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6uywt760700 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86uywt760700/177992245
列印日期:2024/06/15
台北三重玻璃雷雕 新竹扭力測試儀雷射加工 三重壓克力平面看板雷射雕刻
2022/12/30 07:26:55




 

世弘所使用的是CO2雷射切割機。適用於切割壓克力,切割速度快,質量好,平板切割様式多變化。


切割的同時材料邊緣,會有類似火焰拋光的效果。


雷射雕刻是運用光的能量來燒熔材料的表面,因此可雕刻出深淺差異,也可利用金屬的特性產生顏色變化。


雷射雕刻可雕刻非金屬材料,像是壓克力、木頭等,也可以雕刻金屬材質,如不繡鋼、鋁、鈦等材料。


如今,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全球創新電子消費性產品日新月異,不僅外觀炫目多彩,集成的新技術更是層出無窮。電子行業“朝暉夕陰,氣象萬千”的變化給雷射切割製造業帶來了巨大的挑戰。板料、板厚、板的複合形式,甚至板的設計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傳統機械加工方式無法滿足客戶品質要求,常見雷射加工又不能實現量產。這些變化成為線路板行業生產能力發展、升級的瓶頸。
 世弘的專業雷射切割技術無論是加厚的硬板材料或軟硬結合板材料還是軟板材料都能幫您搞定;效率高,其各類板材切割效率大大地超過CNC和衝壓等傳統加工的效率


圖紙內只保留需要切割的實線,其他輔助線段,備註等都必須去掉
零件之間間隔2mm,零件與邊框至少間隔5mm
兩個零件不能有公用線段,兩個零件不能有鑲套
切割小零件需要製作0.3-0.8mm的中斷點,以防止零件掉落後丟失
板材名義厚度和實際厚度有一定偏差,請留意相關資訊
如果除了切割還需要雕、鏤空、折彎、粘結、焊接等工藝,請聯繫客服報價;
      


台北廣告牌雷射切割,台北廣告牌雷射加工,台北金屬雷雕,台北不銹鋼雷雕,台北鋁雷雕,台北鋁板雷雕,台北銅雷雕,台北銅板雷雕,台北陽極鋁雷雕,台北玻璃雷雕,台北壓克力雷雕,台北有色不鏽鋼雷雕,台北金屬雷射雕刻,台北不銹鋼雷射雕刻,台北鋁雷射雕刻,台北鋁板雷射雕刻,台北銅雷射雕刻,台北銅板雷射雕刻,台北陽極鋁雷射雕刻,台北玻璃雷射雕刻,台北壓克力雷射雕刻,台北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金屬雷雕,台北三重不銹鋼雷雕,台北三重鋁雷雕,台北三重鋁板雷雕,台北三重銅雷雕,台北三重銅板雷雕,台北三重陽極鋁雷雕,台北三重玻璃雷雕,台北三重壓克力雷雕,台北三重有色不鏽鋼雷雕,台北三重金屬雷射雕刻,台北三重不銹鋼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鋁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鋁板雷射雕刻


