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飛處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kuopaiyen/180155197
列印日期:2024/06/21
磚頭寫成的史詩 馬爾堡城堡
2023/12/14 00:00:00

2023/08/09


旅行歐洲,參觀城堡是必然行程,富麗堂皇的宮殿式城堡比比皆是,雄偉壯麗的防禦性堡壘也不遑多讓,不論是華麗宮闈抑或堅實要塞,常見的建材以大理石或其他種類的石材居多,磚造城堡屬於少數,而規模龐大的磚造城堡就更是稀有了。


馬爾堡城堡(Zamek w Malborku)是中世紀歐洲最大的堡壘,這座由三座城堡組成的建築群坐落在風景如畫的諾加特(Nogat)河畔,150年來一直是條頓騎士團國的首府所在。城堡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3世紀下半葉,自1309年開始,馬爾堡成為條頓騎士團的行政中心兼大團長的居所,也是中世紀歐洲最強大國家之一的首都。城堡佔地約21公頃,是世界上陸地面積最大的哥德式磚造城堡建築群,也是中世紀晚期防禦工事和住宅建築的傑作。氣勢磅礡的馬爾堡城堡黏合著中世紀以來數百年的歷史烽煙,猶如磚頭寫成的史詩,蒼勁雄渾、波瀾壯闊!





什麼是條頓騎士團?德意志的條頓騎士團又為何在波蘭境內建立這座馬爾堡城堡?這又得從波蘭的開國歷史話說從頭了!



條頓騎士團


條頓騎士團(Deutscher Orden / Teutonic Order),正式名稱為「耶路撒冷聖瑪麗亞之家德意志兄弟騎士團」(Orden der Brüder vom Deutschen Haus Sankt Mariens in Jerusalem),於1190年在耶路撒冷王國的阿卡成立,成員來自德意志貴族,是一個天主教會所建立的軍事修會,與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並稱為三大騎士團。


條頓騎士團的成立旨在幫助基督徒前往聖地朝聖以及在聖地建立醫院,其團員通常稱為條頓騎士。在中世紀時條頓騎士團主要作為十字軍軍隊以保護聖地和波羅的海地區的基督徒。自1810年以來,已轉為純宗教性質的條頓騎士團,總部設於維也納,其口號是「幫助、守衛、救治」。



條頓騎士團與波蘭數百年的歷史恩怨


波蘭人乃西斯拉夫人的一支,大約10世紀左右成為統一的國家。西元966年,開國君主梅什科一世立基督教(天主教)為波蘭國教。1025年,梅什科一世之子波列斯瓦夫一世由教皇加冕為波蘭第一任國王,波蘭王國正式成立。然而,波蘭由異教轉為基督教的過程並非一蹴而就,1030年代曾發生大規模的異教徒叛亂:1031年,梅什科二世失去國王頭銜被迫逃亡;持續不斷的異教徒騷亂促使卡齊米日一世於1038年遷都克拉科夫。1138年,波列斯瓦夫三世(Bolesław III Krzywousty)在去世前頒布遺囑,將國土分封給四個兒子,以長兄為名義上的領袖,其目的在於避免後代同室操戈,同時保持波蘭形式上的統一。然而,此舉實際上卻造成波蘭近兩百年的分裂。


馬佐夫舍(Mazowsze,波蘭其中一個公國)公爵康拉德一世(Konrad I Mazowiecki)為了擴大統治,以聖戰為名出征普魯士地區(今波蘭東北、俄羅斯加里寧格勒州及立陶宛西南部地區)失利,遂於1226年請求驍勇善戰的條頓騎士團保衛邊境並征服普魯士地區的異教徒。此舉無異於引狼入室,導致後來波蘭與條頓騎士團數百年的爭戰不休。


條頓騎士團成立於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期間,原本活躍於黎凡特地區(Levant,地中海東部、中東一帶),十字軍東征連番受挫後,基督教勢力淡出,騎士團轉戰東歐地區。在神聖羅馬帝國的操控下,他們佔據了波羅的海地區的大部分土地,並在普魯士建立了自己的修士國。


1230年,康拉德一世和條頓騎士團簽訂條約:如果條頓騎士團征服普魯士的庫爾默蘭,他將把這塊土地永久贈予騎士團。孰料騎士團並不以此為滿足,反而得寸進尺,透過巧取豪奪得到更多土地。1234年,教宗額我略九世又頒布黃金詔書,承認騎士團對其征服土地的所有權。如此一來,條頓騎士團獲得了三重的承諾,成為他們征服普魯士地區成立條頓騎士團國的基礎。


