼都要自己來了!!

 
 
世代交替從來都是悄悄進行的!
這個時候輪到我們這些小孩上場!!
 
我回鄉守著家,
白天和妹妹喬一起幫媽做桌椅碗盤出租的粗重工作,晚上去教補習班,
好讓大弟海豚可以去完成他人生應盡的兵役義務!
雖然以當時的家庭狀況來看,他有絕對的資格申請免服兵役,
但他說他想經過那樣的一段路,想給自己一些成長!
我們尊重他,也答應在他退伍前家就由我們兩個姐姐陪媽媽扛著!
 
然後,就一路走到了現在!
 
債務變少了的同時,
一直租賃的房子正好遇到房東事業出問題被法拍,
為了不想再搬家,我們去競標
在二拍時以231萬買下屋齡23年46.6坪雖然會漏水但總算是自己的這間房子!
於是舊債務加上新貸款,我們的日子好像也就一直在追逐錢財中有一搭沒一搭地過著!

 
 
薪水全繳11年半之後,
我和頭髮半白的媽商量我自己管錢,媽答應了!
因為小妹和小弟也開始賺錢,也該是由其他弟妹一同擔負責任的時候!
但媽卻從不肯放棄自己的工作權,
她說,人要活著就是要動!沒工作,也就失去了生活與生命的自主權了!
所以,儘管她膝關節退化嚴重,跛著腳拄著拐杖她也還是堅持要做桌椅碗盤出租的工作!
 
大前年爸過世後,我們就一直要她退休!
今年她六十三歲,
但她還是說她要做到她再也不能動的時候!!
 
剛才窗外還傳來小弟和媽一起工作時總會有的小小衝突聲,
年輕人和老人家的想法總是不一致,
但我卻也沒辦法介入他們之間說些什麼,
那可是他們的溝通方式也是工作的情趣,從來都是做完工作就天下太平!
 
看著小弟高中導師幫媽呈報上的模範母親表揚獎狀,
她說
這輩子如果是為了一張表揚獎狀而活,還真不值得!
但她仍開心地把那獎狀當做寶貝!
 
而我,
則在心裡偷偷地決定,
如果可以,我這輩子都不想放開牽著她的手!!
 
 
 

<我想守護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