好文賞析


好文01


1970年11月深秋,我從武漢來到昆明參加工作,在昆明工程二大隊202分隊當了一名學徒木工,結識了一位木工班班長。 班長叫陳思華,是個地道的武漢人。陳班長講著一口留利的武漢話,可能是因為我在武漢生活了多年,聽慣了武漢話,初到昆明不會講昆明話,所以對陳班長的武漢話感到十分的親切、順耳。而對昆明話里的一些詞語感到很別扭、費解,甚至有些根本就聽不懂,譬如,昆明話里總愛帶“嘎”的音,我就不知道它到底準確表達的是什么意思?而陳班長對我們講“么思、么思”這樣的武漢話,我們就知道表達是“什么、什么”的意思。 “你今天做了么思啥?”我們就知道這句話意思是:“你今天做了什么呀?”初來乍到,有陳班長這一口武漢話我們一下子沒有了生疏,距離拉近了許多。陳班長個子不高,但顯得很墩實、健康。平時穿一身灰藍的勞動布工作服格外精神,臨近五十,已到了天命之年,臉上的皺紋像核桃皮皺皺巴巴的,顯得有些蒼老,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清澈明亮,當他注視你時,犀利地目光讓你根本無法躲閃,甚至有些害怕。每天早上分工時,講話的聲音洪亮高亢,沒有一點費話且精準到位,一天的木工活計總是安排的井井有條。 1970年,202分隊承擔了小石壩機車修理廠的廠房新建以及昆明鐵路局黨校、技校的房建生產任務。大量的木制門窗和混凝土木摸任務很多,這些工作都由木工班負責完成。班里不到三十個人,都是1966年從武漢、鄭州等地調入昆明支援“三線”建設的鐵路職工。陳班長就是我們的帶頭人。當時工人的技術等級實行是八級等級制,陳班長是班里唯一的一個六級木工。這個等級,就是在整個工程二大隊的木工班里都是鳳毛麟角,技術高、業務精自然是班里的翹首。平時經常見陳班長和工程技術人員在放大樣現場攤開圖紙指指點點的研究工作,講的頭頭是道。木工房里,陳班長在碼得高高的木料前,耳朵上夾著一個紅色的木工鉛筆,用長長的三角尺根據圖紙尺寸畫線,看著木料上那條垂直細黑的直線,班長就像一個木工“裁縫”,靈巧的雙手撥弄的那么嫻熟,成批的木制門窗在他的手里描繪、加工、成形,引得我們十分的羨慕和從心底里佩服。陳班長就是我們的“掌門人”。 那個年月,分隊木工班的木工機械都是簡易的 “土機械”,如土電鋸、土電刨、土電鉆等,但為了提高工作效率,沒有這些“土機械”還真不行,大量的木門窗制作,單靠手工制作其效率是可想而知的,譬如,圓木成板材必須用電鋸,木板的刨光只靠手工是不行的,而那時,由于國家木工機械的制造能力還沒有趕上先進發達的國家,在分隊這樣的最基層現場,基本看不到比較先進、安全、規范的木工機械,必須由廣大職工開動腦筋,進行技術創造,制造一些簡易的機械工具,借助這些“土機械”才能提高工作效率。當時,制造一些土機械、土工具,不但在木工班,在其他班也出現過這種情況。平日里,陳班長熱衷技術革新,是一位熱心人,班里唯一的一臺木工電刨就是班長帶領大家搞起來的,有了電刨,工作的效率大幅度提高。 我們剛到木工班伊始,看到木工房里的那個簡易電刨,我們對它即充滿著好奇,又充滿著懼怕。簡易機械電刨的刨刃轉軸轉速飛快,一分鐘幾千轉,電刨平臺上面的中央處,有一條大約十公分寬的長長開口,鋒利的刨刃就在這個開口處顯露出來,就像“老虎”張開的大嘴,閃著滲人的寒光。當木料通過開口時,鋒利的刨刃觸碰到木料,立馬發出“劈啪!劈啪!”