爾後數十年,條頓騎士團在普魯士地區建立城鎮、鼓勵德意志移民,並透過軍事手段逐步擴大版圖,控制了波蘭西北部的格但斯克(Gdańsk)及波美拉尼亞等地區,同時掌控了波羅的海貿易重鎮及琥珀之路起點——格但斯克的經濟及戰略優勢。


條頓騎士團在波羅的海站穩陣腳後,便開始興建軍事保壘以鞏固政權,其中最具規模的當屬馬爾堡城堡。1274年開始興建的馬爾堡城堡,最初是條頓騎士團的修道院所在,1309年,騎士團團長Siegfried von Feuchtwangen將騎士團首府由威尼斯遷至馬爾堡城堡,直至1457年,馬爾堡城堡成為波羅的海南岸最強大國家之一的首府。馬爾堡城堡位於諾加特(Nogat)河的有利位置,來自維斯瓦(Wisła)河和波羅的海的船舶可以輕易到達,條頓騎士團向過往船隻收取通行費,控制並壟斷琥珀貿易。當該市成為漢薩同盟成員時,許多漢薩會議都在此舉行。


1309年9月14日,條頓騎士團團長Siegfried von Feuchtwangen率領他的騎士,旌旗招展、鼓樂齊鳴進入馬爾堡城堡的歷史盛況。(wikipedia)



條頓騎士團於14世紀末極盛時期的勢力分布(wikipedia)




有道是盛極必衰,雄霸波羅的海近二百年的條頓騎士團,終究要面臨嚴峻考驗。14世紀初,大半個波蘭已經重歸一統;到了卡齊米日三世(Kazimierz III Wielki)在位期間,波蘭領土不斷擴張,國力蒸蒸日上;1386年,波蘭與立陶宛兩國聯姻並締結聯盟,歷史從此改寫。


1410年,波蘭立陶宛聯軍與條頓騎士團爆發格倫瓦德之戰(Battle of Grunwald),該場戰役被稱為中世紀最大規模的戰事,條頓騎士團團長及數千名士兵在這場戰役中陣亡。取得大捷的波蘭立陶宛聯軍乘勝追擊,圍攻騎士團總部馬爾堡城堡,外圍的城市被夷為平地,但固若金湯的城堡被圍攻兩個月依然穩如磐石。最後雙方締結和約,條頓騎士團必須割地賠款,自此元氣大傷,江河日下。


1440年,包括但格斯克在內的數十個城鎮組成普魯士聯盟。1454年,聯盟與條頓騎士團決裂,同時求助於波蘭,波蘭出兵對抗騎士團,展開「十三年戰爭」。1457年,馬爾堡城堡終於落入波蘭人手中。條頓騎士團大勢已去,1466年,格但斯克及波美拉尼亞等地區歸還波蘭,稱西普魯士或皇家普魯士(Royal Prussia)。騎士團保留原有普魯士地區,稱東普魯士,惟從此臣屬波蘭王國。條頓騎士團與波蘭近二百年的恩怨情仇自此落幕,可真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波蘭奪回富庶的沿海地區後成為中歐強權,1569年,波蘭立陶宛聯邦成立,步入黃金年代。而曾經叱吒風雲的條頓騎士團,於16世紀末被逐出波羅的海地區,逐漸去政治化及軍事化。1929年,條頓騎士團成為了純宗教性質團體。



磚頭寫成的史詩  馬爾堡城堡


條頓騎士團為了鞏固波羅的海地區的政權,在波蘭北部的諾加特河右岸興建軍事保壘—馬爾堡城堡。城堡建造時間一直存在爭議,多數史學家認同1274至1406年之間的132年為其建造時間。馬爾堡城堡一帶主要為平原,堡壘因此以泥土燒製的紅磚為主要建材。最初是條頓騎士團的修道院所在,名為瑪麗安堡(Marienburg),以紀念聖母瑪麗亞。1309年,騎士團將首府由威尼斯遷至馬爾堡城堡,此後城堡多次擴建以容納日漸增加的騎士,整座城堡於1406年竣工,佔地近21公頃,是歐洲最龐大而堅固的哥德式建築。13至14世紀時期乃歐洲政治經濟中心之一。


