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蝶季節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emonmigrant/177436283
列印日期:2024/07/13
20221112(黃色蝶翼)荒謬
2022/11/12 01:51:46

小時候的同學約吃飯,
聊著聊著,
兩位頂客人妻問起我之所以沒有走入婚姻是否有特別的理由,
我說
「沒有,
不過就是沒遇到適合的,
若真要講些什麼倒也玄奇,
大約就是23歲起就不斷地有人用各式各樣各種管道途徑
告訴我這輩子不用結婚.......」


人妻同學之一當下立即拿出手機滑著些什麼,
然後急急問我出生年月日時的資訊,
我問她這是要做什麼,
她說等我告訴她出生年月日時資訊後她會告訴我,
我居然也就呆呆地講了。


她往手機點了點,
抬起頭來對著我說
「對啦,妳這輩子需要好好面對的是工作,不是婚姻,
妳的命盤就是這麼說的。」


我看著她,
半晌不知如何反應,
她說「不用謝」,
可我心裡其實是不高興的,
但我說不出我不高興的原因是什麼。


一直以來,
站在命運面前我一直都是被動接收資訊,
就像是皇帝下了連續數道聖旨勒令某臣子自宮一般,
年輕時,掙扎抗命自救......自然沒少過,
但天命之不可違讓我屈服,
年過半百後,常覺得宮了也就宮了,
餘生求的僅僅只是無憾與好死。


但人妻同學查我命盤復核我不用結婚這事,
就像是有人在我塵埃落定的荒漠裡強硬地灌入狂風,
頓時漫天的沙塵暴,
讓我呼吸困難。


昨兒個和健身房的朋友聊起此事,
她聽完後大笑說
「我懂,
這就像是疫情結束的二十年後,
妳對某個故人講起妳不曾確診,
那人突然拿出快篩試劑,
不等妳同意便往妳鼻子捅了進去,
還大叫
『等一下!!!!讓我確定你真的沒病!!!!!』」


幹!!!!!!!
我翻了個白眼,罵了聲重音,
旋即和朋友放聲大笑,
幾天的陰鬱終於在這笑聲裡散去。


雖然自始至終我都想不明白
我是如何成為被降罪的臣子,
又如何被困荒漠至今,

人生原本就充滿著荒謬,
想不明白就放過它,
對自己也是好的。


至於人妻同學,
她事後還把我的命盤LINE給我,
說讓我做個參考,
我只丟了個表情符號給她。


一直以來接完聖旨後,
我都不曾主動去查找過
這樣的人生究竟由何人編寫由誰人主控,
現在面對電腦程式形成的命盤
大概就像是在泡沫紅茶店的桌上遇見10元抽籤機的紙籤那樣,
真真覺得連看的價值都沒有。


再說,
像這種疫情二十年後還隨身攜帶快篩試劑捅別人鼻子的人,
於我而言就是一種異世界的存在,
既然很難同路,
不如偶而一起吃個早餐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