的炸耳聲,和馬達的“隆隆”聲混在一起,卓識讓人害怕。堅硬的板材只要通過這個開口,即刻被它一層一層如同削皮一樣,削的平整光滑,那種場面,即壯觀又興奮,同時內心又恐怖極了。心想:電刨雖然提高了效率,節省了人力,但這危險性也太高了。 也就是這個電刨在提高工作效率的同時,給陳班長也帶來了一個惡運,留下了終身的遺憾。 記得那是在1971年的六、七月間,車間里,木制門心板在全體師傅的努力下,經過拼縫粘連工序后,在木工車間堆積如山,就剩下刨光平整工序了,車間里只有一臺簡易電刨,師傅們每天都在電刨上操作。一天下來,大量的門心板在師傅的手里刨得平平整整,厚薄一致,擺放的整整齊齊,一摞一摞的有一人多高。電刨的上面,鋒利的刨刃飛快的高速旋轉,電刨下面的刨花堆滿了一堆又一堆,堆滿了清理,清理了又堆滿。 這天,班長布置完一天的工作,帶著大家進了木工房,看到膠已經干透的門心板在木工房里橫七八豎地堆積成了小山,等待著電刨的加工。心想:今天的工作量比昨天大很多。自己親自來吧!要加把勁哩!隨即,班長走到電閘箱前面,合上了電閘,電刨立刻發出震耳欲聾地吼叫聲。班長把一快帶著堅硬“木結巴”的門心板平平地放在電刨的臺面上,刨刃碰到“木結巴”,門心板在電刨上震動的十分厲害,在臺面是上下跳躍,班長兩手緊緊壓住木板。但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木板上的“木結巴”突然被刨刃打飛脫落,露出一個洞,而班長左手的三個手指正處在這個洞中,已經來不及了,下面就是旋轉飛快的刨刃,上面就是班長的手指,剎時,“咔嚓”一聲,班長的三個手指被電刨“咬”斷了。…… 在一聲殘叫聲中人們立刻關閉了電源。只見班長痛苦地從刨刃里抽出左手,強忍著鉆心的疼痛,血淋淋的鮮血染紅了手掌,滴落在班長的衣服上,人們紛紛地跑到分隊辦公室電話機旁向120求援。這時,分隊醫務室的醫生也趕到了。混亂中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趕快把斷指帶上!”隨即,一群人又趕快朝木工房電刨處跑去,在電刨下面的刨花里翻找斷指。…… 到醫院后,經過醫生的緊急處理,沒有生命危險,但遺憾的是三根斷指因為分離的時間太長未能接上。給班長留下了終生的遺憾。 這次事故,在我們心里留下了恐怖的陰影,一到木工房,看到那個電刨就發怵,尤其是目賭電刨上那個張著血盆大嘴的刨刃,電刨咬斷班長手指的情景就會浮現在眼前,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立,渾身就會起雞皮疙瘩。 大約三個月后,班長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當我們再次看到班長時,他的左手裹著緊緊的繃帶,繃帶挎在班長的脖子上,耷拉在胸前,晃來晃去,內心的崇敬之心,悠然而生。在一天的分工會上,班長和以前一樣,聲音還是那么洪亮高亢,精準、到位。安全意識強調的更加突出。班長操著他那流利武漢話說:“怕么思啥!不要因為我出了安全事故,大家都膽戰心驚,不敢使用電刨,灰心喪氣。只要大家從我的這次事故中汲取教訓。工作中經常想起我的那三根指頭是怎樣掉得就行了。走干活去!” 陰霾散去,木工房里的電刨聲、電鋸聲、電鉆聲再次地響了起來。…… 2020/11/30 >>>更多美文:心情隨筆