條頓騎士團國日益嚴重的政治和經濟危機導致了領主起義(1454年),普魯士併入波蘭王國。1457年,條頓騎士團將馬爾堡城堡售予波蘭國王以抵銷賠款, 此後3百多年,馬爾堡城堡一直是波蘭王室財產;這座由條頓騎士團建造並現代化的城堡建築群開始被忽視,同時缺乏資金維護龐大的防禦建築群。1772年,波蘭領土遭鄰國瓜分,馬爾堡城堡也被德國普魯士佔領;自此堡壘成為軍事宿舍和倉庫,導致歷史建築的變化和嚴重破壞。19世紀末20世紀初,傑出建築師和歷史學家康拉德·斯坦布萊希特 (Conrad Steinbrecht) 努力推動重建工作,恢復了哥德式的城堡形貌。1945年,馬爾堡在二戰軍事行動的嚴重打擊下回歸波蘭。經過數十年的努力修復,此座飽受歲月及戰火摧殘的巨大紅磚建築終於浴火重生,至今仍是先進保護工作的對象。自1961年起作為馬爾堡城堡博物館所在地。1997年,馬爾堡城堡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遺產。




上午來到馬爾堡城堡,巍然矗立在諾加特河岸的城堡建築群正處於逆光狀態,按下快門留下記錄,隨即安分地跟著團隊跨越諾加特河上的木橋進入城堡區。諾加特河是維斯瓦河的支流,馬爾堡城堡傍河而建,乃因諾加特河是城堡最好的天然屏障。




1309年,條頓騎士團團長將行政總部遷至馬爾堡,作為波羅的海南岸最強大國家之一的首府,為因應新的角色及功能,馬爾堡城堡多次擴建以容納越來越多的騎士(曾經居住過約3千名騎士兄弟),很快地它成為歐洲最龐大而堅固的哥德式建築,佔地近21公頃。14世紀,馬爾堡形成了三重防禦建築群,依建造時間先後分別是:高城堡(修道院)、中城堡(騎士團的政治和行政中心)和外城堡(廣闊的經濟基礎)。三座獨立的城堡由多條深深的護城河及多道高聳的城牆和塔樓層層圍護,與馬爾堡市的防禦工事相連,形成固若金湯的堡壘要塞,在歷史上從不曾被攻陷。(下圖載自網路)





進入城堡範圍後,由中堡與外堡中間的道路穿過高聳的城牆塔樓及東側大門,首先到達遊客中心。這一路從城堡外圍初見一層又一層厚重的城牆、一座又一座高聳的塔樓,城門重重、庭院深深,著實震懾人心!




由遊客中心所見的城堡建築群,雄偉的紅磚建築在藍天白雲襯托下尤顯氣勢雄渾!




高堡的聖母瑪麗亞教堂有一個突出於高堡結構之外的多邊形長老會(唱詩班),其外牆上的壁龕裡以威尼斯彩繪玻璃鑲嵌著一尊8公尺高的聖母聖子雕像,「瑪麗安堡」之名即由此得之。這座樸拙的雕像在1945年二戰期間被毀,目前所見是2014年重建完成的樣貌。




1945年城堡在二戰戰火蹂躪下幾乎成為廢墟,經過數十年的修復終於浴火重生,城牆上可見不同顏色的磚塊,為不同年代的修護堆砌留下歷史見證。



進出城堡區的東側大門及高聳的城牆塔樓




14世紀和15世紀上半葉,要塞的第三部分-低堡(Podzamcze) 建立並擴建,此後稱為外堡。其中包括一個存放大砲和戰車的大型軍械庫,以及穀倉、鑄造廠、馬厩、啤酒廠等農場建築,此外還有一座僕人使用的教堂。為應付戰爭需要,榖倉可以儲存兩年的糧食,即使遭敵人長期圍攻也無斷糧之虞。




中城堡區


中城堡及其入口




進出中城堡的重重門禁及層層關卡,盡顯高度防禦的建築特色,森嚴的戰備裝置令人望而生畏。




中堡(Middle Castle),建於騎士團團長自威尼斯遷至馬爾堡的1309年,是一座三邊形的建築,裡面有管理騎士團和國家所需的重要設施。西翼設有騎士團團長宮殿;北翼有收治年老體弱的修道院騎士醫院;東翼設有客房,供來自西歐的騎士居住。中間是一個開口朝向高堡的大型庭院,與高堡之間由一道牆和一條護城河隔開。






首先進入中堡西翼的騎士團團長宮殿區,接待室及通道保留著美麗的彩繪壁畫。作為天主教僧侶,騎士們必須遵守清規戒律,城堡內部可謂樸實無華,宮殿區是城堡中相對較華麗的部分。