好文02


2020清明祭   原創 貓總 截止4月3日,中國死于新冠肺炎3331人,因公殉職381人。   數字以外是無數幸運而度日如年的人們,他們有的痛苦,有的無聊,痛苦有多痛苦,無聊就有多無聊。   我們終究無法深入個體,感同身受那些撕心裂肺、失望麻木。唯在清明的日子里沉思已經過去和將要迎來的艱難時世,善良、有序、團結地生活起來,才能寬慰逝者的親人。       蘇軾《江城子》寫道: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我不相信死去的人有靈魂,但我相信活著的人有。睹物思人,遇景生情,是蘇軾這首詞,也提示我們活著的人。   昨晚看見路邊有人燒紙,污染熏人不說,也有火災之虞。老生常談。不好。   愿所有疫情中受難和犧牲的人們的親屬感受到我們的友愛與致敬。愿我們每個人在這日子里睹物思人,遇景生情。     貼一張從死亡線上下來的護士的筆記,可能你已看過,不妨再讀一遍。什么是生的平凡,什么是戰斗光榮,都在里面。愿他們得到更高的尊重,更多的保護。   +10我喜歡


好文03


——很多付出,可能永遠都沒有回報,但依舊樂意全情付出,是為了給自己內心一個交代。   由于種種原因,我借調到了一所城區新成立的學校,從此,成為別人眼中不三不四的老師,說實話,這個話不好聽,可的確是實情,于原來的鄉鎮學校,被借調出去是幸事,可以不用來回跑在路上,省下點時間照顧讀高中的孩子;可于現在的學校,我是個編外人員,只是個白下力的,我的一切都和他們無關,但課時卻不能比他們少。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生活和工作貌似平靜了,但每到學期末,在考核評優時,我的名字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因為我沒有編制。我過上了與人無爭,淡泊名利的工作狀態,一切榮辱和我無關,我只是上課,拿工資而已。這樣的日子倒也安靜,快樂,平淡,對剛失去父親的我來說,倒也適合這樣的狀態。   人啊,有時太安逸和快樂了,就會遭人嫉妒——也許是我想多了吧,不過,這時有人把閑話送到了我的耳邊。最早還是在一個寒假考試的分析會上,年級部的主任在總結考試情況時首先表揚了我:都看看人家盧老師,就是個借調的還年年考第一……我頓時無語并汗顏,是啊,我怎么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呢,一個借調的咋還要這么認真的對待工作?有這些精力還不如想辦法把編制弄過來。   一個同學的妻子在我們學校,她經常來找我聊天,每每看到我腳步匆匆或低頭備課看作業,總是用同情的語氣說:天天這樣上課不累啊?我說,我愿意上課,我喜歡上課,只要是喜歡的事,就不覺得累啊。此時,總看到她懷疑的不屑眼神。   我承認,我的確沒有本事把編制弄過來,也確實沒想過要弄過來,都是老師,都是教學生,在哪個學校有區別嗎?這是我真實的想法。所以,在聽慣了這樣的閑言碎語之后我依然是我,那個努力上課認真備課的老師。只是有時在閑暇之余總是覺得奇怪,我上我的課,拿我該得的工資,不去招惹不去競爭不去爭搶,為啥有同事還會這樣無聊的踐踏我的底線和尊嚴?早已過了不惑之年的我依然不惑,只是我調整好心態,“傻人有傻福”吧,我用自嘲來安慰自己。   父親去世三年后,癱瘓了三年的婆婆也去世了,我更覺得一切都是空,都是浮云,似乎更看淡了些俗世,對兒子考進985大學也沒有非常的高興,只是覺得一切都是該來的要來。兒子讀大學之后一個人在家,沒有了做飯的動力,天天湊合著的飯菜讓我的身體受不了了,胃疼,轉而腰疼,實在堅持不住了,鼓起勇氣和校長請了病假,校長不錯,立即答應了我,我心存感激,雖然只是以微笑謝謝。   后來,在住院治療期間,除了幾個好友關心我之外,我成了學校的廢棋,傳統上老師病了,學校會派代表去醫院看望的,我這一場小病,打破了學校傳統,沒人過問沒人打聽,據說原因還是一個,我是借調的人,不歸現在的領導管。   好吧好吧,我不在乎,不看望我也得健康起來,誰讓我是個沒本事的編外人員呢。在家養病期間,有同事來看我,說有的同事開始攀比我了,說和我年齡差不多,為啥我就不用上課能請假,就是因為我家的那位和校長認識,走了后門了。我徹底無語了,不想解釋也不想聽她們這些小人的思維,我要讓自己更快樂更健康。   不過,值得“驕傲”的是這個時候又被領導想起來了,學校要達標,要建實驗室,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知道我出院了,立馬打電話讓我回去上班,說不用上課,只要來整理實驗儀器就行。我是個薄臉皮的人,領導說話了,當然要高興的答應,就像當初領導答應我請病假一樣。于是,我成了實驗室工作人員,天天忙天天鼓搗,不用動腦子不用和學生生氣,但是腰疼的卻更厲害了。為了盡快達標,周末不能休息,假期也要加班,終于在理化生老師們的幫助下成功合格了,暑假也快結束了。   新學年開始,新進了初一學生,要重新安排任課老師了,我有幸又重新上四個班的生物課。教師節表彰會上,我竊以為我對學校的實驗室成立有苦功,肯定有我的榮譽,結果,優秀教師沒有我,教學工作先進沒有我,師德先進沒有我,優秀工作者沒有我,功勛老師沒有我,更別提優秀班主任之類的了,后勤教輔人員除了我,都拿到了學校優秀工作者的證書,紅紅的,耀眼的紅,讓我眼紅的紅……我哪一點不比他們下力?   我終于打算要回原來的學校了,那里多好。就算是不太辛苦,因為編制在,也能順利晉級,也能評優選能了。可是,這時候,老家的娘被哥哥弟弟接到這里住了,我要照顧娘。無奈,在家人的一再開導下,我還是不要臉的留在了這里。我還是繼續認真的對待與學校有關的一切事,我自問對得起拿的工資,對得起教的學生。只有在每每寫日記時,我都發泄我的不滿,讓自己的郁悶釋放出來,讓遠方的兒子和身邊的娘放心。   不過,借調的日子也有收獲,因了和同事們沒有利益競爭關系,所以,很多同事都把我當成傾訴的對象,都和我成了好朋友,熱心待我,助我,讓我在日常生活中沒感覺到有難事。   如今,十年過去了,我依然是借調人員,渺小如螻蟻的我依然活躍在講臺上,依然遭到同齡的已經晉高級的同事的嘲笑,依然是領導們眼中最好安排的老師,依然是朋友心里“傻里巴機的”可憐蟲!依然是學生喜歡的“最幽默風趣”的老頑童!孔夫子說過,“芝蘭生于幽林,不以無人而不芳”,斗膽自比蘭花,讓自己的余后教學生涯“暗香浮動”。明代畫家徐渭有詩云“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房嘯晚風”,我也效仿一番,在深夜“嘯”一次,以此鼓勵自己。   【作者簡介】盧燕,山東萊蕪人,80年代末師范學校畢業,喜歡中國的傳統文化,感性且性格開朗。 +10我喜歡