整個城堡中最大的代表大廳——大食堂(夏季餐廳)就位於團長宮殿中,是用來接待各國王公貴族的宴會廳。夏季餐廳是哥德時期最美麗的內部之一,正方形的房間邊長14公尺、高9.7公尺,三面採光窗牖通明,恆星穹頂由一根細長的花崗岩柱支撐,形成一個傘狀的美麗華蓋,是中堡內部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華美大廳。



冬季餐廳格局比夏季餐廳小,但結構相似。裡面有一個巴洛克式的壁爐和瓦薩家族波蘭國王的漩渦紋章。



城堡規模龐大,內部廳室眾多,但因只有一個上午的參訪時間,只能擇重點參觀。離開西翼的宮殿區後回到中堡庭院,由另外的門道進入東翼的琥珀博物館及兵器室。



1961年城堡博物館成立後不久,琥珀博物館開始啟用。琥珀收藏在馬爾堡其來有自,新石器時代就有琥珀作坊,羅馬時代有琥珀商路,中世紀琥珀成為條頓騎士團最重要的貿易項目之一,而在城堡本身琥珀產品也是裝置的一部分。目前馬爾堡收藏近2千件展品,包括天然琥珀、從新石器時代到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藝術珍品及當代藝術的範例作品。最有趣的是一塊重達2公斤以上的天然琥珀,以及來自新石器時代的帶有太陽星座的護身符。而祭壇、聖物箱、人物藝術及珠寶等現代紀念作品也深具價值。





防禦型城堡中絕不可少的就是兵器收藏。自2016年起,城堡新增「東方軍備珍藏」常設展,展出波斯和印度的武器,以及阿富汗、土耳其和巴爾幹半島的軍械,展品幾乎囊括16至19世紀波斯帝國的各種武器和盔甲。對於兵器向來興趣缺缺,略拍幾張照片聊作記錄。



走過歐洲許多中世紀城堡,見識過許多中世紀兵器,但下面這張讓人絕不願多看一眼的「兵器示意圖」卻是破天荒頭一遭領教(雖不願卻必需交代)。當時未曾細究,不知是哪個國家的嗜血(抑或科學)之作?!



兵器館中有一些畫作,雖也是描繪戰爭場景,但藝術化之後的畫面不再寫實駭人,反而像是描繪騎馬打仗遊戲的童畫作品,比起冰冷肅殺的種種兵器有趣得多!



中堡通向高堡的大庭院一隅



中堡的大庭院與高堡相鄰之處,矗立著騎士團團長的紀念碑群,由左至右分別是:Hermann von Salza、Siegfried von Feuchtwangen、Winrich von Kniprode 及 Albrecht von Brandenburg。騎士團團長既是騎士們的宗教領袖,也是騎士團國家的君主,在條頓騎士團全盛時期的地位不可一世。




高城堡區


高堡(High Castle),是馬爾堡城堡最古老的部分。規則的矩形建築由四個翼樓和一個被多層迴廊包圍的內部庭院組成。東北角建有一座約40公尺高的瞭望塔,西南角有一條長長的門廊,盡頭有一座衛生防禦塔(Dansker)。在北翼的一樓,有城堡中最重要的兩個房間:聖母瑪麗亞教堂和禮拜堂。西翼的底層設有廚房和麵包坊,一樓設有政要的公寓。宿舍及修道院的餐廳和公共休息室也位於南翼。地下室、底層和閣樓的房間是武器、彈藥和穀倉的倉庫。高堡北面是外區,內有馬廄、馬車房、穀倉、工藝室和僕人公寓。



進入高堡的城門、塔樓與吊橋,撇開中世紀的金戈鐵馬,單純從建築美學的角度觀之,處處令人嘆為觀止,每一個細節都足教人玩味再三。






正方形的建築群圍著一個庭院,庭院中間有一口水井,是整個城堡的飲水來源,水井四周圍繞著柵欄,以防被投藥下毒。




西翼的底層設有廚房和麵包坊,展示著中世紀的生活樣貌。



高堡的北翼約於1280年左右竣工,最初是教堂、牧師會堂以及騎士兄弟的宿舍。1309年後,由於騎士團首都轉移到馬爾堡,高堡的禮拜堂擴建為聖母瑪麗亞教堂,並在東側增加了一個多邊形的長老會(唱詩班),工程完成於1344年。同時期,在其外牆上的壁龕裡建造了一個巨大的(約8公尺高)聖母聖子像;幾十年後,聖像以威尼斯大師製作的彩繪玻璃鑲嵌。這座雕像在二戰期間被摧毀,於 2016 年重建。




聖母瑪麗亞教堂不見金雕玉砌的華麗裝飾,磚砌牆面甚且斑駁毀損,但哥德式教堂自有其神聖崇高的氛圍,肋拱交錯的傘狀穹頂懸垂著圓形燭台吊燈,烘托一室的溫暖祥和,置身其中,頓感身心寧靜安詳!