E115ERGEG415VEE


台北三重銅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銅板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陽極鋁雷射雕刻,台北三重玻璃雷射雕刻,台北三重壓克力雷射雕刻,台北三重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新竹金屬雷雕,新竹不銹鋼雷雕,新竹鋁雷雕,新竹鋁板雷雕,新竹銅雷雕,新竹銅板雷雕,新竹陽極鋁雷雕,新竹玻璃雷雕,新竹壓克力雷雕,新竹有色不鏽鋼雷雕,新竹金屬雷射雕刻,新竹不銹鋼雷射雕刻,新竹鋁雷射雕刻,新竹鋁板雷射雕刻,新竹銅雷射雕刻,新竹銅板雷射雕刻,新竹陽極鋁雷射雕刻,新竹玻璃雷射雕刻,新竹壓克力雷射雕刻,新竹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桃園金屬雷雕,桃園不銹鋼雷雕,桃園鋁雷雕,桃園鋁板雷雕,桃園銅雷雕,桃園銅板雷雕,桃園陽極鋁雷雕,桃園玻璃雷雕,桃園壓克力雷雕,桃園有色不鏽鋼雷雕,桃園金屬雷射雕刻,桃園不銹鋼雷射雕刻,桃園鋁雷射雕刻,桃園鋁板雷射雕刻,桃園銅雷射雕刻,桃園銅板雷射雕刻,桃園陽極鋁雷射雕刻,桃園玻璃雷射雕刻,桃園壓克力雷射雕刻,桃園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



三重廣告牌雷射雕刻
台北店鋪門頭招牌雷射加工 新竹個性壓克力招牌雷射加工 桃園壓克力貨架雷射雕刻三重公司門口招牌訂製雷射切割 台北零件檢具雷射加工 新北網紅打卡招牌定做雷射加工