由二樓迴廊俯瞰中庭及水井



二樓四邊環繞著美麗的迴廊,每一扇拱窗的雕花式樣都不相同,每一側迴廊的哥德式拱頂亦裝飾著不同花樣的雕飾、彩繪著不同圖案的人物和花草,依稀可見昔日的精雕細琢,作為修道院,這座迴廊不僅神聖莊嚴,甚且華美奪目!





陽光透過哥德式拱窗斜斜落在迴廊的壁面及廊道,美麗得令人不忍離去。如果可以,真希望能靜靜坐在迴廊,沉浸於悠遠時光與神聖宗教所交織的迷人氛圍中!






作為中世紀的防禦堡壘,馬爾堡城堡除了擁有固若金湯的堅實結構,更有令現代人刮目相看的種種生活便利及衛生設施。值得一提的包括:浴室供應熱水、浴衣及香料;部分房間冬天有暖氣輸送;還有清潔舒適的衛生間…。


中世紀識字的人不多,許多標示得用圖形或雕刻表示。下圖是中世紀的惡魔形象,象徵污穢、不潔,在城堡裡用來標明「廁所」的位置。惡魔手中管子的方向就是廁所的方向,而惡魔身上的一對翅膀,則表示廁所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急著想上廁所的人,要「飛快」前往!



城堡設計別出心裁,高堡的西南角落有一座名為Dansker的衛生防禦塔,從城堡通過長長的走廊即可到達雄偉的塔樓。此座高塔既有防禦功能,同時亦是包含廁所設施的衞生塔樓。人們如廁時,排泄物會從塔樓高處直接掉進數十公尺下的護城河,隨著河水流走。此外騎士團非常環保,以包心菜葉充當衛生紙,使用完畢丟進護城河交由大自然分解,廁所乾淨無異味。騎士團對衛生條件的重視及設施著實令人讚嘆!



兼具防禦及衛生功能的塔樓,高高的窗戶外面風光無限,一邊可眺望高堡外牆及中堡的騎士團長宮殿,另一邊則可欣賞潺潺流過城堡旁邊的諾加特河。美麗的窗外風景讓人忘記這裡是肅殺的防禦工事兼私密的衛生空間。







馬爾堡城堡的參觀行程告一段落,在位於中城堡一隅的城堡餐廳午餐。記得波蘭酸湯非常香濃美味;而部分夥伴先行離開餐廳,讓我享用了雙份甜蜜蜜的冰淇淋!





餐後步出偌大的城堡範圍,走上跨越諾加特河的長長木橋。回頭眺望,低矮的外城堡掩映在綠蔭之中,中城堡與高城堡巍然矗立在諾加特河畔,氣勢磅礡雄偉壯麗!





但此時天上的雲層迅速聚集,很快地天色變得黯淡,城堡也失去光彩,令人扼腕!幸好,提早離開餐廳沒吃到冰淇淋的姊姊,拍到了有藍天白雲加持光采亮麗的河畔城堡風景,為大家留下美麗的畫面。早知如此,絕不貪戀冰淇淋!



雄偉壯麗的馬爾堡城堡,龐然的紅磚建築群錯落有致矗立在諾加特的綠水河岸,白雲皚皚、草色青青,如此絕景是每個拜謁城堡的遊客衷心所盼,也是馬爾堡城堡送別旅人最美麗動人的的臨去秋波!






13世紀,參加完十字軍東征的條頓騎士團來到波蘭北方,原本是協助波蘭王室駐守邊疆,結果卻佔地為王,蓋了一座宏偉無比、固若金湯的馬爾堡城堡。它是哥德式磚砌城堡建築最完整、最精緻的範例,具有條頓騎士團的獨特風格,也見證了條頓騎士團的歷史興衰。他們征伐波羅的海南岸的普魯士異教徒、立陶宛人及基督教波蘭王國,其影響在14世紀達到最高峰。這座氣勢懾人的城堡修道院,體現了中世紀晚期基督教充滿矛盾的戲劇性,在神聖與暴力的極端之間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